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网游小说 心跳领域 第17章 穿花蝴蝶
    当天晚上,风焱将自己的一些结论和调查方向全都通知给了吴宇。

    第二天,通过调查,顾瑶这个人真的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整个高中期间没有记录她有关于身份的信息,由于她父母双亡,她的户口登记也只登记了她婶婶的,她婶婶倒是找到了,但也反馈顾瑶自高中毕业后,去了北京,最初的1年还有联系,后来就再无联系,她也联系不到顾瑶。

    而吴宇结合风焱的其他推论和调查意见开始调查,经过整整大半天的忙碌,终于得出了非常有利的证据。

    第三天,也就是结案期限的最后一天,局里的一些重要领导全都悉数到场,嫌疑人在审讯室,警方领导通过单面玻璃观察着审讯室内的情况。

    审讯室内坐着一个人,双手被拷了起来,门口有两个警卫,吴宇来回踱着步,并未开始询问和陈述,大约等了5分多钟,一个小警察从外面敲门,门被打开后小声对吴宇说道:“已经证实了。”

    吴宇听完,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对眼前的女人说道:“你对周洋的杀意,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吧?”

    女人露出极为不悦的神色:“你们一大早把我抓过来,还拷住了我,把我当犯人了吗?别以为我不懂法,作为嫌疑人,你们所对待的方式,也太过了吧。”

    吴宇两手撑在桌子上,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当然比你更懂法,现在这么说的原因,当然不是把你当做嫌疑人来对待,而是把你当做真凶。”

    女人气极反笑:“那么也就是说,你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我是凶手了?”

    吴宇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那是当然,而且接下来摆出的证据,会让你无话可说。”

    重新恢复站姿,吴宇抱着胳膊朝一边走了两步,稍微错了措辞,他即将阐述的信息,不仅仅是说给眼前这个真凶听的,也是说给正在看着审讯室的领导听的,所以无可厚非的要将整个案子的前因后果再说一遍。

    “这起案子刚开始被定义为一起意外,要不是程菲……哦不,应该说要不是你在周洋死之前帮他买了一份死亡保险,无论是谁,哪怕是我,可能都不会将这起简单的意外事故往蓄意谋杀的方向去想,你太狂妄了,这是你对警方下的挑战书,你想在我们当中极个别人知道这是一起谋杀案的情况下,依旧堂而皇之的将这200万保险金拿走,你不仅在挑战警方,还在吭保险公司。”

    说到这,眼前的女人表情波澜不惊,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吴宇,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吴宇笑了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该想到的,你如此猖狂的用这种方式来暴露案件的性质,不仅是在挑衅警方,也是在戏耍保险公司。你要在警方明知这是一起凶杀案的情况下拿走保险金,也要在保险公司明知这起理赔非常蹊跷的情况下拿走保险金,你的挑衅目标其实是警方和保险公司两个群体。

    否则你大可以直接写封信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来告知警方,周洋是被你杀死的。当然了,这其中也包含了一些你想为程菲争取点保险金的意图在里面,但这点钱对于后来我们查到周洋的遗产足有近2000万的事实下,被无限弱化了。”

    顿了顿吴宇眼神锐利的说道:“你是故意的,是的,你既恨保险公司又恨警方,你只买了理赔200万的保险,一方面是想恶心保险公司,在这个异常尴尬的数字提前下,又能将警方穿插介入,同时戏耍这两个群体,又能杀掉你憎恨的人,一举三得,如果能成功,你就会获得巨大的满足感。这个金额很重要,买的太多你就没有满足感了,你就是要告诉警方和保险公司:我就是要耍你们,你们就是拿我没办法,你们破不了案。我的目标根本不是钱,这200万只是打个样,引起你们注意,仅此而已。

    你将钱财的高度放在第二位,第一位则是挑衅,如果保险金额太大的话,就变成了钱财第一位,这就不是你的本意了。你可真是个变态。”

    女人稍稍歪着头,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微笑,不易察觉的那种,依旧不说话。

    吴宇打了个响指转头看着女人道:“警方这个群体比较庞大,你憎恨它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个局里的某个人,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憎恨我们整个群体,这一点短时间内我没时间去佐证。但云海市易云保险这个公司却非常有意思,它是一家个体保险公司,是鲜有的非连锁性质的保险公司,全国就一家,在我们云海市。而你是本地人,我们市里的连锁保险公司多的是,你为什么专挑这家来下手呢?我猜测,这家保险公司与你结过怨。”

