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仙侠修真 玲珑江湖 第三十二章 身临魔境
    方小刀走了过去,一片漆黑之中传来了一种诡异的“辄辄”声,但是,他看不到这声音从哪里传来。

    方小刀摸黑走,一直用剑鞘击打着地面以确定前面不会有东西挡住去路,或者把他绊倒。

    突然,前面有人叫道:“谁,谁在那里?”

    方小刀立刻停住,一动不动,不敢去惊扰这人。

    这人却比方小刀大胆,突然吹亮了一个火折子,似乎意图看清楚。

    方小刀在火刚刚冒出火星的时候立即飞身出去,等火烧的旺盛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人面前了。

    这人却一动不动,只耳朵动了动道:“你是谁呀?”

    方小刀觉得无比惊讶,因为这个人赫然是一个双目不能视物的瞎子。一个瞎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的确是心明眼亮,但是奇怪的是瞎子为何会点灯,点了灯又有何意义。这瞎子很老,脸上遍布着皱纹,整张脸像一颗晒干了的皱皮青枣。

    此刻本该一剑直刺,但是方小刀看他毕竟是个瞎子,心中动了恻隐之心,先按兵不动看他如何。

    瞎子的眼睛大都很难看,他的眼睛几乎全白,要不是里面布满了血丝,那就像是两块白色的翡翠了。就是因为有很多的血丝,才变得更加难看,更加诡异。

    瞎子突然笑了一下,笑的很寂寞,不知道为什么,方小刀觉得他的笑像是百无聊赖的自娱自乐。

    “是个不爱说话的相公,真奇怪,这是到底有多少人要回去,莫非最近外面风声比较紧?”

    方小刀更加好奇,什么叫外面风声紧,外面已经大军压境,不日断魂谷即将被血洗,难道他不知道么?

    方小刀道:“老人家,你在这里干嘛?”

    说这话的时候,方小刀的手随时准备致命的一击。

    “看来你是第一次走捷径,也难怪,这条路要走也不容易。”说完,这老瞎子转身道:“跟我来吧!”

    方小刀跟了上去,只见这瞎子一直向石壁走了过去。乘着这个空档,方小刀接着光明看了看这个地方,是一个很大的石室,空荡荡的像是一无所有。

    老瞎子走到了石壁旁边,在一个九宫图案上飞快的点了几下,然后石壁突然出现了一扇门。

    老瞎子道:“请。”

    方小刀跟着他走了进去,微微侧目却发现,这门足足有两尺那么厚。更加恐怖的是,这门外石内铁,如果不知道机关那就休想打开了。而且,这门是像水闸一样上下开关,隐藏在石壁上难以发现。

    老瞎子走路颤颤巍巍,尤其是下坡路,他们走的地方是一个向下的甬道,只可一人通行,有些地方非得低头才能通过。甬道很长,不仅都沙漠而且还没有台阶,如果不是地面凹凸不平的话,方小刀真的担心老瞎子会摔死。

    甬道里越走越潮湿,地上也越来越滑,不过很久就到了尽头,尽头处隐隐有一个小洞又暮色透进来。

    老瞎子不走了,指了指洞口道:“从此处一步出去,便是人间地狱了,请吧!”

    方小刀一愣道:“为何是人间地狱?”

    老瞎子笑了起来,皱纹抖动着像是一块老树皮随时会掉下来。笑完之后老瞎子道:“一群没有了利爪獠牙的魔头,不就是一群小鬼吗?小鬼呆的地方只能是地狱,而且小鬼只敢在自己的窝里磨牙吮血。”

    方小刀点了点头道:“也有道理。”

    老瞎子道:“快去吧,里面尚可苟活一世。断魂谷只有进来的捷径没有出去的捷径,专门就是为了让你们苟活,既然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从此就不要想那些人间的事情了。”

    方小刀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瞎子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没有把刀剑放在我的脖子上威胁我的人。”

    方小刀道:“我问你,在我之前,可还有人下来过?”

