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历史小说 早安,学神大人 054 喂她一颗糖
    江子聿就那么看着她,看着她,头慢慢低下去,唇一点点亲吻在她的唇上。

    女孩子的唇还是那样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包裹、吸吮,然后撬开贝齿,舌探进去勾着她的舌狠狠纠缠。

    吻从开始的轻柔则渐渐便的急促,睡梦中的靳夏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他黝黑的眸子。

    不同于平时的倨傲,亦或讳莫如深,此时此刻他只闪着一种强烈的炙热和渴望。虽然她懵懵懂懂的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却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江子聿的唇再次落下来,她却慌乱地捂住,然后从床上坐起。发现自己衣服凌乱,而是跟江子聿的姿势……实在羞人。

    “我想到还有别的事,就先走了。”她脸色绯红地推开他,然后快速下床,谁知太过慌乱,脚下一空,整个人就跌在地上。

    “唔……”她吃痛地低呼。

    江子聿赶紧跟着下床,然后重新将她放回床上,问:“伤到哪了?”说着便去掀开她的裙子去查看。

    谁料裙摆却被她压住,江子聿抬头看她一眼,立马明白过来,道:“傻丫头,你不愿意我还能勉强吗?”

    靳夏末闻言脸红的更加厉害,慢慢松开。

    江子聿将她的裙摆撩起,看到膝盖上磕红了一块,不由心疼地帮她吹着。

    靳夏末感觉一阵麻麻痒痒,忍不住并拢双腿,裙摆放下来,解释:“我不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所以并不是不愿意?嗯?”江子聿一脸认真地问。

    靳夏末:“……”

    她正不知所措,江子聿见状不忍,不由揉着她的发,道:“傻丫头,不逗你了。”

    靳夏末看着笑容与阳光融合在一起的他,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太踏实的感觉:“五年前的事,你真的不介意吗?”

    江子聿看着她,认真地问:“是不是因为我妈?”

    靳夏末惊异。

    江子聿头抵着她的额头,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很生气很生气,但我无意间知道我妈真正的病情时就知道了?你是不是那时知道的?”

    “嗯。”她点头。

    江子聿心疼地看着她,问:“傻丫头,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那样,他们也不必因为误会而分开那么久。她知道,这五年来他过得有多煎熬?

    “所以,你是想明白后才来找我的吗?”她只要确认这一点就好了。

    江子聿颔首:“我早就想明白了,只是抽不出身。”

    说到这里,他就好像打她屁屁,有什么不能当面说清楚的呢?非要虐的他那么痛?又恨自己太蠢,蹉跎了那么多年。

    靳夏末则只是主动抱着他脖子,为着这终于得之不易的苦尽甘来……

    两人说开之后,心里唯一那点不踏实也便跟着消失,毕竟最消磨爱情的其实是心结。

    那天在学校碰到老师,她们说让江子聿讲课的事,靳夏末本来只当她们随口一提,没想到还真跟医院里联系敲定了时间。

    所以最近两人除了布置房子,就是在一起看书,他备课、她写论文,日子过的倒也惬意。

    开课前老师还专门给她打电话,让她走个后门,让江子聿一定倾囊相授。

    这天两人又都在小四合院里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江子聿身上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喂?”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靳夏末看他半天没说话,不由将目光投过来。

    “好。”最后江子聿只应了这一句,便切断了通话。转头见靳夏末瞅着自己,便问:“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靳夏末点头,于是两人收拾东西出门。

    车子从四合院开出去,大约半小时的车程,最后进了某处干休所,在一栋二层小楼前停下。

    庭院深深,种着一些名贵花草,只是并不见什么人。

    江子聿解开安全带下车,靳夏末跟下来,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一会儿带你见个人。”江子聿回答着去按门铃。

    “神神秘秘。”靳夏末咕哝着,便见里面的门开了,这个老太太正被保姆从里面搀出来。

    她穿着一件素兰的袄子,走路有些蹒跚,可看的出是高兴的,不是邵奶奶又是谁?

    “奶奶。”江子聿喊着。

    谁知她上来就冲着他后背一个巴掌:“这都回来多久了,我不打电话,是不是奶奶都不认了?”

