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画春光 第518章 海深
    田幼薇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是家风严肃,也用不着现在就跑到新娘子面前说这种话吧?太不合时了。

    负责送她出嫁的族嫂莲嫂子更是收了笑容,淡淡地道:“我们初来乍到,还不知府上的规矩和亲疏关系,二位婶娘的家里与亲家不知是几服的亲?”

    那两个妇人淡淡地道:“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外头传来脚步声响,莲嫂子忙把田幼薇的盖头放了下来。

    邵璟走进来,面色莹白如玉,进门时冷肃端然,与穆家的其他子弟没什么不同,成个亲就和去考试似的。

    看到田幼薇乖乖坐在床上等着,他面上的冷肃便如春风化雪一般散去,再看到莲嫂子和喜眉神色不对,目光一瞟,落到那两个妇人身上。

    那两个妇人已经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笑道:“阿璟,恭喜啊,新娘子貌美如花,好福气。”

    邵璟淡笑颔首,稳稳地坐到田幼薇左边。

    司仪念了一段吉利话,邵璟用秤杆挑开田幼薇的盖头,二人目光相接处,皆是甜蜜。

    之后又牵着同心结,一同外出参拜家庙。

    穆家的家庙在襄阳,这里只是临时供了先祖牌位,所有礼节也一应简化。

    参拜完毕,又拜公婆长辈亲戚。

    因穆子宽夫妇已经亡故多年,田幼薇和邵璟拜的便是二人的牌位、穆老夫人、穆二先生及小穆夫人等。

    轮到刚才那两个多嘴妇人时,亲眷们的队伍已达末尾。

    田幼薇心里便有了数,这两个妇人并不是什么紧要的穆氏族人,至少身份地位没那么高。

    穆老夫人和穆二先生照例有一番训话,二人都板着脸,不像是祝福小辈成亲,更像是先生教训学生。

    田幼薇并不觉得尴尬生气,反而觉着这样子很有意思、颇为好笑,于是唇角一直弯弯翘着,笑得十分讨喜好看。

    穆老夫人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虽未说什么,语气和眼神却是不知不觉暖了许多。

    待到这些礼节完成,终于到了夫妻对拜的环节。

    田幼薇一拜下去,热泪险些夺眶而出。

    她怕被人发现,硬撑着将泪收了,站直身体看向邵璟甜甜一笑,真好,从此后,她又是他的妻了。

    邵璟眼里也是泪光点点,他看着田幼薇,眼里有刀光火影月色血雾闪过,那颗一直惶惶不安的心,直到此刻方才落到了实处。

    他终于再次成为她的丈夫,从此后,他真正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从此后,他将与她风雨并肩,长相厮守。

    这二人互相看着彼此,忘了一切。

    周围的嘈杂声、人声、风声,都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眼里只有她,她的心里也只有他。

    “礼毕!”司仪笑着高喊,活泼地开了个玩笑:“小两口对上眼了,以后定然是举案齐眉、儿孙满堂!”

    众人一阵善意的欢笑,催着新郎新娘对坐于床上,拿了金钱彩果朝二人撒掷过去,边撒边高声笑道:“多子多福……”

    搁着别家,还有许多戏谑的词句要在此时说出来,以供大家玩笑逗乐,但在穆家却是没有这种事,说完祝福的话以后,结发合髻,众人便迅速退走,只留了新婚夫妇呆呆坐在床上。

    瞬间,所有热闹退去,安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

    田幼薇很不适应地眨眨眼,抬起手放在邵璟面前晃了晃:“探花郎?”

    邵璟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一动不动,仿佛呆了。

    田幼薇知道他又装上了,便贴过去对着他的睫毛猛吹一口气,手往他腰间的痒痒肉伸去,小声笑道:“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被重重地扑倒,后脑撞在床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你弄疼我了!你这个傻子!”她低呼着,伸手去拔头上的簪钗。

    簪钗未曾拔完,衣衫已然半褪,人已微醺。

    大红喜帐波浪一般垂落下来,将烛光与夜色隔绝于外。

    良久后,一只手从锦帐中伸出来,慢慢地捞住一把壶,端入帐中。

    “喝吧。”邵璟声音微哑,眉梢眼角全是春意,将那壶拎着,要田幼薇对着壶嘴喝水。

    “懒得你。”田幼薇抱怨着张了口,舌尖刚触到壶里倒出来的液体,立时缩了头捂着嘴要吐。

    邵璟笑着给她递了瓷盂,她一口吐出来,抬起眼睛骂他:“你傻了么?这是酒,我要喝水,你给我喝这个?还拿着酒壶往我嘴里倒?”

    说着说着,一抹红色从眼眶边生出,再蔓延到脸颊、耳根、脖颈,她的眼神开始迷离涣散,傻乎乎地看着邵璟道:“我不好受,口渴……”

    邵璟抿唇一笑,意味深长地道:“我知道你不好受,这就喂你喝水……”

    他放下酒壶和锦帐,低头俯身。

    许久之后,喜烛终于燃尽,窗外透进来一层淡淡的晨光。

    “该起床了。”邵璟餍足地伸了个懒腰,用腿轻碰身边的人:“娘子,起床拜翁姑,洗手作羹汤……”

    田幼薇完全没反应,睡得呼呼的。

    邵璟看着她这小模样,心里甜蜜又踏实,满足得不得了。

    他将手抓住田幼薇的肩头,用力晃了又晃,再将头挨在她胸前,欢喜又克制地道:“阿薇,阿薇,阿姐,起床啦,起床啦,拜翁姑、做羹汤……”

    田幼薇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坐了一整夜的船,一直晃啊晃的,累得很,就想一气睡个够,并不想起床。

    奈何邵璟一双魔爪威力惊人,她还没清醒已经被挖起来套上了衣服。

    邵璟本就比她高大许多,又拿出十二分的温柔和耐心,将她拥在怀中,仿若大人给睡得迷糊的小孩儿穿衣服似的,边穿边说着好听话哄哄,还不时地亲一亲,吹口气,摸摸脸。

    田幼薇到底不是小孩子,被这么折腾一回,终究是醒了。

    但只是她迷恋邵璟温暖有力的怀抱,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他们的新婚之夜,于是她回过身紧紧搂着邵璟的脖子,把他推倒在床上,嗲嗲地撒娇,蹭来蹭去。

    邵璟含着笑意,任由她在自己怀里折腾,眼里的温柔宛若海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精灵对战特区  木叶之我只会大招  从秽土转生走出来的强者  木叶卖盆的盲剑客  万界仙踪之最强帝国  大秦工程兵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成为狙击手  召唤之神级帝王  科技大佬穿成了年代文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