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玄幻小说 霹雳修仙劫 第一百二十四章 堪破玄机
    “请排好队,马上进入考场,只有通过了第二关的考试才能被传送进第三关的考场,被淘汰的考生会被传送阵直接传送下山的,请各位考生严格遵守考场的纪律。”

    高台上剩下的六名金丹期的美女考官中走出一人来到台前娇声宣布道,显然那位主持考试的孔雀仙姨一走,此女成为了此次考试的主考官。

    此女说完,一展翅膀,和其他五名美女考官分别飞进六座宫殿里去了,考生们鱼贯而入,纷纷走进考场,烧火童子也快步走进面前的宫殿之中。

    在一层的大殿里悬挂着上百幅画轴,全都闪烁着淡淡的灵光,画轴的下方摆放着香案,香炉中插着燃烧着的半炷香,香烟袅袅升起,衬托出一种十分神秘的气氛。

    烧火童子走到一幅画的旁边,身边马上出现了一个白蒙蒙的禁制护罩把他与其他的考生彻底隔离开,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烧火童子凝神往画中望去:画的是三名修士和三只巨鬼过河的图画,河水中停靠着一只小船,看其大小仅能同时乘坐两个人。

    文中注释是:让实力相当的修士和鬼怪一起渡过河去到达对岸,小船每次只能乘坐两个人,而且不能打破修士和鬼怪的实力平衡,否则那些鬼怪就会把修士吞吃掉。画得惟妙惟肖,意境优雅,烧火童子一看就知道此画是一种空间类的宝物。

    烧火童子心中好笑,三人三鬼一共是六个,每次运过去一人一鬼,三次就能运完,这有什么难的啊?难道也能成为一道考题?凤凰山的这些女人竟会出这样的考题,脑子是不是坏死了啊?

    不禁嗤之以鼻,身子一闪跳进了画中,在一名修士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那名修士就一下子跳进了小船里,又在一只鬼怪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那只鬼怪也一下子跳进了小船里,小船载着他俩摇摇晃晃地驶向了对岸,途中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烧火童子用手一指,那名修士便纵身跳上了对岸,一指那只鬼怪,鬼怪也纵身跳到了岸上,一指那只小船,小船连一点反应也没有,烧火童子想尽了办法,小船就是纹丝不动,看来却是非得画中的修士和鬼怪才能开动此船。

    没有办法,只好用手一指那只鬼怪,鬼怪便驾着小船返了回来,可是马上发生了血淋淋的一幕,鬼怪和修士的平衡立刻被打破,三只鬼怪一齐扑了上去,把剩下的两名修士给吃掉了,烧火童子一下子从图画里跌了出来,画面又回到了刚开始时看到的状态。

    烧火童子所变的雪羽雷鹏惊出一身冷汗,这未免也太惊悚了,当时鸣凤仙子告诉他答案,自己一时间还不能全部理解,现在也只能慢慢整理思绪,看来让鬼怪划船回来是行不通了,应该让修士划船回来,幸好自己还有两次机会,可以再试一次。

    于是又一次跳进了图画里,分别在一名修士和一只鬼怪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那名修士和鬼怪便一起跳到了小船上,小船又载着他俩摇摇晃晃地驶向了对岸。

    这一次,烧火童子指挥那名修士划船回来,而是把那只鬼怪留在了对岸,小船回来以后,这里是三名修士和两只鬼怪,三名修士并没有冲上去斩杀鬼怪,烧火童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种平衡不是绝对的,只要保障不让鬼怪的实力超过修士就行。

    烧火童子在剩下的两只鬼怪的屁股上各踢了一脚,两只鬼怪一起跳到了船上,小船划向了对岸,然后送上岸一只鬼怪,指挥另一只鬼怪划船回来。

    这回岸上剩下了三名修士和一只鬼怪,烧火童子指挥两名修士上船,划到对岸,然后用一名修士换回了一只鬼怪,一人一鬼一同划了回来,这样,河对岸运过去一人一鬼,这一边是两名修士和两只鬼怪。

    烧火童子想了想,决定让两名修士上船,一同划到对岸,这样,三名修士和一只鬼怪就被运到了对岸。

    接下来,即使没有鸣凤仙子的提示,烧火童子也知道应该如何分派了,他让那只鬼怪划船去接它的两个同伴,如此两次,三只鬼怪就全都被运到了对岸。

    玄机勘破,竟如此的简单,烧火童子怀着喜悦的心情在一片白光当中被传送到了第二层阁楼上去了。

    “恭喜前辈闯过第二关来到这里,前辈乃是这个考场中来到的第一人,侍女小鹉恭迎前辈。”

    一名容颜秀丽的白衣侍女出现在了烧火童子面前,躬身施了一礼。

    “啊!竟然是小鹉姐姐。”

    烧火童子禁不住脱口而出,眼前的佳人正是鸣凤仙子的贴身侍女小鹉姑娘。

    “前辈认识妾身?”

