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仙侠修真 侠武大宋 第一〇九七章 芭蕉扇之威
    白胜的意思是要将祸害祁家集的那些凶徒全部杀死,铁扇公主这才想明白,喜道:“还是兄弟你想的周全,咱们这就追过去吧。”

    白胜点头,与铁扇公主同时上马,看了眼梁红玉道:“你们就不要去了……”

    他不想让梁红玉和鲁智深掺和在他与铁扇公主之间,万一他和铁扇公主翻了脸,梁红玉和鲁智深就危险了,虽然神刀说过铁扇公主杀不了他,却没说铁扇公主杀不了梁红玉。

    梁红玉点头称是,却加了一句:“赵公子,小僧想求你一件事。”

    白胜一勒马缰,“什么事?说。”

    梁红玉道:“能不能……到了祁家集也先不杀生铁佛?”

    “为什么?”白胜虽然能够猜得到梁红玉此举不是为了袒护生铁佛,却也一时没弄懂她的用意何在。他又不知道梁红玉的全盘计划是怎样的,当然猜不到。

    梁红玉道:“若是杀了生铁佛,可就死无对证了,到时候我们或许会背黑锅……”

    生铁佛领着一群假和尚祸害了祁家集,她梁红玉和鲁智深何尝不是领着一群假和尚杀了近千名武林人物?大家都是假和尚,到时候人家把两伙假和尚混为一谈,谁又能出来证明白家军的清白?

    而且若是单以聚贤庄惨案来说,白家军也没有什么清白可言,人就是白家军杀的,你还想要什么清白?

    梁红玉此举的最终用意,是把血洗聚贤庄的罪名推到生铁佛的头上去,先往生铁佛头上再扣个屎盆子,然后再杀了他,可谓完美。

    只因为不知梁红玉和朱武制定的计划,白胜一时之间也想不透彻,若是他知道了梁红玉的用意必定会加以否决,大丈夫立于世间,自当光明磊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须用这种嫁祸于人的手段来澄清自己?

    只不过由于铁扇公主的存在,令他无法与梁红玉多做沟通,事态紧迫,他相信梁红玉的提议对自己绝无损害,就说道:“也罢,我答应你,就先留生铁佛一条命,在祁家集不杀他!”

    这事却没有向铁扇公主请示,直接拍板了。

    虽然要杀生铁佛的是铁扇公主,但是他没法给铁扇公主去解释,梁红玉的想法能当成他的理由么?不能。

    如果他对铁扇公主说“我无条件相信这个少林小和尚”,铁扇公主如何能够相信?

    不出所料,两匹马才驰出来,铁扇公主就不解地问道:“为何先不杀生铁佛?理由何在?”

    白胜装模作样地四处看了一眼,发现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这生铁佛是白胜的仇人,留着他,白胜就会来杀他,你不是想等白胜么?”

    铁扇公主恍然大悟,刚想称赞“福金妹子”此计大妙,却忽然觉得不对,哪有当妻子的帮助丈夫的仇人、设计诱骗丈夫上钩的道理?

    自从她的身份暴露之后,她就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尽量不与福金妹子提起白胜,以免尴尬,但是此时却是绕不过去这个话题了,便问道:“你果真如此憎恨你的丈夫,希望我杀了他么?”

    白胜摇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小妹嫁了白胜,又怎会恨他?而他若是死了,我岂不是变成了寡妇?那样的日子对我来说如何过得下去?”

    铁扇公主奇道:“既然如此,为何你又要帮我引诱白胜来此?”

    白胜苦笑:“就算我不帮你,你能放过他么?”

    铁扇公主顿时寒了一张脸,斩钉截铁道:“当然不能!杀子之仇,岂能放过?”

    白胜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了,既然你不会放过他,那么你们之间就该有个了断,这了断来得越晚,小妹这一颗心就越是悬在半空放不下,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你们早些碰面,你杀了他,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

    这理由……到也说得过去。铁扇公主听罢就陷入了沉默,妹子心里很苦啊!却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宽慰,除了告诉她自己不再杀她丈夫之外,还有什么话语能够宽慰?可就是这一条自己真的做不到。

    只不过这事儿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对不住福金妹子,沉默有顷,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僵,为了打破这份尴尬,铁扇公主终于主动开口:“你丈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白胜闻言却更加尴尬了,这是让自己评价自己啊,这种事儿后世人经常玩,叫做自我评价,而几乎每一个现代人在做出自我评价的时候都不吝啬溢美之词,那是有多好就说多好,没有那么好也要硬说那么好。

    但是这种做法在古代就只会被人鄙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好瓜也没人买了,你既然自夸,那么你的瓜就必定好不到哪里去——这就是古人的观念,与现代人截然不同。

    所以他只能尽量地不夸自己,想了想之后,淡然说道:“他吧,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来自农村的老百姓,他憧憬美好的生活,所以来到了城市,却又唯恐被城市人欺负,所以就学了一些武功防身,仅此而已。”

    这自我评价怎样?不算夸张吧?

