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历史小说 风起大宋 第四百六十三章 燕州归宋
    卢俊义和丰臣秀吉的船队从济水一路来到梁山泊。

    “哈哈,师兄,一路辛苦了。”姜德带着岳飞等人闻讯来到梁山的港口来迎卢俊义等人,见卢俊义下船,立刻迎道。

    “末将见过侯爷!”卢俊义先是对姜德拜了一下,然后才对岳飞等人道“几位师弟,好久未见了。”

    “见过师兄!”岳飞等人对卢俊义拜道。

    丰臣秀吉这时也下了船,见到姜德快步上前拜道“见过主公!”

    其他倭国文武也对姜德拜道“见过平阴侯大人!”

    高丽来的文武也齐声道“见过摄政王殿下!”

    在李资谦的主持下,姜德在高丽的身份此时已经是摄政王,仅次于高丽王。

    丰臣秀吉听到高丽人对姜德这样的称呼,不由大为懊恼,他也知道姜德对倭国、高丽的统治在法理上都有瑕疵,却没想到高丽人居然用这样的方法解决了。

    丰臣秀吉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高丽人独享在前。

    姜德对摄政王这个名号还是很满意的,点头道“很好,都起来吧,后日就是我师兄大婚的日子,七日后便是我平阴侯府大议的日子,到时各路英豪齐聚,你们高丽和倭国的未来发展也是其中讨论的重点。待会会有人教你们大议的方式。”

    “遵命!”倭国和高丽的文武齐声喝道。

    卢俊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他这次大婚说起来还是姜德牵的线,对方不是别人,正是梁山第一女将扈三娘。

    扈三娘自从上了梁山后,就入的是近卫部队,这主要是姜德想照顾他,但随着扈三娘的年龄逐渐增长,扈太公可是急的嘴巴都要气泡了,扈三娘在梁山见多识广,一般的人根本看不上,又一次卢俊义上山讨论军事,被扈太公看上,姜德也乐得其间,扈三娘知道后先是找到卢俊义打了一架,之后众人看到的就是卢俊义抱着扈三娘出来的样子。

    卢俊义和扈三娘的婚礼办得既隆重又收敛,毕竟众人来梁山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大议。

    姜德的房中,丰臣秀吉低着头走了进来,姜德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坐,玉藻,上茶。”

    玉藻微微低头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端着茶点递给丰臣秀吉,丰臣秀吉急忙低头接过。

    “我看了你们的报告,你们在倭国这段时间做的不错,过几日就是大议了,你是倭国的幕府将军,也要在大议上代表倭国发言表态,为了防止误会,我先和你说说情况吧。”姜德其实不仅仅叫丰臣秀吉来,等会李资谦、慕容彦达、吴迪等人都会被姜德约着谈话。

    姜德先是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说道“听闻你近日也读了不少书,对辽国应该是知道的吧?”

    丰臣秀吉点头道“辽国乃中土北方大国,有控弦之士百万。”

    姜德嗯了一声道“从唐末以来,辽国便独大北方,自檀渊之盟后,宋辽对峙百年,却也太平,但时运玄妙,数年前辽国东北兴起一国,名金,在宋金的合攻下,辽国的灭亡大概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情了,这也是我和许先生等人在多年前就预测的事情。

    接下来,中原就剩下金宋两国,秀吉,你说这几年的天气如何?”

    丰臣秀吉被姜德的话说的愣了一下,这几年的天气....丰臣秀吉想了想后便明白了姜德的意思。

    “回主公,气候异常,今年倭国一边有大旱,一边又阴雨绵绵,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被原来的贵族蛊惑造反的原因。”丰臣秀吉说道。

    “嗯,没错,如果人人丰衣足食,没什么人愿意造反。”姜德点头道“这样的天气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昔日唐末的时候也出现过长时间这样的气候,很多人说这是改朝换代的上天预示...也可以这样说吧,但从科学上来说,这样的气候应该叫做小冰川。”

    姜德也不管丰臣秀吉有没有听懂,继续说道“中原如今也是如此,但这次的小冰川和唐末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中原的影响并不算大,但辽国故土却是天灾连连,金国占据了辽国后,没粮食可不行,南下就是必然的事情。

    金国南下,宋国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是挡不住的。”

    丰臣秀吉毕竟是倭人,姜德并不想给他心里种下宋人软弱的印象。

    “我是宋臣,到时候起兵救国就是必然的事情,近年来我为了让宋皇安心,已经裁军不少。”

    姜德就像许诺的那样,自方腊被灭后,就开始上书裁军,赵佶自然是乐见其成,姜德不断的将军士派遣回乡,成为整个山东保甲制中义务兵教头的一员,如今姜德面上的军队虽然少,却可以随时利用已经建立起来的义务兵制度召唤出十万大军。

    但这些人和金国对抗依旧是捉襟见肘的,这就需要高丽和倭国两个地方的输血。

    丰臣秀吉听话听音,也当了这么久的幕府将军,自然明白姜德的意思,立刻表示忠心的说道“倭国上下均是主公的部下,均愿为主公效死。”

    姜德点点头,表示满意,说道“打仗打的是钱粮,打的是武器,打的是人。

    先说钱吧,石见银矿的开采进度我很不满意,其他的矿山也是如此,倭地多山,多山则多矿,要发展优势产业这个道理你要好好的灌输到各地的官员脑中!”

