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玄幻小说 兽人道尊 第0050.夺城(3)
    腓特烈独自一人站在病床之前,他目光柔和的看着,面前的那个面色开始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稳有力的可怜女人。

    腓特烈心中喜悦,看来圣庭的的治愈之术果然名不虚传,虽然这不是圣光治愈,那样的禁咒。

    但是如果没有这些手段做为铺垫的话,自己的母亲以那脆弱的身体是经受不住圣光治愈的洗礼的。

    "叩叩·····叩叩····"

    腓特烈转过身,迈着轻柔地脚步,这个房间中装着他仅有的温柔。

    他一出门就看到老约克那张干枯的老脸上布满了着急,腓特烈心中一沉说道:"怎么了?"

    老约克小心的说道:"半兽人联盟又袭击了粮仓,另外城外又下起了大雾。"

    腓特烈意识到情况或许远远比他想的要糟糕许多,现在城中还有一群暴乱并且武器装备精锐的兽奴,这些都是巧合吗?

    做为彻彻底底的阴谋论者的腓特烈绝不会这样如此认为,他叫老瓦尔把梅卡多叫过来。

    约莫半刻钟后,一身戎装的梅卡多定着一颗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脑袋出现在客厅中,腓特烈的前面。

    腓特烈面色如水的对梅卡多吩咐到:"我叫你尝试的事情怎么样了?"

    梅卡多沉声的回应到:"回大人,迷雾虽然人类走不出去,但是马和魔兽却能走出去。"

    腓特烈面色稍缓的点头说道:"那就好,你带着我的兵符去外面的军营调动一万骑兵,我就不信着小小的顿克城还能翻天不成。"

    梅卡多从腓特烈手中接过一物,二话不说的转身快步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影"从角落中走了出来。

    听完"影"的汇报,腓特烈面色开始变得有些惊惧,心中很是不安,原来这是一个针对他的巨大的阴谋啊!只是顿克城中谁又有如此大的实力了?

    七夜?他现在都是一尊过河的泥菩萨,自身难保。老瓦尔吗?他要有这份实力的话,何至于等到今日。

    腓特烈走出城主府,走在如墨的夜色中,天空中飘散着薄薄的雾气和浓浓的阴谋的气息。

    心中沉重的腓特烈想到,不管是谁,他现在要的是一些实力强悍的盟友,以便对付接下来所有的突发状况。

    腓特烈又来到那处别院外,两个身手彪悍的骑士不出意料的拦住了腓特烈的脚步。

    腓特烈彬彬有礼的说道:"还麻烦两位,通报一声,腓特烈有要事想见阿迪盖尔神圣骑士长。"

    一人转身去通报,一人则神情不变的一丝不苟的继续站在门外。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离去的那人再次回来神情变得有些恭敬的说道:"腓特烈城主,我家大人有请。"

    说完,就转身为腓特烈带路,腓特烈跟着他穿廊过道,又走到上次和那个年轻骑士碰面的那个客厅。

    骑士将腓特烈带到门口就转身离去了,腓特烈则是深呼一口气之后,稳了稳心神,推门走进了温暖的房间中。

    不知道是否是在黑暗中待

    久了的关系,或是这个房间里的光实在有些刺眼的原因,总让腓特烈在这种强烈的光明面前有些不自然和恍惚。

    腓特烈仿佛是在看着,夏日午后的娇阳般,不由自主的伸手微微的挡了挡那些刺目的"阳光"。

    片刻他才习惯,将手轻轻放下,看着一个中年壮汉穿着一身明亮的甲胄,正坐在客厅中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腓特烈知道,这人就是那位传说中战功赫赫的那人了。也是此次前来自己要见的那个,腓特烈二话不说的就对着壮汉行了一个贵族的礼节。

    对于腓特烈恭敬的态度阿迪盖尔心中还是十分满意的,只是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不知腓特烈大人此次深夜造访所谓何事了?"

    腓特烈小心酝酿着措辞的说道:"相信大人对顿克的变化还是知道的吧!"

    阿迪盖尔丝毫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他将头一点笑着说道:"然后了?"

    腓特烈继续说道:"我虽然对黑暗魔法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知道城外那些死人军队除了黑暗魔法,别人还真做不到。"

    阿迪盖尔没有要接话的意思,于是腓特烈自能无奈的继续说道:"难道圣庭就不管管?我主不是说过"人间的归人间,地狱的归地狱。"吗?"

    阿迪盖尔还没出声,旁边那个年轻的骑士已经还是呵斥到:"放肆,你的意思是你比我们还懂我主的圣谕吗?"

