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夫人持剑 第40章 一把火
    春末的时候,窦张氏无意间知晓了相一就是火梅教的人。

    她当时吓了一跳,有些退缩,立即就被火梅教的人拉了回去,他们问她:“你信了这几月,可有将觉得哪里不适,或者害了旁人?”

    当然没有,反而窦张氏因为心中有了更强的信念,身上总犯的老毛病都没了。

    火梅教的人听了她说得,反倒板了脸,要让她离开,不要再来,也不要再信。

    “你这等忘恩负义的人,治好了病便要弃教,要你岂不浪费佛祖好意?你可千万莫要再信!”

    窦张氏一听,傻眼了,顺着这话想了想,立时懊恼起来,还哪里敢走,苦苦求火梅教的人莫要嫌弃,自己万不是那等人!

    火梅教的人打了她一巴掌,当然要给她个甜枣吃,将她请进大殿,让她同佛祖忏悔,只要佛祖愿意原谅她,他们自然没有赶她的道理。

    窦张氏吓得跪下便不敢起身,跪了一个时辰,火梅教的人过来请她,窦张氏还不敢起,生怕佛祖不原谅。

    火梅教人便给她出主意,让她捐了好一笔香油钱,说佛祖慈悲,定然饶恕,只是往后不能再犯。

    窦张氏从那起,只有更虔诚,再没有过一点异心。

    相一当然知道这个情况,找来窦张氏之前,还先把窦家的事打听了一番,当得知窦辽对这位寡嫂的态度时,她觉得佛祖肯定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暗暗帮助他们。

    相一见到窦张氏便面露难处,说这等造福于民的教义,官府不敢让他们喧宾夺主,总想镇压,他们只能自己立起来。

    可眼下的困境,他们都是些穷苦人,只是想过太平日子的穷苦人,哪里来的钱去买笔墨纸砚,让更多人知晓呢?

    窦张氏一听,便道愿意出钱,把自己陪嫁都算了进去,愿意一股脑都捐给火梅教。

    相一却一文都不要了。

    “再多的钱,买不来笔墨纸砚也是没用。不是钱买不到,而是我们这些人买不到。”

    相一把窦辽对火梅教的态度说了,窦张氏既惊讶又觉得是真的,窦辽那里,她一直都不敢说一句火梅教的事。

    “那该怎么办?”窦张氏有些无措。

    相一握了她的手,“你去说,他到底是你的叔叔,你为他兄长守节这么多年,你的女儿因为他的女儿而去,难道他连这点体面都不能给你吗?若是他实在不同意,让他来咱们这里亲自看看便是!”

    窦张氏听了,信了,去了,找了窦辽,把相一的意思说了,窦辽一息都没犹豫,“不行!”

    窦张氏急急辩解,“他们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邪教,是真的为百姓做事,你若不信,我带去去见见他们,让你看个明白!”

    窦辽见她这态度,知道坏事了,她已经完全信了火梅教那一套邪说了。现在让自己出纸笔也就罢了,若是他真的去了,火梅教再暗中告知官府,他窦家可真的跟火梅教撕捋不开了!

    他摇头,一件事都不答应,让妻子搬去与窦张氏同住,务必看紧窦张氏,不许她再与火梅教来往。

    窦张氏哪里想到他这般冷酷无情,她断开自己与火梅教的联系,就是断了她与丈夫女儿的再见之路。

    可窦辽的态度很强硬,窦辽的妻子更是只听丈夫的话。

    窦张氏三天不出现,五天不出现,火梅教已经晓得了情形。火梅教倒是不紧不慢,静等了几日,买通了一个婆子,相一的徒弟偷偷潜进了窦家,找到了窦张氏。

    窦张氏支开窦辽的妻子,与相一的徒弟说上了话。相一的徒弟直说是师父的意思,让窦张氏给窦辽下一剂猛药——以死相逼。

    然而窦辽为了怕窦张氏想不开,早就把利器让人收了起来。

    只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相一的徒弟送了窦张氏一把剪子。

    窦张氏当天就拿了剪子去威胁窦辽,窦辽的态度非常坚决,一句不说答应的话,只是不停劝说于她。然而这在窦张氏眼里,如同断她活路没有两样。

    窦张氏在窦辽的坚决下,万念俱灰,威胁成了自裁,一剪子下去,喉管戳破,献血喷溅出来。

    她没有求来今生的再见,却搭上了自己余下的生命。

    窦张氏死了,窦辽恨透了火梅教。

    而相一却亲自登门,告诉窦辽,若是还不识相,乖乖拿出笔墨纸张供奉神明,就满城呼告,让满江都的人都知晓,窦辽逼死寡嫂!

    窦辽将相一扫地出门,转身就上告官府。

    知府大人十二分为难,有心不管,又不能不管,到底死了人,闹大了更麻烦,才不得已出动了些人手,搜剿了火梅教一番。

    这些手段根本触不到火梅教根本,反而惹怒了火梅教,火梅教直接将账算到了窦辽身上。

    出事那日,火梅教教众十余人将窦家大门围住,高呼窦辽欺凌寡嫂,至窦张氏自戕身死。他们是想给窦辽一点颜色瞧瞧,这等硬骨头啃下,江都便是火梅教的天下了。

    哪知窦辽此人,万不是怕事之人,越是逼他就范,他越是要对抗到底。

    窦辽让人煮了一锅开水,道谁人再在门前喧闹,便要将开水直接泼出去。火梅教的人不信他有这个胆子,就站在门前仍高呼不听。

    窦辽怒极,亲自举一锅开水,直泼出去。当时便有人被烫得面目全非,满地打滚。

    伤了人,火梅教急急喊人救命,喊话的人回去,正值传教的时间。教众和来听的百姓聚在一起,嘴里还念着那些“生来贫苦,信教或可改命”的话。

    他们听了来人的喊话,一个个都怔住了,接着,全站了起来,怒奔窦家而去。这等盛势,火梅教的人要拦,已经是拦不住了。

    几十人打上门去,窦家自然紧闭门户,窦辽让人喊话,道是再不离去,还要开水不成?

    这话更将奔来的人激怒。他们当然管不上什么前因后果,眼中都是窦氏仗势欺人。

    几十人轮番砸门无用,也不知谁人喊了一声,“扔火把,烧死窦家贼!”

    就是这一火把扔去,火苗从江都窦家宅院,直接蹿到了锦衣卫指挥使韩烺眼前。

    而韩烺此行,正是为火梅教而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娶个女鬼老婆  冥婚咒  重生最强女帝(吾欲成凰)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战神魔妃  神医狂妃:邪尊,别嚣张!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军门衍生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