    石见银矿本来应该要等到明朝时期才会被倭国政府发现,这个是倭国最大的银矿,在历史上的十七世纪,这一个矿山的产量就高达世界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但姜德只是知道这个银矿的大概位置,因此许贯忠等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这个银矿,到现在才刚刚开始开采。

    “你们要充分利用好火药,加快开采的力度,至于人手,三佛齐有很多。”姜德眯眼说道,在他的心中,三佛齐的土著生死并不关心,自从去年黄达等人攻占了三佛齐的蒲罗中港后,被姜德改名为新港,当地不少反抗的土著都被姜德送到了倭国的矿山之中。

    “主公放心,现在各地的乱党都被我军剿灭,明年开始,每年最少可以开采银两百万两,黄金十万两!”丰臣秀吉立刻许诺道。

    姜德点点头道“很好,另外还有硫磺的开采也要加强,这些你要好好琢磨。”

    丰臣秀吉退下后,李资谦又走了进来,姜德又对高丽的煤铁的开采提出要求,李资谦自然是无一不诺。

    在连续见过几个人后,姜德有些累了,想了想叫来李忠说道“去叫公孙先生过来一趟。”

    公孙胜还是一身的道袍,姜德问道“公孙先生,我准备在大议前先来一次演武,好让众人知道我们现在拥有的实力,你看如何?”

    公孙胜笑道“侯爷的心思,贫道明白,贫道立刻安排最新的火枪和火炮用于演武。”

    ——

    梁山的一个小山丘上,三队军士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军官的指挥下踏步来到一条白线前。

    在距离白线约三十丈的地方,树着数十个木牌。

    在距离军士数十步的地方,是几排坐着的军官团。

    梁山山上所有团级以上军官几乎都出现在这次的演示现场,可见姜德对这次演示的重视。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火枪兵?这火枪真的比弓箭还厉害?”王贵有些怀疑的看着那些军士。

    公孙胜笑道“王贵兄弟等会看着就是,这可是我们第四代火枪了。”

    姜德从让公孙胜主持火炮铸造的时候就开始着手火枪的铸造,但火枪比火炮却是难上太多。

    很多人不理解,觉得火枪的威力小,火炮的威力大,自然是火炮更难,但实际上在工业上,做大难,做小更难。

    按照历史的发展,最早的火枪应该出现在不久后的南宋,那个时候的火枪是使用竹筒作为枪管发射弹丸,但因为竹子很容易碎裂,因此是一次性武器,是作为弓弩的补充出现的。

    而像样的火绳枪是要到明朝才会出现,火绳枪是东西方同时发展的,各有特色,由于火绳枪要精铁打造,还需要良好的工艺控制,因此极为昂贵。

    除了火绳枪外,还有一种枪是燧发枪,燧发枪的历史比火绳枪还要晚上一些,由于更加方便,因此在欧洲很快淘汰了火绳枪,而在东方,由于清朝对火器的打压,末毕懋康发明中国的自生火铳并没有大规模装备军队,只是做为清朝贵族的玩物出现。

    如今姜德等人面前的是火枪兵用的火枪就燧发枪,既然知道历史发展,姜德自然不会再让公孙胜走一遍火绳枪的路。

    燧发枪的难点一个在于燧石,燧发枪的设计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再在传火孔边放一个击砧,如果需要射击时,就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点火药,这就对燧石的要求很高,燧石的质量就代表击火率的高低。

    其次就是在火枪的枪管。

    火枪的枪管要比火炮细太多,而且数量也要求高,因此不能用沙模这样的办法制造。

    公孙胜主持了四代火枪研制,现在的火枪枪管已经从最早的拿一根铁慢慢的钻变成了新的卷打法。

    卷打法是用一根长方形的熟铁板,直接锻打卷制成型。卷成铁管后,工匠趁热在锻缝上撒上精铁矿粉,也就是氧化铁。撒上去后,再把发红的铁管埋入炭堆里,用煤炭还原铁矿粉,还原后的铁矿,直接和锻缝“长”在一起了。

    这样的粗胚做好后,就可以用钻机修正枪管,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可以保证口径基本完全一致。

    “准备!”在军官的一声令下,一排军士先把火枪横放,从药仓中放火药,再树立起来放弹丸,最后从枪管下抽出通条,捣实弹丸和发射药,然后举起瞄准。

    “开火!”

    “砰!砰!砰!!”

    一阵整齐的枪声响起,跟随枪声的是一阵青烟。

    “第二排!准备!开火!”

    “第三排!准备!开火!”

    三排军士在军官的指挥下不断射击,连续不断的射击让这三排军士很快被烟雾彻底笼罩住。

    “停!”

    整整十轮射击完毕后,枪声停了下来。

    姜德看向公孙胜,公孙胜便让军士把靶子端到众人面前,让众人过目。

    “这威力倒是不错,但这烟雾也太大了,打到后面就是盲射了。”

    “单兵从准备到射击需要三十息,三队轮射也是每十息才能射击一次,如果面对骑兵,恐怕用处不大啊。”

    “这弹丸这么小,恐怕还不如弩箭吧,要我说,还是弓弩杀敌才是正道。”

    “这应该是小型化的火炮了,声响倒是很大,这威力...”