    年轻骑士还准备大声的,继续训斥这个小小却敢在他们面前妄自尊大的子爵时,阿迪盖尔轻轻的将手抬起阻止了骑士已经到嘴边的话语了。

    年轻的骑士马上识趣将嘴闭上恭敬的退到一旁。

    阿迪盖尔这才缓缓的说道:"腓特烈子爵,你无需质疑我们对主的忠诚,和对黑暗斗争到底的决心。只不过······"

    腓特烈不甘心的说道:"不知道,大人什么样的价码才能让您出手?"

    年轻的骑士在也忍不住了,他将腰间的骑士剑"噌"的一声拔出剑鞘,怒不可遏的说道:"找死。"

    阿迪盖尔的眉头一皱说道:"出去。"

    "可是,大人······"年轻骑士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被面色隐隐有了怒气的阿迪盖尔打断到:"听不懂,出去。"

    年轻骑士,无可奈何的将剑收回剑鞘,临走之时还深深的瞥了一眼腓特烈,然后才悻悻的走出房间。

    而腓特烈则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浑然不在意的继续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这个像是山岳般雄伟的男子。

    阿迪盖尔用手摩挲着下巴,轻蔑的说道:"你有什么?"

    腓特烈拖长音节的说道:"另外半部战阵如何?"

    阿迪盖尔笑容灿烂的笑着点了点头。

    门外的年轻骑士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大人自从那次为腓特烈的母亲治疗之后就变得有点奇怪,但是他的心中却说不出是哪里有点怪。

    "咯吱"一下的开门之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从腓特烈的表情上知道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年轻的骑士也不去理会他转身走进屋中,他径直走到阿迪盖尔的面前。

    阿迪盖尔笑着说:"怎么还生气我的气来了?"

    年轻的骑士拘谨说道:"属下,不敢。我只是不想被人当枪使罢了。"

    阿迪盖尔笑而不语,他知道即是腓特烈不说,只要黑暗议事团动手了,他们圣庭就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但是能出几分力那就不一定了。

    但是现在自己要想得到"工资",就必须保证他腓特烈的利益,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至于黑暗议事团,想到此处阿迪盖尔露出微笑,老朋友到了这里哪有不打声招呼的道理了?

    对于这些躲在阴暗中的生物,他年过半百的阿迪盖尔何时怕过?

    易欣带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站在那些走路摇摇晃晃的死人大军中。

    他们缓缓的向着顿克城走去,像是一只从地狱中爬出的军队,他们就是死亡本身,所以他们将给敌人带去无尽的恐惧和死亡。

    一群蝙蝠无声的从远处飞来,落在一个高大的树颠,蝙蝠缓缓的汇聚成一个人的样子。

    他脸上有道狰狞恐怖的长长疤痕,一身黑色披风在风中却违反常理的自然下垂着。

    他是黑夜的宠儿,他是恐惧的化身,他是黑夜的中人们敬畏的源头,他就是"血饮"大公。

    虽然是在黑夜中,但是他的身边却环绕着一层浅薄的红色带着点点光芒的雾气,他看着易欣,丑陋的脸上挂起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

    他对着空气说道:"你的眼光真不错,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光是这一手都够在我们议会中混个执事来当当了。"

    一只黑猫有些抗拒的离着"血饮"老远的,她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口吐人眼的说道:"谢,大公夸奖。"

    "血饮"有些戏谑的说道:"你放心,我暂时还不会对这个小家伙出手的。"

    黑猫听到这里才松下一口气来,她来这个地方的原因就是害怕,"血饮"嫌麻烦想一次榨干易欣脑海中那些宝藏。

    黑猫心中比谁都清楚,易欣手中的东西只会心甘情愿的给朋友,从来不会给那些想用武力从他手中夺取的敌人。

    腓特烈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吗?而且之前易欣一无所有的时候都没能让腓特烈得逞,现在?看看这一群死人大军吧!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血饮"深深的看了一眼阿迪盖尔所在的那个方向,又不自觉的摸了摸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真疼啊!

    他哈哈大笑后化作一群蝙蝠,消失在白色的夜色中。

    黑猫看着他离去,终于送了一口气,她看着那张青面獠牙的面具,而那张面具的主人也正在看着她这个方向。

    一双眸子冰冷无情的望着她,看来他也发现了,黑猫心中泛起一阵苦笑后,也消失不见了。

    当他们都消失后,易欣才将手中的捏好的五行咒缓缓散开,一身凝聚的道力这才缓缓的有收入体内。

    眼前是顿克的城墙,易欣冰冷的说道:"杀。"

    https://www./chapter/59551_20919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明日之劫  忍界修正带  别摸我的尾巴  幻世之洛神  海贼之枪械至尊  我有一个修仙门派  我的女神手臂  海贼之雷神降临  六道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