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都市小说 大国风华 第一百五十二章 等着赚完钱
    二月底的波士顿寒风依旧,所以郑建国还是一个月前的打扮,西装的里面是包括马甲在内的三件套,至于再里面则是他套的线衣,而财大气粗的医学院在图书馆里面是装了空调,这会儿他的大衣放在坐着的椅子背上坐在昏黄的吊灯下面桌子前,桌子上搪瓷罩台灯发出高出几百流明光照在期刊杂志上时,他便发现对面的范戴琳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也就开口道:“范老师,有约会的话你可以说的——”

    “你在找什么?原先我以为你在用期刊锻炼医用单词,但是我发现你没有记也没有查词典——”

    范戴琳双臂抱在一块坐在书桌前小声的说过,一双隐含兴奋的眸子道:“当然,我更好奇的是你竟然真的没有对白银涨到了18块85美分而惊讶。”

    “惊讶一次就够了,二月份马上过去,距离适应性学习又少一个月的我有点压力山大,这些上面的好多缩写和单词都没见过——”

    摇了摇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郑建国将手上的期刊合上,他是真的没有找出来关于艾滋病的半点报道,只是这会儿看到自家老师明显神不在焉,他之前也是被这大半个多月的白银涨幅给惊了一跳,当然在跳了没多久后就知道了上涨的原因:“你不是说有卡兰特家族在背后操纵,咱们可以老老实实赚一波钱的?”

    不大的眼睛瞬间圆睁,才想开口的范戴琳小脸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哈兰特,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大王,美利坚最有钱的家族之一,家族产业遍布石油制造和运输销售——你肯定是故意念错的。”

    “我只是不想去想而以,连咱们都知道白银期货是哈兰特家族在炒了——”

    郑建国跟着她左右看了看,按照他记忆中的逻辑来说,当大家都知道了是谁在炒某个东西后,那么最直接的后果也就是非常明显的:“国家不会关注吗?像你说的交易委员会,怎么也得对这种恶意炒作的人,做出点应对手段吧?也许明天就会砸崩了盘——一夜回到解放前?”

    “一夜回到解放前?”

    范戴琳飞快的眨了眨眼,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个词用的不错,要是崩盘了咱们就真回到解放前了,所以我每过一天都会感到开心无比,因为白银期货的价格还没跌。”

    “白银期货是24小时的,太阳落下的时候,伦敦那边也是可以跌的,也许咱们一觉醒来,哦,你就得老老实实继续当助教了。”

    郑建国之所以没事儿就蹲在图书馆里查过去两年的期刊,并不是说他非要想把艾滋病的相关报道找出来不可,而是自从他回到波士顿后将手上的近三十四万盎司合约以9美元55美分的价格平仓。

    在付出了十三万多的违约金和手续费后拿到了130万美元。接着又全部以十倍杠杆扔进了市场里面,可就在郑建国办手续的三个小时内,白银合约又上涨了10美分,最终以9美元65美分的价格建仓270张5000盎司合约,直到建仓完成时价格又上涨了6美分,到了9.美元71美分的高位——单是这6美分的上涨,他就获利7万美元。

    郑建国的打算是跌到被交易所强行平仓为止,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没过两天这位范老师跑来说两人发财了,这会儿望着她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悦,挑了挑眉毛道:“我还以为你真会去选择平仓,找卡莎娜男朋友买二十倍的,现在后悔了吧?”

    白皙的鹅蛋脸笑容敛去,范戴琳开口道:“说不后悔是假的,当然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魄力,宁愿付出十几万的违约金也要平仓,不过现在来看你是对的,从10块涨到了快19,你现在是千万富翁了,如果下个月你平仓后再选择十倍杠杆,那只要按这个曲线涨下去,我感觉你就是亿万富翁了,三个月从身无分文涨到一亿,下个月你还买吗?”

