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218 简单粗暴,直接同居吧(2更)
    傅沉整理好宋风晚的校招信息,就下了楼。

    “晚晚怎么样?”乔艾芸询问。

    “已经睡了。”

    “我们都不太懂电脑和招生这些,还麻烦你去看一下。”乔艾芸不好意思的笑着,傅沉说去帮忙参考,才放他上去。

    他虽然辈分大,年纪却不大,懂得也比他们多,能指导一下宋风晚。

    况且傅沉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有他帮忙指导,乔艾芸还心怀感激。

    傅沉和严望川坐顺边,他坐下后,往严望川那边靠了一下,“严先生,待会儿我说话,你得帮个忙。”

    严望川一脸警惕,这小子又想干嘛?

    还想拉自己入伙?

    “您放心,我这也是给你制造机会,合作共赢。”

    严望川轻哼。

    “芸姨,有件事想和您商量一下。”傅沉看向乔艾芸。

    “怎么了?”乔艾芸笑道。

    “关于晚晚校招的事情,我刚才看到她想报考的几家学校招录信息,大部分学校都在京城或者周边设了考点,她要是去京城,可以就近考试,不用来回跑。”

    严望川挑眉,这小子还真是无孔不入,连晚晚考试都不放过她。

    “云城或者吴苏那边没有考点?”乔艾芸自然不想再麻烦傅沉。

    “有,一般都是自家院校,其他学校基本没有,南美的时间和央美就差两天,天南海北,坐飞机都得三个多小时,隔两天国美也要考试,她还得回到京城。”

    “这个……”乔艾芸拧眉,犹豫不定。

    “她还可以住我那里,京城交通发达,她即便要出去考试,怎么都方便。”傅沉直接开口。

    “太麻烦你了。”可是让自己女儿来回跑,她又舍不得。

    “乔老和我父亲是故交,当初乔家帮了我们家大忙,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傅沉将自己身份放得很低。

    严望川为人正直,让他助纣为虐,实在开不了口。

    但宋风晚一走,乔望北肯定也要回吴苏,确实给他创造了机会,咬了咬牙,还是开了口,“我觉得傅沉说得有道理。”

    “晚晚要是去京城,我正好送她,我也打算去看一下傅家二老。”乔望北突然开口,这么多年,傅家二老一直关心他,他理所当然去探望。

    乔艾芸笑了下,“等晚晚醒了,我征求她的意见,再回复你吧。”

    **

    傅沉和怀生吃了饭就离开了乔家,并未久留。

    路过奶茶店,给怀生买了双倍珍珠的奶茶,小和尚乐得不行。

    乔艾芸正和乔望北商量要不要送宋风晚去京城,他们在京城没熟人,到最后只能麻烦傅沉,总觉得过意不去。

    严望川则自告奋勇去洗碗。

    “……让晚晚来回跑确实遭罪,也影响学习,容易分心,去京城确实不错。”乔望北说得很直接。

    “又住在傅家,这……”

    “我回头挑几件好玉送去,人情慢慢还。”

    ……

    两人刚聊两句,就听到厨房噼里啪啦传来盘碗碎裂的声音。

    乔艾芸急忙跑过去,差点吓死。

    严望川一手拿着清洁球,手上都是泡沫,一脸严肃,地上掉了两个碎裂的盘子,桌上的锅碗瓢盆,泡沫,食物残渣,弄得一地狼藉。

    “严望川,你到底在干吗?”

    “洗碗。”他回答的干脆。

    “我看你是想把我的厨房砸了,你给我滚出去。”乔艾芸气结,扯下他手上的皮手套,将人推出去。

    严望川被撵出去,就看到乔望北正低头憋着笑。

    他和严望川过招快三十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吃瘪,真是活该。

    乔艾芸收拾好厨房,走出去的时候,乔望北已经回房休息,只有严望川在客厅。

    “要不要去午休。”乔艾芸擦着手上的水渍。

    严望川忽然起身朝她走过去,吓得她往后退了两步,严望川走到她面前,一把攥住她的手。

    “你干嘛?”乔艾芸大惊失色,这人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严望川将一张银行卡塞给她,“工资卡。”

    “哈?”