    姜德听众人在下面议论纷纷,示意公孙胜说话。

    公孙胜咳嗽一声说道“诸位兄弟,你们刚刚看到的,是研发的第四代火枪,用的是燧石点燃,只要不是大雨,都可以使用。”

    卢俊义眯眼道“下雨也可以使用?这倒是不错,下雨弓弩都不能用,这个倒是可以补充一二。”

    公孙胜继续说道“这燧发枪,枪体为精钢打造,重十二斤,有效射程为三十丈。”

    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这个数据可不好看啊。

    要知道,三十丈大概也就是百米,而弓弩的有效射程都超过了这个距离,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姜德要大张旗鼓的让众人看这样的武器。

    公孙胜见众人的表情,知道众人的想法,便笑道“这个有效射程是指军士穿着皮甲也可以射杀的距离,诸位兄弟接下来看杀伤力表演。”

    又是几个靶子树了起来,这一次的靶子上都穿着战甲,有皮甲,有纸甲,有铁甲,均在三十丈左右,十个人为一队瞄着一个靶子开始射击。

    这一次大家再看靶子,突然觉得有点意思了,三十丈的距离,皮甲被轻易的击穿,而山文甲也被打出一个洞,至于纸甲,就更别说了。

    姜德问道“诸位都是我梁山军的高级将领,你们觉得这火枪是否大可作为?庞万春,你是弩炮师师长,你先说说吧。”

    庞万春起身说道“两军交战,弓箭为先,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弓箭是我杀敌,而敌不能杀我。

    但弓弩手的训练要求极高,需要膂力和毅力,最少要训练半年以上,才能上战场。如果要精兵,不训练两三年,难以成为神射手。

    我看这火枪兵啊,打了十轮也不显累,恐怕再打二十轮也没事,但弓弩手可没这么好的耐久力。

    因此我认为火枪兵的优势一在久战,二在易得。”

    姜德一边听一边点头,不得不说庞万春说到了重点,火枪之所以能代替弓弩兵,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廉价易得和超长的耐久力。

    如果让庞万春和一个火枪兵比,自然是庞万春射的远,射的准,但庞万春这样的神射手太难得,而火枪兵的训练却很容易。

    “侯爷,这火枪造价如何?如果要大规模的装备,有什么困难?”岳飞起身问道。

    岳飞问的也是一个重点,装备价格将决定是否能大规模装备,如果过于昂贵,即使好用也难以大规模推广。

    姜德看向公孙胜,公孙胜便回道“我们这火枪是第四代火枪,也是第二代燧发枪,暂时被命名为宣和四式火枪,造价约为五贯,如果大规模生产,造价约下降到四贯左右。

    但和弓箭不同的是,一杆火枪从枪胚到成品,原来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这主要的时间都在打造枪管上,自从我们使用新研发的工艺后,现在只需要四个工作日,而一把好弓,没有一年的时间是做不出来的。”

    “四贯,不算贵啊。”

    “一把好弓,四贯可拿不下来。”

    “关键是只要四个工作日!这才是这武器最大的优势啊!”

    众人讨论着,都觉得这火枪物美价廉,是个极好的武器。

    姜德咳嗽一声,说道“公孙先生,如果全力以赴,一年时间,能打造多少?”

    公孙胜低头回道“回侯爷,枪管的制造要求精铁,如果全力生产,一年的时间大约可以生产七千杆。”

    姜德点头道“那就先编练七千!”姜德看向众人道“好的武器要好的军士和将领,这七千火枪兵中,近卫师先分三千,剩下的四千我先不调配,各个团长、师长自行写如果让你来指挥火枪兵,你会如何指挥,给你们三天时间,谁写的好,这火枪兵就让谁来带。”

    众人眼睛不由的一亮,谁不想手下有精兵强将,这火枪兵看起来比强弩兵还强,谁不想要。

    “好了,接下来是什么?”姜德继续问道。

    公孙胜说道“接下来是火炮。”

    随着一门门的火炮被拉出来,公孙胜对众人介绍道“经过一年的改良和历次作战后将士的反馈,我们对陆战炮重新设计,现在定型了四种火炮。

    第一种是这种大口的小炮。”

    公孙胜指着一门口径约有两寸的火炮说道“此炮为四式虎蹲炮,重四十五斤,改良了原来需要用虎爪固定的设计,改为配套的三脚架,并且加了标尺,量化了火药,使用的弹药主要为霰弹,有效射程在一百丈,如果使用超量火药,可以射击到一百三十丈,不过这样容易炸膛。”

    一丈约为三米,也就是说这门火炮的有效射程是三百米,为了证明其的灵活性,两个军士抱着这门火炮不断的走动着。

    说完,公孙胜又指向另外一门火炮道“这是四式轻型步兵炮,精钢打造,和原来的火炮相比,炮管长,管壁厚,射程也更远,此炮重四百五十斤,可以跟随军队快速行动。

    步兵炮的最远射程为两百五十丈,如果使用超量火药,有效射程可以达到三百四十丈。”

    两百五十丈的距离约为后世八百米,四百五十斤的火炮已经不是人可以轻易移动的了,但是在加了炮轮后,两个人就可以短距离的移动,四百五十斤大约是后世一辆哈雷的重量,并不算太重。

    接着,是一门重型火炮,在两匹马的牵引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公孙胜继续说道“此炮为四式重型步兵炮,重达一千五百斤,由于重量大,所以也必须要用马车来拖拽,也是精钢打造。

    这炮的射程在四百五十丈,最远射程为五百五十丈,可以使用多种炮弹。”

    四百五十丈约有一千三四百米,这已经超过了所有弓弩可以到达的距离。

    最后出场的是一门巨炮,由四匹马牵引。

    公孙胜介绍道“这门巨炮,长一丈有余,口径为三寸五分,炮重三千斤,每次用火药就要有三斤,炮弹重四斤,射程高达七百五十丈,最远射程为九百丈,被命名为四式超重型战炮,由于运输较为困难,海上用的多些。”

    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九百丈已经超过了两公里,两公里的距离已经极远,而且三千斤的火炮虽然难以移动,但是用于攻城,恐怕是无往而不利。

    姜德看着众人的表情,满意的点头道“演武!”

