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都市小说 大国风华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听老师的话
    “这个我也想了,我打算给你干完这两个月的助教就辞职。”

    范戴琳直直的望着郑建国说过,发现他长相普通的面颊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当然不会以为他还不懂这些,这俩月的相处里面她甚至从来没有感觉到他还是未成年,待人接物方面比自己那个有了娃的弟弟还成熟:“瑟琳娜说她即便是拿到毕业证,距离一名专科医生还有住院医以及专科两个阶段,但是考虑到最近的医学报上说急诊医学将会成为第23个专业学科,她准备在这个方向继续深入研究——”

    上辈子郑建国就是急诊科的主任,虽说是乡镇医院里面的,可他对于急诊医学所涉及的运行和学科建设并不陌生,这辈子在国内没有发现这个老本行的蛛丝马迹,当时心中所想的便是这个可能,这个新生的学科要么还没受到医学界的重视建立学科,要么就是共和国的闭塞导致相关信息没有传递进来——毕竟之前那么多年又是那个情况。

    直到在哈佛医学院办理过手续,郑建国才了解到他先前的想法有出入,这会儿的急诊医学还真没成为第23个专业学科,也就不要说是推广建设了,只是碍于紧接着赚钱和语言关没过,他才决定把这个事儿放放再说,于是乎卖创意炒期货的又到大使馆过了个年,等到灯下黑的又把注意力放在语言学习和期货上面,却是没想到瑟琳娜竟然选择了这个新兴学科作为她未来的从业方向——

    只是,这个话从范戴琳口中说出,郑建国的注意力也就放在了这话背后的含义上:“现在你们有钱了——”

    “所以,她想拥有一座自己的医院。”

    范戴琳耸了耸肩满脸憧憬,她是没想到能误打误撞的走到这步:“只是她的钱有点少,而她又想开一家拥有急诊科的医院,几百万美元可以开个专科诊所,可她没有经过住院医和专科培训,所以她想让我投资,我来做管理,她来负责学科建设,她想在急诊医学中成为消化病学中的你——”

    “好吧,我明白了。”

    郑建国点了点头,算是听明白了这两位的合作背景,便感觉这还是个热点不断的时代,而热点之所以成为热点,就是因为热点实际上是个从未有人探索过藏满珍宝的丛林,虽然第一批进入的人会得到大部分的宝藏,可也有不少被撑到的探索者忽略的,他在肠胃科中的螺杆菌是如此,而在学科建设上面急诊医学也是如此,只是前者偏重于临床操作,而后者偏重于科室管理——

    强压下心中泛起的雀跃,郑建国告诉自己还有螺杆菌和艾滋病这两摊子事儿,直到吃过早点后开口道:“那你同意了?”

    “我说如果能够赚到钱,而且把这家医院放在港岛,我就会同意。”

    范戴琳探手从他面前拿起了盘子,郑建国也就跟着站起身穿戴,也许是他的半个学生因素也许是他的年龄因素,这俩月中这位姐姐老师是扮演着亦师亦姐的角色,而他也好像是已经熟悉的看着她收拾卫生,开口道:“那她同意了?”

    “同意了,她只是想有家自己的医院,至于这家医院在哪倒是没有多大的要求。”

    冲洗过后将餐盘放回厨子里,范戴琳洗过手后转头继续开口道:“再加上急诊医学是门新兴学科,她认为她已经摸透了麻省急诊室的运行,那么在哪开就没有要求了。”

    “那到时,也许咱们可以——互通有无下?”

    歪了歪头,郑建国眨过眼睛说了,范戴琳已经到了她的房间拿出大衣和包,穿上后两人一块出了门,满眼好奇:“你也要投资吗?”

    “不,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郑建国摇了摇头算是婉拒,医院的投资他没接触过,至于盈利什么的就更是两眼一抹黑了,只是他有点自己的想法:“我打算在原来的学校建个生物实验室,我感觉如果你们有了自己的医院,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合作一波?”

