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其他小说 骗嫁之权臣有喜 第324章 马志丰之死
    有不少水花溅到了脸颊上,顾珏清伸手抹去,抬眸之际,便看见卫长琴已经游到了她面前,身上只穿着单薄的雪白中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晶莹锁骨与白皙的胸膛。

    顾珏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先说好了,洗澡可以,其他事情回房去做……”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卫长琴的双手已经拥住了她的身躯,在她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放心吧,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地点随你定,不想在浴池里试,我自然不强求,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顾珏清闻言,唇角轻轻勾起,长臂一伸,捞过岸上的毛巾递给了他,“帮我擦背,等会儿我也给你擦。”

    卫长琴接过毛巾,帮顾珏清擦拭着光滑洁白的背部,力道不轻不重。

    “这样的力道可以吗?”

    “不错,保持。”

    沐浴完毕之后,两人离开浴池,穿上了衣裳。

    此刻已是深夜,在府里走动的人不多,再加上浴池离顾珏清的卧室也近,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卧室里。

    顾珏清栓上门,才收回手,便察觉到身子腾空了。

    是卫长琴把她打横抱起,低头嗅着她发间的香气,悠悠道:“今夜用的是雪莲花香露?我喜欢。”

    顾珏清伸手环上了他的脖颈,“那你下次也用我喜欢的玫瑰香露,可好?”

    “好。”卫长琴抱着她,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月色走到了床榻边,俯身将她轻柔地搁在了榻上,询问道,“小清,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儿太暗了?”

    “是挺暗的,连你脸部的轮廓都看不清楚。”顾珏清道,“点一小盏灯过来吧?”

    下一刻,她便听见他的轻笑声传入耳中,“不用点灯了,我这里有能够照明用的东西。”

    说着,他将手伸到了外衣口袋里,摸索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一抹暖黄色的光亮出现在了夜色里,照亮了他的轮廓。

    本就俊美无瑕的脸庞,在柔和的光亮照耀下,更增添了一抹朦胧之美。

    “什么东西,是珠子吗?”顾珏清把手伸到了盒子里,掏出里头的东西一看。

    葡萄般大小的圆珠,手感光滑冰冷,珠身散发着柔和的暖光,可以照亮一块小区域。

    照耀整个屋子是不够的,但是床榻上的这几尺地方,绝对够用了。

    “这是夜光珠的一种,是不是比点灯方便多了?”卫长琴道,“放在床头处,我们都能够看到彼此,这光芒也不刺眼。”

    “挺不错的,想不到你还特意准备了这个。”顾珏清把珠子放在了枕头边,再抬眸时,卫长琴的脸庞已经凑近了。

    “小清,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额……”

    顾珏清都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就被卫长琴落下来的唇堵了回去。

    她没机会再开口了。

    她察觉到卫长琴的手已经滑进了她的衣领内,望着他那近在咫尺的容颜,唇上传来的温润之感令她不由自主张开了口,原本揽着卫长琴脖子的手,游移到了他的衣领上,试图扯开。

    而她这般动作,引得唇上的力道加剧,分外霸道却又不失一分温柔,辗转在唇齿之间,缠绵悱恻。

    顾珏清那原本就不清醒的头脑,此刻似乎变得更加朦胧而恍惚了。

    卫长琴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的中衣上,将那中衣的衣带轻易扯了开,解了下来……

    幔帐浮动,遮住了一室春色。

    ……

    激情退却,已经是后半夜了。

    顾珏清平躺着,只觉得身上依旧有些酸麻,却比头一次好了许多。

    她觉得有些口干,想要起来倒杯水喝,试图起身的时候,察觉到一只手正紧紧地扣着她的腰际,耳畔是他柔和的嗓音,“还不睡觉,准备去哪儿?”

    “有些口渴。”顾珏清道,“想去倒杯水来喝。”

    “我就在这,何必要你亲自去倒,端茶递水的事吩咐我就行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好好躺着吧。”卫长琴的唇角轻扬,扣着她腰肢的手捏了捏,“身子还会觉得酸痛吗?”