    一门门火炮开始射击,无论是丰臣秀吉还是李资谦都不停的擦着冷汗。

    姜德暗哼了一声,从高丽和倭国来的情报显示,两地都有人在劝说这二人反叛,其中李资谦很快将来人赶出府邸,而丰臣秀吉却是怒斥其人后,并没有做下一步的动作。

    两个人都没有杀死劝说他们的说客,也没有将说客押送给姜德。

    什么位置就会有什么心态,这很正常,清末曾国藩在平定太平天国后,也有无数人劝他篡位,姜德并不害怕李资谦或者丰臣秀吉心中有野心滋生,毕竟姜德无大义,高丽和倭国都曾经是独立的国家,姜德要做的是让这两个人有野心却不敢做任何反叛他的事情。

    火枪和火炮他都不会交给高丽军或者倭军,而见过火枪、火炮威力的二人都会很清楚,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不仅仅是这二人,还有慕容彦达等被姜德或收买,或强迫的京东两路官员,这些官员看着这些武器和军队,都很明白,只要姜德愿意,京东两路随时可以变换旗帜。

    “侯爷,看样子接下来的大议应该会顺利了。”朱武小声的在姜德耳边说道。

    姜德点点头,对众人道“好了,演武就到这里,大家回去休息一下,明日大议。”

    ——次日聚义厅

    姜德坐在首位,看着下面有穿军服,有穿常服,有穿宋朝官服的,不由摇摇头。

    晁盖看的也是发笑问道“慕容知府,你怎么穿着官服来了,不知道的会以为是在上朝呢。”

    慕容彦达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嘴笑了笑,他已经和梁山有太多牵扯不清的关系,现在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慕容彦达看了看四周,突然又有了点信心,这梁山连克高丽、倭国,也许真的可以改天换日,到时候自己也算是开国元勋了吧。

    姜德先说动“今日召集诸位前来梁山,原因便是如今天下大势发生了变化。

    先由鲁大师来介绍情况。”

    鲁智深出列对众人先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宣和四年四月,童贯率陕西、河北、河南等地禁军十万,以刘延庆为都统制攻燕云,先胜后败,七月,再率二十万攻燕云,大败于白河沟,此战,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

    和宋军相对的是金军,金军只其国主完颜阿骨打率领下,四月攻克辽西京,辽主耶律延禧被迫率五千人逃奔大漠。

    我从金国离开的时候,金国已经杀入了燕云,正在和耶律大石等人开战。”

    姜德再对时迁说道“时迁,你说说朝廷的情况。”

    时迁拱手道“从朝廷打探的消息,童贯战败后不敢上报朝廷,退兵于雄州后,立刻联络了金人,希望金人帮他打下燕云。”

    “呸!丢人!”秦明火爆脾气上来了,怒骂道“几十万人啊,这么大的败仗,那童贯也瞒得住?”

    时迁点头道“确是瞒不住,他的目的是联络同党,修改战报,据悉童贯上的战报中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卸给了种师道和和诜身上,奏劾种师道天姿好杀,临阵肩舆,助贼为谋,以沮圣意。”

    “无耻!”

    “奸贼该杀!”

    “老种相公不能不救!”鲁智深也急了。

    岳飞出列对姜德拱手道“老种相公乃忠臣,侯爷可有搭救之法?”

    姜德突然明白岳飞为什么后来会成为中兴四将中唯一被杀的人了,这政治智慧也太低了....这要他如何回答啊。

    公孙胜眼珠转了一下说道“诸位兄弟,今日是大议,老种相公之事容后再议。”

    姜德咳嗽一声也道“各位兄弟肃静,综合各路情报分析,不久后,童贯就会从金国手里赎买燕云,鲁大师,你最了解金国,你觉得辽国灭亡后,金国攻打我宋国的几率是多少?”

    鲁智深摸了摸脑袋呵呵的说道“这我可说不好,不过阿骨打这个人我觉得还是挺讲道理的。”

    姜德翻了个白眼,得,问这傻子白问了。

    姜德又咳嗽一声说道“国家利益和个人好坏无关....”

    姜德看鲁智深一脸懵懂的样子,干脆说道“我判断认为金国下一步必然是攻打宋国,童贯带三十万连燕云都拿不回来,更别提抵挡金国了,乾坤颠覆就在眼前!”

    众人不由互相交谈起来。

    姜德咳嗽一声说道“好了,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情况,我们梁山从现在开始要将精力从发展转为战争,从海外转为中原。

    我们接下来说说军队和钱粮的问题....先说军队,朱武,你来说说明年各部的任务。”

    朱武出列道“按照侯爷的分析,快则两年,慢则三年,宋金必将开战!因此,明年开始,各部要全部达到去年对各部的要求...”

    梁山的大议持续了三日,姜德对各部的编制、人员重新确定,在钱粮上要求倭国和高丽对中原提供支持,对水师要求对三佛齐的绝对控制,各部编制合计四十万,

    其中水师分为五个舰队,分别为倭国舰队、高丽舰队、南洋舰队、东海舰队以及护卫舰队。

    水师舰船进一步正规化,分为一等主力战舰,二等主力战舰,三等主力战舰,一等护卫舰,二等护卫舰五种。

    一等主力战舰为四千料以上,相当于后世的一千两百吨以上,装备超重炮十四门,重炮二十四门,编制水手一百八十人人,士兵两百人,炮手一百二十人,合计五百人。

    但一等主力战舰暂时还是在设计中,这样的远洋战舰还是从未有过的。

    二等主力战舰在三千料,相当于后世的九百到一千两百吨,装备超重炮十门,重炮二十门,是目前各个舰队的旗舰,各个舰队现在也只有一艘,编制水手一百五十人,士兵两百人,炮手一百人,合计四百五十人。