    “生物安全实验室?”

    范戴琳顿时震惊了,只是让她更加震惊的是郑建国点了点头道:“对,我准备按照美利坚的标准建个2级的,这个级别用来螺杆菌的研究是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我要是毕业没地儿去了,就去找你们也可以。”

    “那就太好了,瑟琳娜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坏的——”

    范戴琳面现喜色的应下,郑建国的地位就别说了,现在哈佛倒贴钱把他请来就足以证明螺杆菌在肠胃科的分量,这两个月下来又借着二十万的游戏和期货已经成了名人,连带着他的螺杆菌关注度又上涨了一大波,这运气也是没谁可比的:“只是二级实验室比较严,哈佛医学院的下属医院里才有个3级的,不过我感觉你要是研究螺杆菌这种,倒是不用按照标准来建——”

    诞生于cdc标准下的生物实验室也属于新鲜事物,按照1974年cdc(疾控中心)和nih(国立卫生院)颁布的标准将生物实验室的级别定为4个,至于世卫组织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郑建国说的二级标准要求,则是对人体、动植物或环境具有中等危害或具有潜在危险的致病因子,对健康成人、动物和环境不会造成严重危害,有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还没确定名称的幽门螺杆菌正是名列其中,当然也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的医院里面的实验室都可以达到2级,只是没有经过认证而以。

    但是,没有经过认证就缺少权威性,特别是在即将要打开国门的共和国,郑建国是知道未来的十年可以算的上是崇洋媚外的十年,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全方位的碾压让许多人认为美利坚的月亮就是又圆又大,夸张到刷两年盘子就能成为万元户的程度——更何况还不知道未来有没有第二个孔教授的出现,那么经过认证也就会有个缓冲。

    “挟洋自重!”

    郑建国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脸上露出的则是个淡淡的笑,上辈子他是最讨厌这种人的,然而这辈子当他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后,他感觉自己是有难言之隐的:“按标准就是正规化,否则有个血型检验室的医院就算是2级实验室了,可你看全美有几家认证的?

    普通人怕是知道都不知道,而如果放在国内的话,我感觉这样可以起到标杆作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以这个位跳板,推动哈佛医学院的老师或者教授不定期的交流,以帮助齐省医学院跟上国际水平——”

    “那你是为了什么?”

    范戴琳开开车门后有些愣神,只是她这个问题也把郑建国问住了,眨了眨眼目光又在她脸上扫过,他自然是为了提高自身的影响力,抛开心目中的那点不成熟的远大想法,毕竟郑建国本身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好在他的记忆中并不少各种拿的出的借口:“我要说是回报医学院对我的栽培有点太虚伪了,我是因为在这边没时间做研究,就想在医学院找几个助手继续我的研究,可总不能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儿吃草吧,所以我就想着建个实验室,帮助下学校也为了我的研究——”

    “嗯,好吧,上车!”

    发现这货竟然连这种事儿都说了出来,范戴琳倒是疑虑尽去,特别是当两人到了学校下了车,在看到已经熟悉了许多的赵亮亮和另一个陌生人出现时,她心中对郑建国的坦率倒是有了些许的感动:“郑是真的不错——可惜瑟琳娜有点大了。”

    范戴琳认为虚伪的人是不会说自己虚伪的,当然这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正确的,毕竟骗子和渣男都不会说自己是骗子和渣,所以当郑建国虚伪的时候她感受到的是坦诚,只是在这货的心中知道他说的是怎么回事,下车后瞅着提了个包的江路跑了过去:“赵哥,江哥。”

    “建国,这里面是你的信和东西,那边记者来了,我们走了。”

    赵亮亮面现疲惫的说过,郑建国只来得及拿过他手上的大牛皮袋,便见旁边的江路脸上也是隐现疲惫的样子,只是这位的脸上还有着深深的睡痕,倒是瞬间知道两人是怎么来的了:“你们是坐长途车来的?”

