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都市小说 重生80之极品老板娘 第1章 功德簿榜首重生了
    2020年7月29日下午,燕京市商会大礼堂里千人坐席无空,世界各国记者都激动的等待着即将公布的超级新闻。

    台上已经55岁的季晓白脸色有些苍白,但她挺直着脊背坐在那里又让人觉得那么雍容大方,她屈起手指轻轻扣着桌面,微眯着眼睛,嘴角的酒窝若隐若现,似乎在作着什么决定。

    终于,她将麦克轻轻移向自己,双手合十,指尖交叉“咳咳,大家好,我的规矩大家都懂,那就直接正题,没错,之前很多媒体报道的我的胃癌已经到了晚期这是事实,关于我名下的所有财产的处理……”

    她端起茶水微抿一口继续说到“我会全部变卖,如今估值100亿美元,而这些钱我已经聘请了专业理财团队运营,为全国各地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的助学金提供一个永久的奖池。”

    这时一个穿着湛蓝色西装,看起来50多岁的男人走上讲台,将一份文件放在季晓白面前,男人眼睛盯着季晓白,似乎很无奈,又似乎还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转身离去……

    季晓白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看到男人已经签了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酒窝也跟着现出,“下面说第二件事,我名下的恒宇集团市值500亿美元,而我个人占股的百分之七十在刚刚已经转到苏氏总裁苏哲名下,今后苏总会把恒宇打理好,公司不会因为失去我而停滞不前……”

    ……

    夜晚,苏哲名下的巧园,几名医生从别墅离去,苏哲已经换下了那套湛蓝色西装,换成了白色家居服,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望着躺在床上失神的季晓白,“还在想你亲生父母?放心,你走后我会继续帮你寻找,若在世也会帮你照顾好。”

    季晓白回过神对上苏哲的眼睛,“我不甘心,为什么40年了我还是一点也想不起来!”皱紧的眉头被苏哲伸出的手指抚平,她叹了口气,又咳了几声“你也58了,学什么不好学我不婚,苏老爷子恐怕后悔死你交了我这个朋友,呵呵。”

    苏哲无奈,“你现在才感慨太晚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我这辈子活的挺舒服……”

    ……

    一个月后,雨天,公墓里,苏哲静静的望着墓碑上季晓白带着酒窝的笑颜,若当初他没有做出那件事,他们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小白说她对不起苏老头,其实是自己对不起她啊!

    ……

    “这就是功德簿榜首?”

    “长得没啥不一样啊!”

    “我也没看出哪里不同。”

    “哎呀,她醒了!”

    “快去通知大人!”

    “你去你去!”

    季晓白是被吵醒的,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环境和围着自己的男男女女,她一脸蒙圈,不是死了吗?她现在还记得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那种无力的感觉,正要开口询问,发现屋里走进一个一身儒雅的男人,为什么说儒雅那?他穿着白色的长袍,没错就是那种很仙气的长袍。

    哎,她这才想起刚才吵醒她的几人也是长袍,但是是黑色,所以她这是到了哪里?

    心思乱转着,眼睛却看着白袍男。

    白袍男“季榜首,既然你醒了,就做出选择吧!1是留在这里作阴司主管。2是回到上面选一家富贵之家投生。3是去仙界闯荡。4是再来一次”说罢,白袍男看着这个1000年来第一个死于胃癌的功德榜榜首,等着她的回答。

    季晓白脑中闪过什么,却又不确定的问到“那个,这位大哥,你说的再来一次是我理解的意思吗?我可以重生?还有那个什么榜首是什么?我?”

    没有先回答她第一个问题“天地每千年会评出一位功德榜榜首,不是捐钱就可以,相信你对自己情况应该很了解,一生行善,大善小善不断,就如人界高考状元,得了榜首可以选择哪所大学一样,你现在可以选择你的下一世去处。”

    季晓白缓解着胸腔里激动跳跃着的心脏,屈起食指刮了刮鼻尖,“我要重生!”

    “你确定吗?那么多好去处你不选,你要明白重生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已经走过的路再走一次有什么意义,你不无聊?”

    “我选重生!”

    “你要明白,你这个选择就好像你在人界拿着清华北大哈弗等录取通知书,然后你非要回老家复读,然后辛苦一年,你才发现你奋斗的目标还是那几张你没选择的通知书!”

    “我要重生!”季晓白现在只想弥补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她知道自己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白袍男眯起眼睛,面露不愉,本想贪下奖品的,哎,算了,自己惦记了1000年的东西,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自己的,男人抬起手,指尖点在季晓白眉心,一道金光没入其中,季晓白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1980年6月1日早上5点,h市太平区港务局小区一间平房里,季晓白睁开眼睛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单人折叠床上,被褥是粉色的,洗的有些泛白却很干净,单人床左手贴着墙壁,右手床对面是个很旧的墙柜,柜上摆着一台大脑袋电视机,电视旁边是一台录像机(过去放录像带的机器),回过头看着床位尾方向是一张桌子,从上面的书包等用品看得出是自己学习的书桌,桌子后面对着一扇窗户,窗框及护栏刷着深绿色的漆,窗外是个10平米左右的小院子,左侧是个棚子堆放着木材煤块等杂物,棚顶支出一个管子,仔细看竟然是洗澡的淋雨喷头,季晓白从床上下地走到窗边,心里琢磨着热水器这是放房顶了?露天洗澡?再看院门边立着一台老式28自行车,看起来这是个小康之家。

