修养了两日,淼淼精神也缓过来了。

    这两日她细细思量,总觉师父那番呵斥意有所指。自己的心头血应该是给了师父他们与自己沟通的契机,这契机也许也有什么限制,话不能说得太明。

    但有点是能肯定的:心头血有了,还差功德与自己的道。

    淼淼若道心不坚,依然畏惧小师妹带来的阴影,那么在这乱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谈什么功德呢?

    夜风吹过廊庑,淼淼坐在廊庑下反省着自己。

    自己是不是真得太懦弱了?

    她寻不到答案,精神好后便钻进了森林,主动寻妖去了。

    师父说得对。

    在这样的乱世里,她已避无可避,她必须割舍掉自己的软弱,寻到自己的道心。

    自己在情绪失控下没控制住施术面积,这才害死了小师妹。所以,她得去练习,她得学着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怎么控制自己的秘术。

    淼淼有心魔,平日虽温温和和的,心魔也被大师兄半身修为压制着,可淼淼早发现了,自己在极端情况下就很容易做极端的事。眼下还只是想自爆,万一以后又想用秘术呢?

    是了,她得想法自己去破除那名为软弱的心魔,她得坚固自己的道心,就从除妖开始吧!

    天地有灵,万物皆可修行。可善恶之心不光人有,其他众生也有。人有魔修,灵有妖灵。这些吸食人血的妖本就惹了因果,是该死的。

    淼淼如此安慰着自己,脚步越发快了起来。她未御剑,她想用自己的双脚亲自将心中恐惧踩进泥土里。

    森林里的妖不多。事实上,自打那狼妖与蛇妖死后,淼淼就真得没再遇上什么厉害的妖了。这回进城镇,她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玉巢森林处于多方的交战处,也正因如此孕子河边的杀戮才会那么多。被鲜血怨气浸染的土地本是妖魔最喜的,只是这里往来的修士实在太多了,渐渐许多妖兽便不在这带活动了。

    不过妖兽不在此活动,但传言,玉巢森林里有魔的存在,曾有许多人在此被魔物害死,所以哪怕这里是几方交战处,却鲜少有人会真正深入玉巢森林。

    但在玉巢森林生活许久的淼淼感觉传言不可信。魔物无法在灵气充足的地方长期生存,就如修士无法在魔气丛生的地方长期生存一样。如果真要说玉巢森林里有魔物的话,除非有聚魔阵,引怨气为魔气,如此才有可能。

    说起来简单,但其实要做到也挺难的。好好的魔物它不在魔界生存,跑这里做什么?

    沧澜大陆虽是末法时期,可理论知识已相当成熟,淼淼曾经是个农业学家,自然是相信理论知识的。只是这里的人似乎不懂这个的重要性,当然了,也正因如此,她才可以在这里生活下去。

    在森林里转了一大圈,也未见到什么妖物,淼淼不由有些失望。她不由想起是江的话,提升体术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实战。她害怕杀戮,便总龟缩在舒适圈里不愿出去。如今想想,或许她应该再出去一次,不为别的,只为磨练自己的胆子与道心。

    在森林里逮了只羚羊后,淼淼又回到了营地。羚羊已被她割断了脖子,她想了想,沉默半晌,终于是鼓起勇气,闭上眼,将神识锁定在羚羊身上,企图用秘术将羚羊的血都放出来。

    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冒出来,她的手颤个不停。小师妹死去的模样又浮现在眼前,让她根本无法掐诀。

    也不知过了多久,多宝的声音传来,“坏女人,你在怕什么?”

    淼淼猛然睁开眼,见穿着红肚兜的多宝站在廊庑下,它琥珀色的眼一错不错地望着自己,“你身上的胆怯都成凝出实体了,你在怕什么?”

    多宝只是疑惑,可正是这样的疑惑让淼淼的手又忍不住颤了下,刚刚鼓起的勇气又消退下去。

    多宝在这里,她不能用这个秘术,万一失控……

    多宝上前几步,跳到淼淼怀里,毛茸茸的小手捏住了她的鼻子,嗤笑声传来,“之前我就觉得奇怪,连水都能成为你的分身可随意操控,为什么与蛇妖作战那次你没用这个技能?我还发现了……”

    多宝眼里亮晶晶的,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般,“你攻击都偏爱用木系法术攻击,很少用水系法术,明明在这水汽弥漫的森林里用水系法术一样得天独厚,可你从来不用,为什么?”

    淼淼回过头,低低道:“我水系法术已开发到觉醒状态,只要有水就能操控。而每一个生灵体内都有水分,我曾因为恐惧,用了这秘术,失手杀了自己师妹。”

    淼淼闭上眼,心里满是痛苦。颤着唇,隐去暴露来处的信息,将事情简略讲了讲,然后便垂着眼眸道:“我几乎已经想不起自己还会这个了……”

    她自嘲一笑,默默将多宝放下,起身去给羚羊放血。多宝望着淼淼的身影,歪着脑袋,有些疑惑地道:“可就算你没有失控,你师妹还是会死的啊!不光她会死,你也会死,现在这结果虽然不怎么好,但你总算活下来了。我是你师妹的话,也不会怨恨你的,毕竟本来就会死。”

    淼淼手轻轻颤了下,沉默片刻道:“我不知师妹会不会怨我,我只是无法原谅自己。”

    “你们人类真奇怪,知道了原因却总也没法解决,总是想很多。你看我们灵兽就纯粹多了,错了便错了,纠结于已经错的事有什么意义?又不能改变什么……而且,因为这个就不敢用自己的绝招,以后不是会失去更多珍惜的人吗?”

    多宝叉着腰,跺了跺自己的小短腿,昂着下巴道:“比如我!你会失去我这样聪明又可爱的极品灵兽的。”

    淼淼怔住了。

    过了好半晌,忽然笑了。

    右手轻轻一抬,一条血线从羚羊脖间飞出,准确无误地落入边上的木盆里,竟是一滴都未外露。

    右手落下,左手又接连而起,湿润的羚羊转眼风干,一边的多宝都傻眼了。

    乖乖!

    这什么法术?也太可怕了吧?!

    它不由缩了缩脖子,忽然觉得自己胆挺肥的,好像跟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淼淼走过去,摸了摸多宝的脑袋,勾唇一笑道:“你说得对,是我太愚痴了。如今心里虽还有胆怯,但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走出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永序之鳞  开局满级北冥神功  极天英雄传  万古帝婿  我靠种田成仙了  外道邪修  道入幻境  我在山寨当军师  我要打通一万个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