    白衣侍女美目流盼望着眼前的白袍修士,疑惑地问道。

    烧火童子就想现出原来的模样与此女叙旧,可是仔细一想,还是强忍住了,毕竟在这里身处险地,所有的人全都想要夺取他的敕仙令,要是走漏了消息让那位金仙期的火凤老祖知道自己来到了这里,说不定马上就会招来杀身之祸,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在下雪羽雷鹏以前曾经有幸见过姐姐一面,像姐姐这样俊俏之人,金某自然是过目不忘,小鹉姐姐怎么会在这里当考官啊?”烧火童子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原来前辈以前见过我啊!今日魔派侵袭,山上的高手全都派出去了,妾身只是临时被分派在这里的,前辈如果能通过第三关的考试,妾身就会记录下前辈的大名,呈报给族中的长老,姐姐二字可不敢当,请前辈不要如此称呼。”

    小鹉听见这位白袍修士以前只是见过自己一面,心中大感失望,于是不卑不亢地说道,像这种一见面就叫姐姐的好色之徒,此女是见得多了,每次都能从容应对,又不能惹怒对方,分寸拿捏的程度要恰到好处。

    “嗯!的确是金某唐突了!”烧火童子干笑了两声算是蒙混过去。

    “请前辈随我到密室之中。”

    此女说完,把烧火童子所变的雪羽雷鹏引到一间密室里,这里摆放着檀木的桌椅和精致的茶具,在密室的一面墙壁上也悬挂着一幅闪烁着灵光的画卷。

    画中有两个人正在争吵,一个二十几岁的卖油郎和一个买油的中年人,旁边还画着几件盛油的器皿,画轴的下面备有香案,香炉中插着半枝香头。

    小鹉用手指弹出一枚小火球打在香头上把香头点燃,然后沏上一杯香茶,回头对着烧火童子嫣然一笑,娇声说道:“前辈是叫雪羽雷鹏吧!妾身已经为前辈标注好了姓名,前辈是来此闯关的第一人,所以才会有如此待遇,如果前辈能够闯关成功的话,就会被传送出去的,以后会得到族中长老的接见,妾身不便多说,请前辈安心答题吧!”

    此女说完,莲步轻移走了出去,并激发了密室外面的防护禁制。

    烧火童子目送小鹉姑娘出去,这才转过身来,心想:“像小鹉姐姐这样的修为只能做别人的侍女,如果公主出嫁,她们极有可能还要被赔嫁出去,命运真是堪忧啊!”

    发了一会儿感慨,收回心神往画中望去,看了半晌,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画中并没有注释,看来要想弄清楚画里的含义,非得进去一趟不可了,烧火童子纵身跃进了画中,就听见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传来。

    卖油郎说:“我的油篓里有十斤油,你这个人却偏偏要买五斤,而我又没有称油的工具,我只卖三六九斤,不卖二五八,你还是到别处买油去吧!”

    买油的那个人红着脸大声说道:“你是卖油的,凭什么不卖给我?我买三斤,买的油不够用;买六斤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只能买五斤……”

    烧火童子听了半晌,总算弄明白了:原来卖油的油篓里有满满十斤油,有一只能装三斤油的葫芦是用来卖油的,以前只卖三六九斤,从来没有卖过别的斤数;而那个买油的人拿来一只能装七斤油的油瓢,就想买五斤油,因而发生了争执。

    烧火童子不由得伸手挠了挠头,他最怕遇到这种拨弄算盘珠子的事情了,而那位鸣凤仙子告诉他答案的时候也只是说第三关的关键之处是在那只葫芦上,别的就没有了,心里不禁把鸣凤仙子这个小魔女骂了十几遍,可是骂完了题还是要答的,不禁冥思苦想起来。

    “葫芦……葫芦!对!应该先从这只葫芦下手。”

    烧火童子拿起油篓先把葫芦倒满,然后又把葫芦里的油倒进了瓢里,接连倒了两次,那么现在瓢里是六斤油,而油篓里还剩下四斤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就对那个买油的说道:“这位大哥!你就买六斤油吧!确实是不好分啊!”

    买油的人闻听,对着他龇牙一笑,烧火童子以为他答应了,谁知道被买油人飞起一脚,把他从画里面给踹了出来,画面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油篓里依旧装满了十斤油。

    烧火童子站在画卷前面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难道我连第三关都闯不过去吗?加起来也就是十个数,没想到会这么复杂,传出去丢死人了,看来玉凤仙子是救不出去了,这该如何是好?都怪那个小魔女没有把答案说清楚。”心中懊恼不已。

    “小主人!我来了。”

    正当烧火童子抓耳挠腮彷徨无计之时,忽然听到脚下的地面发出一声轻响,一只黑毛鼠钻了出来。

    “你竟然能穿透禁制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奖赏你们。”烧火童子不禁喜出望外。

    “这里只是设有一些简单的禁制,破除它们属下还没有费太多的力气,鸣凤仙子怕主人犯难,所以打发小的进来看看。”

    黑毛鼠一纵身跳到烧火童子的肩头上,趴在他的耳边把鸣凤仙子的答案悄悄传音给他,烧火童子顿时眉花眼笑,连连点头,对着黑毛鼠传音吩咐了几句,黑毛鼠身子一动跳到地上,一头钻进地下不见了。

    烧火童子这才抖擞精神,二次跳进画卷里,去给那两个人分油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明日之劫  忍界修正带  别摸我的尾巴  幻世之洛神  海贼之枪械至尊  我有一个修仙门派  我的女神手臂  海贼之雷神降临  六道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