    吴宇左手插在口袋,右手伸出食指朝天空敲了敲继续道:“调查这家保险的时间我还是有的,查之前我大概做了个推测,保险公司的普通员工一般流动性非常大,那么大概率是这家公司的某个领导或者高层,甚至老板与你结过怨,我就查了一下,结果发现易云保险的老板钱易云在13年前曾今卷入过一起保险理赔的官司。

    大概的情况呢是易云保险公司在受理一起高额保险事故的时候,钻了几个理赔人合同的漏洞,最终赢了官司,没有赔投保人家属一分钱。

    我查了一下,当时那起事故是一个男人出了车祸死了,他身前在易云保险投过一份意外死亡险,受益人是他老婆。

    而这个男人就是你的叔叔!”

    吴宇指着女人,她依旧镇静的看着吴宇,开口说道:“那又怎么样?就凭这点就能证明周洋是我杀的?”

    吴宇说道:“别着急,我得一步步的将你所有的动机和计划以及证据都摆出来,让你不得不认。

    接下来的调查异常的顺利,我们通过当年这起官司,突击审问了钱易云,他交代,当年这起官司他曾经找过警方的朋友出面干预过,你婶婶带着家人去钱易云家里闹的时候,警察出面将你们全都抓了起来,定了个扰乱治安的罪名,而后又多次对你婶婶进行了监控,最终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经过这些调查,可以完全解释你为什么憎恨保险公司和警方两个群体,你从小父母双亡,是叔叔婶婶把你带大,你对他们肯定是有感情的,当年这件事情令你怀恨在心。

    但无论是当时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想凭一己之力与这两个群体对抗,根本不可能,所以你用杀周洋这个契机来挑衅钱易云和警方,变相的报当年一箭之仇,当年的理赔金也是200万。”

    吴宇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说道:“这是你在设计杀周洋前多此一举的冒充程菲买保险的前因后果,接着我们来聊一聊你和程菲的关系。

    你在高中时期的人缘口碑都不错,我拿到关于你同学的证词都说你口才和来事儿的本事是数一数二的,但却更难得的非常洁身自好,从不和男生有过多的瓜葛,倒是更喜欢和女生来往,你同学反映,高一上半学期的时候,你与每个同学关系都不错,但到了下半学期却渐渐与大家疏远,只和程菲走的近,而且是相当的近。

    而程菲的改变,也是在高一下半学期,在这之前她是一个很内向的女人,几乎不和男生说话,和女生接触的也少,唯一沟通的多的就只有周洋。

    程菲的家庭背景我也派人查过,她父母都是农民,而且承担了非常重的农活,一年四季几乎没有哪天休息,自然也就不可能有时间陪伴程菲成长,但她有个小姨,非常的优秀,不仅漂亮而且事业也很成功,是典型的女强人,这个小姨对她家的帮助很大,程菲从小就非常崇拜她的小姨。

    程菲从小崇拜的对象是女性,而你从小是双亲双亡,没有母爱,你们两个从这方面来说都具备同性恋情结,结合高中时期程菲与你的反常表现,我有理由怀疑你们俩从高中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同性恋爱关系,一直至今。就连后来程菲与周洋结婚的原因我们也了解过,通过她的父母我们得知,程菲一直不想结婚,但却一直又吊着周洋,她的父母十分不满意,多方压力下,程菲才勉强与周洋结婚,婚后两人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恩爱,但实则程菲根本就不让周洋碰她。”

    女人笑了笑说道:“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有证据证明我和程菲是同性恋爱关系吗?”

    吴宇听完顿了1秒,也笑了笑说道:“还真有,我有人证。”

    原来自吴宇、风焱和刘铮三人对二鬼子询问这事儿被他自己传开后,同学群里就炸开了锅,他们群里有个二鬼子2号,当年也是干打小报告这事儿的,他听闻二鬼子1号说警方可能怀疑两人是同性恋后,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吴宇依旧微笑着说道:“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女人不说话。

    “他说,有一次上体育课,你们两个前后说自己来例假,去了厕所方向,而那天他正好拉肚子,在你们俩走后,突然肚子疼,和老师请假也去了厕所方向。你们学校的厕所在校园的最后方,要走一条单独的小路才能抵达。那天他在即将进入这条小路的时候,看见你们俩在小路的拐角鬼鬼祟祟的,然后他看到了你们……在接吻。”

    女人的眼睛微睁,显然十分惊讶,但却又强迫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

    吴宇也不理会她的表情,继续道:“你可别告诉我这也算是正常的,你们女生一起拉手一起上厕所是没问题的,好吧,就算接吻也正常吧,但当时你们可是舌吻了1分来钟啊,被那位同学目睹了全程。十几年前,还没有那么开放吧,而且你们还只是高一的学生,有那么前卫吗?