    “起来了?”突然身后一道迷糊的声音传来,季晓白猛然回过头去,望向说话的女人,34岁,白皙的皮肤,110斤左右,长发披散着,似乎才睡醒,说着话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没错女人刚才就躺在季晓白单人床后面的双人床上,两张床只有一米的距离,季晓白脑海一片空白,就那么望着女人。

    “给妈倒杯水。”女人声音很好听,不是方言,标准的普通话,那种亲昵感让季晓白不适应却又很喜欢。

    “想啥那?”女人说着话从床上下了地,推门走了出去。这时季晓白才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男人寸头,有点瘦,有点黑但很精神,看起来有35.6岁。

    “……”季晓白张了张嘴,爸爸两个字终究没有喊出口。

    “你们学校今天半天课是吧?”男人问道。

    “啊?啊!”叱咤风云的季总现在好像个小白,不是她笨,是她虽然回来了,但是15岁前的记忆她一点没有啊,对,她绝不能承认自己现在脑袋里一片迷茫。

    “中午放学早点回来,跟我和你妈出趟门。”男人并没发现女儿的异样,就自安排着。

    “好,我先去洗漱。”季晓白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卧室出来就是厨房有6平米大小,很窄,一个木椅子上放着瓷盆,女人正在洗脸,椅子旁边贴墙是一根水管,水龙头下面是一口1.2米高的大水缸,水缸旁边一个门,水缸对面一个门。季晓白正思考着家里还有什么人的时候,女人洗好脸,端着水盆打开水缸旁边的门走了出去,门后依然是很宅的过道有10米长的距离又是两扇门,女人打开正对着的门走出去,能听到水泼在地上的哗啦声,季晓白忙跟了出去。

    阳光照耀在脸上暖暖的,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那种从未有过的放松一下充斥整个胸间。浑身毛孔张开,一阵眩晕突然袭来,脑子里闪过一幕幕往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爷大娘妹妹,大姑老姑跟两个表哥,她所有的亲人,都记得了,眼眶微微泛红,眼角有些湿润,那种失而复得的亲情别人理解不了,她渴望了40年,终于得偿所愿。

    看着周围清一色的平房,她大概知道了家里的情况,记忆中自己可是家里的团宠,从小到大没让家人操过心,上到爷爷奶奶,下到七大姑八大姨,不管真心与否,无不称好。

    记忆到这里停止,后来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原因导致自己被卖到国外并没有想起。可能是因为她15岁的身体还未经历过那些,她只是继承了身体的记忆,而灵魂虽然经历过却可能再也想不起来了,不过没关系,她有自信现在的自己绝不会让事情像上辈子那样发生,绝对不会,不然她也白活到55岁了,况且……

    季晓白闭着眼睛,试图沟通她体内的空间,随即抿唇微笑,果然还在,空间里的东西也都在,上一世她可是个大收藏家,金银珠宝,古董书画,她的收藏可以开一家大型博物馆了。

    突然她皱起眉头,意识里清楚看到空间里的古董字画、成品珠宝首饰竟然突然化为白光消失不见,全部消失?不对,空间里还有价值10亿的黄金砖还有些未加工的玉石天然钻石没有消失,她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算,这些消失的东西现在都在其他人手里,算了,反正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目标,带领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那些没了便没了,想要的话她再赚就是。

    想到家人她又抿起嘴露出了小酒窝,短短几分钟她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转过身进屋打水洗漱,刚擦好脸,厨房的另一扇门打开,奶奶走了出来,算算奶奶今年60岁了,身体很健康,性格很一言难尽,平日里高冷范,发火时又泼辣无比,但是全家最宠自己的就是奶奶。

    奶奶有一个大孙子李明明(大爷跟原配的儿子,离婚后跟了母亲生活)还有一个小孙女季晓暖(大爷跟现在妻子生的),两个外孙子赵山(大姑的儿子,3岁时父亲已逝)和李楠(老姑的儿子,10岁时父母离婚跟父亲生活),季晓白是长孙女,不过奶奶没有重男轻女的毛病,她只重自己,想到这里,季晓白快速给奶奶打了盆温水,又倒了杯温水递给奶奶,“奶,喝点温水润润嗓子。”

    “大早上打什么鬼主意那?”说着话接过水杯喝了两口就开始洗脸去了。

    “姐,下午不上课,你去哪里带着我呗!”季晓白刚要接奶奶的话,身后突然传来妹妹小暖的声音,她转过身,揉了揉妹妹的脑袋,“中午放学回来再说,我现在不确定。”

    “噢,那姐你要是出去别把我给忘了!”小暖皱了皱鼻子,撅着嘴说完就跑外屋去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腹黑女人撩爱计  鹅哥救我  镇国天师  超级手术刀  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  花都至尊高手  重生做农民  回到九零当学霸苏简方宇阳  开局退出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