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科幻小说 火之日向 第820章 噩耗(36)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闻言,日向一郎深深的看了一眼长谷。

    “算了。”日向一郎道,“其他的,不说了。”

    “下面,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谈利息。”

    “好。”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是否肯支付利息?”日向一郎问道。

    “你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长谷回答道。

    “什么叫做‘你不知如何回答’?”日向一郎问道。

    “我刚才说了——你当初与雷影大人约定债务时,并未提及利息一事。”长谷回答道,“有鉴于此,我们不承认利息。”

    “因我们不承认利息,你的问题,我也就不知如何回答。”

    “毕竟答应支付利息与拒绝支付利息的前提是利息存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日向一郎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长谷道。

    “长谷先生,你们不承认利息,不太好吧。”日向一郎道。

    “包括雷影大人在内的每一位云隐忍者都是信守约定的人。”长谷道,“约定了的事,我们会全力以赴。”

    长谷的言外之意,日向一郎听出来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长谷回答道。

    “我无法接受我只能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日向一郎道,“要知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只收回等同于债务金额的资金意味我损失颇大。”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货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长谷道。

    “雷影大人欠你多少钱,我们就偿还多少钱——一分不少。”长谷道,“如此,你并未出现损失。”

    “货币贬值了。”日向一郎道,“因货币贬值,我收回来的实际财富缩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末世炮灰养娃记  穿呀!主神  快穿之我有特殊的工作技巧  直播之降维入侵  掠食星空  星际逃命  冰封五百年  百万可能  我的超时空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