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历史小说 赤壁之崛起荆南 第三百五十三章 势如破竹
    当下刘贤将剩下的五千水军残军合为一体,整编为一营,统一由吕介统领,又从浔阳、湖口催调了近百艘各式战船前来,重新恢复了吕介所部的实力。

    不过这一营水军毕竟刚刚遭逢败绩,尚需休整才能再次上阵。刘贤多番打探,得知蒋钦、朱桓已经率领水军退出余水,回转了赣江,贺齐也留朱纪把守余干,自领二千大军回了南昌,继续与豫章太守蔡遗一道对阵李严。

    于是刘贤权衡之后,命吕介之兵继续在鄡阳休整,自与庞统一道领兵回到鄱阳城下,架起石炮攻城。

    把守鄱阳的吕据仅有千人,虽然发动百姓守城,但也不是刘贤大军的对手。在庞统的调度之下,刘贤大军石炮、大黄弩、云梯、攻城车、蹶张弩等各种手段齐出。吕据虽是守城,但毕竟兵少,激战大半日,守军死伤数百,城防力度大为减少,终于被董荼那、阿会喃奋力杀上城头,一举攻破城池。

    吕据欲要领兵逃跑,却被魏延追上,一刀斩首。

    刘贤领兵进城,出榜安民完毕,当下从张嶷、张翼两军之中各分出一千人把守鄱阳,随后领着大军马不停蹄地南下进击余汗。

    受命潜入上饶、戈阳、临汝等地收容张节败兵,并联络旧部的周凤闻听刘贤领兵进攻余汗,当下也率领二三千兵马前来助战。

    刘贤极为喜悦,当下合兵一处,同攻余干。

    把守余干的朱纪此时也仅有数百人,眼见敌军攻来,欲要发动百姓上城防守,但周凤原是余干、临汝地区的大豪强,在本地极有名望,当下周凤站在城下高声对着城中劝降,城中百姓一来也对江东军失去了信心,二来也受了周凤的鼓动,于是纷纷回家闭门自守,并不响应朱纪的征召。

    没有百姓相助,仅凭朱纪所部数百人如何能挡得住刘贤大军的进攻,不过数日,城池便已被攻破,朱纪本欲渡过余水逃往南昌去与贺齐会合,不想早已接到命令的吕介率领兵马早在余水之上埋伏着了,正巧将渡余水的的朱纪前路堵住,一番激战,朱纪被吕介部下兵马乱箭射杀,算是报了前几日惨败之仇。

    当下刘贤进入余汗、出榜安民,随后准备领兵继续进击南昌。

    正在此时,领兵攻打庐陵的吴砀、相虎发来表文,刘贤拆开一看,顿时大喜。

    原来吴砀扫荡了庐陵郡内各县之后,纠集各路义军,得兵一万六千人,复又回来与相虎合兵一处,共计二万一千大军猛攻庐陵城。吴砀得了庞统密令,叫归附的各路义军不惜代价,轮番进攻。在这种情况下,庐陵太守陆绩便是有三头六臂也再支撑不住了,坚守了两个月,杀伤义兵近四千人,但守兵也死伤千余,百姓也多有伤亡,困顿不堪。再加上吴砀、相虎围城一年,城内粮草将尽,军民士气大跌。

    终于在三日之前被义军之中一个叫王金的首领登上了城头,吴砀在挥军猛攻,一举夺了城池,陆绩自己也被生擒。

    刘贤接报大喜,当下写了任命,升吴砀为庐陵太守,率领本部及其余五千义兵,一共七千人把守庐陵。调相虎、王金及其余义军总计万人顺赣江而下,来南昌助战。

    此时把守南昌的贺齐、蔡遗、蒋钦、朱桓在受命而来主持战局的孙邵召集之下正召开军议。孙邵先介绍了一遍当前的情况,随后道:“如今刘贤调遣大军,多路毕竟南昌,而南昌城中仅有六千精兵,便是加上蒋钦、朱桓两位将军的四千水军也才一万人,诸位以为,该当如何应对?”

    贺齐道:“我等受命把守南昌,自该与城池共存亡。敌军杀来,我们奋力死战也就是了。”

    孙邵摇头道:“如今我江东形势风雨飘摇,各处兵马尽皆败绩,刘贤又分兵将主公围在了柴桑。柴桑之外,只有我们这一支兵马有能力去增援了。倘若我们再战败,主公还能指望谁?”

    贺齐闻言沉默了许久,道:“依长史之见,该当如何?”

    孙邵道:“我之本意,是想歼灭庞统所部,使我水军实力再次反转超过敌军。若能如此,则江东便还有保守的希望。不想一番谋划,却是功亏一篑。如今庞统的水军虽然伤筋动骨,却实力犹存。我军无论是水战还是步战都占不到上风,等到刘贤大军合围南昌,我军必守不住城。故而以我之见,不如弃了城池,回守柴桑,与主公会合。”

    贺齐闻言摇头道:“长史此言差也!所谓孤城不守,我们守住南昌,不仅能将刘贤主力吸引在这里,还能遥遥与柴桑相呼应。倘若放弃了南昌,大军全部退往柴桑。不说这一路可能会遇到敌军截击,便是真的安然退进了柴桑城中,仅只这一座孤城,便有重兵,我军也难以久守。”

