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虚无空旷的世界,一只金黄色的巨猫无力的倒在地上,它的背上正有一只银白色的人影跨中其中。只见那银色人影不时自巨猫背上撕下一块血肉吞下,每吞下一块血肉,那人影就会壮大一分,而巨猫就会缩小虚弱一分。

    “本神好恨!”金色的巨猫转头盯着背上的银影,满眼充满不甘与悔意。

    “金钱猫,我们纠缠了几百年,终于要分出个胜负了。”那银色人影听到巨猫的话不由一顿,语气很是感叹的说道。

    “放过我,等本神脱困后,一定助你夺舍重生。”

    “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放过我吗?”

    “我会!”

    “金钱猫,你说这话是想污辱死我的智商,继承我的身体吗?”

    我到是想啊!金钱猫的目光此时显得很是怨恨。

    “该死的异界之魂,就算你吞噬了本神,你也活不了多久,你将在这封印中慢慢衰弱,在寂寞绝望中步入永恒的黄昏。”

    “那又如何,反正你又看不到。”

    “……”

    金钱猫被银色人影的话气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愤怒圆睁的双眼显示着它临死前是有多么的不甘心。

    “再见了!弱小得连我这凡人灵魂都奈何不了的…伪神…。”

    ……

    水蓝星自古以来流传有神灵的传说,这些神灵都拥有超凡的力量。移山倒海、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简直无所不能。

    但是在二百年之前,天地大变,天朝的昆仑山脉出现一道连接未知空间的时空裂缝出现后,整个世界悄然之间发生巨大的变故。

    一群强大的生物悄悄降临了这个世界,让原本统治着这个世界被称之为神灵的生物化为历史。而那之后还处于封建社会初期的人类文明,却如同插上了翅膀,其科技以一飞冲天之势飞速发展,短短一百多年之间就跨过了蒸汽时代与电力时代进入了信息时代。

    ······

    天朝湘南,黄山镇。

    地处湘粤两省交际之处有一座名山叫金子岭,相传这里原本是一座蕴含着大量金矿的大山,只是到了如今已然早已挖空,但是之前的地名还是流传了下来。

    远远望去,山峰高耸入云,苍松翠柏,云雾缠绕,景色十分优美。要不是交通不方便,加上离城市比较远,不然此处必然是那些爬山爱好者最受欢迎之地。

    一辆陈旧的山地车正沿着狭小曲折的泥石山路向金子岭前进,山路崎岖,路途十分难走。那怕是这种山地车,在这个长满杂草好似很少人经过的山路也异常难开。

    汪!汪!

    咯!咯!咯!

    鸡鸣犬叫之声伴随着马达之声一路飞扬,只有沿路洒下的一根根鸡毛显示刚刚是什么经过。

    “刘东,你大爷的怎么还没到,大少爷都发火了,你再不来等下老子非得活埋了你不可。”

    “黄哥,黄哥,我到了,马上就到。都怪那些乡下人太难缠了,竟然乘机提价,害得我多花了不少钱才买到大少爷要买的东西。”

    坐在山地车副驾驶上的黑脸汉子一边扶着后面的装满土狗与鸡鸭的笼子,一边拿着手机紧张的回道。

    “少贪点钱会死啊!担误大少爷的事,有你们好果子吃。快点滚上来,大少爷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是,是,黄哥,我们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黑脸汉子立时对旁边驾车的同伴说道:“长毛,开快点,上面发火了。”

    “吗的,真是上面一张嘴,下面跑断腿。真不知道大少爷让我们买这些东西干什么,难道是想在山上烧烤?”

    似是想到什么,那黑脸汉子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烧个毛,谁有病没事跑到这荒山野岭来烧烤。我无意间从黄哥的一些话中,感到那凌少来此好像是为了祭祀山中的神灵。”

    “我靠!什么年代了,还有信这个。这世界真要有神灵,早就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了。”

    “嘿嘿!这些有钱家少爷的想法,我们总是理解不了的,反正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有钱拿就行。”

    “也是,我们瞎操啥子心。”

    ······

    金子岭山腰之处的一个隐密的窑洞前,十几个人正拿着刀具清理着周围的杂草。这些人身上亦带着凶悍之气,一看就可知不是简单的人。

    “看刘东他们到了后,你们帮他们把东西拿进来。”

    “好的,黄哥。”

    一个理着平头,脸有刀疤,面相凶恶穿着黑色汗衫的中年男子收起电话后,吩咐一声后就转身往窑洞走去。

    这是一个由人挖掘出来的洞穴,看其样子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地上留有一些残痕可以看出有人类的痕迹。叫黄哥的汉子拿着手电筒,踩着潮湿的地面走了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就进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这里灯火通明,里面有一群人正拿着灯火在清理着里面的碎石。

    放眼一望,这好像是一个残破的神庙,但是里面又没有神灵的座像。加上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很难看出当初的模样,根本无法判断这处是不是一座神灵的神庙。

    石洞中心的一个残旧的石台上,一名十六岁左右的俊秀男孩满脸震憾的抚摸着那神庙中心的石台,拿着一本残破的古书,口中喃喃自语,神情有些疯魔,满眼都是狂热惊喜,此时一点也没有平日温文尔雅、沉着冷静的模样。

    不过他在看到刀疤男子走来后,就连忙收起那本古书,似是怕别人看到里面的内容,那怕这叫黄哥的男子是他的亲信也一样。

    刀疤男子似是对此见怪不怪,走到那石台旁边恭敬的说道:“大少爷,刘东他们已经把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马上就到。”

    “很好!事成之后,本少一定不会忘了你们的好处。”

    听到刀疤男子的话,那正在抚摸着石台的凌家大少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随后满脸平静的对周围的人说道。

    “谢谢大少爷。”

    这凌大少爷平日对手下就十分大方,此时周围的人听到他这话亦不由满脸兴奋的喊道。

    刀疤男子到是脸色十分平静,只是想起自家少爷最近这诡秘的行为。脸上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大少爷,不知道你要那些东西来做什么?”