    之所以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没有对外透露,是因为当年他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老师,你们班主任当年也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中年女人,对感情方面的教育没有任何经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让那个同学严格保密,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所以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就只有他和你们班主任两个人知道,这一点我们也询问了你的班主任,她证实当年确实有这回事情,由于内容太过震撼,即使过去这么多年,她也依旧记得,还懊悔当年自己做错了,应该正确来引导你们的。

    我随时都可以让你那位同学和班主任过来作证,这可以证明你们的关系吗?”

    女人继续保持沉默。

    吴宇喝了杯水,继续道:“你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自己一个人去了北京发展了多年,你非常有头脑,情商非常高,并且也知道自身的不足,所以你在去北京没多久就整容了,并且换了个名字,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你已经对周洋的杀心渐起,你不想看着程菲天天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你想将她占为己有。你心中已经有的初步的计划。

    接着你顺利的进入了一家传媒公司,做了个十八线的小明星,这期间你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唯独只和程菲一直保持着联系。娱乐圈的水可是一星半点的深,你虽然情商高,口才好,但由于你的同性情节,你拒绝一切潜规则,又没后台,你整容的目的一方面是单纯的自信,你认为自己的口才和情商足够高,如果再漂亮一些的话,肯定可以出头。当然了,另一方面整容是为了杀周洋而准备的。

    遗憾的是,你不愿意被潜规则,也没有后台,更没什么一技之长,不是表演和歌唱系学校毕业,你甚至没上过大学,所以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辛苦的北漂,只有程菲一直在鼓励你,有时候还去北京看你,只有她一直关心着你,对你嘘寒问暖,知道北京生活不容易,还经常给你打钱。期间她一定也和你聊过和周洋的事情,她一个同性恋者,整天与周洋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自然非常痛苦。当然,她痛苦的原因还有一分部分是觉得对不起周洋这个从小爱她爱到大的男人,这个只要她在身边就满足的男人,哪怕不让碰她。

    1年前,你回来了。

    一方面你已经忍受不了程菲日日夜夜在一个男人身边,哪怕只是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而已,另一方面,你可不信真有这样的好男人。

    所以,你一边开始想方设法的设计出一套完美的杀人方案,一边主动开始勾引周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那种绝种好男人,可惜的是,周洋也是男人,经过这几年程菲的不断拒绝,他也会感到寂寞孤单和无助,而情商如此之高的你一出手,他自然陷入了你的温柔乡中。

    就在这时,你得知了周洋患有暴力倾向,并且正在接受治疗,治疗的方式居然是一种音乐疗法,通过听音乐来缓解暴力倾向,你觉得机会来了,因为你想到了程菲一直和你说过的有个叫范启浩的同学,之前追求过她,现在是非常有名的作曲家。

    于是你再一次利用了自己的人格魅力,前往上海,通过几次与范启浩的偶遇,凭借着多年来与程菲了解到的关于范启浩的性格特点,非常具有针对性的勾引他,结果你成功了,范启浩爱上了你。

    接着你在与范启浩相处的过程中告知范启浩你怀孕了,并且伪造了孕检单给范启浩看,范启浩非常爱你,对你神魂颠倒,当然相信了,并且决定和你尽快结婚,这是你埋下的保命符。

    然后你借故说自己最近睡眠不好,让范启浩给你做一首催眠效果好一点的曲子,范启浩当然尽心尽力的拿出十八般武艺,火力全开的给你作曲了。”

    说到这,吴宇抱着胳膊叹了口气,说道:“至此,你的计划全部圆满了,你偷偷将这首曲子放进了周洋的歌单,在周洋出车祸的前一天晚上,他哪儿也没去,一下班就来到你的家中,我猜想你一定整夜都在与周洋不管发生关系,以此榨干他,一直到天快亮了才放他走,让他精神不振,休息不足,你知道他第二天要开车出差,得知周洋出发的时间,算好了路程,将这首曲子放在第8位,让周洋在上大桥后睡着的概率大大增加,然后坠江。

    程菲恼怒周洋,并不是因为他出轨,而是因为他出轨的对象是你——顾瑶。

    不,现在应该叫你许佳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创世游戏法典  我在废土捡垃圾  网游之无敌锦鲤  全球无限战场  深蓝荣耀  维度战线  我就是能进球  最强BOSS吞噬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