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暗黑系暖婚 帝后46:容历求婚
    “八点半就回来。”容历换了鞋,靠在玄关的柜子上,稍稍低头,“亲一下。”

    萧荆禾笑着在他唇角啄了一下。

    容历出门后,她正要去洗漱,何凉青的电话打过来。

    “凉青。”

    何凉青在电话里说:“明天帮我搬家吧。”

    萧荆禾走到餐桌,倒了一杯温水:“要搬回去了吗?”

    “嗯,江裴已经落网了。”何凉青说,“我一直住别人家不方便。”

    她现在住的房子是容棠的,隔壁就是宁也,到底有些不自在,并不适合久住。

    萧荆禾喝了水,拿了个抱枕窝在沙发上坐着,想了想,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凉青,你知道的,报恩只是借口,容棠和宁也的醉翁之意都不在酒。”

    何凉青默了片刻:“我知道。”

    她心思剔透玲珑,萧荆禾不用多说:“那你是怎么想的?”

    “阿禾,”过了许久,她叹了声,“他太小了。”太年轻了,还没见过这个花花世界,只看到了个轮廓,便以为是所有。

    萧荆禾不这么想。

    “在我看来,这不是理由。”她了解何凉青,父母失败的婚姻在她那留下了些负面的东西,面对感情顾及会很多,抛开这些,她问何凉青,“不管别的,你喜欢他吗?”

    何凉青愣住了。

    她喜欢吗?

    门铃猝不及防地响了。

    她对萧荆禾道了声‘回聊’,去开门,走廊的灯有些暗,宁也背着光站在门口,白色卫衣,黑色休闲裤,闷青亚麻的短发最近换了颜色,微微带了酒红,大胆又张扬的颜色,很适合他。

    一身的少年气,美好得像一幅现代画,浓墨重彩。

    他生得漂亮,尤其是一双眼睛,内双,眼角带勾,不笑时,有些厉害劲儿,这会儿正笑着,才有了几分那个年纪的青涩:“我刚才陪我妈去了一趟超市,给你买了芒果。”

    水果里面,她最喜欢的便是芒果。

    何凉青接过他手上的袋子:“谢谢。”

    他站在门口,没有走,眉头打了结,很纠结的表情。

    “做饭的阿姨家里有事,”他问得小心,眼里全是期待,“我能来你这吃饭吗?”

    容棠总说,宁也脾气不好,让她多包涵。

    好像不是这样。

    他在她跟前,总是胆怯又小心,总是带着讨好。

    何凉青说不出拒绝的话:“可以。”这是这一周第四次了,他过来她这边吃饭。

    来来往往的次数多了,她也摸清了他的喜好,他不怎么吃辣,喜欢甜,上次她做了糖醋排骨,他吃了三碗饭,还有,他特别喜欢西红柿。

    晚上,她加了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个西红柿紫菜虾仁汤。

    饭吃得差不多了,她说:“我明天搬回去。”

    宁也手里的汤匙掉地上了。

    他愣了一下神,才抬头看她,刘海挡住了光,细细碎碎的影子落进眼里:“能不能不走?”神色里,有显而易见的慌乱。

    何凉青摇摇头。

    他拧了一下眉头,脑袋一耷拉:“我吃饱了。”站起身,低着个头,语气很低,闷闷不乐,“我去阳台待会儿,等你吃完再来洗碗。”

    何凉青想叫住他,话到嘴边,还是没出声,垂放在桌布下的双手被她捏出了冷汗。

    “凉青。”

    宁也突然回头,突然喊她。

    她抬头:“嗯。”

    他犹豫了许久,像是攒了很大的勇气:“如果我把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年龄都改成和你同龄,”他舔了一下唇角,不自在地抓了一把头发,“那样,我能不能追你?”

    何凉青一时失语。

    没等到回答,他懊悔地抿了抿唇,低头,盯着脚下那双蓝白格子的拖鞋。

    “别改了。”何凉青说。

    被拒绝了……

    他又抓了一把头发,发型被弄得乱糟糟的,表情很失落很失落。

    “可以。”

    “嗯?”他抬头看她,有点懵。

    她走过去,说了后半句:“可以追。”

    阿禾问她喜欢吗?

    喜欢的。

    不喜欢的话,她不会住进这群房子,不会毫无原则地惯着一个人,一点底线都没有。

    “哦,那我追你。”

    宁也站在阳台,笑得眯了眼睛。

    容历七点到了医院,陆启东已经在那了,为了配合霍常寻的戏,他还装模作样地穿了身蓝色的隔离衣,这会儿病房门关着,他本性就暴露了,大喇喇躺在沙发上,一双大长腿搭在凳子上,隔离衣敞着,剥了个橘子吃得悠哉悠哉,见容历进来,吭了声:“来了。”

    霍常寻坐病床上,一张俊脸没点血色,左边侧脸有擦伤,手腕缠了绷带,坐那吞云吐雾,目光无神,人瘦了一圈,看上去确实病恹恹的。

    车祸是真,伤也是真,不过,就皮外伤。

    也亏得他一副皮囊生得好,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竟还染发着一股子颓废的高级厌世美。

    容历拉了把椅子坐下:“把烟掐了。”

    霍常寻狠狠抽了一口,熟练地吐了个完全,半点掐烟的意思都没有:“老子心烦。”

    容历懒得跟他扯,直接截了他的烟,摁在了烟灰缸里,云淡风轻般,说了句:“最近没避孕,不想吸二手烟。”

    没避孕?!