    铁扇公主却更加疑惑了,在福金妹子口中,白胜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或者说是来到城市居住的乡下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获得帝王女儿的青睐?

    所以就问道:“你看上他哪里了?为何会嫁给他?”

    白胜用了后世最经典的一句话来回答:“我喜欢他,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铁扇公主张口结舌,登时想起自己在昆仑山修炼的时候,那个人给了自己一滴琼浆玉露。直到后来她才听说,那是足以令人参果树起死回生的琼浆玉露,才知道当初那一滴琼浆玉露多么的珍贵,而那时自己却已经嫁给了牛魔王……

    或许,嫁给牛魔王是有理由的,因为牛魔王可以给予自己安全感,但是自己更想生死相依的却不是牛魔王,而是那个人,只是那个人并不接受……

    同样的,自己想要追随那个人也是有理由的,理由便是那一滴琼浆玉露。但是……

    但是前两天自己对福金妹子的想法却是真的没有理由。

    前两天她曾经想,如果福金妹子是男的,她就带福金妹子返回芭蕉洞。

    正因为产生过这样的冲动,所以她现在有些能够理解福金妹子的这句话了,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同时,也只有这种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喜欢和爱慕,才是最动人心魄的,才是最美妙的情感!

    想到此处,她再一次忍不住想要放弃这桩仇恨,情不自禁地问道:“既然如此,为何我那孩儿要杀他?”

    这话问出口她就觉得多此一问,因为她记得福金妹子曾经说过是从京城出来找白胜的,却始终没有找到,所以在路过蓟州的时候才去了秀春楼,既然如此,福金妹子又怎会知道白胜为什么杀圣婴?

    身为红孩儿的母亲,当然知道红孩儿的大名就叫牛圣婴。

    白胜很想说这话你怎么不去问红孩儿或者观音菩萨,但转念一想,若是这么说了,前半句未免会令她的心灵更受创伤,而后半句则毫无营养,观音菩萨能替自己说话么?

    他不是没想到以自己目前“赵福金”的身份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他也不想跟铁扇公主这么没完没了的耗下去,再耗下去,自己这生活就成了后世的一本畅销书的名字了,书的名字叫做《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他又不想跟铁姐真的发生些什么,总这么同吃同住的像什么话?

    所以他决定穿帮一下,就说道:“据我所知,白胜杀红孩儿是迫不得已。”

    “怎么叫迫不得已?难道是我那孩儿主动去求他杀么?”铁扇公主的声音尖锐起来,却暂时忽略了之前的想法——你不是没找到白胜么?你怎么这么清楚?

    白胜不给她想起破绽的时间,说道:“其实这事儿若是由我来说你多半不信,你去问问生铁佛便知端倪,只要那生铁佛说的是实话。”

    铁扇公主道:“我不问他,我只问你,不论你怎么说我都相信你……如果你会跟我撒谎,当初就不必救我于殷墟地穴了。”

    白胜闻言心中一宽,你知道就好!于是把他与完颜闍母以及完颜宗望一家人结仇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说道:“如同你现在想要去杀生铁佛和他的那些同党一样的原因,白胜杀了完颜闍母。所以完颜闍母的家人要找白胜报仇……而现在你若是杀了生铁佛和他的同党,那么生铁佛和他那些同党的亲人也会找你报仇,也要杀你的亲人甚至还会蹂躏虐待,你要不要阻止?”

    “当然要阻止!”

    “这不就对了么?白胜也要阻止,所以他要杀完颜一家,但是观音菩萨说他们是受天道保护的人,不能杀,非但不许白胜杀他们,还派了她的门人弟子来杀白胜,铁姐,让你说,白胜是不是该伸出脖子来任由你儿子砍了他的脑袋?”

    铁扇公主不禁语塞,若是站在白胜的立场上来看,白胜非但不该引颈就屠,而且应该奋起还击才对,可是他还击的是我儿子啊!而且杀了我儿子,这话应该怎么说?

    寻思了片刻,才问道:“这么说,是菩萨坑害了我那孩儿?”