    “我的存款和其他理财,我晚些都给你,这个你拿去花。”

    “不是,我不缺钱,真的,这……”

    “我们以后是夫妻,我赚钱给你花,应该的。”

    “可……”乔艾芸一脸懵,怎么突然要给她银行卡。

    “买套餐具。”严望川强硬的把卡塞到她手里。

    某人挡在她面前,像堵山,态度强悍,乔艾芸没办法,只能先拿着,等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他好了。

    可她接过卡,严望川把她堵在那儿,还是不肯走。

    他突然往前一步,吓得乔艾芸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墙上,便无路可退。

    “师兄,你又想……唔!”

    乔艾芸都没回过神,他按住她的肩膀,偏头,对着她的唇重重吻下去。

    她伸手试图把他推开,手指刚碰到他胸口,又被吓得缩了回去。

    这木头怎么心跳得这么快,又急又重,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肌肤炽热,像是熔岩,能将人手指融化一般。

    严望川看她想躲,干脆心一横,往前一步,压着她的身子。

    动作粗鲁,莽横无理。

    惹得乔艾芸忍不住轻哼一声,“嗯——”

    严望川额头青筋迭起,捏着她肩膀的手指猝然用力,疼得她差点叫出声。

    嘴上动作更是急得不行,又啃又咬,像是要将她嚼碎了吞进肚子里。

    她的唇,又软又甜,他眼尖冒着凶光,狠狠吮了一口。

    乔艾芸痛呼出声,“严望川!”

    这男人莫不是想咬死她?

    “你能不能轻点,很疼。”乔艾芸叹了口气。

    严望川蹙眉,干脆轻了一些。

    这差点要了乔艾芸的命,他就着刚才咬过的地方,轻轻舔着,湿热滚烫,在她唇边一点点舔着,吮吸啃咬,反复如此,弄得她身子发麻虚脱……

    这种缓慢的厮磨,比刚才那种接吻方式更加磨人。

    严望川低头看着她,由深吻改成恋恋不舍的轻啄,“艾芸,望北和晚晚要走了,你一个人住我不太放心,我搬来和你住吧。”

    乔艾芸此刻脑子晕乎乎的,都没回过神,他再次开口。

    “我们需要培养感情。”

    “我待会儿就把行李搬来。”

    ……

    等严望川离开,乔艾芸才回过神。

    搬来住?

    同居?

    这……

    她有些抓狂,她可半个字都没说啊。

    不过此刻再和严望川解释,就他的脾气,绝对会给自己摆出一副臭脸。

    他怎么能在她意乱情迷的时候,说这种事,太过分了。

    严望川出门之后,心情不错,傅沉这小子有时候出主意还是蛮管用的,这同盟还是可以重新建立的。

    他说女人意乱情迷之时,警惕性最松。

    那下次是不是可以提一下结婚领证?

    ……

    乔艾芸心里埋怨,还是开车去了趟商场,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他以前住在这里,用的都是一次性的,要是常住,肯定要用好些。

    路过一家睡衣店,正好打折,给自己和宋风晚买了些贴身的私密衣物。

    “要不要看看睡衣,买一送一,要是单买一件七折,很划算。”导购热情的招呼她。

    乔艾芸本不想买,只是看到男士睡衣,犹豫要不要给严望川买一件。

    所以很快严望川接到了她的电话,询问衣服尺寸。

    开了先河买了睡衣自然就会买各种东西,袜子秋衣秋裤,一次性买了好多,既然严望川给了她卡,这些东西又都是给他买的,干脆就刷了他的卡。

    所以正在其他公司开会的严望川,桌上手机时不时震动一下。

    惹得其他公司合作伙伴,不时看他两眼。

    严望川的助理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严望川平素电话极少,工作电话都是直接找他,私人电话除却老太太基本无人打,所以这个振动频率实在匪夷所思。

