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历史小说 明末好女婿 第1004章 上位者的心思
    虽然陈越放权给了钱枫林,把江南之事尽数交给他负责,可该有的监督还是有的。刘能手中掌握的锦衣卫密谍一直在严密监控着一切,并把发生的事情报给陈越知晓。

    所以,对江南发生的事情,陈越基本上也了解个大概。不过很多隐秘之事,锦衣卫能查出来的也有限,从当事人口中说出,别有一番惊心动魄。

    听钱枫林详细介绍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陈越对现在的形势终于有了详尽的了解。

    “王爷,接下来该怎么改,还请王爷训示。”最后,钱枫林恭敬的请示道。

    既然陈越已经南归,钱枫林知道必须马上把手中权力交出,毕竟他现在手中掌握着十多万叛军,这是一股很庞大的力量!这股脱在外力量便是朝廷都感到震撼,齐王又岂能不担心事情失控?

    所以,这也是一听到陈越南下,钱枫林立刻便抛开一切前来面见的原因。

    听了钱枫林的表态,陈越满意的点点头。正如钱枫林所料,陈越自己对十多万叛军也充满了警惕,因为这是一股并不完全在自己掌握中的力量。若是这股力量一旦失控,造成的破坏将是无可估量!所以,尽管北方四处都要用兵,陈越还是抽掉了两万最精锐的部队随行,为的便是以防不测!

    现在钱枫林的到来,让陈越也松了一口气!

    “枫林兄,叛军之事你一直在负责,不知你有什么建议?”陈越神态轻松的问道。尽管心中有了大致想法,陈越还是要先听听钱枫林的意见,毕竟钱枫林一直在负责此事。

    钱枫林道:“王爷,属下一直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叛军不过是咱们用来胁迫朝廷的工具,现在陛下和朝廷既然屈服,叛军的使命也已经结束。

    但毕竟叛军十多万,必须给他们一个好的归宿,否者一旦生乱,后果不堪设想。”

    陈越点点头,明白钱枫林话里的意思。十多万叛军,大部分是投降的浙江兵还有地方贫民青壮,这些人中,只有最开始的数千东番军和两万多江西兵算是真正的自己的军队。

    为了事情的隐秘,绝大多数的叛军官兵根本不知道自己和齐王的关系,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叛军。所以才有那么多的烧杀掳掠的事情发生,尽管钱枫林一直在努力控制,这样的事情始终无法避免,浙江江东四府流血的事件每日都有发生。

    查抄士绅富户,抢夺粮食财产,大量的财富亮瞎了很多的的眼,贪婪更使得无数原本的官兵化身为土匪,枷中的猛虎一旦放出,想收拢起来何其困难?

    更有各地的地痞无赖也揭竿而起,打着叛军的旗号公然行劫掠之事,这种事情真的难以控制!

    现在的情形,便是钱枫林也每日都胆战心惊,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局面,而成为千古的罪人!陈越的到来才使得他的心放了下来。

    陈越点点头:“是要给他们一个好的归宿,枫林兄,你有什么建议?”

    钱枫林道:“王爷,属下建议,可抽调青壮强悍者改编为官军,汰其老弱者为农,不管军民皆分发土地,如此局面便能迅速的稳定。”

    陈越问道:“那以什么样的名义进行此事呢?”

    钱枫林道:“自然是以受抚的名义,现在王爷您带兵南下,叛军畏惧接受朝廷招抚,咱们可以佯作打上几仗,以掩人耳目!属下把那些不太受控制的军队的情况说给王爷,这些人都是地方刁民自发揭竿而起,根本不受属下控制,王爷可以拿他们开刀,做给朝廷去看。”

    陈越满意的点点头:“如此甚好。这样,等打上一仗后,你收拢手下叛军撤往宁波,把叛军尽可能的集结在一起,以利于招抚。我会调遣王寅从海上夹攻,两相夹击之下快速招抚叛军,以尽可能的给地方减少伤害。”

    钱枫林惊道:“王爷,可这样一来,属下制定的分发土地的政策该如何执行?”

