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浮空城顶端。

    深黑穹顶。

    帕拉梅德斯先生站在花园中,面露悲哀之色。

    纯白之城的空间仿佛凝固。即使是他也无法撕开一条通往那里的通道。

    你到底还是这么做了,尼古拉斯,帕拉梅德斯先生心道。做了我过去所没有做到的事。

    帕拉梅德斯先生早预料到尼古拉斯会采取行动。但在尼古拉斯这突如其来的先发制人之前,即使是他也没有猜中尼古拉斯真正的计划。

    只是你为何会将平民也牵涉其中?

    不。倘若自己真正打算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法权国,或许,自己也会选择将浮空城直接砸在纯白之城头上吧。

    将敌人的首领引到一处将之一网打尽。平民的受损不过就如同“附带”的震慑,根本无法唤起传奇法师内心的一丝波动。

    可直接袭击纯白之城,也意味着正面面对埃里奥斯传承至今的诸多底牌。

    你会如何应对呢,尼古拉斯?

    即使是亡羊补牢也罢。自己也该想一点办法了。

    ----------------

    城内。

    云咏之主花费了数分钟时间,清理了两个街区的亡灵士兵。但更多的亡灵士兵已经攻入了城中最深处。

    他眸子里有着焦急。

    只有动用那一招了……

    ……

    纯白之城外。

    尼古拉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两个对手。

    迪特弗德三世皇帝也不再答话。昔日他曾经和尼古拉斯一起参加过围攻黑色浮空城的战斗,那时尼古拉斯的实力也就和他相当。

    他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

    无谓的挑衅罢了!

    “天仪”,刺出。

    尼古拉斯议长的身影,瞬间被数以百计的枪影包围。

    “愚蠢。”尼古拉斯摇头。

    皇帝此番只是试探性攻击。就凭这种招数,就想试出自己的深浅?

    尼古拉斯议长的灰色长袍上泛起青紫色的微光涟漪。迪特弗德三世的枪影虽多,却不能伤他丝毫。

    尼古拉斯用手遥遥一指。

    星河之主面色微变。他猛地挥手,在两人身前变出了一道带着点点星光的银色光幕。

    光幕摇晃了几下,随即碎裂成无数碎块。即使是蓝海级法师作战,法术的威能都惊天动地,可尼古拉斯轻描淡写的一点,其威能却比那些毁天灭地般的法术更加强大。

    光幕只为星河之主和迪特弗德三世争取了几秒钟。他们已经闪到了另一个方向。迪特弗德已经酝酿下一次出手——

    当然这也早在尼古拉斯意料之中。

    星河之主毕生的心血都花在教导年轻一代上。他自身的战斗实力的确并不突出。

    而迪特弗德三世……在尼古拉斯眼里,若是他一开始就用上“真我解放”,那双方还有一战之力。这种轻描淡写的尝试性攻击,连让自己专门去防御都做不到。

    真是让人失望。

    “弗朗索瓦,迪特弗德……”

    没必要给对方留下打出底牌的时间。在他们还沉浸在相互试探的幻梦中时,全力以赴彻底解决这场战斗。

    可是——

    轰!

    一道绿芒突然冲天而起。尼古拉斯露出吃惊的表情,一个闪身,整个人便退到了数百米之外。

    迪特弗德眨眨眼。他知道这攻击来自于谁。

    “竟然还藏了一个。”尼古拉斯议长眯起眼睛。

    “你终于肯出来了。”蓄着山羊胡的伊奥尼亚淡漠道。这位“云海之手”的统领观战至今,古井不波的表情此时终于起了变化。

    ……

    丽琴妲皇后手持“灾厄之刃”,美丽的面容上满是愤怒。黑色的魔法铠甲已经覆盖了她全身,暗绿色的诡异光芒在“灾厄之刃”充满锯齿的刀锋上流转。

    正在交战的弗雷德里希宰相和“狱主”,以及斯图尔特和金先生都同时退开。

    “你是……”斯图尔特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是皇帝陛下的妻子,不由得惊诧万分。

    那位看似楚楚可怜的美人,竟然一击就逼退了尼古拉斯?

    传奇秘仪战士吗?

    夫妻俩都是传奇秘仪战士,何等佳话,又何必遮遮掩掩?斯图尔特心中疑惑,全大陆的人都以为皇后是因为病弱,才在深宫不出呢。

    但斯图尔特立即反应过来:瞧那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刀刃,恐怕是传说中某件受到“诅咒”的秘仪兵器。这些秘仪兵器对使用者产生负面影响还是轻的,有时候还会吞噬使用者身边的人。

    倘若那件兵器曾经在帝国酿成过不为人知的惨剧,帝国选择遮掩此事也有情可原。

    更何况,一个愿意隐藏自己的传奇秘仪战士,才能成为帝国真正的底牌。

    “早就听说帝国还有隐藏的传奇秘仪战士,”星河之主哈哈大笑,“还真是让老朽震惊啊,尊敬的……丽琴妲皇后阁下。”

    他有点拿不定主意,这位皇后娘娘究竟喜欢怎样的称呼。

    “迪特弗德,你给我认真一点!”丽琴妲皇后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尼古拉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对付的对手!”