    “下个月买是买,但是我不会选择这么高的杠杆了,如果能在合约到期前保持这个势头,下个月我会选择两倍——”

    经过俩月的熏陶,郑建国已经对期货有了些基本的理解,之前涨那么快是有上涨空间:“按照财经报道上说的,正常情况下白银的价格应该是黄金的十五分之一,现在黄金合约的价格是220美元一盎司,那就是说白银的合理价位应该是15美元左右,可现在差不多19了,我感觉会下跌,最起码也会回调一下,媒体上又天天喊着通货膨胀什么的,你认为呢?”

    “我认为——你现在躲在这里不是办法。”

    漆黑的眸子闪烁着说过,范戴琳看了看手上的表,开口道:“咱们该回去了,记者们是不见到你不会走的,他们可以通过学生来确认你是不是在图书馆里面。”

    眼瞅着对方谈起让自己头疼的记者,郑建国也是知道这老师说的是实话,他这些天已经见识过狗仔队的能力,也就起身将期刊杂志放回书架,接着拎起皮包到了图书馆门口,瞅着外边三三两两来回踱步的人,这时已经有眼尖的人看到了他,也就看了眼旁边的范戴琳推开门到了外边,顿时原本三三两两的门口堵成了个疙瘩,咔咔声响中郑建国也就开了口道:“现在价格多少了?”

    “19美元7美分——”

    “19块——”

    “19——”

    “1——”

    起此彼伏的吵杂声报过了数字,便有记者飞快的开口道:“郑,你的身家比昨天又涨了七十五万——”

    “郑,今天打算说点什么?”

    “郑,你今天学了些什么?”

    “郑,听说小丝很想认识你。”

    “郑,你现在——”

    “郑,小丝说想请你看《彩娃传》~”

    “郑,有报道说你现在这么多钱——”

    “郑,你的魔法方块卖的不错,但是却无法挽回仙童的股价——”

    “郑,如果你拿到了钱,你会怎么花?”

    乱糟糟的吵杂声中,郑建国抬手压了压让人群静下来,接着看向中间后排的女记者道:“你刚才问我,我今天打算说点什么,我感觉想谈谈现在白银期货的事儿,还有这位记者朋友,你问我如果拿到了钱,会怎么花。

    我想说的是一个月赚这么多钱,让我对于美利坚的生活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至于说怎么花,我打算下个月再持有一段时间,不过我感觉现在的杠杆有点高,我正在考虑是不是不用杠杆,或者少用,这样在下跌的时候,我不至于破产——”

    “郑,那你对于卡米尔·小丝怎么看?”

    “郑,你对于站在小丝面前的照片被登出来——”

    “郑,华盛顿周报说你评论小丝是温室的花朵——”

    “郑,你真没看过《彩娃传》吗?”

    “郑,你认为小丝的表演怎么样?”

    此起彼伏的嗓门中,郑建国没想到这些记者竟然没有再追问他白银期货上的事儿,而是仿佛取得了默契般问起了卡米尔·小丝,也就望着其中某个记者开口道:“照片是华盛顿周报刊登出来的,至于说卡米尔·小丝属于温室的花朵,我是指她的成长好像是被安排好的,就像养花的人们会给最爱的那朵花以最好的照顾,而我与她相比就好似丛小草,没有花儿香没有树儿高,遍及天涯海角的小草~”

    “郑,那你认为这朵花,漂亮吗?!”

    不知是哪个记者一声喝问,整个人堆也就静了下来,接着便有反应快的拿起了照相机咔嚓按过,郑建国也就知道自己这个愣神的表情,明天怕是要成为某些报纸的头条,只得露出个苦笑道:“那么多喜欢小丝的影迷,我要不说漂亮,那些人会让我好看的——”

    “哦,郑认为小丝是漂亮的——”

    有记者飞快的接上说了,郑建国脸上的苦笑依旧,飞快抬起双手开口道:“ok,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要回家,大家晚安~快去吃完饭吧。”

    “呵呵,郑,你是喜欢小丝的,对不对?”

