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网游小说 民国奇人 第二十一章 中大奖
    小木匠瞧见这两人也在妙音法师法会的会场,而且跟他们一样,都往这地势最高的西南角扎堆儿,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们的来意也有些不对劲儿。

    当然,小木匠自己心怀叵测,看所有人都跟自己的来意一样,这事儿也是有可能的。

    他这边正胡思乱想呢,那个一身腱子肉的女张飞显然是感知到了小木匠聚焦在她们身上的目光,也转头望了过来。

    小木匠来不及移开视线,等待感受到那女张飞双目中流露出来的敌意,低下头去的时候,那女张飞已经朝着他指了过来,满脸怒气地说道:“看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小木匠对那位惠顾过自己的少女挺有好感的,倘若没有戴上人皮面具,少不得上前,与对方聊两句。

    不过他现在戴上了人皮面具,贸然上前,别人也未必认识他,而且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只有低下头去,不敢接话。

    那女张飞瞧见他低下头去,还以为小木匠是心虚了,越发恼怒,又骂了几句。

    好在那个叫做海姬的少女脾气要温柔许多,出言制止了女张飞的借题发挥,不但如此,而且还朝着他们这边报以歉意的微笑,有息事宁人的架势。

    小木匠心怀感激,却也不好回应,低着头装鹌鹑,而旁边的王二狗子则忍不住低声嘀咕道:“她是在冲我笑么?好可爱啊。”

    狗哥一副享受的模样,萧明远瞧着身边这奇葩哥们,一副想死的表情。

    王二狗子甩了一下顺滑的秀发,想要上前搭讪,却给萧明远给拉住了。

    他对王二狗子说道:“那个大姐,一个能打你这样的两个,别去浪了。”

    王二狗很郁闷,说你这是在小瞧我呢?

    萧明远立刻说道:“你可记住,你是我带进来的,没事儿,别给我找麻烦,行不?”

    王二狗扁了扁嘴,有点儿像是受气的小媳妇儿一般,郁闷地说道:“唉,唉,唉……”

    他连叹三声气,却终究没有再站起来。

    三人缩着脑袋装鹌鹑,而没多一会儿,会场的人越来越多,而在高台之上,走出了十八个剃度沙弥来。

    他们穿着明黄色的僧袍,然后有人持大磬,有人持木鱼,又有人拿引磬、铛子、铪子、铙钹、香板、鱼鼓、铙、铃、鼓等,开始一边演奏,一边吟唱起了佛经来。

    这佛经是《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其实也就是烂大街的《大悲咒》。

    这经文无论是丧事道场,还是佛家法会,都会有吟唱,所以小木匠也知晓,甚至能够跟着哼哼两句。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小木匠听台上那十八人吟唱,莫名间感觉到有几分庄严肃穆的气氛,萦绕全场。

    不但如此,还有阵阵檀香,随着这经文递进,从台上,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开去。

    就连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人的精神也由此而越发集中。

    小木匠十分好奇,而旁边的王二狗子则很是煞风景地说道:“我道是什么大德高僧,弄这种步步生莲、满室生香的烂大街障眼法,着实是有些下乘,不像是名家所为啊?”

    小木匠感觉这个长发飘飘的王二狗看上去咋咋呼呼,一副土匪山大王的架势,但眼光却十分刁钻。

    他不但能够识别出自己戴着的人皮面具,而且还能够感知到自己胸口隐藏的小黑龙,甚至对于这等异相,也是一眼勘破,而且点评毒辣,让人惊叹。

    反正小木匠是没有瞧出对方用了什么手段。

    萧明远盘腿坐着,看着台上,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而说话的语气,却无比的冷静:“今天来的人里,不只有我们这些江湖上跑码头、混饭吃的苦命人,还有许多的达官贵人,那些人更在意表象和感官的刺激,所以主持方投其所好,也是有道理的。”

    王二狗问道:“我听说,这法会,是栖霞寺主办的?我感觉宗仰上人没有这么低级吧?”

    提到宗仰上人,萧明远一脸肃敬地说道:“他去跑资金去了,人不在金陵。虽然妙音法师目前挂单在栖霞寺,也从栖霞寺借了不少的人手,但我一直觉得,他与栖霞寺,终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王二狗问:“你有听过这位妙音法师的来历么?”

