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晓白带着妹妹出了门,到菜市场买了2斤猪肉,2斤牛肉,5斤红辣椒,又扫荡了整个菜市场的鸡心,鸡胗,鸡爪,鸡翅,鸡脖子,鸡杂,猪头,猪杂,猪蹄。靠,罐头瓶子还没买那,这就拎不动了,没办法又多给猪肉摊老板1块钱留下地址,麻烦老板送货到家。终于松了口气。

    “姐,你买那么多也不怕吃不完放坏了!”小暖累得直喘气,“我们现在去哪啊?”

    “去供销社买油纸,然后再说!”领着妹妹朝供销社出发。

    买了一兜子油纸,想了想一步到位吧,又去买了5瓶罐头,5斤白糖,5斤冰糖,一兜子桃子,一兜子梨子,一兜山楂。

    “姐,早知道跟你出来是当苦力,我就不跟你出来了!”

    “等回家做了好吃的你就不后悔了!”季晓白也累啊,多少年没干这么多活了,胳膊都要断了,哎回去还有大工程要完成那,“加油!马上到家了!”姐妹俩一人几个大兜子,遇到邻居连问好的力气都没了。

    到家之后先在床上挺尸半个点,才起来继续干活,五瓶桃罐头全部倒在大盆里,尝了两口,果然很一般,跟后世改良无数次的产品差了太多。

    季晓白先刷好玻璃瓶晾干,然后开始熬水果罐头……

    一下午很快过去,到父亲下班回家时,终于全部搞定,饭桌上一盆买来的桃罐头,三小盆自己做的桃罐头,梨罐头和山楂罐头,还有各种熏酱菜,卤煮,五香麻辣都是分开装盘的。因为做菜的时候已经尝饱了,所以季晓白没有再吃,去厨房将准备好的罐头装瓶,熏酱菜按种类不同用油纸分别包好,多出的两个罐头瓶装了一瓶牛肉酱,一瓶猪肉香菇酱,都是辣口的。

    “小白,你在哪里学的这些手艺?那大盆的罐头小暖说是买的,小盆的是你自己做的?你做的比外面卖的还……好吃!”饭后,父亲有些激动的问着自己,“你中午一直让我开店是卖这些吃食?我感觉好像能行,你做的太好吃了,这些东西好学吗?让你妈跟你学怎么做,我负责卖出去,肯定能行!”

    季晓白听着父亲的话,有点方。这自己中午一顿传销洗脑没用,怎么吃顿饭父亲就自己开窍了?不过这是好事!“爸,那你打算做罐头生意还是熏酱或者卤煮?先说好这东西挺累人的,我一下午才弄出你看到的这些,要是开店还要扩大规模,估计得招人,妈妈自己来肯定不行。”季晓白给父亲分析着。

    “先不开店,前期先摆地摊卖不行吗?咱家现在存款也就200多块钱,要是租店装修那就没本钱了!”

    她眨眨眼,抿唇微笑道“爸,这样,你先跟领导那里说一声,你准备辞职的事,然后明天你回来咱们再具体研究下接下来的计划你看行吗?”季晓白不在乎父亲到底卖什么,开小吃店能火的种类太多了,她只希望父亲先辞职,而且明天她也许就把房子问题一起解决了那!

    ……

    第二天吃过早饭,季晓白就提着大包小包出了门,按照计划先到了罐头厂,将准备好的一包红梅递给看门大爷“大爷,您好,我是来找厂长的,请问下厂长办公室怎么走?”

    门卫大爷看着小丫头递给自己的烟,笑眯眯的接过,揣进兜里。虽然一看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但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不能把她当孩子看,“不知道你找我们厂长有什么事?走,我带你进去。”

    “大爷,我是来卖东西给厂长的,对了,不知道厂长姓什么?”

    “厂长姓梁,卖东西?卖什么啊?厂子最近效益不好,厂长心情可不太好,要是厂长不买,你到时候可千万别惹他生气。”老大爷有点自来熟,热心的劝着季晓白。

    说着来到一扇门前,望着中间贴了厂长二字的木门,季晓白无语,好直接,好粗暴!抬起手敲了敲,里面传来一声有点低沉的男音,听起来岁数不大,“进!”打开门进去一看,果然,男人大概三十五六岁,跟父亲差不多大,国字脸,看起来有点威严,想来是长期高位磨练出来的,三十五六岁的厂长,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厂长了,说没有背景不可能,自己对于现在h市的了解只限于自己身边的人,看来要加快发展计划了!

    “您好,梁厂长,我叫季晓白,您不嫌弃的话叫我小白就好,我今天来是想卖点东西给您。”说着,将装着罐头瓶的兜子放在桌子上,解开兜子把罐头拿出来推向梁厂长,又递了双筷子放在瓶子上,“这是我们厂的罐头?不对,瓶子是我们的,里面的罐头是你要卖的?”梁厂长说着话手却没停,三个瓶子都打开尝了起来,“嗯……嗯……好……海次……”

    “梁厂长,您觉得我准备卖给您的罐头和您厂里生产的比较,哪个更有市场那?”季晓白想掌握主动权,尽量把握着聊天的节奏。

    “嗯,小白是吧,不知道你今年多大了,这罐头是你家里人让你来卖的?”梁厂长放下筷子,佯装淡定的盯着季晓白,想看出什么,却失败了。季总驰骋商场多年,又怎么会被他看出底细,

    “梁总,明人不说暗话,这三瓶罐头都是我自己做的,不是父母亲人让我来卖,我的事我自己也做的了主,背后没有别人!您直说您是要还是不要,要的话,给出报价;不要的话,没关系,买卖不成仁义在,下次我研究出新品还是会来打扰您,这次我就换个厂子去推销!”