    白胜笑道:“我可没这么说,菩萨那么大一神仙,我这凡间小女子如何敢说她的不是?回头没准儿连儿子都不许我生了。”

    民间一向有送子观音的说法,百姓们认为想要生男孩儿就得拜菩萨,正所谓求子莫若拜观音,据说甚是灵验。而今“她赵福金”非但不拜,还要背后说菩萨的坏话,还想要儿子?门儿都没有!

    铁扇公主也是不敢得罪菩萨的,就连老牛那么牛叉的人物都不敢跟菩萨耍横,何况是她?不再去想菩萨坑害红孩儿,就突然想起来之前的那个想法,问道:“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经过了这许久,白胜当然已经有了准备,答道:“是九天玄女托梦告诉我的。”

    “啊?”铁扇公主很是吃惊,这又是一尊得罪不起的大神,还是莫要背后叨叨她才好。

    一番对答之后,关于是否杀死白胜的话题已经被成功扭转了,那就先搁置吧,反正这话题给赵福金是没法聊的,正想再说些别的什么,神识里却“看见”生铁佛已经跑到了一处集镇之外,就下意识地问了句:“前面那就是祁家集么?”

    多日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就许多事情征求“福金妹子”的意见,因为福金妹子对世间事情的了解远胜自己。

    白胜却哪里知道这里是不是祁家集?他也没来过这地方。拿不准就说道:“应该是吧……”

    “没错,是祁家集!”铁扇公主忽而肯定地回答了之前的设问,她如此肯定,是因为她的神识探测到了集镇之中的人物以及正在发生的情况。

    她的神识所能探测的距离比白胜的武魂远很多,早在蓟州城秀春楼的时候她的神识能够探测到蓟州城外甚至连二仙山紫虚观都被她“扫描”过了,而当时白胜的武魂则只能覆盖秀春楼内以及周边一些街道屋舍。

    但是白胜的眼睛却能弥补这个弱项,远远的他看得见集镇之中大部分区域都是黑漆漆的,唯有一处被几十根火把照得通亮,那些凶徒就在火把的照耀下祸害女人。

    或许有人会奇怪,莫非这些金兵个个都是金枪不倒么?怎么从昨天后半夜开始一直搞到了今天夜里?就是被逍遥子种了生死符的何玄通也没这么大本事啊。

    事实是这样的,生铁佛走后,金兵们没再继续绿帽子王活动,不仅因为他们身上的某处疲软了,更因为他们饿了,饿了就要吃饭。

    早饭他们吃的是这些百姓家里备好的食物,可是谁家也不会提前做出第二天晚上的饭菜来,所以他们必须要考虑晚上这一顿怎么吃,正好还有几十个女人没被他们折腾死,就让这些女人给他们做饭吃,却把男人们都杀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在夜幕初临那会儿,这个集镇上的男人被人放走了十几个。

    女人永远都是弱者,受够了欺凌之后也只能给这些魔鬼做饭,不然会死得比前面那些女人更惨。

    古人云:饱暖思**。金兵们吃过了饭,那股子欲望就又重新燃起,那还说什么?抓过厨娘们来继续开干。

    铁扇公主用神识看见的就是这个情景,满地的尸体,满地的恶棍和正在受辱的女子,只气得柳眉倒竖,银牙紧咬,“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

    刚说了这话,意外再次发生了,生铁佛跑到了集镇边上,却没有进入集镇,而是一头扎进了集镇旁边的一处山林,往山上跑了。

    生铁佛是怎么想的?他最初逃命的时候出于习惯或者说出于本能,就想来到祁家集喊上大队人马与他返回去找场子,但是等到他跑出来这么远也无法摆脱身后那柄宝剑的时候,他的想法就变了。

    三千人能不能打得过后面的追兵?夜幕之下他即使回头也根本看不见身后是谁在追他,只听见蹄声嘚嘚,但是不论是谁在追他,这三千金兵都恐怕打不赢人家,更何况这帮人此刻还在那贩卖广场上享受女人,根本没法在一瞬间形成战斗力?

    想到此处他就转向了集镇旁边的山林,先看看后边的追兵是解救集镇上的女人还是来追他。

    铁扇公主就有些犯难,便再次征求意见:“咱们怎么办?”

    白胜道:“先救人,再杀村子里的人,生铁佛跑不了。”

    铁扇公主点头,道:“妹子,我听你的,咱们现在恢复女装!”

    白胜就有些吃惊,既然你听我的,进去杀人就是了,我在旁边帮你,保证这些金兵一个都活不成,恢复女装干什么?

