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网游小说 竹杖过江湖 第八十七章 回望坡收骨
    他游戏角色的双目中突然迸发出两道一金一白的光芒,目及之处天地变色,有如日月同挂于长空。

    安冉只是看了一眼那件飘荡在天上的青萝法衣,那件法衣就由青色变成了金色、又由金色变成白色,最后两种色彩交相呼应熠熠生辉。他瞧了一眼前方的英灵和坐在地上的另一个萧静锦,不管是有没有骷髅架子的英灵还是老道人,都如同被一股柔和的光华包裹让人如沐春风。

    他看了看樊云天和白鹿,樊云天大叫一声‘爽’而小白则是发出欢快的鹿鸣。

    系统:你获得被动技能‘日月之辉’

    与安冉并肩而立的老道突然向前掠去,直扑那个坐在地上的自己,然后两个老道合二为一变成了一个人。符疯道人萧静锦缓缓站起身来用右手对着天上往自己方向一招,那件不停变换着色彩的法袍便不断的变小,最终如同纸鸢一般飘飘荡荡的落在了萧静锦的手中。

    他快熟的将法衣穿回身上,然后认认真真的对着安冉作揖到底,“感谢神使大人赐我们日月光华。”

    这时候安冉游戏角色眼中的两道光芒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萧静锦的这个动作和话语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啥?”他挠了挠后脑勺问,“我几时赐予你们什么日月光华了?”

    “安然哥你再看我一眼,”樊云天叫道:“你刚才眼睛发出两道光,那两道关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真他妈舒服。”

    听了樊云天的话安冉就更加云里雾里了,灰袍青年自然不能看见自己眼睛里的东西,只知道自己所看的地方似乎要比别处要明亮一点。

    “大人有所不知,“萧静锦解释道:”你方才在不知不觉中突破了心境上的一道枷锁获得了日月精华,从此你的双目便是日月,所看之处万物皆要受你光芒照射,至于这光芒是温柔和煦的还是冷冽锋利的皆要看大人的本心所想。”萧静锦道。

    “这么厉害?”安冉扫视了他们一圈儿,“我看着你们现在舒不舒服?”他问。

    “现在没感觉,”樊云天撇了撇嘴,“你他妈眼里又不发光了。”

    “不久前梅女神路过此地用道家道理与贫道言:‘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芸芸众生皆有心,有心便有道,有道便能生万象。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周而复始天人合一。’” 其貌不扬的老道抚须而叹:“梅女神问:‘你这道人可知否?’我好似知道又好似不知,于是先是点头尔后又茫然摇头。   女神微微一笑‘你这道人可见否?’我未曾见过便只剩下摇头了。她又道:‘需数日有一仁者自南边而来,观其道、可自观。’言罢梅女神就飞身离开了。”

    “道长说的可是梅思安么?”安冉忍不住问。

    “不错,就是接引殿女神梅思安。”萧静锦笑道:“原来她说的仁者便是神使大人,她要我观你的道心以解惑自己的道心。大人好一句‘吾善及万物善,吾恶及万物恶’让我看到了大人心中的道;我看到你人身小天地中在微妙变换的万象,日月星辰也孕在育其中;贫道看到了丹海之下,一颗嫩芽因为大人心境的顿悟破壳而出。大人刚才双目散发出来的那两道光便是你小天地的日月之光,大人因用善看待我们,那两道日月之光才是柔和而温暖的。”

    “那他如果用恶看待我们会怎样?”樊云天最关心这一点问,“万一他妈的这大白痴一个不开心了,想要用眼神杀了老子且不是真就把老子给杀了啊?”

    萧静锦哈哈一笑,“这倒不至于, 以大人目前的修为来说,自身小天地里的道对大天地道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贫道在想、刚才大人双目中那两道日月光华也并非是你刻意而为之。”

    “这他妈是个被动技能,”安冉懊恼地想,“就如同那个什么‘妖猫之眼’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随机触发的,老子咋知道怎么使用?”