    三等主力战舰为两千料以上,相当后世的六百到九百吨,装备重炮三十门,是目前各个舰队的分舰队旗舰,各个舰队有四到六艘,编制四百人

    一等护卫舰为一千料到两千料,相当于后世的三百到六百吨,装备重炮二十门,是各个舰队的主力,

    二等护卫舰是一千料以下,相当于后世三百吨以下的船,装备弩炮或者重炮十门,主要行动在内河和巡逻海盗。

    黄达为东海舰队队长,驻地为济州。

    武大亭为倭国舰队队长,驻地摄津等地。

    李俊为南洋舰队队长,驻地三佛齐新港等地。

    阮小二为护卫舰队队长,驻地梁山。

    摄津提神为高丽舰队队长,驻地开城。

    另设运输舰队,吴璇为主事,负责各地水运运输和商船事宜。

    各部水师、水面运输部队合计五万人。

    军队分为野战部队和护卫部队,编制上分为师、团、营、连、排、班,一个师满编为一万人,另在师以上设置军,一军为三个师,军的设置是为了方便面对一方之敌时协同各师作战。

    另外取消原来的野战师和守卫师的称呼,改为前一百个师编制为野战部队,一百之后的部队为地方部队,防止部分军士因为称呼而对自己的要求降低。

    重新整编后确定陆军编制为三十五个师,其中野战部队十二个师,骑兵师三个,炮兵师一个,弩炮师两个,地方部队二十一个师。

    而军在下辖的时候,并不全是野战部队或地方部队,而是经常两者皆而有之,这一方面是为了制衡,一方面也是实际需要。

    军编制如下:

    第一军,军长卢俊义,下辖两个野战师,一个地方师,分别为第一师,第二师,第一百零一师,师长亦里干、独虎术、唐斌。所属防区为高丽、枯叶岛。

    第二军,军长晁盖,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分别为第三师,第一百零二师,第一百零三师,师长分别为朱仝、刘唐、雷横,所属防区为京东两路。

    第三军,军长赵匡,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分别为第四师,第一百零四师,第一百零五师,师长分别为穆弘、李公寿、郑惟晃,所属防区为高丽、济州岛。

    第四军,军长成闵,下辖两个野战师,一个地方师。分别为第五师,第六师,第一百零六师,师长分别为魏定国、单廷珪、姜信泰,所属防区为京东两路。

    第五军,军长毛利胜永,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分别为第七师,第一百零七师,第一百零八师,师长分别为源为义,平忠盛,安倍泰清,所属防区为倭国。

    第六军,军长平正盛,下辖三个地方师,师长分别为真田幸村,大友道雪,坂部平太,所属防区为倭国。

    第七军,军长尹彦旼,下辖三个地方师,师长分别为金敦中,解珍,林木。所属防区为高丽。

    第八军,军长李之美,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师长为郑昆纬,兵部卿,藤原惟。所属防区为倭国。

    第九军,军长李应,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师长分别为史进,韩滔,彭玘。所属防区为京东两路。

    第十军,军长李助,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师长分别为刘以敬,上官义,袁朗。所属防区为两淮。

    第十一军,军长徐宁,下辖一个野战师,两个地方师。师长分别为韩伯龙、扈成、滕戡。所属防区为京东两路。

    以上合计编制为三十三万人,其中驻守倭国三个军,高丽、枯叶岛、济州岛三个军,京东两路四个军,两淮一个军除野战师外,各地的地方部队均为当地兵源,野战师大都为汉人兵源,但亦里干、独虎术的两个师中有一半以上为枯叶岛上的土著。

    其实这些只是编制,实际兵力并没有这么多,另外在倭国、高丽还有地方衙役等辅助部队。

    另外还有几只特设部队,编制如下:

    近卫师,下辖五个加强团,团长分别为杜壆、李忠、武松、石秀、鲁智深,全师编制为一万五千人,其中李忠所属三千人为火枪兵。

    原为近卫师的扈三娘因为嫁给了卢俊义,姜德特批其在卢俊义的第一军中任卢俊义的贴身护卫。

    第一骑兵师,师长呼延灼,编制三千人。

    第二骑兵师,师长秦明,编制五千人。

    第三骑兵师,师长董平,编制五千人。

    第一炮兵师,师长庞万春,编制五千人。

    第一弩炮师,师长雷炯,编制五千人。

    第二弩炮师,师长计稷,编制五千人。

    其中炮兵师均为火炮,弩炮师有火炮也有弩炮。

    改组谛听营为谛听局,时迁为局长,负责国内及平阴军势力范围民情、国情,短时间重点负责对宋国朝廷内部情况打探。

    改组机要营为军情处,戴宗为局长,负责宋、金、辽、大理、交趾等国军情。

    成立反贪局,何栗为反贪局局长,负责平阴军内外反贪事宜。

    成立华兴商业总会,下辖华兴粮铺、华兴钱庄、华兴布庄、华兴百货,王明为总会长。

    成立华兴海商总会,吴迪为总会长。

    成立平阴工业总局,陈同为总局局长。

    成立审计局,赵文山为审计局局长。

    成立外交局,朱贵为局长,段景住为副局长。

    成立民政院,郭孝友调回梁山为院长,陈旉、慕容彦达为副院长。

    成立财政局,潘良贵为局长。

    另外教化部队取消独立编制,改为兼职,更名为华兴社,萧让为社长,各师设立分社,各连设立支部。

    另为方便总体指挥,特设军委,由姜德亲任高官,成员有晁盖、卢俊义、许贯忠、公孙胜、吴用、朱武、李助,秘书为崔逸之,另特设李资谦和丰臣秀吉为特设委员。并规定军委为平阴军最高指挥中心,一切团以上或分舰队以上的军事行动都必须有军委的命令。

