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言情小说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5、《挥着翅膀的女孩》
    这个世界的网文发展还是比较慢的,虽然有很多的网文站点,但是里面的作品还是匮乏得很。

    灵异小说,悬疑探险小说,游记小说,战争小说。古代小说,现代小说。

    前面几个还好说,有清晰分类,后面的古代小说和现代小说则是错综复杂。分不出来的,就按照时代把他归结进去。

    就这么一些分类,萧郎大致找了最出名的几本。还别说,文笔、构思什么的,都是上佳之作,萧郎承认自己拍马不及。

    萧郎选择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网文站点,启动中文网。

    注册作家,起个笔名:

    顺风浪!

    这是萧郎给自己起的笔名。不怎么样,但也还凑合。玩游戏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顺风浪,逆风投,卖起队友不回头嘛!哈哈。

    萧郎上传了自己的第一本网文,也是顺风浪的第一个作品,《第一次亲密接触》。

    分类:现代小说。

    发行方式:独家发行。

    简介: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正文:

    plan

    跟她是在网路上认识的。怎么开始的?我也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因为我的一plan吧!那个plan是这么写的: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

    这本书一共只有四万多字,萧郎并没有想去吃这订阅的收入。

    他也是大气,一次性上传了一万字。

    穿越而来的他,手速不是一般的快。而且这是有本子抄的,根本不用想太多,直接就打了出来。

    这本四万字的短篇小说,在前世被认为网文开山之作的经典之一。

    剩下的三万字,萧郎就准备着慢慢来了,看看读者的反应再说。

    这个世界的版权自然是抓得非常严的。萧郎完全不用担心。

    想到版权,萧郎突然才想到,那两首歌怎么算?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萧郎默默祈祷,希望那个女人不会那么看上自己的那点蝇头小利。

    。。。

    启动中文网的工作效率也不是很高。毕竟近年来华夏大力提倡创新,网文小说也是注入了很多新鲜血液。每天审核的作品很多,新人作者也是多如牛毛。只是作品的质量却是千差万别。

    虽然各网站降低了对作品的要求,但是真正能在里面赚大钱的作者还是不多的。

    不过,只要是有人能赚大钱,自然就有跟风者。凭什么你都行,我就不行?

    萧郎上传了作品之后,也是开始继续码字了。这次,他要写的同样是短篇小说,《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简介:只想写一个开心快乐的爱情故事,只想写一个普通人在社会生存的故事.只想写一个可以让大家看了之后微微一笑的故事,

    第一章、相遇

    “一个人在沪市的日子应该是快乐的,起码有足够的物质保障、经济来源,每天不必按时上班,还可以随时下班,再加上有一群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幸福和满足了。”

    。。。

    在另一边,谢韫儿和肖雅却是看着千语音乐网的数据开心不已。

    《挥着翅膀的女孩》上传一天了。

    试听1000人,下载800人。

    虽然还没有到疯狂的速度,但是照这样的比例下去,以后的收获会更加客观。

    谢韫儿和肖雅都非常有信心。

    只是,《挥着翅膀的女孩》,挂着的是灵韵娱乐的名下。很显然,萧郎失算了。

    歌手名是岳灵音,至于作者,上面显示的却是“小狼”。

    这是肖雅取的名字。谢韫儿问起来,肖雅也是说的有理有据。

    “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

    也不知道是真的为了隐藏萧郎的身份,还是报复。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全是自己人,都是灵韵娱乐的。

    。。。

    《挥着翅膀的女孩》一经上传,就在千语娱乐内部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负责审核新歌的是个年轻女孩,名字叫沈悦悦。

    作为第一道审核员,他们都是负责初步的筛选。找到优秀的作品,上报组长。

    只是,每天的新歌很多,遇上一首好歌,那是太难、太难了。

    “咦!”

    看到这首歌的名字,《挥着翅膀的女孩》,

    “嗯,一般。”

    再看看歌手,岳灵音,

    “嗯,没听说过。”

    词曲作者,小狼?

    “没听过。”

    出品的娱乐公司,灵韵娱乐。

    “这个,嗯,也没听过。”

    大致一看,沈悦悦就没什么心思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作品。

    只是,工作需要,她不得不点开。

    “当,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女孩,”

    刚点开一天,昏昏欲睡的沈悦悦眼睛好像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不是歌词多好,而是女歌手的声音很好听。

    怎么说呢?

