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攻略极品 第276章 七零年有点烦(十七)
    “周二勇,你个不分好赖人的傻子。整天你妈你妈的把那个老太婆当祖宗一样供着,可她呢,却根本不把你当亲儿子。”

    徐老娘骂了一通梁老太,觉得不解气。

    毕竟当事人又不在,她骂得再难听,人家也听不到啊。

    她看到女婿像个柱子一样杵在那儿,胸中的怒气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

    老太太嗷的一嗓子扑到安妮跟前,抓着她的胳膊,又是摇晃,又是撕扯的,嘴里更是不停的说道:“以前她虐待五个孩子,差点儿又把红红打死,她还能狡辩一句不是故意的。”

    “可现在呢,她明明知道房子的重要性,硬是为了你侄子那个还没影的婚事,就把你的房子给卖了。”

    “呜呜,拿了钱就偷偷跑了,连跟你说一声都不敢,她也知道没脸见你啊。”

    “我闺女嫁给你十四年,在你妈手底下受气就受了十四年,如果你妈只是瞧我闺女这个外人不顺眼也就罢了,可她现在连你这个亲儿子都没放在心上啊。”

    “她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你一大家子往哪儿住?啊,你给我说,你们一家七口住在哪儿?!”

    “……周二勇,我告诉你,你这就回去老家,把那钱要回来。还有,你也好好把你妈干的这些没人味儿的事宣扬宣扬,让你们老家的亲戚也评评理。”

    “你妈不是经常说,你们老家最讲规矩吗?我倒想问问,在你们老家,亲妈故意把儿子的房子弄没了,害得一大家子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这又是什么规矩?”

    徐老娘说这话,当然不是真的逼周二勇回家要钱。

    因为她也知道,这钱进了梁老太的裤兜,估计根本就要不回来了。

    但她必须让女婿明白这个道理:你对你妈百依百顺,可你妈却不止你一个儿子,人家更偏心其它的儿子。

    你啊,余生唯一能指望的,只有自己的妻儿!

    “你妈可能又说了,她是个农村老太太,不知道你这房子是个什么情况,急着用钱才会想出这么个法子。”

    徐老娘这次是打定主意要让女婿对梁老太死心,早就将梁老太可能有的说辞都想到了,还故意说给女婿以及周围看热闹的人听。

    “是,她以前不懂,那你现在就回老家,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她,再求她把租房子的钱还给你,然后再跟你回来把租房子的事弄清楚了。”

    徐老娘冷冷的看着还沉浸在震惊当中的女婿,恨声道:“去啊,你赶紧去。反正你老家也不远,追的快,没准儿还能抢在你妈把钱分给其它两个儿子前,把她给拦住……”

    徐老娘一边说,一边用力捶着安妮。

    安妮就像个破娃娃,任由徐老娘推搡。

    周围的人听到徐老娘的话,纷纷摇头:唉,就算周二勇赶回家,他妈也不会把钱还给他,更不会跟他回省城重新掰扯租房的事。

    经过这一遭,他们也算是看明白了,周二勇那个妈啊,绝对是偏心偏到了咯吱窝。

    按照那位老太太的性子,没准儿还会说,“房子没了又怕啥,你不是还有工作嘛,还是比你两个土里刨食的兄弟强!”

    各家都有自己的糟心事,那些偏心眼儿的父母是个什么想法,很多人也都清楚。

    所以,大家觉得,这次周二勇是被亲妈给坑苦了。

    就是不知道,遇到这样堪比后妈的亲妈,大孝子周二勇又该如何应对。

    大家都瞧着安妮,安妮双眼无神,却不是真的听不到、看不到。

    至少,徐老娘的那番话,她全都听到了。

    只见她双手握得死紧,手背上、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她喉咙里咕噜咕噜响了几声,然后哇的一声吐了口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

    半天后,安妮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徐春妮趴在床边,无声的啜泣着。

    听到动静,徐春妮抬起头,抹了把眼泪鼻涕,急切的问道,“老周,你醒了?觉得咋样,我、我这就去叫大夫!”