    “的确如萧老道长所言,事实上刚才我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安冉道。

    一些骷髅架子和空中飘荡的半透明身影围城一圈儿,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好奇的看着他们。

    “这就是对了,”老道喃喃道:“大人刚才眼中出现的日月光华是你小天地里日月诞生而外露出来的光华,这些光华包括其它的气象,是大人目前的修为无法掌控的。虽然无法掌控,但它们都会因为大人的心境变化而变化,你的喜怒哀乐都会对自己的人身小天地形成一定的影响,你要是喜乐那么你的人身小天地就会是大好晴天风和日丽;你要是哀人生小天地就阴雨绵绵;你要是怒了大概小天地就会烈阳如刀、冷风如剑、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那他且不是那个天地的主宰?”樊云天长大了嘴巴,“就如同咱们这个世界的老天爷,他若不开心了就会弄个什么天劫让咱们都不好过日子。”

    “道理上是这样的,”萧静锦说:“不管是不是修行之人,每个人——甚至可以说是每个生灵——都有一个小天地,而这个人本身就是小天地的主宰,你心境上的喜怒哀乐必然会影响到自身小天地的变化。非一定境界的修行者寻常人是看不到自己小天地的,他们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出现各种变化,比如伤心了会流泪;开心了就会笑;发怒了就会目露寒光。这些变化多少也会影响到他人的心境,但无法向修行者那样改变他人身体上的变化,比如别人冷峻的看你一眼,你可能会觉得不太舒服,但也只是他的本心认为而已,无法像大人这样让我们身体实实在在的体会到。”

    “怪不得,”樊云天紧了紧裤腰带,“老子就看不见自己的小天地,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的喜怒哀乐还是能够影响到别人的心情,事实上好像人人都是如此。但我就不平衡了,凭什么这个大白痴能看到自己的腹内天地老子却不能?”

    “用我们本家的说法叫人身小天地,”萧静锦提醒道:“不是什么腹内天地,你的腹内装的是心肝脾肺。你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心眼未开,这需要不断的修行才行,至于大人嘛!他是怀有‘仁者圣心’的神使,是被天上神人点化过的,这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哦!我知道了,”樊云天一拍脑门儿道:“你看这王八蛋的额头,我天上的老板娘亲过他,他就是用这个嘴唇印看自己内天地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老道先是挑起一边眉毛看了看安冉,然后和樊云天心照不宣的对望着嘿嘿直笑。

    “萧道长刚才说以我目前的修为无法掌控小天地的道、对大天地的道形成影响,“安冉将话题扯开,”那么要达到什么修为才能对大天地的道形成影响呢?”

    “分几种层次,”脚穿草鞋的老道抚须说道:“普通的人、包括很多的修行者,穷尽一生都无法看见自己的人身小天地就不要谈什么影响了,像贫道这种阶段的修行者,可以通过功法、器皿、或物件将小天地的一些东西运用出来影响别人;而有幸登高的修行者,如:家师、梅女神、这种层面的修行者,他们就能将自己的小天地外放形成一个小世界,在他们的小天地里一切事和物会受到影响;若是到了各教坐镇天幕的祖师,如:佛陀、道祖、至圣、等,他们的人身小天地已经和大天地融合代表的是众生灵的本心,他们的本心就是‘法、道、学’我们身处的这一方天地就是他们的天地,我们信谁的本心我们就是在谁的天地里过活。因此教派学说会相互包容、同时也会相互排斥;有共识的地方、同样也会发生争论;悠悠岁月人间世道变幻不停,众生时而信道、时而信佛、时而尊崇某家学说,这导致坐镇天幕者各有盈亏,规矩破而立立又破,这便是圣人规矩。最后一层就是真正的天地咯!各教祖师坐镇天幕就如同某个灵识在人身小天地里巡视坐镇,他们只是与天融合却并不是真正的天地,而天地就是那高高在上的‘闭目神’它本身可能并不会有喜怒哀乐——当然贫道的修行十分浅薄无法窥探天道——借用我们道家祖师之言:“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意思是说天地看待万物是一样的,不对谁好,也不对谁坏,一切随其自然发展,不管你、我、万物如何发展变幻,那都是我们自己的行为,与天地无关。当然这是我们道家对大天地的看法,别的教派说法可能又不会这样认为。至于天地为何有阴晴雨雪、四季更替呢?这是不是‘闭目神’心中的喜怒哀乐贫道却又不知了,所以大人要问我要达到什么修为才能对大天地的道形成影响?依贫道愚见,你至少得像各教祖师那样,能将自己的人身小天地与大天地相互融合,至少要让天地知道你的存在吧!”

