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先生,如果你睡不惯自己的房间,我们调换一下也可以的。”罗咏林主动说道。

    “不,不用了。”梁少扬不想麻烦帮了自己很大忙的罗咏林。

    “这有什么要紧,两个房间的大小条件都一样。”罗咏林不由分说,带着自己的家人和梁少扬调换了房间。

    为了混淆对方的视听,梁少扬和任宏义点了一些酒水和吃食,和罗咏林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喝了点酒。

    “酒店里并没有监控设备和监听设施。”任宏义很在行的检查了房间。

    “看样子他们是从外面监视我们的。”梁少扬从窗帘缝隙望着不远处的沙滩和大海上来往的行船。

    “嗯,今晚,我们就重点监视一下海面。”任红义点了点头。

    当夜。月黑无光。外面黑漆漆一片。

    海面上,那些海钓和游乐的船只也都归了港。

    任宏义和梁少扬轮番在夜视望远镜前监视着窗外广阔的海滩。

    就在夜快要过去,天光即将放亮的时候,梁少扬终于发现了目标。

    一个身穿军绿色紧身衣服的男人带着风帽,戴着一个大口罩出现在望远镜的光圈里。

    这个地理位置出于热带海洋气候,终年气温都在二十度以上。晚上虽然海风吹得有些凉,但当地人不会包裹得如此严密。

    现在还没有到落潮的时候,即便是外地的游客,也不可能深夜跑到这里来赶海。

    “来了。”梁少扬悄悄唤醒刚躺下休息的任宏义,在那个可疑人物出现的地方指了指。

    “这一夜没白等。”任宏义眼睛贴在望远镜上看了一眼,然后拽出了腰中的手枪。

    “不,尽量不要用枪!”梁少扬制止住任宏义。

    *虽然不禁枪。但是由于民风淳朴,治安很好。所以连当街打架的人都没有。

    而梁少扬并没有带***之类的器材。

    在这样寂静的清晨,如果枪声骤起,恐怕会引来警察。

    那样就会耽误自己救默冰的行程。

    任宏义也瞬间懂了梁少扬的意思。

    “我去把他捉来!”他说完,就要跳出窗外。

    “不,你有伤,我去!你留在这里继续监视!”梁少扬说完,从阳台落地窗悄悄闪身出去,随机隐没在一丛绿植中。

    任宏义端着夜视望远镜随着那个可疑身影移动。

    从望远镜的光圈中,他可以看见梁少扬非常隐秘的潜伏运动。

    那个沙滩上的可疑人在运动到酒店附近后,就立即低身快速的向梁少扬和任宏义原来住的房间方向跑了过来。

    在接近酒店大约三百米的时候,他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趴伏了下来。

    “这下看你往哪儿跑!”任宏义见那个人正迎向梁少扬过去的方向,心里鄙夷的骂了一句。

    就在这是,他忽然听见酒店房顶哗啦一声发出一阵轻响。

    他猛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人正顺着绳索降了下来。

    “中计了!”任宏义懊恼的骂了一声。

    他把望远镜一扔。就想拔枪。

    想到梁少扬的嘱咐,他有些迟疑。

    就在这时,那两个黑衣人已经跳到了地面上。

    只见刷的刀光一闪,他们用刀拨开窗帘就杀了进来。

    任宏义有些猝不及防,可他这个保安队长也不是轻易得来的。擒拿格斗也样样拿手。况且他也是有备而来。

    见黑衣人用刀刺他,身子一缩,右手化掌,向对方手腕切去,想把对方的刀子打落。

    对方却是用刀的高手,刀尖一挑,就奔任宏义的手腕挑去。

    任宏义虽然意识到了危险,但是躲避不及,手腕被尖刀划出一道口子。

    “喝——”任宏义闷喝一声,飞起一脚踹中对方的肚腹。

    俩人同时向后退去。

    任宏义随手摸到一把椅子,抡起在地上摔碎,抄起一根近一米长的木棍当做短棒护住*,与黑衣人对峙。

    黑衣人见任宏义很难对付,也谨慎起来,他将匕首反握,藏在背后,脚步时快时慢的移动,试图寻找空隙攻击任宏义。

    就在任宏义遭到袭击之时,梁少扬在外面也遭遇了攻击。

    当他隐蔽移动到绿地边缘时,猛然发现,自己追踪的目标忽然不见了。

    “对方不仅仅是一个擅长在远处侦查的偷拍着,而是一个经验和隐藏技术及其丰富的老手!”梁少扬迅速做出了判断。

    在酒店房间中,任宏义又和那个杀手过了几招。

    他把手中的木棍当成自己最擅长使用的****,用来格挡并劈打对方。

    可是这个杀手的抗打击能力非常强,在挨了几下之后,并没有受到严重伤害,反倒是任宏义手中的短棍被打折,只剩下三十厘米左右长的一截木棒。

    任宏义有些紧张,对方的刺杀能力非常强,那凶猛的招式刀刀致命,只要挨上一下,恐怕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刚刚重伤初愈,体能也跟不上。背后的伤口处已经被汗水浸透,火辣辣的疼痛。