    “我没事。”安妮忙摆手,拦住徐春妮,声音嘶哑的说。

    “还说没事,呜呜,你都吐血了。”

    在华国人的认知里,吐血是很危险的事情,只有病入膏肓,或是临死之人才会吐血。

    所以,安妮用内力逼出来的那口血,着实把家人和看热闹的人都吓到了。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安妮送到了医院,唯恐迟一步,人再有个意外。

    徐春妮和五个孩子更是吓得双腿发软,房子已经没了,他们可不能再没了顶梁柱啊。

    熬了小半天,安妮一直没有清醒,徐老娘见一群人在医院靠着也不是个事儿。

    大人还好,几个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坏了。

    徐老娘便带着几个孩子回了徐家,留下徐春妮守着,并跟徐春妮说,徐大哥还要上班,等他下了班就来替她。

    “真的没事,我吐出了那个口血,反倒觉得身体更松快了。”

    如果安妮的脸色不是那么的白,那她的这番话更有说服力。

    徐春妮到底不放心,赶忙跑去叫大夫。

    不多会儿,大夫赶了过来,给安妮问诊了一番,“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在医院里观察几天吧。”

    徐春妮连连点头。

    傍晚,徐老娘和徐大哥果然赶到了医院。

    徐老娘看安妮醒了,心里悬着的大石总算放了下来。

    话说安妮倒下的那一刻,她真是又后悔又后怕。

    明知道女婿受到了这么大的刺激,她不说劝着,居然还火上浇油,逼女婿跟他妈决裂,唉,这一逼竟是直接把女婿逼得吐了血。

    自家闺女才三十多岁啊,房子没了,还带着五个孩子,女婿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妈,我没事,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安妮看出徐老娘的愧疚与不安,挤出一抹笑,“房子没了,还有几十块钱的外债,我得赚钱。妈,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让春妮和孩子受委屈了。”

    徐老娘眼睛一亮,但还是不放心,故作为难的说道,“如果事后你妈哭着给你赔不是,求你原谅,你、你——”会不会又心软,再把那个老祸害弄到家里?

    “我妈到底生养了我,以后我还是会孝顺她,”

    安妮躺在病床上,气息还是有些虚弱,“每个月给她寄五块钱的生活费,逢年过节的回去看看,她若是有个头疼脑热,医药费跟大哥、三弟平摊。”

    说这话的时候,安妮的表情很平静,语气也没有什么起伏。

    徐春妮倒是越听越兴奋,但她吃过教训,不敢轻信丈夫会醒悟,又追问了一句:“老周,这样合适吗?”

    安妮说的这个办法,在当下,也算是孝顺儿子的养老标准了。

    但跟过去,可是完全没法比啊。

    如果真能就此摆脱梁老太,徐春妮倒是觉得,房子没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

    房子没了,以后还能想办法。

    可阴魂不散的婆婆,更让徐春妮觉得头疼,也更难缠。

    而且吧,现在徐春妮租到了房子,一家七口也不是真的没有落脚的地方,她对房子反倒没有过去那么执着了。

    “怎么不合适,我本来就不是负责养老的儿子,每个月给生活费完全合乎规矩。”

    安妮仿佛是真的被亲妈伤透了心,惨然一笑,“就像妈说的那样,以前我妈不管做了什么,都还能推说‘不是故意’的,但这次的事——”

    安妮说不下去了,但徐家人和病房里的病人、家属也都明白她的意思。

    就像在周爱敏经历的前世里,梁老太打死了周爱红,随后又因为不给钱而耽搁了周爱党的病,害得他也惨死,听着骇人听闻,但梁老太一句“我也不是故意的”,就能轻松遮掩过去。

    而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杠精们,也觉得老人家上了年纪,难免行事不周,偶有失察,也是很正常的。

    还会说,梁老太可是孩子的亲奶奶,难道她还想故意让孩子去死?

    那都是意外,说到底,也是造化弄人!

    但这次就不一样了,只要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梁老太就算不是故意的,也是有心要用周二勇的房子换钱。

    当然了,做事要做周全,安妮还是引导着徐春妮给梁老太发了个电报,告诉她,因为她,她二儿子在城里的家没了,一家七口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周二勇”又病了,预支的工资拿去租房了,身上还背着三十块钱的外债,而梁老太走的时候,把周家的粮食、能穿的衣服、能用的被子都带走了,周家上下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连饭都吃不上了。

    求她看在母子一场的份儿上,好歹把那二百块钱还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女王嫁到:老公,太凶了  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  你好,King先生  天价娇妻:厉少,强势宠婚!  重生枭妻:Boss,宠上瘾  好想住你隔壁  首长爹地,宠上天!  种田神医:夫君,强势宠  两界球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