    “天地倘若长眠,谁又是你梦中人?哎!”安冉叹口气,“将自身的小天地和这外面的大天地相融合达到天人合一,恐怕我这辈子也无法抵达能让它知道的这种境界吧!”

    “大人莫要气馁,”老道士一边躬着身子收拾着条石上的布条一边安慰:“这套说词也只是贫道借用本家学说对天地、道的看法,贫道修为浅薄这套说词未必正确,也许这些问题你问问你的......传道人大概会更好些。 ”

    “传道人?”安冉一时间迷糊了,“我什么时候有传道人了?”

    “你女朋友、我老板娘梅女神,”樊云天翻了个白眼。

    “嗯!就是梅思安女神,”萧静锦一手拿着布条一手拿起条石上一支毛笔,“按照我们道家的说法,她既然点化了大人的本心就算是你的传道人了,但什么是女朋友?老道用好奇的目光望着樊云天。

    “这是冒险者们的专业用词,”樊云天不耐烦的解释道:“就是我们说的相好、情侣、姘头。”

    “哦!”老道举头望天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小友知识真是渊博。”

    “切!”樊云天一甩衣袖,“听你们说话绕来绕去啰啰嗦嗦烦得要死。”

    “贫道在这回望坡上枯坐十五栽也并非是徒劳无功,这些布条上面记载了英灵们生前的一些事迹、它们是谁?来自什么地方都有记录,现在就要将它们交给大人了,希望大人能带着这些英灵回到它们故乡让逝者土为安。”

    萧静锦将手中叠好的布条和那支毛笔一并交给了安冉。

    英俊青年双手接过了老道递来的布条和笔认真观摩起来,布条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每块灰白色的小布条上面都写有黑色的小字。那笔就有点古怪了,笔顶有红色挂绳、笔管儿由晶莹剔透白玉构成,上面用小篆刻有四个小字‘重楼雪锥’、雪白的笔头不知道是用什么动物的毛做的,笔尖处侵染的黑色东西也不是墨汁。安冉自然是看不懂这四个字、也不知道这支笔有什么特别之处满脸疑惑。

    系统:你获得了破烂的布条、你获得了暗金级道器符文笔‘重楼雪锥’

    好嘛!在系统的提示下,读书不多的他终于知道了这支笔的名字,也知道了这笔的用途。然后‘暗金级’二字直接让英俊青年心中一颤整个人原地一跳。

    “这他妈的是暗金级?”安冉满脸狂喜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老子不是做梦吧?”

    “此笔已跟随贫道多年,”看到了他夸张的表情萧静锦道:“两百年前,贫道跟随家师‘云箓真人’游历东岳迎辉山,偶然间发现山巅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师父以指为刀将它削成笔杆;又取那受了雷击之灾的千年雪狐的狐毛作为笔尖 ;以山间黑泉为墨,最终炼化成此笔取名为‘重楼雪锥’将它赠与贫道,如今贫道将它交给大人作为回礼。”

    “你师父给你的我怎么好收取?”安冉将符文笔紧紧捏住眼睛盯着老道试探性的问道:“这有点不太好吧!”

    “说的也是,”老道将手一伸,“那你还给贫道吧!”

    “你他妈有种还给人家啊?”樊云天看不下去了,“明明自己想要还假惺惺的推辞,老头儿他不要你给我、老子不嫌弃的。”

    “滚远点儿!”安冉恶狠狠地盯了樊云天一眼又笑笑的对着萧静锦说:“老道长,我自然是要假装推辞一番才显得有君子风嘛!你将刚送人的东西又想拿回去,就有点儿......就有点儿......小气了。”

    “真是不要脸!”樊云天低声骂道。

    “这支‘重楼雪锥’算是一支不错的符文笔,用它刻画符箓能提升符箓的道法威力,只可惜大人不是道门中人无法使用它这一特性。”

    “那你他妈还给我?”安冉想,“你就不能给点老子能用的东西么?”