    老瞎子道:“有,有一个特别喜欢说话的小姑娘来过,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倒是个不错的小姑娘,很有一些英雄气,不仅敢走捷径进来,还敢堂而皇之的出去。”

    方小刀道:“我是说,有没有一个动不了也说不了话的人被人带下来?”

    老瞎子道:“当然有,只有有人进了佛下面踩到石板上,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会被送下来。除了你是个例外,没有人不是我送下来的。”

    方小刀终于把长剑放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老瞎子笑道:“我眼睛瞎了快四十年了,可是我的心还没瞎,我自然知道。但是我只是个带路的,和你到底是什么人没有关系。”

    方小刀把剑收了,他觉得没有必要去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去计较。他现在有些明白这个机关了,那块石板会把人送到自己掉落的那个地方,然后会由老瞎子带路,然后送到断魂谷里面去。自己听到的“辄辄”声,就是老瞎子送完了人把石板再送上去。既然如此,这不应该是一条不归路,方小刀没明白不归路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小刀看了一眼那老瞎子,然后从里面钻了出去。

    断魂谷虽然是个群魔乱舞的地方,但是偏偏这里的风景还

    非常的不错,有水有花,林木茂密。

    方小刀觉得奇怪,苏若瑶哪去了,既然被老瞎子送了出来,那人到底哪去了。

    方小刀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应该问清楚再说,于是再了钻进去。

    老瞎子道:“你又回来了,莫非你想走后悔路,那恐怕晚了,我只知道把人送进来,可我不知道该怎么把人送出去。你觉得来的时候一路顺畅,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如果你往回走,绝对没办法活着走出去。”

    方小刀道:“我问你的是,你刚才送下来的那个姑娘去了哪里?”

    老瞎子道:“你看我有力气把一个人从甬道里送下来吗?”

    方小刀道:“你什么意思?”

    老瞎子道:“带走她的另有其人,却不是我,你不必问是谁,总会有人来找你的。到了这里,你谁也不用找。”

    仿佛实在印证这句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方小刀吃了一惊,从洞口钻了出去。

    外面跑来的是一群断魂谷的喽啰,一个个看起来并不狼狈。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高手互相之间对决,这些喽啰几乎没有任何的损伤。

    方小刀习惯把他们这样的人称作是喽啰。喽啰,是跟在强盗匪类身边的人,但是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喽啰,得有本领,伶俐能干。他们并不是全然没有本事的人,但是他们很多人都没有多少是非观念,所以会成为喽啰。江湖上有大人物,也有小人物,一个盲从的人不管能力多大,依旧是个喽啰而已。

    一入断魂谷,步步杀机,既然敢来就心里有准备。

    方小刀的剑已经损的不像样子,剑锋几乎磨平了,但是这样的剑也能杀人,只在于他心里想不想杀而已。

    抛开善恶的话,方小刀和断魂谷无冤无仇,更加没有必要去杀一些喽啰。他的目的是找苏若瑶,不是来断魂谷杀人,所以就算难以善了,也还不到杀人的时候。

    断魂谷并不是很大,所以他根本就无路可退,只能狭路相逢。

    暮色下,背靠断魂谷千丈的高崖,方小刀和这些喽啰的大战开始了。

    和方小刀分开后的殷晟先是去了四海帮,冉珠负伤,于情于理该去问候一下的。不出所料的是他果然被冉珠冷眼相待,但是收获是见到了四海帮帮助付一辉,付一辉听完之后满口答应,表示愿意在天下英雄面前为方小刀证明清白。