    “对,坐飞机太贵了。”

    赵亮亮笑着打了个哈欠摆摆手,郑建国也就点了点头:“那好,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赵亮亮挥挥手走了,郑建国还没收回目光旁边便有记者到了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拿着录音机,说话间喷出阵阵热气:“郑,你知道今天凌晨白银期货回调了吗?”

    “回调了?”

    郑建国满脸问号的问过,只是想起这事关自己的千万身家,当即满脸关注的飞快开口道:“跌了多少?”

    “不到二十美分,接着就又涨了上去,恢复到了19块01美分。”

    记者瞅着他面现关注的不像是作假,也继续开口道:“郑,昨天仙童股价收盘时跌破一美元,有评论认为仙童娱乐好像把你的魔法方块当成了秘密武器,只是现在并未挽救仙童股价的下跌——”

    “股价下跌,这个,抱歉,这方面我不是很了解。”

    差点说出股价下跌是投资者看差企业,醒悟后的郑建国好悬没咬了舌头的改了口,记者也就歪了歪头道:“郑,你认为这次回调是正常回调吗?”

    “我认为是正常回调,以前也有报道说十美分以内的回调,因为按照黄金涨幅,白银不会超过15美元的。”

    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郑建国还沉浸在先前下跌二十美分带来的震撼里,就如他当时建仓完毕涨十美分的收益是7万,简单来说这二十美分换算过来,怎么也得是十几二十万了,好在随后的消息抹去这个负面情绪,便在之后进了医学院对范戴琳开口道:“嗯,我决定了,不论输赢,下个月我不会再采取两倍以上的杠杆了,我要选择两倍的,或者一倍的——”

    第一次有记者早上跑来,第一次感受到白银的下跌,郑建国也第一次在万里之外拿到了家书,于是在进了更衣室后换过衣服,便打开提兜拿了出来,只是没想到厚厚的信上第一封便是郑富贵的,当即拆开看了看发现里面竟是夹了一叠钱,也就拿到了旁边放着,继续打开厚厚的信看过,便见报过平安后没几行就被震了下:“三妮最近经常和罗刚出去——”

    眼前闪过罗刚和郑秋花头次见面的情景,郑建国的眉头也就锁了起来,很快一封信看完收起,信中除了报的郑富贵和杜小妹平安外,也就说了下三里堡大队准备搞大包干和知青们都回城的消息,剩下的倒是如电话中那样让他听老师的话,团结同学好好学习。

    “听老师的话——”

    郑建国有些哭笑不得的收起了杜小妹的谆谆教导,先前还以为郑富贵写了好几页内容,没想到里面竟是钱占了厚度,好在他知道老爹老娘的身体没事儿就是最大的好消息,至于听老师的话就算了,老娘还以为他出来是上小学在初中的时候了。

    怀揣着这个念头拿起了第二封厚厚的信,郑建国打开后发现是郑冬花和寇阳的,两人一如他在国内那样塞进了同一个信封里,便拿起郑冬花的飞快跳过前面的问候和后面的叮嘱,中间一段说起了他的研究总算是见报了:“《人们日报》、《朝阳日报》、《解放人报》、《齐省日报》、《齐省晚报》、《共和国科学》全部都刊登过,人们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新闻特都播了,报纸已经随信寄出——”

    “好吧——”

    翻来覆去的在提兜里面找了找,除了还有几封信分别是郝运和吴大龙以及李铁的,结果倒出来后又找到齐省医学院魏建然的信,郑冬花信上所说的报纸是半点影子都没有,郑建国眨了眨眼拿起了发小李铁的信撕开,只见一行堪比屎壳郎爬的字出现在眼前:“蝈蝈,好好学习,有空给我写信,地址是港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的1990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狂婿如龙陆叶白风雪  阎罗请我当主厨  为何逼我当明星  战神之踏上云巅  疫能者  文娱泥石流  带着盒饭当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