    “虽然大人无法用它来刻画符箓,”老道继续说,“但也可以将它作为‘纳器’来使用。家师认为这做成笔杆的白玉是那白玉京所掉,古诗又有云:‘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因此家师将此笔取有‘重楼’二字,其一是它的确像楼宇一样可以存放很多东西;其二将‘重楼’二字作为箴言,提醒执此笔的人修行之路如同攀登重楼,需潜心修行不可懈怠。”

    “可惜我不是你们道家人,”安冉有点遗憾的笑了笑,“这笔在我手中有点暴殄天物,倒是对不起道长和尊师的一番期许了。”

    “不打紧的,”老道人眼珠子一转:“道家道器可作为信物既是有缘人便可得之,老道今日与大人相遇便是有缘,既得大人的日月光华把它作为回礼并不为过,有朝一日大人遇见有缘人也将此物作为赠礼同样不为过。”

    “你什么意思?”安冉有种不祥的预感挑起一边眉毛问。

    “贫道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大人允许,”老道笑嘻嘻的说,“当然大人答不答应也是无妨的,贫道绝不敢有半分强迫之意。”

    “道长有话直说。”安冉道。

    “这支笔是家师传我的,”老道抚了抚胡须,“师父嘛!总会将好东西留给自己的弟子的,正因为我是我师父的弟子他才送我笔,而我将笔赠与大人大人却......嘿嘿!”

    “意思我要拜你为师呗?”安冉试探性的问道。

    “不敢!”老道吓得连连摆手,“大人是神使已经入了观世一门,除了梅女神谁又敢收你为徒呢?贫道还没活够不想被她砍成几大段。”

    “那道长的意思是?”

    “大人游历世间会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以后如有发现那种上佳的修道坯子,可否将此物转赠于他代贫道收个徒儿?”

    “哦豁!竹篮打水一场空咯!”樊云天幸灾乐祸笑得很开心。

    “你妈的!”安冉忍不住骂了句娘。

    “大人莫非不愿意?”萧静锦有点担心的问后又循序诱导,“大人贵为神使,所谓游历于世间的神使就算是半个仙人了,您应该是要做好事传播神的慈爱的,如果看见那种好的修道坯子不点化一二怎么都不太说得过去。你看梅女神是神对吧?她对于大人就‘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我家师也算是仙对吧?当初赠笔也是在对贫道‘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大人也算是神,应该像他们一样做事才善啦!”

    “你别说了!”安冉郁闷道:“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要我将这支笔再送给别人、帮你找个徒弟呗!老家伙,你道家继承香火你怎么不自己去?非要让我代劳么?”

    “大人请受贫道一拜,”老道一边说话一边飞快的躬身作揖,这导致安冉根本就没有躲过。“让大人替贫道收个徒儿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但贫道没有办法,贫道现在根本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又哪有机会收徒呢?我太一教本就人丁凋零如今又适逢劫数,贫道若不寻一个有修道资质的徒儿继承衣钵,一来对不起家师;二来对不起祖师爷;所以只能拜托大人了。”

    系统:‘代人收徒’你从谈话中了解到,‘符疯道人’萧静锦有一桩积压已久的心事,亲爱的安冉‘仁者’你愿意替他收个徒弟帮他完成这般心愿吗?做成此事你将获得声望200;接受/放弃。

    看着这个消息框安冉能说什么?不管是完成老道的心愿也好;还是说为了得到那200声望也罢他都该点击接受。况且这支笔在他的手里也确实是浪费了,如果交给泰安帮的几个道士——比如对于符箓一道颇有研究的汪旺财或周季平,那对于整个帮会也是极有好处的,所以青年点击了接受。

    “多谢大人!”萧静锦十分开心双手互搓道:“大人宅心仁厚必定会集无量功德,去往隔世长幕的梅女神果然没有说错,大人是一个值得以事相托之人。”

    “隔世长幕?”安冉皱眉道:“那又是什么鬼地方?梅思安在那里么?”

    “的确是个鬼地方而且很远,梅女神走之前对贫道说过,‘长夜将至,吾辈需捍卫光明。’所以她才会在那里,所以千千万的修道之人也因该出现那里;我相信以后大人同样会出现在那里。”

    “天上?她们去那里干什么?”安冉问:“什么又是长夜将至?”

