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正则为了避免君千寒怀疑才请的君千寒。

    他那里知君千寒真的会来,君千寒还众目睽睽之下,撇下他的神后石彩河,与端木灵均站在了一起。

    真是辣眼睛毁三观。

    赵戚戚趁机上前,拉着石彩河问道:“你最近可好?”

    石彩河扯出一个笑,道:“还好。”

    赵戚戚眉头皱了起来,说道:“你的脸色苍白,还冒虚汗,好什么?”

    她说着就给石彩河把起脉来,只是不把还好,一把,她就震惊了。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石彩河,“你……”

    石彩河唇角噙着一抹不算笑意的笑意,摸了摸小腹,道:“是,我有喜了。”

    赵戚戚嘴巴因为惊讶微张,她还想找机会把石彩河救出火坑!

    端木灵均都回来多久了?石彩河的孕期最多就一个月而已,说明这混账君千寒在端木灵均回来了之后,还在不断地索取石彩河。

    妹的!渣男中的战斗机!这混蛋不是是双性恋吧!

    “我见过你爹了,他现在过得很好,即使你回去他也能养你。”赵戚戚低声对石彩河说道。

    她还是决定了,到时推翻了君千寒的统治后,就将石彩河送回娘家。

    到时,以石彩河的家世,再嫁不是问题,好好的一个姑娘绝对不能会在这渣男的手上。

    石彩河微笑道:“你不要为我操心。”

    赵戚戚也不再说什么,因为对于他们的计划,她是不能泄露给石彩河知道的,多说一句话都可能会暴露。

    到时,计划成功,石彩河就会明白她今天说的话了。

    眨眼间,赵戚戚看不见端木灵均和君千寒的身影。

    但是君千寒留下了不少人看着。

    她在心底冷笑,看吧看吧,看你们可以看出些什么。

    明媚的阳光之下,庄严的认祖归宗仪式,在几百号人的注视下进行。

    南宫吉有些紧张地看向赵戚戚,赵戚戚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和吕冒、豆华、小团子一起给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南宫吉这才稍稍没有那么紧张。

    妹妹说了,只要跟着外公走,别人递来香的话就接着,稳稳地接着,等外公插好了香,他就跟上。

    慢慢来,就不会出错。

    赵戚戚很是欣慰地看着,回想他们相遇以来的过程,当初他还是一个满头脏辫连话都不会说的一个人,如今却是圣城大氏族的少爷了。

    时间总是教会你,什么叫做成长。

    到仪式差不多结束时,端木灵均和君千寒才回来,赵戚戚无意间瞥了一眼。

    啧啧,两人的衣衫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呵呵,来观礼还不忘去滚一滚床单?

    真是厉害了。

    仪式结束后,就是宴会,君千寒身为神帝,自然是让他坐殿首。

    他一边喝酒,一边试探性地问老爷子,“端木老爷,如今你为你的外孙搞如此盛大的仪式,看来你很重视这个外孙,甚至超过你的亲孙子了。你莫不是打算以后让他当你的继承人?”

    他这一番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问遗产继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神秘老公:高调宠  七零佛系小媳妇  第一讼  农村泼辣媳  离珠  天师请留步  冥界推销员  活人禁地  猛鬼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