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道这时,鲁远梅还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玉霞那张被气的泛白的脸,继续说道:

    “所以没办法,我们也只好这么做,让人亲自去公司闹,亲自去揭穿你所布下的一切阴谋诡计,要不然我爸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你的真面目和你离婚,并且还亲自让人把你给送到警察局呢?”

    “好啊,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的。”周玉霞十分激动的说,“我就说这一切我布置的是天衣无缝,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遗漏的情况,没想到却被你们给摆了一道,我告诉你们,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只可惜你现在是在生不如死之间游走着不是吗?”鲁远梅没好气的讥讽着她。

    她早就看这个女人不惯了。

    从她和周玉霞撕破脸皮的那一刻,从她上了鲁文城床的那一刻。

    鲁远梅和她之间的友情就已经消亡了。

    他们现在只是敌人,而且还是那种非常深刻的敌人。

    所以无论她怎么说,鲁远梅对她都是不会心软的。

    周玉霞被鲁远梅所说的这番话给气闷到了,一张脸是由青转变为白色,又从白色转变为红色,一双猩红的眼睛就这么死死的看着鲁远梅,威胁道:“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我告诉你,鲁远梅只要我不出去,要是我出去了,一定会杀光你们鲁家所有的人,炸了你们鲁家的公司,看你们鲁家还在市里怎么混!”

    “好啊,那我就等着你出来。”鲁远梅淡淡的回着,“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过我觉得你这辈子都恐怕没有机会出来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玉霞疑惑的看着她。

    在想是不是他们私下打算对她做什么,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说?

    “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鲁远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瓶药扔在了周玉霞的面前,“还记得这瓶药吗?当初这瓶药是我母亲在服用,那是专门治疗身体的,可是这里面的药丸却被人换了,换成了让人慢慢衰弱而死的药,我如果要是没有猜错,那段时间你照顾我母亲就京城给她服用这种药吧?”

    “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周玉霞的眼神里划过一抹慌张之色,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么久的事情居然会被鲁远梅给发现了。

    心里是既紧张又害怕。

    害怕她真的二回像鲁远梅所说的那样,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去了。

    紧张的是自己当初那么做也是因为鲁家女主人的位置实在是太诱人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干那么危险害人命的事情了。

    鲁远梅见周玉霞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装傻,根本就不想在跟她继续纠缠下去,直接把一个视频拿到了她的面前,厉声道:“是吗?既然你听不懂,那你看看这个视频总应该明白吧?”

    这视频里正是韩秀秀当初躺在床上要人照顾的画面。

    而给韩秀秀喂药的正是周玉霞。

    虽然听不到视频里的说话声,但是可以从视频里的画面看出来,周玉霞每天都在给韩秀秀喂着一种白色的药丸

    周玉霞看到视频里的画面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显然,她不知道韩秀秀当初所居住的那间房间里是有摄像头的。

    那是鲁文城专门花了钱来监控着家里的那些佣人,就是怕他们对韩秀秀照顾不当。

    要知道鲁文城当初一心都在公司里,而鲁远梅还要去读书,家里虽然是有佣人在照顾着韩秀秀。

    但是鲁文城的心里还是非常不放心的,这才在房间里安装了几个摄像头。

    没想到今天鲁远梅去医院看望了鲁文城后,突然想起了以前韩秀秀所住的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便和张兰英说了一下,然后两人便去鲁家把监控掉了出来。

    没想到了就看到了视频里的那一幕。

    这让鲁远梅当时就哭出了声,根本就没有想到她母亲的死居然还有这么一幕。

    难怪她就说她母亲先前身子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惜自从周玉霞来到他们家以后,她母亲的身子骨就越来越差了。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母亲因为鲁文城没有去关心她的缘故,所以心里才忧心忡忡导致身体不好的原因,没有想到这一切完全都是因为周玉霞给弄出来的。

    现在鲁远梅看到周玉霞就有种恨不得杀了她的冲动。

    但是到最后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冲动了,那么不就是让周玉霞如意了。

    所以她说什么都不能够让周玉霞如意才行。

    “现在你应该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吗?”鲁远梅咬牙切齿的看着周玉霞,“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或者是要补充的吗?要是没有,那我手里的这些东西就会交到警察的手中了,到时候该怎么判那就是警察的事情了。”

    “呵呵……呵呵呵!”

    周玉霞忽然大笑了起来,垂头道:“好啊,那你就交给警察,让警察来判呀,反正我现在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你以为我还会怕吗?”

    “这倒也是!”鲁远梅很赞成周玉霞所说的话,点头道:“你现在都应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确实是不应该再出来吓人了,要不然就算是把你这种人放出来那也是会祸害整个社会,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面吧,每年我母亲忌日的时候,我都会代替我母亲亲自来看看你。”

    “看看你这个杀人凶手是如何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的。”

    “你!”