    “哪能呢,这不工作忙嘛。”江子聿回答。

    “到底是工作忙啊,还是恋爱忙?”邵奶奶目光落在一同来的靳夏末身上。

    江子聿下意识地挡住她的目光:“都怪我,都怪我,奶奶你打我吧。”

    “泼皮!”邵奶奶还真又用力打了他一下,江子聿夸张地跳开。

    邵奶奶趁机拉过靳夏末的手,说:“好孩子,我这是怪他呢,跟你没有关系。”

    孙子这维护的姿态这么明显,她当然不会自找没趣。

    靳夏末笑着喊了声:“奶奶。”便被她拉进门。

    江子聿跟在后面,保姆在他耳边说:“孙少爷,老太太自从知道你回来,可盼着你呢。”

    江子聿看着走在前面的邵老太太,确实比前几年看起来老了很多,心头终于愧疚起来。

    “别听她瞎说,我老婆子自己住的清净,挂牵你做什么。”邵老太太嘴硬。

    “我挂牵你行不行?以后常来。”江子聿难得撒娇地道。

    人随着年龄增长总是会有一些改变,他们虽不常见,但毕竟血浓于水。尤其这几年在国外见面,多少也解了些心结。

    “自己来就行了?以后我看不到靳丫头,都不放你进门。”邵老太太虚点着他道。

    “是是是。”江子聿满口答应,然后又小声对靳夏末道:“听到没?你以后还是我的通行证呢。”

    “哼,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靳夏末这下可得意了。

    “不敢!不敢!”江子聿更是变得能屈能伸。

    邵老太太看着他们,那也是真心的欢喜,转头低声对保姆吩咐:“快做饭吧。”

    保姆依言进了厨房,两个年轻人陪邵奶奶说着话儿,吃过饭没多久,邵奶奶就累了,由江子聿搀着回房休息。

    “你爸调走了,小叔的生意重心也跟着转移,眼见他们回来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奶奶啊,以后还就指望你了。”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事,所以她们这些无用的,才会觉得人越老越孤独。

    “奶奶,我以后会常回来。”江子聿说。

    “你啊,说的好听,得亏了是在这儿有了牵念,不然我到死的那天,只怕见你都难。”邵奶奶一副早就看透他的模样。

    江子聿摸摸鼻子,也没反驳。

    邵奶奶一辈子什么世面没见过?嘴上虽然说着,其实比起从前,能跟孙子这样相处已是知足。

    “快去吧,可要好好待人家。”邵奶奶叮嘱。

    说起来她在昕丰也待了几年,因着儿子的关系,这各家名媛也都看了个七七八八,要说合眼的也就靳夏末了。

    自家孙子性子太闷,而她看上去活泼多了,两人站在一起,让她怎么看怎么觉得配,最主要的还是江子聿喜欢。

    这门婚事她一定要促成才行,这样江子聿就长期在身边驻扎下来了,安居落户都不再话下……

    楼上,老太太心里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楼下靳夏末只觉得无聊,就跑到院子里看那些花花草草。

    “靳夏末!”

    身后突然传来江子聿的声音,她下意识转头,只觉得眼前一暗,唇就被他着着实实地吻住。

    “唔……”她刚要抗议,他的舌便抵着一块糖送进来,口腔里立马被香甜的气味填满。

    可他并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吻了很久很久,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奶奶给的糖,让你也尝尝。”

    恋爱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甜蜜的,而且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她和靳骄阳的生日就到了。

    靳夏末兜里一直都揣着张生日宴的卡片,却一直没有交给江子聿。因为她私下试探过,爸爸似乎仍然介意着顾家的事。

    如果她贸然带江子聿出现,他会不会当场给他难堪?思来想去,她决定自己只在宴会上露个脸,然后跟偷偷跟江子聿去过。

    反正那些都是些无聊的人,江子聿应该也会嫌麻烦。心里打定主息之后,她正在衣柜里挑衣服手机就响起来。

    拿起看了眼居然是顾云湛,他用短信发了个位置给自己,还附带了“救命!”两字。

    说起来这个人都已经好久没出现了,她都快忘了他的存在。只是自己既然欠着他人情,就还是要去的。

    开车来到一家咖啡馆,刚进门还没找到人,肩膀就被人搂住。

    “怎么才来?”顾云湛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靳夏末一脸讶异地看向他,顾云湛则一边给自己使眼色一边带着她往窗边的位置走去。