    “一个天与地相交的地方,”老道双手负后仰天长叹:“比起长夜的入侵,这世界的种种纷争又谈得上什么呢?吾辈修行何为?无非是点燃七尺身躯照亮世间凡尘。”

    他声音洪亮仿佛在对天立誓,誓言在风中飘去了好远好远。

    过了许久老道才缓缓说道:“道可道,非恒道。有些话贫道是不能对大人明言,大人贵为神使终究是站得高看得远的。这世间的种种、江湖纷争、国家战争,到头来其实也不过是......大人行的是人间道,心系的是千万生灵的生死,故而对于你门我派、你国我国,心中本是没有爱憎之分的。”

    “多谢道长提醒,”安冉其实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眼睛盯着那些围成圈儿的骷髅架子青年又说:“还有件事,我来这里其实是为了找回一个叫‘黄海皓’的人的尸骨,不知老道长是否知道此人?”

    “大人......说的是......我们的......黄都头么?”一个飘荡在空中的人脸用生涩的语句说:“都头......在......好久.......以......前就......离开了。”

    其余的骷髅架子和空中的虚影不停的点头,“都头......都头......”它们三三两两的喊着。

    “那个小伙子啊!”萧静锦捻须而笑,“贫道记得当初来到这漠北战场的时候,就看见身穿青衫的年轻人,它偶尔坐在沙土上低头沉思;偶尔立身面朝南方深切远望。这是一具特别的英灵,它好像并不太畏惧阳光的照射,不像其它英灵那样,白日里就居于自己的骷髅骨架里等到夜幕降临才出来。贫道曾问他,‘你这样魂魄出骨终日被风吹日晒早晚会飞灰湮灭值得么?’他说,‘我的家乡在那遥远的南方,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还有亲人和姑娘在等待着我回家,可惜我再也回不去,只能这样站在遥远的北漠看看他们、在神魂消散之前能多想想他们,也总比被黑暗吞噬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厉鬼要好得多。’贫道见它放不下执念着实可怜,身上又蕴藏读书人才有的浩然之气可以稍微砥砺下烈日和飙风,于是便画了符箓折成纸人来装下他的魂魄任其离开,哎!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是否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呢?”

    “怎么没有呢?”安冉想,“不然老子怎么可能在豪杰墓见到黄海皓的魂魄?也多亏有你如今的黄海皓才能在我肚子里当那什么山之守护。”

    “我在怀桃县的豪杰墓见到过他,”安冉没有将黄海皓进入自己腹内天地的事情说出来,“我想他大概是会和心爱的姑娘终成眷属的吧!”

    安冉突然顿了顿负手望着远方似乎心有感触。

    “老先生,”他如此称呼他,“一个是一袭青衫温其如玉的读书人;一个是手执长戟威武不屈的将军,所做之事全是为他人能过得更好一点,让这个世道更加温暖一点,对于这样的好人,难道我不该为他做点什么吗?所以我来了,我安然要带着他的尸骨回故乡安葬;我安然还想要告诉世人,你们身处的这片天、这块地之所以风光无限好,那是有人用血肉之躯换来的,莫要忘了他们,不要让逝去的好人寒了心。”

    “如大人所愿!”

    萧静锦缓缓走到条石旁边手掌向上一翻, 千余斤的条石就如同一片竹叶般被风吹起轻飘飘的移到了别处。

    条石下面是一处土坑, 土坑非人工挖掘不深也不规整,里面放着一具雪白色的骷髅骨架。

    “这便是那黄海皓的尸骨,贫道当初跟随他的指引在这土坡的半山腰之处拾得,那年轻人的魂魄住入符箓纸人离开后,他的骨架就被贫道收了起来存放在这里,如今他的骨架依然完好无损大人可将其带走。”

    安冉点头就要弯腰抱尸骨,他准备将这具骨架丢入自己的个人包裹之中,老人阻止了他。

    “英灵的尸骨不同死物,还是不要放入你们冒险者的包裹中。”老道提醒,“贫道的这支符文笔就是纳器,用于存放拥有灵性之物最好不过,大人使用时只需用食指关节对着笔顶轻叩一次纳门就会开启,将东西放入后再叩一次纳门便会关上,方便、安全、还省心。”

    安冉照着他的话语做了,果然虚空中就凭空出现闪开着的、写有‘重楼’二字白色大门,也顾不得惊讶英俊青年将尸骨放入了门内,然后再对着笔顶轻叩一次,那大门关上后就凭空消失了。

    “哇!”樊云天惊讶道:“这么大的一个骷髅架子就这样被你随手一抛它就被装进笔杆子里去了,这东西就如同你们冒险者的个人包裹简直太神奇了。”

    “有些相同的地方,” 萧静锦笑道:“这笔里面空间的状况除了执笔之人,对于一般的人而言是看不到的所以贫道才说他很安全,大人刚才是否看见了一扇凭空出现的门?以后你想要取出东西的时候就用手对着虚空的门继续往前伸,这时候便可以看到一栋阁楼,你装的东西就存放在里面轻轻抓取便可捞出,因此它很方便省心。”

    “真的是好宝贝!”安冉由衷赞叹道:“我都不舍得将它转交给别人代老道长收徒了——它能装下多少东西?”