    还有记者不愿意放弃的问着,郑建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理他们,否则那些才习惯了他风格的人就会追上来,当即摇了摇头面带微笑的跟着范戴琳走远了,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爬起来,便见卡莎娜穿着个顶点的大长袖内衫从洗手间出来,旁边穿戴一新的瑟琳娜正拿着几份报纸在看:“郑,你说小丝不漂亮了?”

    “怎么会,我不会胡乱得罪人的。”

    正捏牙膏的郑建国差点没捏多了,飞快的冲着卫生间外喊了起来:“像她这样被大部分男人喜欢的,我那么说就是在让别人讨厌我,特别是学校里面某些潜在分子,大家会认为我很轻浮的,毕竟谈论一个人的好与坏,这就让人很恼火了。”

    “郑,下个月去查理的交易所吧,范说你去她就去。”

    门外传来卡莎娜的声音,郑建国正掀开马桶盖坐在上面想着怎么回绝,没想到门一开卡莎娜瞅着他开了口道:“你在想着拒绝吗?”

    “那好吧,下个月要是不赔钱,那就去查理那边交易。”

    提着裤腰遮住自己的要害,郑建国的屎都差点缩了回去,卡莎娜这才露出了个灿烂的笑:“谢谢你,郑,既然都是要赚钱的,对你来说在哪赚都是一样的,还可以让查理多拿点提成——”

    “——”

    陡然间,郑建国莫名有了被卖保险的找上门的感觉,好在他用的牙膏是提神的薄荷味,想了想后继续道:“卡莎娜,我下个月准备两倍杠杆,我感觉涨的差不多了,很可能会跌——你们要注意。”

    “查理说有哈兰特家族在后面,想跌是不可能的,这个家族是美利坚顶级家族之一,资产有十几亿美元,当然你要是能够按照这个势头干下去,再过两个月就差不多赶上他了,我告诉你绝对不会跌!”

    卡莎娜的嗓门隐约透过半掩着的门传来,接着瑟琳娜的大嗓门也不高不低的传了过来:“卡莎娜,你真的不等毕业分配了,这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就拿到毕业证了——”

    “一个半月,我一天都不想去医院了,我恨不得连想都不去想,你不知道皮肤上的各种疣,我保证你一天都干不下去,我真是后悔死了,我宁愿去给人家做直肠检查,天天做都可以——”

    卡莎娜的嗓门陡然高十几个分贝,瑟琳娜也就知道这个事儿不是她能挽回的,便声音放低不知说了什么,郑建国收拾完后出了洗手间,两人已经收拾一新出门走了,瞅着桌子上剩下的双份培根三明治和牛奶,他坐在了面前冲着对面的范戴琳点了点头,笑道:“谢谢!”

    “下个月咱们去查理那开户?”

    范戴琳眉头微皱的问过,郑建国的目光在她嘴唇上扫过,这才发现助教老师已经学会打扮了,连眉毛都修了下不说,还偷偷的戴了假睫毛,点了点头道:“如果不跌的话,就去吧,经过这一夜的考虑,下个月就选择两倍杠杆了。”

    “那我选择五倍了——”

    扫了眼郑建国大口吃掉的三明治,范戴琳的目光又在他的衣服上停顿过,便在他衬衣的领子口看到了那件棉马甲的领子角,不禁开口道:“你也不买两件衣服,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你赚钱也不容易,我不买是不想让自己早早的享受,我怕一旦开启了享受就会忘记现在的艰苦。”

    郑建国心是口非的胡扯着,他哪里是不想把钱弄出来收拾下自己,而是他才到美利坚没多久就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不说美利坚这边关注的,单是国内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否则何以身家百万了,也没能给自己换保暖点的鞋和叫面包服的羽绒服。

    钱扔在期货市场里,国内就是有人眼红也是镜中花水中月,毕竟是没到他郑建国的身上,而如果拿出来吃喝玩乐,到时就有人找过来和他谈心谈理想谈抱负了,所以当这钱进入他的银行账户之钱,就得把它花出去才行:“等着赚完钱,范老师你还打算当老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狂婿  我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绝世佣兵混都市  我能心想事成  我在女校那些年  重生1980  捡漏  上门战婿  修罗狂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