    形形色色的命令和要求说了一天,后面的细节更是连续开了数日讨论各部的职责,其中更有各师的团长任命,各局的成员任命,姜德的天翔学院中不少人都充实到了这些部门当中,明为宋家官,实为平阴人。

    其中也有不少人接着姜德给予的任命文书是战战兢兢,慕容彦达干脆哭晕了过去,这下是怎么下都下不了这贼船了。

    但也有人暗中鼓舞,比如时文彬被任命为民政院的干事,他就眼巴巴的想着再上一步。

    ——幽州

    完颜阿骨打走在幽州的宫殿里,地上的血水还没有被擦干净,宫殿外还可以听到若隐若现的喊杀声。

    “陛下,这耶律大石跑了,倒是可惜了。”完颜宗望笑呵呵的提着一个脑袋走过来,丢掷在地上说道“这就是那耶律定的脑袋,末将给陛下取来了。”

    阿骨打看了一眼,笑道“哦,这就是那耶律延禧的五子啊,他一共有几个儿子啊?”

    阿骨打旁边的大臣左企弓说道“启奏陛下,那耶律延禧有六子。”

    阿骨打哼道“倒是挺能生,寡人总有一天要把他这六个儿子的脑袋都砍下来!”

    这时,一人走进来拜道“陛下,宋使在城外求见。”

    “呸!这宋人这个时候来想做什么?难道他们还想要这南京不成?”完颜宗望呸了一声骂道。

    押送粮草到这里的完颜吴乞买也说道“陛下,这燕云之地是我女真男儿打下来的,不能便宜了宋人。”

    阿骨打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先见见再说,让他来这里见我!”

    这次来的宋使,便是马政,马政一路看着砍杀的金兵,心中哀叹了一声,他费尽心机让宋金结盟合攻辽国,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看到阿骨打后,马政拜道“宋国使臣马政见过金国国主。”

    阿骨打嗯了一声问道“宋使此次来所为何事啊?”

    马政咬咬牙说道“为了燕云而来,根据两国的盟约,燕云之地乃我宋地,请贵国交换我国。”

    “呸!我们让你们打,你们几十万人来打,结果呢?就是几十万头猪恐怕都没你们败的快!”完颜宗望大声吼道“陛下,绝对不能将燕云之地还给他们!”

    左企弓也说道“陛下,我国有燕云之地,日后进可攻,退可守....”

    “陛下,金国和宋国乃是盟友,何来攻守?”马政立刻插话道“何况我宋国也不白要,我宋国也出了兵,战死了不少豪杰,也算是履约了吧。”

    “履约?”完颜吴乞买笑道“说好的齐攻辽国,你等取南京,你们取了吗?”

    马政虽然脸红,但还是强撑道“我军是大意了,但...也是出了兵的,还请国主从两国万代交好考虑,还我燕云。我宋国也不是不知礼的,金国兵马消耗,我宋国愿意承担。”

    吴乞买等人还想再说,被阿骨打喝道“好了,都住口!”

    阿骨打看向马政,沉思良久后说道“这燕云,你们想要,也要体现一些诚意吧,否则我如何和军士们交代啊?

    听说你们宋人每年都给辽人岁钱,如今这辽国都没了,我们大金来了,这岁币....你们也该换个人给了吧。”

    马政心中羞怒,但为了燕云之地,还是说道“本朝愿给二十万岁币,以换燕云。”

    “二十万?你们当我们是什么人?”阿骨打不屑的说道“岁币五十万!另外这燕云之地本是辽国膏腴之地,税赋众多,你们这得赔偿我们,我看再加一年一百万燕云代税钱,合计一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马政吓得差点跳起来,昔日檀渊之盟也才三十万,这一下翻了五倍了。

    阿骨打眯眼道“如果你们宋国显示出诚意,这燕京旧地也不是不能给你们。”

    马政咬牙道“好,请恕我回国请示朝廷后再来回话。”

    阿骨打点头道“二十日,我只给你二十日,二十日后,我就要回军了,如果你们不显示出自己的诚意,日后也不要再来说什么盟约的事情了。”

    马政离开后,左企弓忙道“陛下,这燕云之地上的百姓都已经习惯了北地生活,请陛下勿要交予南人。”

    左企弓本是辽臣,家族都在燕云,因此根本不希望燕云被交到宋国手中。

    阿骨打挥手道“此事先看宋人是否有诚意,再说其他,好了,不说这个了,让军士们修整一下,听说夏国王使李良辅将兵三万来救辽,传令给完颜娄室与斡鲁,让他们合力攻之。”

    “遵旨!”完颜宗翰应道。

    马政一路奔回到童贯的大营,将阿骨打的意思告诉童贯,童贯不由大喜道“好哇,不就是一百五十万嘛,能拿回燕云,这一百五十万划得来!”

    马政不舍的说道“太师,这可是一年一百五十万啊。”

    童贯咂咂嘴,一脸的无所谓,这钱又不是他出,他心疼什么。

    “我立刻上报官家,一百五十万十日内就会准备好,你准备再去见金主,商讨割让细节。”

    马政看童贯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气的是浑身发抖,退到账外后,找到呼延庆说道“夏都,此次吾等都要遗臭万年了!”