    “还是有点儿,不过比上次好多了呢。”顾珏清说着,试图把搁在腰上的那只手扯下来,“长琴,你别挠我痒痒,你明知道我怕痒的……”

    他那只手不安分地对她又捏又掐,力度十分轻,还真的像是在挠痒,让她忍不住想要发笑。

    顾珏清不说自己怕痒还好,这么一说,卫长琴似乎起了逗弄她的心思,用指尖轻挠着她的肌肤。

    顾珏清不再跟卫长琴客气,直接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你这手要是再不老实,我可就要掐你了!刚才不是说要给我倒水吗?快去。”

    卫长琴眉头轻挑,收回手,掀开了被子下榻,“这就给你倒去。”

    他很快倒好了水回到床榻边,顾珏清也坐起了身,接过了水杯就喝。

    “慢点喝,不够我再去倒一杯来。”卫长琴道。

    “够了。”顾珏清解了渴,便重新躺了回去,“我得睡了,明天还要早朝呢。”

    “早朝回来,我再给你按肩膀揉腰。”卫长琴轻抚着她的发丝,“睡吧。”

    “嗯。”顾珏清应了一声,缓缓合上了眼皮。

    ……

    一夜过去。

    次日上午,顾珏清在去皇宫的路上打了好几个哈欠。

    车轱辘滚动的声音那般清晰,街上的吆喝声混合着说话声那般嘈杂,可就是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中,她还是有些想睡觉。

    后半夜才睡着,早晨又起得早,有些睡眠不足啊……下朝回去了之后得补补觉才行。

    她打着瞌睡,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她听见车夫的声音传了过来,“相爷,到了。”

    顾珏清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下车。

    得先打起精神去上早朝,反正这位皇帝陛下上朝的速度也很快,没什么事情可说便会很快退朝了,她也好回家补觉,顺便享受卫长琴提供的按摩服务。

    顾珏清一路走向大殿,这个时间段,周遭有不少大臣们在走动,与她去的都是同一个方向,她无意中听到了几句议论,让她有些吃惊。

    “马大公子竟然会横尸河边,实在是太过凄惨了。”

    “马太师在天之灵若是得知此事,恐怕是不会安息的啊。”

    “马家今年可谓是流年不利,先是太师气绝身亡,再是太师夫人连同马大公子犯了欺君之罪,太师夫人被陛下赐死,陛下仁德,对马大公子网开一面,可即便是陛下放过了他,老天爷也没放过他啊。可惜了,才三十出头呢。”

    顾珏清把这些议论声全都听在耳中,心中有了思索。

    有句话叫做人逢喜事精神爽,人一旦有了喜事,可能会因此遗忘某些不太开心的事,这个道理在她身上得到了实践。

    若非这些大臣们提起了马志丰,她真的都快忘记这么一号人的存在,只因这个家伙在她心里向来微不足道。

    她记得长琴之前跟她提起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太师与太师夫人已经去地下团聚,马志丰接连失去双亲,心中的怨恨必然如野草般疯长,留着这样一个人在世间,对她可能会有不利的影响。

    长琴的建议是除掉马志丰,而她也的确要采纳他的建议,可还没等她有动作呢,马志丰竟然翘辫子了?

    横尸河边……会是巧合吗?

    这个死法听起来,不就是长琴打算给马志丰安排的么?

    她还记得她问长琴,打算给马志丰一个什么样的死法,长琴当时的回答便是:醉酒溺死。

    “饮酒过多,失足落水。经历父母双亡这等大事,心情消沉到了极点,跑去借酒浇愁,这很说得通吧?喝起酒来就没个分寸,喝得醉醺醺,这也十分正常吧?醉得太厉害,看不清楚,恰好走过河流边,脚下不稳跌了一跤,由于醉意无法维持平衡,更不能自救,因此而溺亡。合理吗?”

    长琴所安排的这一出‘意外’,其实是蛮合理的。

    马志丰之死,是他做的么?