    蒋钦、朱桓、蔡遗等人闻言,思忖了一阵,都同意贺齐的判断。但这只是从军事上考虑,如今孙邵已经提出了救援柴桑,倘若众将反对,这却有枉顾孙权安危,拥兵自重之嫌。

    因此众将都沉默不语。

    孙邵见状,知道众将心意,当下想了想,道:“南昌距离柴桑二三百里,中间尚有海昏、历陵二城。倘若二城被刘贤夺取,敌军又再分兵封锁赣江口,我军便是想与柴桑相呼应都做不到了。依我之见,便是要固守也当固守海昏、历陵,如此方能真正与柴桑守望相助。”

    贺齐闻言,摇头道:“南昌城被我军经营多时,城防设施完善,我军足可坚守。但海昏、历陵近年来却并非我军防守的重点,城内粮草军械短缺,恐怕不足以坚守吧。”

    孙邵道:“海昏也是要地,我军历年来多遣智勇之将镇守此地,城池坚固,如何不能坚守?”

    贺齐道:“南昌乃是要地。南昌若在,豫章一郡便还算是在我们手中。倘若南昌丢失,军民百姓必定军心动摇,想要偏守海昏又如何能做得到?”

    当下孙邵与贺齐你一言、我一语,谁也说服不了谁。孙邵想要尽量靠近柴桑,以减轻孙权的压力。贺齐却从大局考虑,欲要坚守南昌,牵制住刘贤的主力大军。

    二人大吵了一顿,最后孙邵只得道:“你是主公任命的南昌守将,我无权节制于你。不过蒋钦、朱桓之兵我却要带走。我自守海昏,以便呼应柴桑。”

    贺齐闻言,看了看蒋钦、朱桓,见二人都低头沉默不语,当下只得叹了口气,道:“随你们去吧!”

    于是孙邵带着蒋钦、朱桓所部四千水军离了南昌,趁着刘贤的水军尚未到来之际经慨江口转入潦水,进入了海昏。

    刘贤率军到达南昌,闻听吴军水师主力已经退入了潦水,当下急令吕介率军封锁慨江口,防止吴军水师再出来。随后与庞统商议道:“如今我军到达南昌,会合了李严、尤泉、彭玉所部五六千人和相虎、王金等部一万人之后,共有大军三万余人,而南昌城中仅有守军六千。大军堆在南昌城下,似乎有些浪费,军师认为我军是否应该分兵去攻打海昏等地?”

    庞统沉吟片刻,道:“贺齐极为善战,南昌又城池坚固,一时难以攻取。三万大军堆在南昌确实有些浪费,主公可分兵去夺艾县、建城、建昌、宜丰、修水、昌邑、历陵等地,以真正将柴桑、南昌、海昏给孤立起来,方便逐个攻取。”

    刘贤闻言点了点头,当下便命庞统率领张嶷、张翼、彭玉、王金等今一万二千兵马前往扫荡艾县、建昌等地。

    庞统接令,当下率兵去了,这一路势如破竹,旬月之间,各城望风而降。当下庞统将西部各城都拿下之后,复又领兵直往历陵而去。

    把守海昏的孙邵闻听庞统往攻历陵,顿时大惊,急忙领兵一千前往增援,行至半路,忽听道路两旁喊杀声震天,左边张嶷、右边张翼杀出,将孙邵包围在了中间。

    孙邵大惊,欲走无路,只得死战。庞统站在高处,用单筒望远镜查看战场,随后命身旁旗语兵挥动旗帜,指挥大军围杀,不过半日便将孙邵所部全歼。

    孙邵本人也被张嶷临阵斩首。

    庞统闻讯,亲自看了孙邵尸首,暗暗叹道:“你献计孙权,并亲自指挥兵马伏击了我一次,将我击败。我今日也伏击你一次,也算是报了仇。我们从此扯平,君且走好。”

    当下庞统命人将孙邵好生安葬,不可亵渎其尸体。

    随后庞统领兵押着战俘,携带夺取的军械铠甲来到历陵劝降。历陵县令见状,不敢抵抗,当下开城投降。

    庞统领兵进城,安民完毕,随后写了表文申报刘贤,并建议刘贤分兵围困南昌、海昏,随后亲自率兵先取柴桑。柴桑若下,则海昏、南昌自当传檄而定。

    刘贤接到庞统表文,沉思一阵,觉得如今已经剪除了孙权的羽翼,将吴郡逼进了柴桑、海昏、南昌几座孤城之中,眼下的形势与当日鄱阳、豫章大部分都还在江东军手中的情形又有所不同了。当日吴军虽连遭败绩,但地盘还多,声势还不算弱,许多人还对孙权抱有万一的幻想,因此必须要先剪除其羽翼,削弱其声势。而如今各处城池都已被夺下,敌军退守柴桑、海昏、南昌,那么刘贤就没有必要一座城一座城地打了,当全力攻打柴桑,擒杀孙权。

    攻城的巨大伤亡只要承受一次就好了,实在没有必要承受三次。

    当下刘贤请庞统南来主持围困南昌、海昏之事,随后领着三卫亲军,携带石炮、大黄弩等利器转道历陵,留彭玉守城,刘贤自领着张嶷、张翼二营兵马往柴桑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回到大明当崇祯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权  大晋一统  驸马的自我修养  重塑原始时代  武氏春秋录  抢救大明朝  中国体育人  航空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