    “要,当然要!按照我们厂子的合作商户数量,我这里前期每种罐头每月最少要出货1万瓶,不知道你那边产能跟得上吗?”梁厂长不习惯被人牵着鼻子走,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他知道,错过这次机会。也许厂子就完了。

    “小白,梁叔叔不瞒你说,厂里现在就一个产品桃罐头,跟你做的比完全不在一个质量上,厂里已经拖欠工人3个月工资了,现在市里又开了两家罐头厂,虽然厂子不大,产品也只有桃罐头,但是他们跟叔叔打价格战啊,味道差不多,出货价格比我们厂便宜5毛,跟他们僵持了3个月,我们不仅不赚钱还搭上了工人工资,再没有突破口,厂子就要破产了!小白,你这是雪中送炭,梁叔叔记你的好,但是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对不?你看我们研究下,每瓶1块2怎么样,我现在出货价已经被他们压倒1块5了,但是只要有了你的罐头,相信商家最后一定会选择我们厂!”梁厂长本来在套路季晓白,想压价,可说到最近的憋屈,双眼通红,缓了缓,知道自己有点激动了,他望向季晓白,等着她的回答。

    “梁叔叔你误会了,可能是我没表达清楚,我要卖的不是罐头!这三瓶罐头只是我带来给您品尝的样品。”

    “你说什么?你卖的不是罐头!你怎么可以不卖罐头,你不把罐头卖给我你想卖给谁?你这是在戏耍我?”

    “梁叔叔,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是来卖配方的,我并没打算做罐头生意,而且梁叔叔,罐头厂在别人手里买罐头再卖出去赚差价,您觉得合适吗?”

    “我……”

    “梁叔叔,你还是先听我接着说,这三瓶水果罐头配方打包卖一万块钱,单买一个5000块,换句话说我是买二赠一了!我不接受任何压价,这已经是我能给出的最公道的价格了!梁叔叔,我希望您能马上给我回答,毕竟我也不能一直在这里耽误您时间是吧!”季晓白眨眨眼,露出天真的笑容等着梁厂长做决定。

    ……

    办公室里只有季晓白靠在桌边,食指弯曲,敲击桌面的声音。10分钟左右,梁厂长拿着两张拟好的合同走进来。

    “小白,你先看下合同,按你说的1万块购买你手上的配方,但是你要承诺不能再卖给另外两个厂!”

    季晓白看了看没问题,就签了字。

    “梁叔叔,第一份生意我们做完了,现在说第二份!”说着,拿出另一个兜子打开,还是两个桃罐头的包装,不过里面装的是牛肉酱跟猪肉香菇酱!“您再尝尝这个,梁叔叔,我们应该开放思路,没有人规定罐头厂只能卖水果罐头,毕竟水果罐头只能当零嘴吃,而肉酱是可以当菜吃,它比水果罐头的市场需求量要大的多,您觉得那?”季晓白有信心梁厂长肯定会拿下肉酱,她抿唇微笑,小酒窝若隐若现,哎,心情真好啊!

    “……”放下筷子,梁厂长沉默了。“小白,还有吗?要不你一起拿出来吧。”梁厂长看着季晓白手里最大的兜子,眼睛都在冒光!现在季晓白在他眼里就是个财神爷,心里感慨着: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吃啥长大的那!哎,自己家的臭小子有小白这么能干让自己提前退休养老他都干!

    季晓白条件反射的将兜子背到身后,不是她怕啊,关键梁厂长这目光太吓人了,好像一头饿了一整个冬天的狼遇见了一只受伤的小白兔。“这个是要卖到招待所的酱货和卤煮。梁厂长,我直说了,这份配方不适合罐头厂,等厂子什么时候能扩展出新的厂房增加塑封技术,你还能考虑下,我这是熟食,你总不能用油纸卖!这肉酱我也不多卖了,还是1万块吧,说真的我的心里价位是2万打包的。”季晓白有点无奈的看着梁厂长。

    “别啊,怎么说我们已经合作过了,算是熟人了对吧,就1万别改了,叔叔这就去拟合同,你稍等!”

    又10分钟过去,季晓白签好合同打开最后一个兜子,她也不想啊,她现在总算知道今天能这么顺利赚到2万块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梁厂长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打开所有油纸包,把每样都拿出来一点单独装给梁厂长,“梁叔,这个给您拿着解馋,我要走了,还得去趟招待所那!”

    “小白,你等等,招待所梁叔叔陪你一起去,你在那里有认识人吗,没有认识人估计你根本见不到人,那里跟我们厂不一样,他们态度可没有我这么好啊!”梁厂长很喜欢这个小姑娘,也不能白收了她的零嘴,况且这对自己不过举手之劳。“那就谢谢梁叔叔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腹黑女人撩爱计  鹅哥救我  镇国天师  超级手术刀  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  花都至尊高手  重生做农民  回到九零当学霸苏简方宇阳  开局退出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