    只是铁扇公主已经手脚麻利地从马鞍旁边挂着的包袱里拿出了女装换了上去,同时把头发还打散了,颇有后世女子披肩发的风情,白胜便也只能有样学样,人家是神仙,总不能事事都是自己做主吧?且看铁姐想要演的是哪一出。

    换好了女装,铁扇公主把两匹马拴在了集市口树林里的一棵树上,挽起白胜的手就走进了集镇,径直走到了火把照耀的中心。

    上千名金兵自然不可能同时淫辱几十名女子,围在旁边打赌者有之,斗酒者有之,欣赏观摩者有之,铁扇公主和白胜两人的女装何等靓丽?乍一进入这些金兵的视野,把这些金兵都看傻了。

    一方面,两人的绝色之美,美到一大部分向以淫乱著称的金兵都生不起猥亵的邪念;另一方面,那些色胆包天的金兵想不通这样的两个美女为何会主动送上门来。

    铁扇公主给了金兵一个完美的答案:“这些丑八怪你们也看得上?只要你们放了她们,我们姐妹俩愿意接替她们,你们觉得如何?”

    为了方便这次跟随生铁佛办事,完颜宗贤特意从十万金军之中挑了多名能够听懂汉语的将士,铁扇公主这番话立时被人以女真话翻译给所有人,“轰”,所有金兵的欲望都被点燃了,那些正骑在女人身上的金兵也都爬了起来,看着铁扇公主和白胜跃跃欲试。

    铁扇公主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扫视金兵一圈之后,对女人们说道:“姐妹们,你们不要怕,站到我身边来。”

    几十名女子早已不堪折磨,能歇一会儿也是好的,衣服找不到也不找了,就光着身子跑到了铁白两人的身畔,拥成一团抵御严冬的寒冷。

    看到这一幕,白胜已经明白铁扇公主的用意了,她聚拢了集镇之中仅存的女子,剩下的就都是该死之人,这是要用大杀器啊!

    果不其然,铁扇公主从口中吐出一物在手心,随即念念有词,手心上便如同后世电影里的快速播放一样,瞬时生长出一片芭蕉叶,那芭蕉叶越长越大,直到超过了蒲扇大小,铁扇公主的咒语才停。

    金兵们看着这一幕奇景不明所以,难道说这仙女一样的美人在那事儿之前还要表演个什么节目么?

    却见铁扇公主手执芭蕉扇柄,往前后左右四下里轻轻一扇,整个集市顿成一片火海。若是用后世的时间来计算,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

    而那些金兵们,则瞬时在火海中灰飞烟灭,直到化成飞灰,他们也没能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喊。

    芭蕉扇的威力恐怖如斯!

    白胜看着集镇中的火海若有所思,一缕闪念传到了稍远处神刀那里,“这种火烧不死我?”

    得到的回答是:“这种火在你我面前烧不起来。”

    神刀可以破法!虽然他破不了芭蕉扇赋予铁扇公主的天然防御,去能破解铁扇公主的咒语,咒语即法术,除了鸿钧那个级别的几个大能之外,什么样的神仙在他面前都使不出法术来。

    只顷刻之间,铁扇公主便再次把芭蕉扇扇了一圈,满镇火海顿时化为虚无,就仿佛这祁家集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火灾一样,就连之前金兵点燃的那些插在墙头上的火把都给扇灭了,祁家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女人们看着这奇异的一幕目瞪口呆,这情景超出了她们对事物的认知,一时之间没人敢于开口说话,黑暗中,铁扇公主在她们每个人的头顶一拍,道:“好了,你们从来都没被人侵犯过,更没有看见过什么大火。”

    女人们异口同声道:“是的,我们都是良家妇女,从未失去贞节……”

    白胜见状又是一惊,急忙发“微信”:“她要是拍我一下,是不是我也变成她的奴隶了?”

    这手段可比当初的林灵素高多了,难怪铁扇公主可以在全国各城县安插人手诱捕自己,估计潘妈妈就是这么被她控制了的。

    神刀立马回复:“你也太小看河洛神功了,练成河洛神功第一层的人,非但万毒不侵,更不会被各种仙术妖法所诱惑!”

    白胜因此坦然,心说怪不得我跟辽国那几个献血者以及铁姐同床却没有心猿意马,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识海中再次接到了神刀冷冷的询问:“怎么?你后悔了?若是后悔了想放弃河洛神功,我也可以帮你。”

    白胜:“这有什么后悔的?兄弟我拥有现在几名妻妾已经足够了,岂会贪遍世间美色?”

    神刀:“呃……这还差不多,可是这样也不妥,还有九天玄女呢,你打算怎么办?”

    白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掌门飞升了  永生花主  诸天之道叩洪荒  邪王战纪  一界入魔  穿越在聊斋的世界里  混沌规则  这是你的江湖  真武荡魔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