    殷晟离开之后去找方小刀,先是去找宋临岳,结果方小刀和苏若瑶都不在。又听说方小刀曾在河清派盘桓,所以又去了河清派,结果还是不在。

    殷晟起初认为,一定是少男少女久别重逢,如胶似漆的生怕别人打扰。结果到了天黑,他还是没等到两人回来,这才发觉异常。

    殷晟去找了宋临岳,两个人一起去找方小刀和苏若瑶。

    断魂谷外一字排开的是武林各派的营地,而且每一个营地相隔甚远,正好像这些人做事总是貌合神离。尽管大家嘴上说着共同进退,一起浴血杀进断魂谷,但是实际上却连一起扎营都始终保持一段距离。

    殷晟和宋临岳两个人正在踌躇该去哪里找人的时候,就看见了两个非同凡响的女人。

    殷晟近年在武林中走动甚为频繁,所以水月观的巾帼英雄烟云居士林采霞他是不可能认错的,另外一个他不认识。但是宋临岳却是个行遍天下的道人,他一眼就能认出来公孙菽这位武林中人人尊敬的英雄之后。

    既然撞上,就算是十万火急也要打一声招呼的。宋临岳走了过去道:“合手帮宋临岳,殷晟,见过居士,见过公孙姑娘。”

    他之所以叫公孙姑娘,是因为他没办法称呼她什么夫人,江湖上没有人知道公孙菽到底和什么人生下了一个女儿,只知道这个女儿姓佘。

    林采霞笑道:“宋道长和殷堂主怎么不在营地里休息,反而看起来有些匆忙?”

    宋临岳道:“有一位朋友不见了,所以一定要出来找找的。”

    林采霞道:“哦,你们也是找人的?”

    宋临岳点了点头。

    公孙菽道:“正好,你们来了我正好问一下,方小刀如今在哪里?”

    宋临岳和殷晟一愣,别人关心方小刀去向大概是有所图谋,但是公孙菽,她怎么也不像是图谋子虚乌有的宝藏的人。

    殷晟道:“实不相瞒,小刀兄弟今日与我们相会,这会却是不知去向了。”

    公孙菽隐隐有些担忧道:“哦,那你可知道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和报仇有关系?”

    殷晟摇头道:“这在下无法得知,他走得时候并没有道别。”

    宋临岳看了看公孙菽的神色道:“公孙姑娘,难道二位也要找方少侠么?”

    公孙菽道:“那倒不是,只是这人和方小刀有着莫大的关联。”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却将秋果身份以及二人相遇的事情尽数讲明。

    听完之后,殷晟却很不以为然,一个仇人的女儿,在他眼里并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因为秋果自杀而觉得感人。

    林采霞道:“虽然秋凤岚恶贯满盈,但是毕竟这孩子还是个不谙世事的丫头,对方小刀我看

    也是真情义。如今她才最让人担心,想来方小刀夺路剑法精妙无比,遇上了什么事情还有个还转,但是她就不同了。”

    殷晟道:“此言差矣,秋果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与她为难的人也是有限的。而小刀,他却因为被人怀疑被人惦记上了。江湖人心叵测,恐怕惦记宝藏的人比我们更加想找到他。”

    林采霞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殷晟心中有个亲疏远近,所以不愿意理会秋果如何了,只担心方小刀和苏若瑶。

    公孙菽道:“怕只怕,方小刀仇恨未消,剑下无情以致滥杀无辜。”

    殷晟猛然醒悟,祸不及妻儿,原来公孙菽担心的是,方小刀杀了秋果。但是他殷晟觉得方小刀不可能这样做,这是做大哥的该有的自信。

    殷晟不愿意别人这样误会方小刀,有些不悦道:“您这是白担心了,小刀不会这样做,而且我看这位秋小姐未必有多好,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公孙菽道:“可是,一个人的仇恨会让他改变的。据我所知,方小刀无父无母,与秦不归相依为命。秦不归被秋凤岚下毒之后他也被囚禁起来,脱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秋家大开杀戒。所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时候,道义可就从心里挤出来了。”