    “一栋阁楼能装下多少东西呢?”萧紧锦知道安冉所谓的舍不得是玩笑话并不担心的说,“大人现在就需要将它们一同收入你的笔杆子当中带着上路咯!至于以后会不会有更好的纳器.....嘿嘿!”面容丑陋的老道长嘿嘿一笑,“如果大人能帮贫道找到个好徒儿,贫道嘛!自然是必有重谢的。”

    “哇!”樊云天再次感叹一声,“到时候又有好宝贝了,安然哥你就将它送给我好不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小白就算了她又用不着。”

    “好!好得很!”安冉对着樊云天的屁股就是一脚,“你他妈还真是有缝就敢往上面叮。”

    白鹿鄙视的看了一眼樊云天,npc小子咯咯直笑。

    “你们谁愿意跟随神使大人一起回到故乡呢?”老道放声问道。

    “我......们......愿意!”山坡上下所有尚存灵识得的英灵们用它们快要遗忘的语言回答。

    这些英灵们——包括有骷髅架子和没有骷髅架子只能飘荡在空中的人影——全都在向着几人站立的地方靠近,然后围成了好大一个圈儿同时用右拳锤击着自己的左胸。

    “谢......道......长......为我......们.......遮风挡.......阳!”一个骷髅架子率先说道。

    其余的人跟着喊。

    “谢谢......神......大......人......带我......们......重回.......故乡!”又有个漂浮在空中的人脸说。

    其余的人还是跟着喊。

    它们出生行伍——在华夏的世界中——左拳捶右胸这是军人的军礼、这叫以拳问心,是从心眼里对别人的最大尊重,如同宣誓。

    系统:你获得了漠北英灵的尊重,获得个人声望300。

    一直以来安冉并不知道这个声望到底能干什么,他以前没有理会当然现在也没有理会,灰袍青年只是轻叩笔杆打开纳门,将一个个英灵们牵入纳器当中,如此这般便花去了不少的时间。

    直到日偏西天的时候,这回望山上还有灵识的英灵们才全部走入了他的纳器,只留下更远处没有被老道法衣庇护到,要么就是已经变成了夜晚才会跑出来的厉鬼;要么就是被烈日晒得形消魄离真是一堆白骨了。

    “哎!贫道的道行有限,”缺了颗门牙的丑陋道长叹了口气,“数十年来虽然日日枯坐于回望山,却始终无法庇护所有的英灵,看着它们有的被黄沙所食,有的被黑暗变成行尸走肉真是可怜。”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安冉安慰,“萧老道长已经把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做了已经无愧于修道之人,只是小子有个地方不太明白,为何当初道长能以折纸画符的神通送黄海皓回家,而却将这些英灵留在此地呢?”

    “大人请先收起你的坐骑,”萧静锦待得安冉收好白鹿后一手牵着樊云天一手牵着安冉,“大人请随贫道来。”

    他一步跨出,刹那之间天地旋转。

    安冉觉得自己被他带着飞行了不知几千里,然而他们站定的时候,发现自己不过是刚刚从坡上走到了坡下。

    “你们回头看看。”

    安冉扭头回望立马吓了一大跳,那坡哪里是坡?分明是由千万具尸骨堆积而成,有无数具完好的尸骨和残缺不存的骨架在不停的踩着别的尸骨往上爬,这真是尸骨堆山了。

    枯骨形成的坡上插有一根数十丈高的巨戟,上面挂有一张巨大的黄色符箓在风中了咧咧飘荡。那些枯骨如同蚂蚁一样的爬向那根巨戟,相互打斗、相互撕咬好像是要将巨戟拔出占为己有,空中来来回回的飘荡着无数张人脸,哀嚎四起让人毛骨悚然。

    “山岳?”安冉一眼就认出了这柄武器,“这又是哪里?”