    呼延庆乃呼延守用之子,呼延赞曾孙,和呼延灼是堂兄弟关系,善外语又能说会道,因此和马政同为和金国联络的使者。

    呼延庆跺脚道“苦也,昔日檀渊之盟,不过是一年绢20万匹,银十万两,即使如此也被王荆公认为是羞耻之事,如今一百五十万,后世将如何说我等?”

    马政摇摇头道“我本以为朝廷会想法减少一二,却没想到楚国公一口答应,吾等该如何是好啊。”

    呼延庆想了想说道“此事不能吾等背过,否则史笔如刀啊...我呼延家在太原有不少旧部,我立刻写信让他们传出消息,说这一百五十万是楚国公之意,如何?”

    马政点头道“正该如此...但这一百五十万还是太多...”

    马政还是想将这钱减少一些,虽然一百五十万两对宋朝并不算太多,但这是单纯流出给金国的钱,而不是花在军队、民政上的钱。

    宋人虽然对经济没有后世那么科学的认识,却也知道给外国的钱和花在国内的钱是不一样的。

    而且马政更担心的是这么容易的答应金国,恐怕只会让金国的胃口越来越大。

    ——深夜幽州城

    阿骨打抱着两个光滑的身体正在沉睡,这两个原是辽国贵族女,如今却成为了他的玩物。

    在睡梦中,阿骨打正在一个战场上厮杀,四周都是宋军的大旗,无数甲士把他团团围住,他怎么杀都杀不完,他身边的将士越来越少,一个带着面具的宋将挥舞着长枪,将他的战刀打落。

    “阿骨打,你背信弃义,当得此报,去死吧!”

    “哇啊啊啊!!!”

    阿骨打猛地惊醒,他浑身都是冷汗,在外面守夜的军士急忙走了进来,见阿骨打只是做噩梦,便跪道“陛下万安!”

    阿骨打喘着粗气,眯眼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寅时三刻!”

    “没事了,退下!....把她们两个也带下去。”

    “遵旨!”

    阿骨打重新躺下,大门被重新关闭,一阵风吹过,阿骨打突然觉得脑袋有些阴沉,他摇摇头,却也没在意,重新睡了起来。

    三日后,阿骨打开始一会发冷,一会发热,吃了几贴药后也只是缓解了症状,没有痊愈,这时,马政带着一只车队来到了幽州。

    “什么?你说宋国答应了一百五十万的岁钱和代税钱?”阿骨打坐在病床上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此时的辽国和宋国的经济几乎是两个世界,阿骨打起兵后打下了大半辽国,但钱财却真的没有多少,也就是打下幽州后才稍微富裕了一些。

    但这二十日里,幽州的存在也让阿骨打重新认识了农耕可以得到的利益,从北辽得到的大量财富,让阿骨打有些舍不得将燕云之地还给宋国,但说不出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宋国又这么痛快的将钱送来了,这一下子让他有些为难起来。

    “让吴乞买、高庆裔去和宋使谈,幽州可以给他们,但云州不能给,另外,要给我们一定的时间,我们要将幽州能搬走的东西统统搬走!”阿骨打说道“宋国既然这么有钱,想来也不会在乎这些...今年的气候诡异,草原上大概又要有白灾了,要早做准备。”

    ——

    “什么?为什么此次只有燕京六郡?云州、平州等地都不在交割范围之内?”马政不敢相信的问道“我们宋国索要之地,乃燕云十六州故土,云州如何不在其中?难道贵国将盟约当做戏言吗?”马政愤怒的问道。

    高庆裔哈哈的笑道“宋使,这燕云被就是分开的,你先看看你们皇帝亲笔写的盟约,上面说的是燕京一带旧汉地汉州,按辽国行政划分,燕京六郡为燕京路,平州、营州、栾州为平州路,至于云州等地,更别说了,那连南京道都不在,自然更不是我们商议的内容了。”

    原来赵佶等人虽然想拿回燕云,但却一直没有搞清楚燕云十六州到底在辽国的那些地方,因此在盟约上写的极为含糊,现在金国拿着这份盟约说事,宋国反而无法反驳。

    其实此时的云州等地还在辽国的掌握之中,因此马政也没想拿回来,但平州却不一样,平州的位置在燕京的东边,和燕京共享长城之险,如果拿不回来,金国在平州囤积大军,随时可以两路夹击燕京,这太危险了。

    马政无奈让赵良嗣再回国去见赵佶,说明情况,自己留在幽州和金人周旋。

    随着时间过去,阿骨打的身体渐渐好转,西夏派来救辽的三万大军也被金国杀的大败,但阿骨打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他这次大病后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回首过去,觉得自己从白山黑水中走到现在,已经是数千年未有之事了,但打了一辈子的仗,却没过上几天好日子,这打下来的江山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阿骨打又想起了自己那个噩梦,噩梦中宋将怒斥自己背信弃义,现在宋国对自己的条件答应的如此痛快,如果真的不给燕州等地,恐怕日后宋金两国必然开战,对宋军阿骨打是有信心的,但宋国比辽国人口多数倍,英雄豪杰也有不少,如果真的开战,自己死之前还能消停吗?