    萧明远摇头,说不知道,出现得很突兀,也就近几年比较活跃,至于之前,完全是一片空白……

    他这边说着,旁边有人插嘴,却是将先前那黄牛党口中的一套说辞,在这儿重新吹一遍,言语之间,对妙音法师多有敬佩之意。

    那人对妙音法师敬佩不已,又充满期待,自然对刚才损人的萧明远和王二狗有些不太客气。

    王二狗的脾气火爆得很,当下就要怼回去,却被萧明远用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很显然,萧明远心里是有打算的,不想做那个出头的椽子。

    两人便没有再说话。

    至于小木匠,他从一开始,就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四周,想要从出出进进的人群里,找到那个杀害他师父的张启明。

    但是他一直到法会开始,都没有瞧见张启明的身影,反而是瞧见了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人。

    吴半仙。

    这个家伙此刻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会场,另外他还和一个让小木匠完全想不到的人在一起。

    那个人,便是之前与小木匠有过冲突的那福大总管。

    这两个人,居然也跑到这儿来。

    在他们两人的身边,还有几人,其中一个小木匠是认得的,要不是昨天萧明远半路杀到,仗义出手,那个留着络腮胡的男子差点儿将小木匠给抓到了。

    那是个高手,但小木匠却觉得,旁边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双目无神的矮个子,却比那络腮胡要强更多。

    这帮家伙,来这儿是干嘛的呢?

    小木匠心里飞速思索着,却并没有得到答案,只有回过头来,与萧明远说起。

    萧明远瞧了那边一眼,低声说道:“放心,别说他们认不出你来,就算是知道了你,那又如何?在这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

    小木匠听了,只有耐着性子等待。

    如果说没有见到吴半仙之前,小木匠对那老乞丐的话语还有些将信将疑,但瞧见了这老东西,他有八成把握确定,张启明绝对也到这里来了。

    只不过,那老东西可能与他一样,是隐藏着面容和身份的。

    小木匠定下心来,而这时会场已经满满当当了,因为来的人实在是太多,那几百个的蒲团都坐满了人,许多人没有位置,只有在边儿上站着,很是拥挤。

    差不多日头到顶之后,却听到一声罄响,叮的一声,那十八个剃度沙弥却是停止了禅唱,双手合十等待着。

    高台上的幔布一卷,却有一个面目刚毅、眉目很凶的中年僧人走了出来。

    那僧人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僧袍,上面有好几处的补丁,脑袋上的戒疤似乎有些大,双目锐利,鼻子有点儿挺拔带勾,脖子处挂着骨质的佛珠。

    他走到前台来,双手合十,与众人招呼。

    小木匠听他说了一通,这才知晓,这个看上去有些凶的中年僧人,却正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妙音法师。

    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人看着凶,但说话的声音却是极好听的,轻柔温和,亲切平静,仿佛潺潺流淌的山泉水一样,让有些喧闹的会场,一下子就变得平静起来。

    会场安静之后,妙音法师便简单聊了法会举办的由来。

    由头自然是为了栖霞寺筹建而募集资金,不过妙音法师一笔带过,随后开始聊起了自己的求佛之路。

    他的讲述很有趣,用朴实无华的语言,以及生活之中一些能够共同的感受,来解释佛家至高至深的理论,如何遇见,如何思索,如何抉择,最终成为觉者,达到内心的平静,这些道理被他一一述来,有颇多能够打动人的地方。

    小木匠听了,也不由得频频点头,有许多的共鸣与感受。

    妙音法师讲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佛经理解,随后让弟子在佛前献上香华、灯烛、四果等,并行表白、愿文、讽诵经赞等事,又带领众人一起祈祷之后,聊起了福利之事来。

    为了答谢前来捧场的社会各界名流,以及江湖上的朋友,本场间歇,妙音法师将会抽出五位来客,送出五颗长生般若丹。

    方法也简单,大家在这金身佛像前诚心祷告,而谁坐下的蒲团若是发光发亮,便被选取。

    此言一出,那些来晚了,没有蒲团坐的人们纷纷出言抗议。

    眼看着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妙音法师却突然结了一个法印,口中猛然喝道:“者!”

    一声呼喝,宛如雷鸣一般,那些心有不满者听到,满心慌张,却也不敢再作闹腾,而妙音法师则平静地说道:“诸位,愿佛祖保佑你,阿弥陀佛。”

    他不再说话,而台下许多人都开始双手合十,闭目祈祷起来。

    过了差不多几分钟左右,突然有人喊道:“啊,我这儿发光了,天啊,真神奇……”

    “我这儿,我这儿也是……”

    陆陆续续有四个人跳了起来,兴奋不已,而就在这时,满心想着如何找出便宜师叔张启明的小木匠,突然感觉到屁股下面,一阵灼热。

    他低头一看,这尼玛,怎么发光了?

    怎么回事,他可没有祷告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创世游戏法典  我在废土捡垃圾  网游之无敌锦鲤  全球无限战场  深蓝荣耀  维度战线  我就是能进球  最强BOSS吞噬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