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唐朝极品公子 第563章 略施小计,一次抓俩
    胡光听完,一阵大笑“恩,也好,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了。”

    说完,两哈哈大笑起来。

    窗外,羽家三姐妹听得明白,飘然而去。

    惠宾客栈里,沈不易听完三人的汇报,倒是没有太过于诧异,这证实了自己的怀疑。

    自己对胡光的印象,还是一个官气很重,好排场的人,没想到,这才半年多不见,居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

    捉奸捉双,抓贼抓赃,要想查清楚胡光的事情,赃物很关键。

    第二天一大早,张奏出了县衙,直奔秋安县的驿馆。

    虽然县里的驿馆很小,但,毕竟是官方的招待所。

    监察使柳勇睡到天大亮才起来。

    今天是他返程的日子,按照惯例,县令胡光是要来送行的。

    吃罢了早饭,柳勇便坐在屋子里喝茶,等着胡光的到来。

    他根本没想到,胡光早已经出现在了开元寺工地现场。

    师爷张奏,乘了一顶四抬小轿。

    急匆匆急匆匆出了县衙,直奔驿馆。

    行不多远,轿子忽然停了下来。

    “张三,怎么停下来了?”

    张奏在轿子里,沉声问道。

    话音未落,一柄利剑,挑开了轿帘。

    看着泛着寒光的剑锋,张奏就是一哆嗦。

    外面,三个黑衣人并肩而立,中间一人,长剑指向轿内。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张奏是吧,我家少爷有请。”

    “我,你,你们是什么人?”

    张奏还想说什么,被人一把给拽了出去。

    驿馆里。

    柳勇左等右等,既没有等来胡光,也没有等啦来任何一个送行的人。

    旁边的随从看不下去了。

    躬身说道:“老爷,我看这个胡光,根本 没把您放在眼里。”

    柳勇捻着胡须,沉思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算了,我们走吧,这件事,我会向刺史大人如实禀报,”就在他们刚要启程之际,外面驿馆的守卫,忽然急匆匆跑进来,单膝点地说道:“启禀柳监察,外面有人求见!”

    “有人求见?”

    柳勇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

    “是的,他说是县令大人派来的。”

    听到这,柳勇呵呵的笑了起来。

    千呼万唤,你可终于来了。

    “让他进来吧。”

    柳勇找地方坐了下来,准备一摆官谱。

    这守卫再次躬身说道:“来人说,有些话,不便当众说,还请柳监察移步。”

    柳勇此时,显然满脑子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一脸笑意的跟着守卫走出了驿馆。

    外面,沈不易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盯着急匆匆出来的柳勇。

    柳勇一抬头,看见沈不易,也是一愣,面生啊,而且是十分面生,此前根本没见过。

    “你是何人?”

    这时候,柳勇还不忘摆架子。

    他声调故意提高八度。

    沈不易努力让自己满脸堆笑,微微拱手说道:“柳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一边说,还一边假装无意的压了压自己的口袋。

    这是一种暗示,看着他鼓鼓囊囊的口袋,柳勇想多了。

    “好说,好说。”

    嘴里打着哈哈,柳勇跟着沈不易走向了旁边的小胡同。

    走进小胡同,柳勇有点傻眼了。

    胡同里,除了一个黑衣人,什么都没有。

    上当了,他暗道不好,转身就跑,黑影闪电般追上来,在他脖颈上,重重一击。

    一个时辰后。

    整个秋安县,乱成了一锅粥。

    先是驿馆里,柳勇的下属们疯了,监察使会客把自己会丢了。

    有人找到了胡光,胡光也疯了,自己的师爷替自己去送客,把自己送丢了。

    一个师爷,一个监察使,大白天的,就这样人间消失了。

    胡光再也顾不上开元寺的工程,把陈二等人全都派了出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陈二是个卖力气的人,带着几个差役,把所有的酒馆,客栈排查了一遍,可是当他看到沈不易带着三个女人住店的时候,想当然的把这信息给排除了,这很明显,就是一段香艳的故事,应该和柳勇无关。

    整整一天查下来,一无所获,陈二不急,胡光急了。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而与此同时,西山煤矿。

    曾经关押过沈不易的房间,现在关押的是张奏和柳勇。

    两人被绑的结结实实,嘴巴里塞满了破布。

    虽然近在咫尺,他俩却是只能互相对望。

    呀,门一声响,沈不易倒背双手,走了进来。

    “是你!”

    柳勇惊奇的喊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不易微微一笑,“太子师,沈不易。”

    沈不易,张奏忽然失声喊道,“你,你可是去年灭蝗的副钦差。”

    “记性不错。”

    沈不易转过脸,看了看张奏,笑着点点头。

    “沈驸马,沈驸马,您怎么到秋安县来了?”

    柳勇换了一副笑脸,小心的说道。

    哟,不错,还知道自己是驸马。

    沈不易点点头,“算你识相。”

    那边张奏傻眼了,这人是驸马?

    怎么跑秋安县来了?

    可惜,沈不易根本没有正眼看他,而是盯着柳勇说道:“柳勇,知道我为什么把你请来吧。”

    柳勇满脸堆笑“沈驸马,我,我不知道啊,我刚要回去向刺史大人复命,我就遇见您了。”

    “好,你既然不想说,那我也不问了,你去长安城,和御史台,和百骑司说吧。”

    沈不易说完,转身就要走。

    柳勇傻眼了,忍住大声喊道:“沈驸马留步,沈驸马救我。”

    听到他的叫喊声,沈不易停下了脚步转过脸,看着柳勇说道:“好,那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说得好,三千两银票就是你的。”

    说着话,沈不易朝一旁的胡尔汗使个眼色。

    呼尔汗上前,在张奏的怀里摸索一阵,最后,掏了一张崭新的银票出来。

    张奏直接吓傻了,“你,你怎么知道是三千两?”

    柳勇气的眼睛一瞪,心里暗骂傻瓜,肯定是露馅了呗。

    “沈驸马,我说,我全说,这都是胡光干的啊,和我没关系,我不过是例行检查。”

    这很明显是不打自招啊,既然和你没关系,你咋知道是胡光干的。

    那边张奏一听,不干了,大声喊道:“沈驸马,这都是上峰的意思,我,我只是跑跑腿。

    恩,不错,沈不易满意的点点头,拉把椅子坐了下来。

    狗咬狗,现在开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师王翦  黑丛林特遣队  仙梦蝶缘  权宦天下  娇娇女被九叔宠野了  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大唐:八岁大将军  木叶的慎重毒奶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