    “黄彪,现在你不要多问。这些事等事后我都会告诉你,现在你只要帮我把现在的事情做好就行。”

    凌少眼中划过一缕戾色,随后面带温和的转头看向刀疤男子,生活的环境早就造就了他很深的城府,喜怒不显于色,让人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是,大少爷。”刀疤男子看到自家少爷那平静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感到突然心悸,连忙低头退下不敢多问。

    水蓝星的天朝虽然科技发展飞快,短时间就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但是毕竟是刚刚从封建社会过渡而来才一百多年。那怕有外力的影响,它的社会形势并没有发生彻底改变。

    天朝是君主立宪制的帝国,很多封建传统都一直保留了下来。那贵族与平民阶级观念更是还烙印在这个时代人们的骨子里,恐怕不发生巨大的动荡,这种社会形势都不会改变。

    这位凌少虽然随着他母亲去世,他父亲另娶她人令他失去依靠,但是他毕竟是凌家嫡长子,加上生母娘家的势力不小,使他在凌家的地位并没有消弱多少。

    “···你们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滚出凌家,夺回属于我母亲的一切。”

    抚摸着祭坛纹络的凌少,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瞬间变得狰狞无比,眸子中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仇恨。

    ······

    “……”

    看着又是上香,又是神神叨叨念着祭文的凌少。周围的人不由心底发毛,这阴暗的洞穴越发显得阴冷起来。不由纷纷在想,自家大少爷不会参加了什么邪教组织吧!

    现在的情况很象祭祀邪神时所用的仪式,加上此处阴冷的环境,不由让在场的人感到心底发毛。

    “杀了它们,把血洒在石台上。”

    站在石台边上,一脸狠辣之色的凌少语气冷漠的吩咐道。

    随着那些家畜的到来,凌少开始了他的祭祀。根据古书上的步骤,他一丝不苟的执行,念完祭祀神文后,立时开始对这里的神灵进行血祭。

    这些护卫心里虽然不安,但是面对凌少的命令却不得不执行。一时间鸡犬的惨叫之声纷纷响起,腥红的血液纷纷往石台上洒去。

    随着那些血液的洒落,那原本平静如同死物般的祭台如同自沉眠中苏醒一般,带着血光的纹络慢慢自石台表面浮现。一股玄奥无形的力量瞬时自石台中激发出来,让所有人感到心头一沉,好自有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他们的周身。

    幽暗空寂的空间中,一只虚弱到魂体都快要崩散的猫型生物正死气沉沉的静趴在那里。这时,这片空间像是突然被注入生机一样,空间的变动让那原本静趴在那里的猫型生物猛然睁开向上方望去。

    石洞中的巨变,让在场之人感到一股冰凉的气息直涌心头。好似正面对一只正在苏醒的恐怖生物一样,让人不由心惊肉跳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世界真的有神灵?亦或者是一只凶灵···”

    面对这恐怖未知的超自然力量,在场之人不由纷纷骇然失色。

    “大少爷,难道这世界还有神灵活着······”

    那原本正和其他人一起用买来的家畜进行血祭的刀疤男子看到这一幕,他似是知道些什么,不由有些震惊的转头向凌家大少爷望去。

    因为只有祭祀神灵时才会有这么繁锁的仪式,而祭祀那些凶灵恶灵的话,仪式则简单得多。只是神灵亦已殒落,天朝政府更是禁止民众一切祭祀神灵的行为,这世界怎么可能还会诞生神灵。

    那原本正站在他们身后的凌家大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退到石洞出口处,正用无比冷漠的目光盯着里面的一切,似是他早就知道会出现这一幕。

    “大少爷,你不能这么做,跟着些邪神沾染上关系,会给凌家带来灭顶的灾难的。”

    “凌家?哼,有谁会知道。黄叔,为了我的大业,你们就帮我最后一次吧!等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本少一定会善待你们的家人。”

    身为山阳市首富之子,凌少自然知道一些普通人无法知道的事。有关神灵的一切在这个世界就是禁忌,越是知道得多的人越是不敢与那些传说中的神灵沾染上关系。

    这些跟着他人的人在凌少心中早已经是死人,是他打算用来祭祀此处神灵的祭品。

    “大少爷,求你放过我,我上有老,下有小,都靠我一个人养活。”

    “我不想死,求你救救我···”

    “凌凡,你不得好死,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随着刀疤男子与凌少的对话,其他人立时惊醒过来,想往外逃。但是那笼罩着整个石洞的无形力量如同一座大山一样把他们压得动弹不得,随着那神秘力量越来越强大,他们纷纷倒地惨叫起来。

    “大少爷,为什么?”刀疤男子不甘的吼道,他没想到平日待他为心腹的主子,竟然连他也不放过。感到凌凡眸子中的那股冷漠,想到这事也许和传闻中的神灵有关,他不由露出一丝了然的惨笑:

    “大少爷,看着我这么多年尽心尽力为你做事的份上,希望你以后善待我的家人······”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的自定义帝国  全职神相  四维地狱  无限智慧主宰  小兵传奇  黑尘世纪  穿越事务中心  剧毒网文大穿越  一切从聊斋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