    梁少扬正在外面捉那个偷窥的家伙,并不知道室内正在发生着激烈的格斗,让他奇怪的是,房间内发出如此巨大的声响,而酒店中却没有任何人反应。

    这让他不由觉得,这些杀手已经收买了酒店中的人。

    这种猜测只是一瞬间,因为对方又发出了攻击。

    寒气逼人的刀锋在他眼前一掠,让他不及躲避。

    任宏义被对方凌厉的攻击,格挡不及,只能退身躲避。

    不料他脚下却被一绊,一个后仰摔倒在地。

    那个杀手没有提防,也被他绊倒在地。扑到任宏义的身上。任宏义手中那半截木棍如同尖刺般一下子戳中了那个杀手的肩膀上。

    没有防护的杀手被木棍深深戳进身体,惨叫了一声,手中的匕首也当啷一声丢掉。

    任宏义见机会难得,趁机想要翻身去夺刀。但那个杀手却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用那只好手狠命的在任宏义脸上击了一拳。

    任宏义只觉得头一晕,眼中金花直冒,差点被打晕过去。

    幸好他身体强壮,平时又进行过严苛的搏击训练。

    为了怕那个杀手再打他,他双臂收回,挡住自己的面部,同时扭动着身体,想要从杀手的身下摆脱出来。

    但是那个杀手两条腿紧紧夹住他的腰部,将他牢牢控制住。同时弯身去够那柄匕首。

    任宏义知道只要他的匕首拿到手,自己的命就没有了,因此一把抓住插在他身上的半截木棍,狠命的往里又戳了一下。

    那个杀手虽然坚强,但是也被这种剧痛弄得忍不住狂叫了一声。

    胳膊一推,将那半截木棍带了出来。

    任宏义找到了他的弱点,趁他用手去捂伤口的时候,手握木刺般的木棍又向他的身上戳过去。

    可是他的手腕却被对方牢牢抓住。那柄木刺也抵在了他的*。

    “啊——”那个杀手从嗓子里发出刻意压制的*,将把木刺刺进任宏义的胸膛内。

    任宏义连忙用另一只手擎住了他的胳膊。两个人都在用命进行搏击。浑身上下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毕竟任宏义体力虚弱,那个杀手虽然只有一条好手臂,却更胜一筹。

    眼看着钝钝的木刺就要将自己钉在那里,任宏义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就在这时,从阳台上晃过一个黑影,手臂一挥,用一支沉重的高尔夫球杆打在那个杀手的后脑上。

    那个杀手冷哼了一声,一下子向前伏倒。

    任宏义手臂一身,一个锁扣用粗壮手臂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那个杀手被勒得手脚死命的踢打抓挠,但任宏义就是不松手。

    终于,他闻到了一股粪臭和尿骚的味道。那个杀手在他的手臂掌控中痉挛着不动了。

    任宏义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方才从浑身虚脱中缓了过来,他费力的推开已死的杀手,捡起地上的刀子,看着正站在阳台窗边的罗咏林。

    “谢谢你。罗先生!”他顾不得多说,跌跌撞撞的从阳台那边跳了出去,直奔梁少扬出去的方向奔去。

    他要提醒和帮助梁少扬,他们遇到了职业杀手。

    就当他快要冲出绿植构成的围墙时,只能到一声沉闷的枪响。

    然后有一个人从齐腰高的绿植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向远方跑去。

    “少扬!”

    任宏义一惊,他猜测梁少扬一定是中了枪。因为他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拿枪。

    这时,梁少扬忽然从花墙般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任宏义。

    “你没事?”任宏义焦急的用手摸索着梁少扬的胸腹,试图找到他中枪的伤口。

    “我没事!”梁少扬声音疲惫的说。

    就在这时,那个逃离的杀手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从梁少扬满身的沙土来看,他也经历了一场搏斗。

    这时,随着一阵刺耳的警笛声,酒店里很多房间的灯火都亮了起来。

    同时,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冲梁少扬他们这边跑过来。

    “别动!举起手来!”他们用蹩脚的英语喊道。

    “少扬?!”任宏义探寻的看着梁少扬,等待他出主意。

    “呵呵,看样子我们是中招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梁少扬苦笑一声说道。

    任宏义也知道,他们现在跑也跑不出这个小小的岛屿。

    也只好和梁少扬一起,按照警察的要求扔掉手里的刀子,并举起了双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暖婚:娇妻哪里逃  昨日爱你  重生80之极品老板娘  萌宝计划:大神妈咪太难搞  总裁的新欢罪妻  天价宠婚:陆总的小娇妻  娇妻惹火:神秘萧爷轻点宠  都市之转生圣帝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