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仙侠修真 剑徒之路 第742章 封禅台
    李绩神识传音通传几头大妖,

    “诸位,李绩即到此间,幸赖各位相助,再往后,无论发生什么,我希望深海妖族都不要插手其间,这不是咱们能硬抗的!戒急!戒燥!戒冲动!”

    众海妖默默点头,来时的雄心壮志在绝对实力面前早已灰飞,琅寰福地,还真不是它们能够撒野的地方!

    李绩如此说,一为尽朋友之道,二也是形势所然;朋友间的互相帮助,当在对方能力范围之内,超过这个范围,让海妖们死伤惨重,甚至给西北海域带去灾噩,就不是交友,而是坑妖了!

    再说了,真到行踪暴露,撕破脸那一刻,这区区数十头海妖,又能济得个甚?不妄动也许还能保住小命,否则太清雷霆之下,怕是渣都剩不下一粒!

    他再次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哪怕这次悟不得五行真意,也不要紧,未来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真把命送在这里,那才是一切去休!

    等李绩目测封禅台四周修士已接近三万人时,法会终于开始了。

    和前世一样,越是大的活动,越是悠久的门派,越是看重传统体面的修士……越是屁话多!

    致辞的太清元婴修士,从太古讲到远古,再从远古说到上古……从宇宙说到青空,从青空讲到南罗……从三清谈到太清,再从太清引出轩辕……话至此时,日当正午,一头再也忍耐不住的牛妖大喝道:

    “肚子饿了!该吃饭了!”

    三万名修士大笑声中,激得大阵内的空间都隐隐颤动,

    妖兽和人类不同,无论是海妖还是陆妖,都是靠吞噬血食来维持身体消耗,当然这并不是说这莽撞的牛妖真是饿了,到了金丹境界,便再饿,抗个数月一年的也是稀松,关键讨厌的是太清教的啰嗦,没完没了的,人修还守礼忍得,妖怪可不会管那么多,不耐烦时吼一嗓子再正常不过,这要搁在小地方小聚会,钵盂大的拳头早就挥上去了。

    高台上的太清真人养气功夫了得,虽数万人同声发嘘,他仍面色不变,我行我素;

    但端坐太虚殿上的掌教抱椟子却皱了皱眉,“谁让无边上去致辞的?不知道他嘴大无边,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么?”

    南浮真人陪笑道:“师尊,是无边师弟自己要求的,他觉得青空现在的局势对我太清不利,所以,想以理全之!”

    抱椟子轻喝道:“笑话!靠实力拿不回来的,靠嘴就行了么?去告诉他,一刻钟后,他这一项必须结束!”

    象秋实法会这样的大型集会,其实真君是从不参与的,本质上,这就是个低端法会,更适合筑基金丹修士,是一个面向基层的法会;真君参与的,都是数人,十数人的高端法会,名声不传,往来无白丁,象这样的法会他们上去说什么?说了绝大部分修士也不懂啊!

    也就是此次法会来宾人数过多,怕出乱子,抱椟子才坐镇太虚殿,否则象玉清法会那次,真君俱皆各自静修,谁来管这些乱七八糟!

    “是,弟子马上就通知无边师弟,让他长话短说;不过那牛妖也忒般可恶,别人都忍得,就它忍不得?”

    “闭嘴!”抱椟子眼目开合,锋利的冷光刺得南浮心中一凛,“来者都是客!不管是人,还是妖!它代表的不是一头牛妖,而是整个庞大的妖族群体,在青空,这是股绝不可轻忽的力量,不可轻讳,南浮,我警告你,若让我知道你私下里在法会上对那牛妖使坏,便让你进古镜面壁百年去!哼!”

    无边终于走下了高台,结束的有些仓促,台下欢声雷动,心思玲珑的修士们如何听不出来其中的变化,尤其是那牛妖,趾高气昂,挺胸叠肚,一副都是我的功劳的模样;殊不知太清修士早已暗中把它的老底翻出,不过是个南罗外海一处大岛上的妖怪,南浮当然不会违背师命,在法会上动它,不过等法会结束后,那就说不准了。

    大派行事,一贯如此,便抱椟子的警告,其实也是暗藏深意的;可怜好端端一头健硕的牛妖,却只因为一句话,却丢掉了未来!

    接下来的法会总算是走向了正常步调,有讲道,有演法,有炫术,有丹药炼制,有符箓画描,有法阵布设,有灵兽絭养……太清教的全面让人印象深刻。

    也不只是单一的个人表演,封禅台上被分成十数个区域,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至此,修士的情绪才慢慢高涨起来,一些忍不住技痒的修士纷纷上台秀一秀自己的拿手绝活,当然,以小派和散修居多,

    当然,所有的展现都局限在筑基,金丹层面,再高一等级,却没有元婴修士在这里卖弄,因为到了元婴这个阶层,很多东西都是门派的不传之秘,要么看不懂,看懂了就要出大事。

    整个太清讲道的重点,便在一个--三清道统上!吹嘘的是三清的古老悠久,正宗传承,根红苗正,仿佛除三清外,其他皆为异端邪说一般。

    让海妖们感兴趣的并不多,讲道,它们听不太懂;论术,它们拼的是神通;炼丹,那还不如要它们的命;制符,完全没兴趣;絭宠,特么的没事谁自己养自己玩?

    它们来此,主要目的便是五行山,其实五行山对它们来说恐怕也是过于高深了些,它们其实就是来看李绩捣乱的。

    目标完全放在五行山的还是少数,他们要么是元婴小派散修,要么是强丹来寻找一份机缘,那些骗小孩子的把戏他们是看不上眼的,他们,是真正有所图的人。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门派高层之间的博弈交流就从未停止过,不仅有十七大派的参与,也包括了很多一,二流门派的加入,他们打着的是法会的幌子,私下里行的却是合纵连横的主意。

    有象玉清,云顶,阴符,真武,广陵这样根本就是沆瀣一气的,也有象上清,沧浪,崇黄,太乙,白骨这样明暗两张皮的,至于那些一,二流的门派,却是以骑墙派居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现在在太清,当然按照太清的步调走,反过来有朝一日去了北域,恐怕也就变成跟着飞剑走。

    都是老混混,夹在两座大山之间,最重要的便是不要轻易表态,更不能赤膊打头阵,否则大山没什么事,他们先成了灰灰,那才叫冤枉呢。

    在修真界,是不流行提前压注的,修士们宁可得到的利益少些,也一定要看准了,瞧明白了才会出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七诀剑  乞儿闯仙界  都市超品天尊  大荒经  压级大佬系统  修仙靠舔盒  踏天道主  仙途  万仙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