    “不错、这就是黄海浩的那柄方天戟,”老道也没有管身后那些不断爬坡又从坡上不断滚落下来的骷髅独自往前走。“当初贫道不忍斩杀了这些已经失去灵识的英灵们,就将此武器挂上符箓立于黄沙之上用于困制鬼物,以免它们跑出去为害一方。这个法子果然见效,这些鬼物看见如此好的一柄武器立在那里便都想去争夺,于是不停的从四面八方赶来进入了贫道设置的迷障之中。贪欲啊!能蒙蔽人的双眼,对于鬼物们何尝又不是呢?”

    前方十步处有一尊手执拂尘的石像正盘腿坐在沙土上,那石像饱受风吹日晒爬满了污垢、覆盖了一层黄沙。

    老道对安冉神秘一笑,然后身影开始逐渐变淡最后化为一点精光飞入那尊石像当中。

    安冉和樊云天简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蒙了。

    然后那石像缓缓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大声唱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沙场十年眠,弟子迟迟归。”

    他身上的石块、黄沙、污垢、系数掉落,一个崭新、手握雪白拂尘的萧静锦和蔼的看着安冉和樊云天。

    “老头儿哪个才是真的你?”樊云天皱眉猛烈的抓着后脑勺,“该不会一会儿再次出现一个糟老头儿吧?”

    “放心不会再出现下一个我咯!”老道捻须而笑。

    现在虽然他穿的裤子很干净、草鞋也如同新的一样、他的法袍看起来熠熠生辉,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面相丑陋的老人。

    “您老真是......”安冉顿了顿试图找一个词汇形容他,“不愧于传奇级npc之名。”

    “什么意思?”萧静锦显然不懂挑起一边短眉毛望着安冉。

    “哎呀!冒险者的专用词汇,就是说你很厉害的意思。”npc樊云天继续为npc道人翻译道。

    “哦!哦!”老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先前大人问贫道为何不将其余的英灵一起送回故乡,其实并非贫道不愿意,是无法做成而已。一来、这些英灵无法像黄海皓那样身染浩然之气,即便是附身于符箓纸人也是无法砥砺风吹日晒的,它们如果要躲避阳光照射在夜间赶路也会被黑暗渲染变成厉鬼。二来、贫道必须要坐镇这里无法离开,否则身后这些早已没有灵识的鬼物就会脱离禁制四处游荡,倘若它们一旦遇见生人就会谗害其性命徒增罪恶,贫道不是那佛门中人无法为这些逝去的英灵一一超度,我若要离开就必须要将这些鬼物除掉才行。”

    “原来如此,”安冉道:“道长既为了庇护灵识尚存的英灵,又要拘押没了灵识的鬼物,又不忍心除掉它们,这就是道长十年如一日的在此枯坐的原因,单是这份善心这世间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只是如今这锦国和洛汗国的战事必将再起,不知道又有多少大好儿郎会客死它乡......”老道没有继续往下说,他扭头看了看那些堆积如山的尸骨似有不忍,“大人此番离去如能庇护无辜百姓一二便是功德一件咯!恕贫道不能远送,祝大人能够大道坦途步步登高。”

    “这就算完事了?”眼睛盯着那柄插在骨山上的方天戟安冉想,“老子还想为孤烟大哥带回这柄武器呢!”

    “那柄长戟么?”萧静锦看到了安冉的眼神猜出了年轻人的心思,“它和贫道一样在等待着一个人,而很显然这个人不是神使大人。”

    “不就是大漠孤烟直么?”安冉想,“看来这柄武器还是只能由孤烟大哥亲自来取。”

    “如此我们便拜别萧道长了,”安冉对着老人抱拳道:“希望老道长的能早日等到该等的人。”

    “好说!好说!”老道打了个稽首重新坐回地上看着他们转身离开。

    当安冉和樊云天走出数十步后再回头一望,沙土中就只留下一尊孤零零的石像,天上没有了紫色的云层、地上也没有了堆积如山的尸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  从斗破开始君临万界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  斗罗之兽破苍穹  灵装战姬  三国之神将降临  超神学院之剑人信  联盟之最强选手  灌篮之正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