    周玉霞被鲁远梅所说的这番话气的都快要挂了,胸口处也在不停的起伏着。

    张兰英见周玉霞被鲁远梅气成那副样子伸手拉扯了一下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反正现在该看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再待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既然这样,那么还不如赶紧离开的要好。

    就当做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鲁远梅侧目看了张兰英一眼,恩的低应了一声。

    周玉霞见张兰英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心里那叫一个气呀。

    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同时从村里出来的,到最后张兰英却嫁给了陆北霆那么好的男人。

    而她呢却落到了现在这样的下场,而且这一切都还是他们设计了。

    这让周玉霞的心里如何的甘心,她直接伸手想要去抓张兰英的手,奈何被栅栏给围着,让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近张兰英的身,只好一个劲的站在那里大吼大叫道:“张兰英你这个贱人,你别以为你现在嫁给了陆北霆你就不得了了,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会被陆北霆给抛弃的,到时候你会过的比我还不如,过的比我还惨的。”

    张兰英没有回话,淡淡的看了周玉霞一眼,就好像她这一刻在她的眼中是一个疯子一样,让她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周玉霞自然也看到了张兰英眼底的那抹讥讽,心中更是怒火中烧道:“张兰英,你别以为你过的比我好就可以神气,可惜你的父母还不是被我的爸妈他们算计用大火给烧死了,你就算是在神气那又能够怎么样?你的爸妈他们能够跟着你一起享福吗?哈哈哈!”

    说着,周玉霞还大笑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疯了呢。

    张兰英原本要和鲁远梅一起离开了,可她现在居然听到了周玉霞突然说她爸妈的死居然是赵春梅和周才添一手设计的,这让她顿时有些惊愕了。

    虽然一开始她也有些怀疑这一切是赵春梅和周才添两口子作的鬼。

    但是一直都没有证据,现在突然听周玉霞这么一说,张兰英连要离开的想法都没有了,直接走到了栅栏面前,目带凶狠的看着她道:“你说什么?我爸妈是被你爸妈故意给用计给烧死的?”

    “对呀!”周玉霞歪着头,完全不害怕她那凶狠的目光,满脸笑意道:“不止如此,就连奶奶那次的死亡都是我爸妈他们干的,本来他们是想要你们张家的土地和那份赔偿款,只可惜你爸妈他们死活不愿意给,所以没办法了,我爸妈他们只好亲自动手了。”

    “而奶奶就是因为太过于偏爱你跟张小驰那个野种了,所以我爸妈他们就打算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你们都给烧死,这样张家的一切都是我们家的了。”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你和你弟弟居然福大命大没有被烧死,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怂恿着我爸妈他们亲自杀了你们的,不然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天。”

    现在回想起来,周玉霞的心里就后悔的不得了,后悔当初没有亲自对他们姐弟二人动手。

    要不然所有的事情又怎么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张兰英听了周玉霞所说的这番话后,整个脑子都被炸懵了。

    难怪当初她就觉得那火很奇怪,可是一直都查不出来什么消息,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外婆在从中阻拦。

    想必外婆早就知道当初害死她爸妈的人就是她的儿子和儿媳,但是为了不让她发现,所以才会故意来借照顾他们姐弟二人的借口好销毁各种证据。

    就连当初赵春梅和周才添来他们家放第二把火的时候,外婆对她所说的那番话明显就是在交代后事,显然她也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放的火,但是她却还是选择了隐瞒。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外婆的心里就算是在恨自己的这个儿子,但是她的心里同时也是爱着她的这个儿子的。

    要不然周才添和赵春梅夫妻二人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她为什么会不揭穿?

    那还不是怕他们今后的日子会不好过。

    一想到这儿,张兰英的心里便非常的难受,不知道该张嘴说些什么,就这么一直低垂着头掉着眼泪着。

    而一旁站着的鲁远梅听到周玉霞说了这么多有关于张兰英的事情也被吓了一跳。

    根本就没有想到周玉霞的父母居然这么的心狠,连自己的亲妹妹和妹夫都能够下的去去,这心还真是歹毒。

    难怪她杀起人来也是一点都不眨眼。

    看来也是遗传了那两口子的性子。

    “英子,我们要不还是先回去吧?”鲁远梅看着张兰英不停的掉着眼泪,忍不住的提议道。

    要不然她在站在这里哭着,这周玉霞肯定会看她的笑话的。

    毕竟周玉霞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张兰英一辈子都活的痛苦。

    要是张兰英真的中了她的计谋了,那可就完了。

    “恩。”张兰英侧目看了她一眼,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哭泣的时候,便低低的应了一声。

    然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而周玉霞看到两人这么快就离开了,还在他们的身后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生怕张兰英不伤心似得。

    直到两人出了监狱以后,张兰英总算是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哭声很大,也是张兰英第一次当着有人的面哭。

    所以哭起来不远鲁远梅怎么劝说她,她都停止不下来,到最后鲁远梅就只好站着一旁看着她哭离开,只能够等她哭够了才叫她走。

    毕竟她现在一下子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心里肯定是非常非常的难过,

    所以哭哭也是不错的。

    只是没想到陆北霆这个时候却开着车来了,当她看到张兰英蹲在监狱的门口大哭着,忍不住的皱起了眉,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站着的鲁远梅,似在问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鲁远梅看了张兰英一眼,便把刚才她在监狱里所听到的事情低声的在陆北霆的面前诉说了一遍。

    陆北霆听了以后也是直皱眉,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到最后还是被她给知晓了。

    他原本以为只要他带着他们姐弟二人离开那里,来到城里,那么之前的那些事情的真相就会被揭发出来,可现在他算错了。

    这让陆北霆的心里开始有些自责了起来。

    尤其是当他看到张兰英现在哭的这么撕心裂肺的时候,心里是更加的不舒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神秘老公:高调宠  七零佛系小媳妇  第一讼  农村泼辣媳  离珠  天师请留步  冥界推销员  活人禁地  猛鬼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