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平阳回到房间,唐小七开口问道:“你们谈的怎么样了,他同意跟你走吗?”

    “他说他的父母亲人早就没了,现在孤身一人,我去哪里他就跟去哪里。”

    “好,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我就开始准备了。”

    “我想了想,还是制造一场火灾比较可靠一些。”

    “若是说你病死或者意外死亡,终究会留下尸体,到时候找个死人来假扮你,很容易露出马脚。”

    楚平阳皱眉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听闻江湖上有种乐意让人假死的药,吃了之后没有脉搏和气息,等三日后服用解药,就能立刻活过来。”

    唐小七摇头说道:“你说的方法我之前也想过,但是考虑到你大病初愈,现在又怀了孩子,万一那些猛药伤了你腹中的孩子该怎么办?”

    “所以保险起见,不如放一场大火,把你这院子烧得干干净净,然后在找一个和你年纪相当的死囚犯穿上你的衣服首饰放在你的屋中。”

    “等大火扑灭之后,人们在你的屋中找到尸首,尸首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大家自然会认为那就是你。”

    “你们从府中逃出去之后,我会给你们安排地方暂住几个月,等你府中胎儿稳了之后,就跟着下次海船一起出海。”

    “我就带着那具面无全非的尸体回京办葬礼。”

    “然后也能用驸马的身份留在你哥哥身边辅佐他了,等大局定了之后,再告诉他我的身份也不迟。”

    “现在想想,竟觉得一切难题都解决了。”

    唐小七的话前办部分楚平阳都认同,只是后面的话她有些不懂。

    唐小七看着她皱眉的杨子,开口问道:“怎么了?你觉得哪里不妥?”

    “办法很好,只是你好不容易摆脱了驸马的身份,为什么不直接恢复女儿身?”

    “你当哥哥的王妃照样可以辅佐哥哥,为什么要用驸马的身份,这样一来你还是会有被人发现揭穿的危险?”

    唐小七苦逼的说道:“我也想直接恢复身份,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之前你身体一直不太好,就没告诉太多。”

    “其实我是逃难回来的,你父皇下令将我处以火刑,我不能再用妃子的身份再回到你哥哥身边了。”

    “但是你哥现在心疾好了,太子和其他皇子虎视眈眈,总在背后使阴招,想置他于死地,我不在他身边帮他,始终不放心。”

    “其实想想能用驸马的身份留在你哥身边帮他也挺好的,毕竟男子办事方便些,若是女子的身份就连出个门都是有辱家门,更别说帮他了。”

    楚平阳震惊的问道:“你别父皇下令火刑?”

    “火刑算是本朝最残酷的刑罚了?”

    “怎么会这样?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唐小七苦笑着说道:“我能犯什么滔天大罪,不过是你个身边的女人陷害罢了。”

    “你哥病好之后,你父皇就给他赐婚了,还一下刺了三个。”

    “李将军家的千金是正妃,韩相的千金是侧妃,而我只是庶妃。”

    “前面两个女人你哥不愿娶,但却是你父皇硬塞给他的。”

    “婚后你哥哥只宠爱我一人,从不看她们两个一眼,我们的感觉越来越好,她们却嫉妒的要死。”

    “没多久我怀了身孕,你哥却被皇上派去真守边疆。”

    “王爷刚走没多久,后院那两个女人就开始不安分里,不是给我下毒,就是往我被窝里塞蛇虫鼠蚁,总是每天变得花样想弄死我。”

    “后来她们的奸计被人揭穿了,我就让人上门将她们狠狠的打了一顿。”

    “本以为她们能消停一段时间,却想不到韩芷焉竟然比毒蛇还毒,她竟然半夜找人将王府绑架了,扔到妓院里。”

    “还找一群男生大庭广众之下将她玷污了……那种事情我不便多说,你明白就好。”

    “第二王府发现王妃不见了,自然是满大街找人,后来有人说在妓院见过画像中的女子,侍卫们跟着去了,果然在水云间找到了王妃,她此时还在和男子……苟合。”

    “全城的百姓都知道王妃不守妇道,做了羞耻之事。”

    “但那时候王爷不在京城,没他的发话,没人敢动王妃,王妃又受了韩芷焉的挑拨,说是我找人害惨了她,她的话王妃自然是相信的,因为平日里她们总是姐妹相称,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

    “她自然不会想到是韩芷焉害了她,而我平时就和她们不合,她第一个就怀疑到我头上。”

    “她在我门前大吵大闹,我让人找来将军府的人把她接走了,本想等王爷回来在处理此事。”

    “却不想韩芷焉又跑到将军府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她连夜从将军府逃出来,不但在我门口写了血书冤案,还吊死在我门前。”

    “百姓们是最好煽动的,他们都认为是我陷害了王妃,使她惨死。”

    “再后来,韩芷焉又派人煽动那些愚昧的读书人,那些人自认为读了一些书,就一个个成了圣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联名上书要皇上处死我。”

    “后来朝中大臣看此时发酵的不可收拾,害怕激起民愤,也跪求皇上处死我,平息暴动。”

    “皇上被逼无奈只好先将我关押牢房,先平息民乱,再把事情查清。”

    “可是韩芷焉却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我刚被关进牢房没两天就染上了瘟疫,她又找人将消息散播出去。”

    “京城百姓听到瘟疫都慌了,害怕瘟疫传染出来,这次关系到全程百姓的死活,他们更是不予余力的要皇上处死我,后来竟然围攻皇城,差点激起暴动。”

    “百姓们要求皇上烧死我,而且还要在皇城门口,众目睽睽之下看我被烧死。”

    “只要我死了,瘟疫就不会传播了,他们也就安全了。”

    “皇上为了江山社稷,只要下令将我烧死。”

    “不过后来,我的人劫了法场,将我救走,我才逃过一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娱暴徒  我的知识能卖钱  财色美利坚  祖宗快跑  我有无数打脸订单  一个梦境者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豪之无限升级  不务正业的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