    前不久,钱枫林为了尽快的扩大声势,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查抄士绅分发田地的运动。地方贫民,叛军士兵也都分发了田地,按照钱枫林自己的设想,各地叛军就地受抚,分发的土地还是归叛军所有,这样既能打击士绅力量,又有利于迅速恢复地方。而按照陈越所说,把所有叛军都集中到宁波,然后受抚,事情将会非常复杂,那些叛军心生恐惧之余会不会生出其他事端?士绅的力量会不会卷土重来?

    陈越微微一叹:“枫林兄,咱们是要尽可能的消除士绅的力量,而不是完全消灭士绅。

    有些事情咱们得承认,士绅这些能在科举中一路杀出考取功名者,都是大明的精英。且不说这些人掌握的力量有多强大,一旦都群起反对咱们有多麻烦?而即便咱们真的可以把士绅全部消灭,枫林兄你想一想,到时咱们用什么去治理天下?即便咱们能培养属于自己的读书人,有得多少时间才能培养的出?”

    钱枫林心有不甘道:“王爷,士绅只是读书人的代表,没有了他们,还有无数没有功名的读书人啊,难道用他们不行吗?”

    陈越叹道:“也不是不行,可是这些人没有任何经验,让他们当官得重头培养,太耽搁时间。”

    钱枫林顿时默然,他也出身士绅,自然知道陈越说的是对的。天下的秀才童生也是读书人,可这些人全都苦心科举,根本没心学习四书五经意外的知识,更对治理政务一窍不通。这些人做些文书或账房先生也许能够胜任,让他们管理一县甚至一府政务实在力有不逮。

    而历经浩劫之后,天下的士绅便以东南最多,若是把这些士绅全都打倒,恐怕真如陈越所说,新的朝廷会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

    “士绅,进而朝堂,退为士绅,都有着治理地方的经历。这些人用好了,会对咱们的大业很有裨益。而他们代表着很大的力量,全部打倒也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枫林兄,您也知道,士绅们在地方的势力有多庞大,对地方百姓来说,很多人眼里只有经常见到的士绅老爷,并无官府存在。一旦天下的士绅处于绝望群起反对本王,若是他们再拥立朱家的宗室藩王,会给咱们造成多大麻烦?

    现在东南的士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们的力量已经削弱到了极限,钱谦益为代表的官员已经给本王写信以示臣服。既然如此,放过他们一码也无不可。此时,咱们正可以借机收拢士绅人心,让他们为我所用。”陈越轻轻说着自己的打算。

    钱枫林脸上却是一脸的苦涩,他能理解陈越的意思,但也知道收拢士绅的同时,必然有一部分人要遭殃,而要遭殃的自然是叛军了。

    要收拢士绅,自然要给士绅一个交代。虽然在明眼人眼中,叛军是齐王一系背后操纵,而毕竟一直没有摆到明面。现在钱谦益等东林党士绅决定向齐王陈越投诚,而陈越也打算接受他们的投诚,那么就必须给他们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这才是陈越让钱枫林把所有叛军都撤到宁波沿海的理由。

    按照钱枫林的计划,叛军就地改编为民为军,分的田地还归叛军自己所有,那在受害的士绅眼中,和以前有什么两样?他们心里又岂会舒服。

    只有叛军全部被从眼前赶走,再杀掉一批罪大恶极者,恐怕才能给士绅们出一口恶气。

    可是这样一来,自己曾经的许诺岂不是全部作废?又让自己该如何对对叛军去说?钱枫林的心情沉重至极。

    “王爷,能不能再考虑一下,毕竟属下曾经有过承诺。”钱枫林艰难的道。

    陈越安慰道:“本王知道你的承诺,放心,本王也不会让你食言。士绅们虽然会恢复以往的地位,但他们接受投献的土地不会再还给他们,而是会用来安置遣散回乡的叛军流民。

    福建浙江苏松常等地经历了这一番浩劫,有着众多无主之地,本王会派人一一登记在册,用以安置分发,同时把所有土地重新丈量,借机从士绅手中夺回他们霸占的田地。然后会推行士绅一体纳税,这样用不了多久,南方各省便会恢复。”

    听陈越如此说,钱枫林的心才稍微轻松了一些,“王爷英明!”