    我靠!陆启东差点被橘子呛到:“不是吧,这么早要孩子?”

    他们这群人,不到三十都不肯进婚姻的坟墓,更别说最古板的容历了,居然玩未婚先孕。

    容历轻描淡写:“嗯,想结婚了。”

    说到结婚,他眉眼柔和。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陆启东闻出了一股子恨嫁的味道。

    霍常寻冷眼,因为瘦了些,轮廓更凌厉分明:“妈的,来打击我呢?”

    容历不置可否。

    “都给你安排好了,人只要出现了,就能给你找到,要是人没出现,”他说得从容,“罢手吧,她心里没你。”

    霍常寻冷哼一声。

    “罢手?”他抱着手,往病床上一靠,有些烦躁,扯了扯病号服的领子,睨了容历一眼,“你觉得我是那种人?”

    她要不来,他翻了天也要逮到她,然后把人捉来,她敢再跑,他就敢关。

    陆启东翻了个白眼:“怎么?你丫的还想强取豪夺霸王硬上弓啊。”

    霍常寻一挑眉,目色阴沉沉的:“不行?”

    何止霸王硬上弓,他还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看她还要不要他这个孩子他爹。

    陆启东嗤了声,扔了瓣橘子到嘴里:“霍狗子,强奸罪了解一下。”

    霍常寻舔了舔牙,一个枕头砸过去。

    陆启东笑得没心没肺。

    容历看了一下时间,修长的腿往前伸,坐姿随意:“你的人帮你找了,现在该忙我的事了。”

    一个个的,把哥儿们当驴啊。

    陆启东高抬手,做了个投掷的动作,手里的橘子皮稳稳当当地进了垃圾桶:“你又要干嘛?”

    容历字正腔圆:“求婚。”

    陆启东:“……”

    霍常寻:“……”

    他烦躁更甚了,颓丧着一张脸,恶声恶气:“艹,能不能别在老子失恋的时候求婚?”

    容历不紧不慢:“不能。”

    “……”

    晚上十点半,容历才回来。

    萧荆禾听到开门的声音,就从沙发上坐起来:“回来了。”

    外头没有下雨,乌云散开,一轮半圆的月笼在朦胧了纱雾里,光晕模模糊糊。

    容历把伞放好,从玄关出来,走到沙发旁:“怎么还没睡?”

    陆启东没个正行,东拉西扯了一堆,本来以为八点半能结束,硬是磨蹭折腾到了十点多。

    他给她打过电话,让她早些睡。

    客厅里开了空调,温度阴凉,她穿着暖袖的睡衣,身上裹了件毯子:“在等你。”坐起来,毯子滑到了腿上,“谈什么事?到这么晚。”

    容历帮她把毯子盖好:“正事。”

    至于是什么正事……

    “不能告诉我?”萧荆禾反而好奇了,容历平时不怎么瞒她,大事小事,只要她问了,他都会跟她说。

    这次,例外。

    容历说:“之后再告诉你。”

    她没有再问了,穿了拖鞋起身:“要不要吃宵夜?我给你做。”

    容历把她拉到怀里:“不吃了。”他抱了一会儿,才松开,语气一本正经,问她,“我去洗澡,一起吗?”

    这邀请,听着得正儿八经的。

    萧荆禾失笑:“你学坏了。”她家的老古董也爱上鸳鸯浴了。

    容历神色颇不自然,不看她,凑过去,有些懊恼,有些认命地在她耳边说:“都是你教的。”

    嗯,是她教的,从床上,到浴室。

    她也不否认。

    容历牵着她,去了浴室,关上门,然后吻她,一边慢条斯理地脱自己的衣服。

    “阿禾。”

    “嗯。”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你今天是危险期。”

    这一阵子,他们都没有避孕。

    萧荆禾歪头,躲开他的吻:“那要戴着做吗?”她在床上比较听话,容历说什么是什么。

    他说:“不想。”又说,“我最近没抽烟也没喝酒。”

    她顺着他:“那就不戴。”

    他亲了亲她,去开了水,然后抱她到浴缸里去。

    一场欢爱,到深夜。

    结束后,萧荆禾很累,容历心里搁了事,完全没有睡意,手机一直在闪,他拿起来,把光线调暗。

    【容历是只早婚狗!】

    这群聊名,一看就知道是陆启东改的,群里四个人,他们三个,还有个万年不冒泡的霍一宁。

    宇宙第一帅是你陆哥哥:不用满天星,用玫瑰行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神秘老公:高调宠  七零佛系小媳妇  第一讼  农村泼辣媳  离珠  天师请留步  冥界推销员  活人禁地  猛鬼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