    只见那儿已经做了个衣着时尚的美女,正眸露笑意地带着一种了然瞅着她们。

    “介绍一下,林菲菲。”

    “靳夏末。”顾云湛一本正经道。

    “你好。”靳夏末主动与她握手。

    林菲菲也起身与她相握了下,之后看了眼腕表,对顾云湛说:“那我们改天再聊?”

    一副有什么心照不宣的样子。

    顾云湛微微颔首,两人落座后目送她踩着高跟鞋离去。

    “怎么?又是相亲啊?”靳夏末见怪不怪地问。

    “客户。”顾云湛回答。

    靳夏末了然地点头。

    五年后的他自然更加成熟,也温文尔雅,足以令整个津阳的名媛趋之若鹜,更何况是单身的客户了。

    “不过这里可是昕丰,你这样次次都拿我当挡箭牌,有点不太好吧?”靳夏末道。

    两人明明已经说好,长辈定下的婚约不算,可是他总是这样,日子久了,也难免有些闲言碎语。

    顾云湛闻言却瞧着她,问:“听说江子聿来了昕丰?”

    “你消息很灵通嘛。”靳夏末也没有隐瞒。

    “他为你来的?”顾云湛又问。

    “应该不是,为了她奶奶吧。”她哪好意思承认?

    不过那天一起吃饭,她听着邵父调走之后,邵奶奶却因为厌倦了那些明争暗斗,就选择在昕丰继续住下来。

    她毕竟年纪大了,需要有个人照顾,江子聿倒是最佳人选。

    顾云湛也不揭穿她,只玩笑道:“别忘了你的承诺,给我找到合适的媳妇之前,你不能结婚。”

    “你倒是别那么挑啊。”虽然他一年来不了昕丰市几次,可次次叫她出来,都会有这么一出。

    “我其实真不挑。”只是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靳夏末。

    自然,后面这句话他是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因为这些年他早已看的明白,她是那种认定了便不会回头的人。

    更何况五年前,她是被迫与江子聿分手,所以对她来说愈会刻骨铭心。

    “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他收拾心情,拿了个礼物盒子出来。

    “今晚不来吗?”她意外。

    顾云湛摇头:“一会儿的飞机,回津阳。”

    如今她都已经重新跟江子聿在一起了,他又何必添乱?

    靳夏末闻言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只是一朵制作的干花,极为漂亮精致,气味更是特别,足见用心。

    “谢了。”便不客气地收起来。

    彼时,街上

    江子聿也在为靳夏末即将到来的生日做准备,所以今天出门没有喊她。

    车子经过信号灯停下来,身上的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是邵奶奶,便按了接听键:“奶奶?有什么事吗?”

    “晚上靳丫头的生日宴,让你小叔陪你去吧,别让人家看轻了你。”那头传来邵老太太的声音。

    “什么生日宴?”江子聿疑惑。

    “怎么?靳丫头没跟你说?”邵奶奶也很意外。

    她本以为两个孩子水到渠成,这次倒是个很好的见家长机会。

    江子聿皱眉,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这时身后传来催促的喇叭声,他回神,发现信号灯已变,便将车子开出去。只是不经意地抬头见,余光看到路边的咖啡馆。

    窗内,顾云湛正笑搂着靳夏末的肩膀。

    车子一直在前行,他脑子里却又过了一遍刚刚看到的画面。

    没错,是顾云湛!

    虽然五年未见,他的身高体貌均没有太大改变。

    吱!

    他下意识地踩了刹车,却忘了这是在行驶的途中,紧接着就又是砰地一声,后面的车子措手不及追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大明庸医  新三国终结者  元枭  三国之名将基因库  盛唐纨绔  特种兵之万界军火商  别惹我,我是兵王  绝品特战兵王  悍卒之异域孤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