    “严总,是不是有人找您有事?”合作商试探着的问,“如果您有急事,我们的会议可以推迟。”

    “没事。”严望川还在低头看手边文件,不为所动。

    “但是您的手机……”会议室太安静,他手机一直震动,他自己无所谓,其他人总是跟着咯噔一下。

    “哦,刷卡消费短信。”严望川说得漫不经心。

    不待人追问,他又说了一句。

    “我夫人在买东西。”

    众人呕血。

    您老特别憋了这么久,就是等着他们追问,然后秀恩爱的是吧。

    在座的都是大部分都是三四十岁的人,谁特么还没媳妇儿啊,简直过分了。

    “不好意思,我调静音,你们继续。”

    众人无语,您早就该静音了,非要说这么一句才行是吧。

    太闷骚了。

    严望川的小助理无语望天。

    他已经可以想到,他们严总以后绝对是个妻奴,这两人八字还没一撇,就对外说夫人?您这么宣誓主权,乔女士知道吗?

    “严总,夫人,您这是结婚了?”合作伙伴立刻好奇,要是真结婚,他们肯定要送礼,“这么大的事,您可别瞒着我们。”

    “快了。”严望川如常生冷,“工作时间不提私事,抓紧开会吧。”

    众人嘴角抽搐着,到底是谁先秀恩爱的,现在说不提私事是不是太迟了。

    会议结束之后,严望川叮嘱助理,“会议记录整理好,送到乔家。”

    “您晚上要去那边吃饭?”助理还是很希望自家老板能早日成家的,就他那种变态的作息时间,属下真的吃不消。

    “不是,同居。”

    助理傻了眼。

    同居?

    还没结婚就住一起,进展神速啊。

    **

    宋风晚睡醒已经是傍晚,她上了洗手间,出来后才看到傅沉给她整理的材料,十分详尽,主要是傅沉的字非常潇洒俊逸,她盯着看了半天。

    待她下楼后,乔艾芸便和她说了去京城考试的事情。

    宋风晚自然满心欢喜,只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还故作沉思状。

    “我和你舅舅商量过了,是有些麻烦傅沉,不过这也没办法,大冬天,南北跑,不容易,我也不放心。”

    宋风晚咬着唇,似是不情愿。

    “傅沉对你不错,也不会为难你,你也在她家住过,就这么决定了,你舅舅正好要去傅家拜访,你就跟着一起去。”

    乔艾芸直接帮她做了决定。

    宋风晚叹了口气,破不愿意的说了一句,“好吧。”

    “这才乖。”乔艾芸揉着她的头发,“我给你买了新衣服,过来试试。”

    宋风晚心底是高兴的,少女怀春,总是想无时无刻和他待在一起。

    **

    而此刻的京城医科大

    许佳木在宿舍已经四天没出门,熬夜写论文,每天靠着浓茶吊着精神,接到千江电话,让她周一陪段林白复查眼睛。

    就算揍了他一顿,也没必要这么折腾她吧。

    她那天送药回来,特意上网查了一下段林白。

    四个字形容:

    又骚又浪。

    她都快被论文搞秃顶了,还要应付那种浪货?

    ------题外话------

    师兄,三爷这个同盟,还是很有必要维持下去的,哈哈,要不然你能这么快和乔女士同居?

    这暗戳戳的秀恩爱方式,真是又直男又闷骚!

    段哥哥:(╯‵□′)╯︵┻━┻谁特么又骚又浪,把话说清楚了!

    三爷:你有本事去打她啊。

    段哥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娶个女鬼老婆  冥婚咒  重生最强女帝(吾欲成凰)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战神魔妃  神医狂妃:邪尊,别嚣张!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军门衍生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