    殷晟和宋临岳非常惊讶,这件事他们都不知道,宋临岳不知道还正常,可是殷晟作为方小刀结义的大哥,竟然对这件事不知分毫。

    公孙菽看到二人神情,无奈道:“二位不必惊讶,我和方小刀还有一些缘分,我以晚辈视之。所以,我也不愿他做下什么抱憾终身的事情。大家边走边说,我们还是找人要紧。”

    一路上,四个人边走边说,大家这才知道方小刀和佘英还有一段缘分。佘英出手助方小刀固然是侠义心肠,方小刀为了不连累她从十丈高崖一跃而下,这也令人敬佩。以前从百虎门传的消息让很多人认为方小刀是个疯狂的人,为了报仇而选择同归于尽。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件事还有内情,更显得方小刀英雄侠义。

    可是说了很多之后,大家就明白了方小刀跳崖的真相,也对秦不归重伤之下能从十丈高崖救人佩服不已,但是有一件事始终百思不得其解。方小刀是被秦不归所酒才能活下来,但是秋凤岚他又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件事连公孙菽也说不出个端倪来。

    方小刀放倒这些喽啰并不费力,但是断魂谷绝不是只剩下喽啰。那些冲锋在前的高手几乎死伤殆尽,但是剩下的楚潮生,净善,黄蜂婆,这才是断魂谷最恐怖的战力。而阴杀鬼,是迄今为止正道最大的斩获。

    比这些巅峰的人差一级的,断魂谷中人数众多,只是大多已经死伤。剩下的人里面,有一群“魔种”不为人所知。而现在,方小刀面前的这些人,就是“魔种”。

    魔种乃魔门火种,都是一些年轻人,年纪最大的也不超过二十岁。是被困断魂谷之后,魔门悉心栽培的新弟子,是重整旗鼓的希望。

    不管是沧海一脉,北漠圣衣还是西极流沙,他们都是流传了几百年的宗派,经历了无数的沧桑。对于他们来说,留下了希望,就相信会有一天东山再起的。

    方小刀算是非常年轻的了,没想到今天在断魂谷,看见了清一色的一群少年郎。这些少年和在外面看见的那个喽啰不一样,他们穿的好,人非常的精神。而且,据方小刀观察,这些人武功比那些喽啰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前面一个粗壮少年,看起来龙精虎猛,一双眼睛精光闪闪,一看就是一个内功高手。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光头少年,头上却没有戒疤。但是他的兵器是双刀,连双刀的样式也是戒刀,方小刀隐约觉得此人可能和净善关系密切。

    那粗壮少年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闯入断魂谷,还接连打伤我们这么多人?”

    方小刀道:“方小刀。”

    三个字出口,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是断魂谷的骄子,未来的希望。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凡能知道的他们都知道。

    方小刀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声名鹊起,从一开始传出他是秦不归的传人便已经是广为人知。何况他还卷入了宝藏的事情,断魂谷自然对他有所了解。

    粗壮少年道:“方小刀,你是怎么进来的?”

    方小刀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质问并没有意义。大家不是朋友,也没有仇恨,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跟他们好像也没什么道理可以讲。

    既然没法讲道理,那就打,今天救不了人那就死。

    那些少年见方小刀没有说话,一个个激愤起来,那背着双刀的光头少年叫道:“欺人太甚,找死。”说完抽了两把刀在手,向方小刀冲了过来。

    方小刀看这少年,刀法声势夺人,已经很有火候,但是和几个月前的自己一样,出手鲁莽,不知道留余地。和人动手,余地更多的是留给自己,仓惶出手固然大忌,孤注一掷实属不智。

    就在这时,突然空中一声闷喝道:“住手,不可伤了贵客。”

    方小刀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贵客,心里正在纳罕,那空中的人已经落地,向方小刀悠然一笑。

    方小刀目光骤缩,盯着这人道:“怎么是你?”

    https://www./chapter/59445_20922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诸天一页  修仙自媒体  承天圣纪  阴阳符主  最强修仙系统  九州古帝  江湖劫  力道  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