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微思索片刻,顾正谨慎地开口:“我暂时可能没有精力,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随时可以叫我。”

    语气虽然委婉,但拒绝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乔西和凯特微微一愣,随后聊了两句,顾正就走出了会客室。

    他不是没有听出凯特给他的示好,但他确实是不想要掺和到这个集体诉讼之中。

    一方面是他不愿意一直站在教会的对立面,这种宗教的东西,能够躲还是躲一下的为好。

    另外一方面,顾正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他目前处理案子手段都比较粗糙,不像是正统法学院毕业的人,而像那种野路子走出来的。

    特别是他的英语写作能力,之前被布尔博士嘲讽为高中英语不是没有道理的。

    集体诉讼将会涉及大量的材料处理和写作,法庭上还可以解释没有时间组织语言,但一旦一起处理这一起集体诉讼,顾正可不希望每一天都过的如履薄冰!

    ……

    在顾正走后,乔西和凯特坐在办公室里面。

    凯特突然开口:“你对于他怎么评价?”

    “谁?顾正嘛!”乔西有些疑惑,在凯特点头之后,他细想了一下,“怎么说呢!我感觉他有一种游侠的感觉,我几乎没有看到他和其他律师私下有很好的交情。”

    “你忘了贝丝吗?”

    “上一次负责珍妮特的案子,两人产生了一些矛盾。”乔西解释道。

    “我说最近怎么看贝丝有些不开心。”凯特皱了皱眉,随后说道,“我之前其实一直有些担心,很少有人会从纽约那种地方回来,特别是以他的资历,并不难在纽约的事务所找到工作。

    所以我之前觉得他有可能是不愿意为大公司辩护,才从纽约回来的!”

    “也不是不可能,他对于法律援助案都特别的积极,而且他对于案子的策略经常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理,似乎有一种不将对方拯救出来就不罢休的感觉,或许他喜欢当英雄?”

    “所以我才会担心,我们从来都不是英雄,我们在小说之中一般都是反派!”凯特笑着自嘲了一句。

    “但他接下了德邦保险的案子,我们后续观察一下,我们事务所现在自身都难保,的确也容不下一个喜欢当英雄的律师。”乔西随口说道。

    “说到德邦保险,这个案子有把握吗?若是有德邦保险这笔单子,我认为我们度过这一次经济危机的概率将会大大增加!”凯特脸色严肃起来,谈论起了事务所的未来。

    乔西也收起了笑脸,摇了摇头:“很难,我上次听到过这个案子,据说原本德邦保险是纽曼&兰戈律师事务所的客户,没想到这个案子居然找到了我们头上来。”

    凯特疑惑地问道:“纽曼那个家伙会放任他们的大客户外流,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乔西解释道:“对于运营良好的大客户他自然会全力维护,但一个随时有可能破产的客户,他的耐心就没有那么足了,对于他来说,德邦保险唯一的价值就是这个案子和破产时候的律师费了吧!”

    凯特闻言,不由地感慨了一句:“可惜我们没有破产部门,那一笔律师费我们是赚不到了!”

    乔西:“是啊!”

    ……

    第二天,顾正来到办公室。

    一进门,就见到盖奇先生坐在他的位置上,慢悠悠地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等到他到场之后,盖奇先生站起身来,非常热情地说道:“早上好啊!顾律师,要咖啡吗?我这里有多的一杯帮你带过来,双倍浓缩!”

    顾正瞥了一眼,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不加奶的浓缩我喝不惯。”

    盖奇先生神色丝毫不变,笑着说道:“那我等会给门口那个小美女吧,就是她刚刚帮我搬资料的,辛苦她这个小姑娘了!”

    顾正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确是比昨天多出了一箱资料,他俯身掂量了一下说道:“就是这一箱子资料吗?还不算多啊!”

    盖奇先生一笑,指着不远处说道:“那些也是!”

    顾正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整车推车的资料,那一车的资料就像是一堵墙一样。

    突然,一个小脑袋从后面伸出来,苏清蝉脸色有些难堪地在甩着手,显然盖奇先生口中的小姑年指的就是她。

    望着那一车的资料,顾正惊讶地问道:“这么多吗?”

    盖奇先生点了点头:“是的,不过那其中大部分都不需要你来看,最要紧的就是你手中的这一箱!”

    “你确定那些不需要看?”

    顾正看了看那一车的资料,又看了看手中的箱子,怎么突然觉得这个箱子有点小啊!

    “当然了,那些资料百分之九十都已经被我们雇佣的公司录入到了电脑之中,剩下的主要是用来查阅用的,放心好了!”盖奇先生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然而顾正却并不轻松。

    顾正将资料车推到了一间会议室之中,然后率先先看盖奇先生口中比较重要的那一箱。

    同时,顾正询问道:“昨天你们的米勒先生有些话我至今没有想明白,我非常好奇你们为何突然找到了我头上来,我在洛杉矶可算不上一名有名的律师吧?”

    盖奇先生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找上你,而是奈飞帮助我们找上了你!”

    “奈飞?”

    顾正皱了皱眉,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这种拼法不像是一个人名,更像是一个自创词汇。

    盖奇先生解释道:“没错,就是奈飞庭审数据专家有限公司,他们是一家初创公司,创始人和米勒先生是同学,米勒先生也投了一笔资金在这间公司里面,算是这间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庭审数据专家?

    顾正越发疑惑了。

    盖奇先生继续解释道:“这间公司主要就是利用大数据来帮助客户在庭审上取得更多的优势,而你之所以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你在他们的数据匹配之中排名第九,前八名有六名不合适的,剩下两名拒绝了这个案子,所以就轮到了你来代理这个案子!”

    顿了顿后,他安慰道:“不用觉得这个排名很低,你们事务所的两名联合创始人分别排名二十七和五十六呢,而且你最新的案子数据没有录入,否则数据还能够进一步提高!”

    我疑惑的是排名低吗?

    分明是你确定这个数据靠谱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娱暴徒  我的知识能卖钱  财色美利坚  祖宗快跑  我有无数打脸订单  一个梦境者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豪之无限升级  不务正业的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