    顾珏清正在思考着,就听见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声冷嘲——

    “你们觉得马大公子是死于意外吗?我倒是不觉得,这没准就是一出谋杀,却刻意要伪装成意外,目的就是为了让刑部不去追查。”

    顾珏清闻言,翻了个白眼。

    说话之人是蔡士常。

    别人会不会怀疑她?这不知道,但她知道,蔡士常一定会怀疑到她头上。

    马太师已死,朝堂上跟她最不和的,是蔡士常了。

    而蔡士常在其他人面前也丝毫不掩饰对她的疑心,“有些人或许表面上劝着陛下对马大公子网开一面,给马太师留下继承人,实际上却是阳奉阴违,对马大公子痛下杀手。”

    “蔡大人,听您这话里的意思,您是已经有了怀疑的人了。”旁边一位官员接话道,“敢对陛下阳奉阴违,那胆子可真不是一般大,蔡大人若是没有证据,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了吧?”

    “许多事情咱们拿不到证据,但是可以推测得出来。”蔡士常淡淡道,“质疑马大公子死因的人绝不止我一个,只是许多人不敢站出来说而已。”

    顾珏清听到这里,脚下的步子顿了顿,转了个身,冷眼看着七八尺之外的蔡士常,“怀疑本相怎么不敢走到本相的面前来说?在本相身后叽叽喳喳的,甚至敢说本相对陛下阳奉阴违。”

    “咦,我也没指名道姓啊,顾大人怎么就迫不及待地对号入座了呢?”蔡士常走到了顾珏清面前,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下官刚才没有提到顾大人一个字,下官只是在说,马大公子不像是死于意外,有极大的可能是被人蓄意谋杀,下官没说您是凶手,您激动个什么?”

    “你装傻充愣的本事倒是见长。”顾珏清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怀疑的人不是本相,那是谁?”

    “顾大人,早朝的时间就快到了,咱们站在这里争执有些不太合适吧?”蔡士常道,“麻烦您让一让,咱们该去大殿里等候陛下。”

    “你不把话说完,本相就不让你过去。”顾珏清心里有了思量,面上摆出一副恶劣的态度,“说,你怀疑谁杀了马志丰?现在就说,本相来跟你一起分析分析。”

    “此事,等陛下提起的时候咱们再谈。”

    “陛下日理万机,你我身为臣子就应该替他分忧解难,陛下如今还没到,你也不用急着进去站好,咱们可以迅速解开马志丰的死亡之谜,这是给刑部省事了。”

    顾珏清说话时,周遭已经有不少官员围了过来。

    曾经与马太师交好的官员们纷纷出声。

    “顾大人,您对着蔡大人发什么火气呢?他只不过是替马大公子觉得惋惜而已,就算是怀疑到了您的头上,也不该怪他。”

    “正是,顾大人与太师不和睦,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太师与太师夫人接连死去,马大公子深受打击,借酒浇愁,他们的死与顾大人您有些牵扯,所以,马大公子身为一个孝子,难免会对您心生怨恨,这难道不合理吗?”

    “顾大人是何等的精明,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因此,以顾大人的心思和手段,对马大公子下杀手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推测,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说明顾大人就是凶手,其实我们心中也有些怀疑您,所以能够体谅蔡大人的心情。”

    顾珏清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面上并无慌乱之色,只是往后站开了几步。

    这些人凑得太近,不方便她出脚。

    都想借着这件事情弹劾她,让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最有理由杀马志丰的凶手。

    然而这一回,她没动马志丰。也许是长琴动手的。

    不管是谁动手的,杀人的这个罪名都不能落在她头上,面对这些质疑她,官职不如她的人,跟他们讲道理简直是浪费时间,倒不如跟他们动粗。

    于是乎,站在不远处看戏的官员们接下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顾大人抬起了腿,把方才质疑他的几位大臣们,每个人踹了一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神秘老公:高调宠  七零佛系小媳妇  第一讼  农村泼辣媳  离珠  天师请留步  冥界推销员  活人禁地  猛鬼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