    陈越点点头:“你这就回去,按照计划行事吧。我近期必须到南京,咱们的计划要尽快进行。”

    “是,王爷!”

    一年多来,钱枫林独自负责南方,权力实在太大,叛军十多万人,更是让陈越心惊。若是按照钱枫林的建议,把叛军就地整编纳入齐王体系,那这十多万人形成的庞大实力以后将都是钱枫林的班底,如此,在齐王一系之中,还有谁能和钱枫林抗衡?而这才是陈越否决钱枫林提议的最大原因。

    ......

    陈越率领大军渡过长江到达镇江的第三日,便率领军队向叛军展开了进攻。

    面对闻名天下的北伐强军进攻,叛军也不甘示弱,调兵遣将组织了多达五万的军队,在常州府境内迎战顺着运河攻来的北伐军。

    然而叛军终归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无法和驱逐满跶的北伐强军相比,在武进城西三十里两军相遇,只是经过一个时辰的战斗,便以叛军的溃败而告终,叛军丢下了上千具尸体狼狈逃窜。

    陈越派出数路军队追杀,直把叛军杀得溃不成军,向着苏州府内逃窜。

    危急时刻,叛军首领艾能奇亲自露面,召回无锡松江攻城略地的叛军企图在苏州境内和北伐军决战。而陈越则带兵缓缓进逼,给了叛军充分调兵遣将的时间。

    吴县,进入江东的叛军大部分集结在此,兵力多达十万之多,光是太湖的船只便有数百多艘。

    看着叛军连绵数十里的营寨,听着哨探禀告的叛军情形,便是陈越也暗暗心惊。这股叛军的力量太过庞大,而且并不完全受自己控制,若是不小心处理,产生的后果将出乎意料的严重!

    在距离吴县三十里的浒墅关,陈越下令安下大营,和十多万叛军遥遥相对。连同吴孟明的一万江北军,陈越手中控制的兵力也才三万人,和叛军相差甚多,所以明知道叛军的底细,陈越也不得不谨慎。

    夜里,一个黑衣人匆匆进了大营,经过亲卫盘完搜查之后带入了陈越的大帐。

    “属下卢剑星拜见王爷!”曾经的锦衣卫四大千户之一的卢剑星,来到了陈越的营地。

    “陆兄弟免礼。”陈越伸手虚扶,温和的笑道。

    卢剑星站起身来,开始向陈越禀报,“王爷,属下已经见过叛军中的马、贺两位副将,把王爷您的指示告诉了他们,他们向属下保证,明天的计划绝对不出意外。马贺所部的两万江西兵是叛军中坚,马贺以及江西兵的家人都在咱们的控制下,他们绝对不敢违拗王爷您的旨意。”

    陈越淡淡道:“你是分别见到他们吗?”

    卢剑星恭敬道:“是。属下敢保证,马、贺二将对王爷您给他们的任务相互都不知情!”

    陈越点点头:“如此便好,卢兄弟辛苦了,下去休息一下吃些东西,还得麻烦你连夜赶回。明日一战绝对不允许出现意外!”

    “是,王爷!”卢剑星向陈越行了礼,便退了下去。

    看着满天的星辰以及灯火相连的大营,陈越轻轻一叹。并非他不信任钱枫林,到了他这个地位,万事都必须谨慎,该有的防范手段一点也不能少。

    最近一段时间多来,局势的转变实在太大,虽然手掌强军,陈越依然有如坐针毡的感觉,万事都不得不小心,生怕行差走错陷入万劫不复!

    所以,明知道叛军在钱枫林的掌控下,陈越依然秘密动用了隐藏在叛军中的锦衣卫的力量,去和叛军主要将领取得联系,以求万无一失。

    而之所以如此,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陈默被钱枫林放在了浙江,并不在苏州境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冥界大富翁  大明救亡攻略  超巨锋霸  执宰大明  前秦猛士  极品特战兵王  红妆大唐  特种兵之诸天警戒  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