    “是我大意了,丽琴妲。”紧握“天仪”的迪特弗德三世深吸一口气。尼古拉斯的攻击看似平平无奇,却不知何时就会突然使出杀招。

    论战斗中的直觉……丽琴妲始终比自己强。

    “丽琴妲皇后吗?”尼古拉斯议长念叨。

    他早就得到情报,帝国可能有一位隐藏的传奇秘仪战士。但直到刚刚,他并不清楚那到底是谁。

    现在,她终于愿意现身了。

    “丽琴妲。”“云海之手”的首领伊奥尼亚也向战场中心飞了过来。

    “伊奥尼亚……先生。”丽琴妲神色复杂。

    “我‘云海之手’将‘灾厄之刃’赐给你,”伊奥尼亚先生声音低沉,“是想让你成为‘云海之手’的力量。你让我失望了,丽琴妲。”

    “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伊奥尼亚。”丽琴妲说道,不再称呼对方为“先生”。

    听两人的对话,几位不知内情的法权国传奇已经猜出,丽琴妲在加入帝国前是“云海之手”的成员。过去帝国的贵族们常埋怨他们的皇后出身太过低贱……

    “丽琴妲生产之后曾经遭到过袭击,”迪特弗德三世皇帝忽道,“那时我就怀疑,‘云海之手’在背后参与其中。那是你的命令吗,伊奥尼亚?”

    说到后面,皇帝的声音已经宛若深渊般,压抑无尽的愤怒。当时就差一点,丽琴妲和碧娜、林娜就……

    “我‘云海之手’从不姑息叛徒。”伊奥尼亚冷漠道。

    瞧着丽琴妲的表情越来越阴郁,弗雷德里希宰相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了。

    “丽琴妲……”

    “等我斩了伊奥尼亚老头,再来帮你们,”丽琴妲冷声道,“在我斩掉他之前,拖住其他人。”

    众人不约而同的心头一寒。

    丽琴妲是认真的。迪特弗德对自己的爱人拥有绝对的信心。

    丽琴妲说出这句话之后,单打独斗,世界上还没有她斩不了的人。

    “好!”迪特弗德三世点头。

    ……

    “嗯?”法权国一方身后,一位白袍身影向众人飞了过来。

    那是云咏之主。

    “让你去保护人民的,夏姆!”星河之主喝道。

    “若是我们输了,纯白之城就必定陷落,”云咏之主夏姆说道,目光坚定,“只要我们赢了,那些死灵根本不足为惧。”

    轰!

    一声闷响,另一道白色身影炸开纯白之城的某个地下室,冲天而起,身形一晃就来到了众传奇法师身边。众人全神戒备,但是……

    “是我。”那人负手微笑。他白袍飘飘,正是“云咏之主”夏姆。

    两个夏姆并肩而立,表情和动作都一模一样,比任何一对双胞胎都更加相似。众人能感受到两人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奥术波动……这“两人”显然是同一本体。

    “我也展露一个小小的底牌。”两个夏姆同时说道。

    “这法术是……”

    “并非是‘拟象’。某种特殊的分身之术?”

    传奇法师们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两个夏姆。对他们来说,制造分身并不算什么不可思议的法术,但同时用两个分身迎敌,作为施法核心的灵魂却只有一个,实力反而会变弱。

    “活巫妖”把灵魂整个转移到命匣里,分身的数量倒是没有顾忌。但是……灵魂在转换为死灵生物的同时还能保持身体活着本就和灵魂的先天性质有关,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功。

    更不用说,除了保命,成为死灵生物法师实力不见得会变强,反而要舍弃许多作为“人类”必不可少的东西。

    夏姆显然没有把自己变成巫妖。

    “我的两分身能同时使用不同的法术,”云咏之主温和的说,“而且两个分身的实力都和本体相当。或者说,两个身体都是本体。”

    “我就知道你在暗中藏了什么东西,”斯图尔特说,“这是你原创的法术?”

    “是我在遗迹中的收获,我一个身体外出探索的时候,这一身体始终留在秘所里修炼,”云咏之主说,“我本想一个分身去清理死灵,另一个来帮你们迎敌,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们人数占据优势,将力量聚集在一起才能取胜。”

    众人都点头。加上云咏之主的两个身体和丽琴妲,战局就会演变成七打四。就算尼古拉斯个人实力强到能以一敌三,己方依旧占尽优势。

    “夏姆,你分一个身体去唤醒‘它’,”星河之主忽道,“其他人掩护我。我将启动纯白之城的最终防御法术……我们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末世炮灰养娃记  穿呀!主神  快穿之我有特殊的工作技巧  直播之降维入侵  掠食星空  星际逃命  冰封五百年  百万可能  我的超时空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