    阿骨打此时已经五十岁了,这在女真人中已经是老年人了,他对辽国的仇恨让他有坚持灭辽的决心,但对宋国,他真的没有太多的战意。

    阿骨打想了想说道“让宋国答应我们日后要遣使贺正旦、生辰、开边市,尤其是那羊毛,要他们提高回收价格。

    还有,耶律延禧还没抓到,如果辽国不彻底剿灭,终究是我们和他们宋国的心腹大患,但我们的粮草不够,向他们要粮草十万石,十五日内就要送到幽州。

    另外,赵温迅、李处能都逃到了他们宋境,他们是辽国旧臣,他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要他们把那些辽国旧人全部送过来....后面还有我们,我再想想。”

    马政得知阿骨打新的要求后,气的是浑身发抖,立刻写信给童贯,希望童贯能和辽国再打一次,以便增加他的底气,没想到的是,回来的不是童贯的回信,而是赵温迅、李处能的人头。

    但童贯和马政都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头让一个极为重要的人有了二心。

    ——雄州常胜军大营

    常胜军其实就是原来的怨军,在耶律延禧逃奔夹山后,耶律淳在燕京登基,看郭药师一表人才,又手握重兵,便将怨军改名为常胜军,任命为涿州留守。

    当童贯第二次攻辽的时候,金国也打到了南京道,耶律淳又病死了,整个辽国一片大乱,耶律大石见不可为带军出走,他也找到童贯,投奔了宋国。

    郭药师降宋之时,上了一道极富感情的降表,先说自己从小就对宋国有仰慕之情,再说忠心,郭药师深明上位者喜欢看到的是忠肝义胆之人,便说自己对辽国一直忠心耿耿,但耶律淳死后备受打压,降宋实在迫不得已,因此被赵佶大为欣赏,任命他为恩州观察使并依旧知涿州诸军事。同降的常胜军首领张令徽、刘舜仁、甄五臣、赵鹤寿等也各升迁以抚之,隶属于刘延庆部。

    “大哥,宋国能出卖赵温迅、李处能,也能出卖我们,我们不能再傻下去了!”张令徽焦急的走来走去的说道“我们得找新的出路了,不能坐以待毙啊。”

    “是啊,大哥,我算是看透了,这些宋人根本没把我们当自己人。”甄五臣也点头说道。

    郭药师想了想摇头道“日后天下就是宋人和金人的天下,我们和金人打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们以为我们可以过去?

    宋人现在对我们还不错,让兄弟们心安一些,我们和赵温迅、李处能那些人不一样,我们有军队,有城池,安心...”

    郭药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如果宋人真的对他下手,他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他郭药师一定是活到最后那个人。

    ——幽州

    阿骨打看着赵温迅、李处能的人头,大喜道“好,既然宋人如此仗义,我们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不过我们答应的是土地,这人口物资可没答应,我们要全部搬走。”

    对阿骨打搬物资人口的事情,童贯等人并不反对,甚至是大为欣喜,这人走了,土地是谁的?那还不是说是谁的就是谁的,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

    反正只要他能得到幽州,他现在什么都愿意做。

    经过几次交涉,金国终于答应将幽京还给宋国,但平州依旧不答应,此时的平州实际上是被辽人张觉带兵割据,但在名义上归顺了金国。

    宣和四年十一月,经过多次谈判协商,金人也将燕京家财在一百五十贯以上的三万余户百姓全部迁走,金国将燕地交割给了童贯。

    宣和四年十一月十二日,童贯比历史上早半年进入了燕地,然而此时的燕京等地,职官、富民、金帛、子女皆被金人掠夺,仅剩下一空城罢了。

    但赵佶等人依旧是喜不自禁,先是将燕云改为燕山府,任命王安中为燕山府路宣抚使,知燕山府事,命郭药师为燕山府同知府事,统帅常胜军镇守燕山府。

    自此,燕云之战彻底结束,宋国收复了燕州、易州等六州,王黼为楚国公,童贯被封为广阳郡王,一切好像都是中兴之事,却不知道一场大灾难就在眼前。

    ——梁山

    “侯爷,这是我们新修订的明教教义。”娄敏中拿着一个册子递给姜德。

    姜德接过翻看了起来,这些日子里,姜德不断将后世的民族观、国家观、阶级观灌输给娄敏中,娄敏中在了解后立刻将原来粗糙无比的明教教义丢到了脑后,开始重新编写教义。

    其实这个教义已经不能再说是什么教派了,因为在新的明教里,已经没有什么教主之类的位置,也没有了偶像崇拜,与其说是教派或者说是政党观点更加合适。

    但实际上,偶像崇拜又哪里避免的了呢。

    “方金芝和邓元觉他们接受了吗?”姜德翻看了一下,觉得里面的内容和自己想的并无出入,核心思想就是华夏民族是最高贵的种族,应该有美好生活的权力以及帮助其他民族一起过上美好生活的义务,所有妨碍华夏民族过上美好生活的人或组织都应该从肉体到灵魂上的消灭。

    虽然很极端,但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真理。

    “圣女依旧不愿意接受,但邓元觉等人都表示愿意接受,并且希望侯爷能够带领我们推翻宋朝。另外圣女表示,只要可以推翻宋朝,杀死童贯、高俅,她愿意配合侯爷。”娄敏中低头回道。

    “你可以告诉她,等时候到了,童贯等人自然会死,最多三年,必有消息。”姜德想了想刚刚得到的消息,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

    “多谢侯爷。”

    等娄敏中出去,崔逸之进来说道“侯爷,军委会议人都到齐了。”

    姜德点点头到“走,去会议室。”

    由于梁山上增加了不少部门,都在聚义厅开会也不合适,就增加了不少小的会议室给各部门使用。

    姜德走进会议室,公孙胜等人都已经到齐了,姜德坐下说道“好了,此次会议的原因是刚刚得到的军情处情报,宣和四年十月初七,完颜阿骨打因病罢朝,十一月初二,完颜吴乞买、完颜宗翰等人被召回黄龙府,军情处判断为阿骨打已经病危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冥界大富翁  大明救亡攻略  超巨锋霸  执宰大明  前秦猛士  极品特战兵王  红妆大唐  特种兵之诸天警戒  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