    听多了歌曲的沈悦悦,竟然一下子找不到形容词了。

    继续听下去,她发现,这首歌好像也写得很不错啊。

    一旦喜欢,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优点。怎么听,怎么顺耳。

    “嗯,录制质量很高啊,编曲很棒,歌声好听。“

    “这个岳灵音是要火啊。”

    ”这个作者是哪个著名词曲家的小号啊?”

    一遍还不够,再来一遍。

    沈悦悦听着听着,自己都跟着唱了起来。

    “当,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女孩...”

    边上的同事们都是昏昏欲睡,只有沈悦悦一个人开开心心的。

    这个时候,组长郭晓明进来了。

    大家看到组长,就像是看到了魔鬼一样。

    每次组长一来,那都是催大家要好作品的。

    可是,好作品哪里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啊?

    组长站定,要发话了。

    “那个,我说两句。”

    大家都放下耳机,认认真真听领导的教诲。

    当然,某人还在听歌。

    “我,已不是,

    那个懵懂的女孩,

    遇到爱,用力爱,

    仍信,真爱,

    。。。”

    瞬间,全小组的其他五人全都看向了沈悦悦。

    组长郭晓明那锐利的眼神,似乎能杀了沈悦悦。

    “沈悦悦!”

    这话把沈悦悦给吓得跳了起来。

    耳机都还挂在身上,来不及摘,歪歪扭扭的,也不知道坏了没有。

    “我在说话,你有在听吗?”

    “组长,我,”

    “我什么我?你以为你还是刚刚来的懵懂小女孩吗?”

    “我,不是,我,”

    “当然不是,你都26岁了,还没嫁出去,在乡下,那都是老姑娘了。”

    组长郭晓明也是借题发挥,上面给压力,其他组在面前嘚瑟,他就把气撒在手下身上。

    “知道我们第四小组为什么成绩那么差吗?就是因为有你这样不思进取的人,工作时间还在听歌。”

    这话一说,其他四个组员都是诧异地看了郭晓明一眼。

    郭晓明可不管这些,继续教训手下。

    “沈悦悦,还有你们四个,都听好了,要是这个月还找不到好作品上一次封推,你们的年终奖就别想了!

    。。。”

    郭晓明说了一大通的话,五个组员没有一个干反抗的。

    终于,郭晓明说了三四分钟之后,自己说累了。

    “那个谁,水呢?”

    组员赶紧去倒水。

    接过水,润润喉,郭晓明感觉自己有重生了。舒服!

    “好了,我知道,大家的压力都很大,但是,我们是一个团队,成绩靠大家一起创造...”

    郭晓明就是这样,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安慰一下。

    “好了,今天也没什么事了,大家早点回去吧,没听完的,带任务回家听去。”

    跟这个魔鬼一组,五个组员全都熟悉得很。挨骂的时候,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当郭晓明要转身出去,一个声音却是喊住了他。

    “组长,我发现了潜力新歌。”

    刹那间,五双眼睛锁定了沈悦悦。

    郭晓明速度最快,一眨眼就到了沈悦悦面前。

    “小沈,你确定是潜力新歌?“

    “嗯,我确定!”

    ”那...是有有多大的潜力?”

    “有这么大!”

    沈悦悦比划了一个吧半米直径的圆。感觉还不够,就敞开了怀抱比划。

    郭晓明不疑有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说不定这个小沈今天就是瞎猫抓着个死耗子了呢?“

    全小组的人都挤到了一起。

    《挥着翅膀的女孩》?名字不错!

    岳灵音?没听过!

    小狼?没听过!

    灵韵娱乐?没听过。

    拔掉耳机,点击播放。

    一段钢琴曲开场,然后,女声出来。

    “当,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女孩...”

    在场的人都是业内专业人士,听得很是认真。

    组长郭晓明更是眼光独到,瞬间就眼睛雪亮了起来。

    一曲听完,郭晓明给出了评价。

    “声音很独特!很好听!”

    “小沈,你做得很好!”

    郭晓明拍了拍沈悦悦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大家都知道他去干嘛了,那是高兴地赶着去写评语,然后上报给总编,估计是要争取一个好的推荐位。

    大家也都知道,沈悦悦的好日子要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娱暴徒  我的知识能卖钱  财色美利坚  祖宗快跑  我有无数打脸订单  一个梦境者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豪之无限升级  不务正业的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