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仙侠修真 焚天路 一千零四十四章 极阴寒体

一千零四十四章 极阴寒体

    脚步声忽然响了起来,响彻在幽静的灵堂中。青年的身影忽的震动了一下,任谁来说、在这寂静无人之处有脚步声响起,都是一件让人心惧的事。毕竟,这是幽冥之地,有着无数鬼魂。

    但青年男子却是没有,只是拿起面前的黄纸扔在了铜盆中。

    铜盆中焰火早就随着纸灰黯灭了下去,但随着新的纸钱扔入、煋火再次燃燃,火焰瞬间复起。只是一个呼吸,便吞没了那些纸张。

    焰火熊熊,升腾几尺。照著了青年男子掩藏在纱笠下的脸,这是一张皮肤白如病态的脸。就算是火灼散发的热、也难以通入皮层,让其有些红晕。

    身后的影子步步紧随,使得影子笼罩了所有灵牌。

    那道影子来到供桌前方,伸手拿了三炷细香,放到一旁的残烛上点着,对着灵位恭敬的行了一礼,又踏步向前、将香烛插在香炉中。

    青年男子耐心的等待着身后的人影做完这一切。当黑影转身之时,屋内的凉风作了刺寒,地面覆结上冰。映入眼中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身影。

    这只是黑影,是一道影。没有五官,只是一团影。

    出现的是一团影子,明显不是一个活人。但青年男子脸色依旧没什么表情。这张脸也不知是否是被寒风冻固住了。

    这道高大的影子没有眼睛,却是有视线。一直落在青年男子的身上,很是耐心的等待着青年男子开口。

    青年男子抬了抬头,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眸中清晰的映落这影子。影子上的脸,仿佛扭曲在了一起,很是森然恐怖。但他依然十分镇定。

    过了许久。青年男子才很镇定礼貌地说道:“多谢鬼长。”

    那道影子点了点头,道:“我与你的母亲毕竟相识一场,虽说这一炷香上的有些迟了,但总是一番心意。”

    青年男子还是跪着,看向灵位。淡淡道:“鬼长有心了,若是母亲灵下有知,必是会欣慰的。”

    “你母亲、被你族献祭给了鬼仙。灵魂已经被吞噬,又何来的灵?”黑影的脸上突的出现两团幽火,凝视着青年男子。

    幽火熊熊,使得四周的空气开始凝结,冰雪飘满地,显然是心中有着极大的怒火。

    青年男子双眼微抬,似乎没想到这影子会有如此大的怒火。

    他只知道,这鬼长与生母颇有交情。但从这影子的表现来看,不止如此。

    青年男子思绪了许久,过了片刻、心平气和的说道:“母亲,这是为了家族。才愿意献祭给鬼仙。”

    “呵呵。”那影子大笑了起来,道:“极阴寒体,就算是鬼神也要垂涎。区区鬼仙,有何资格吞噬你母亲?若是将你母亲献给鬼神,寻得鬼神庇护、方圆千万里之地、有何鬼物敢扰侵你周庄?”

    幽冥天中,以活人供祭鬼物、寻得庇护。往往强大的家族,背后都要一尊强大的鬼物。

    青年男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再度睁眼时、眸中精芒大盛。这冰寒的空气中,瞬间有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意。

    “宠妾灭妻,我母亲身为周庄主母,却是遭到算计,区区鬼仙,本用不着母亲献祭,却是偏偏选择了我母亲。这鬼仙是他们李家找寻,我母亲的极阴寒体、也是他们告知那鬼仙。否则,母亲又怎会死?”

    阴影之中传出一声冷笑,道:“孩子,你是你母亲的血脉,同为极阴寒体。只是这些年来都被你苦苦压制,这才没有觉醒。否则必定是千万阴兵过道,鬼将铺路、鬼王召引,鬼仙引路,鬼神亲启。”

    青年男子面容一沉,眼中厉芒隐隐一闪而过,沉声道:“那又如何?还不是依然要成为鬼物口中吃食?”

    阴影摇了摇头,道:“你未入鬼门,所以不知晓。这极阴寒体乃是鬼道之中最强体质,若是修得鬼道、将来实力未必输与鬼神。之后再降服一尊鬼神,普天之下、又有何人是你敌手?”

    “你母亲本是我看中的人,想收她为弟子。奈何、她偏偏舍不得你那薄情寡义的父亲,不愿跟我离去。若不是如此,她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下场。”

    “成为真正的鬼修,学得鬼道正宗、才能真正与鬼同谋,与鬼平齐。不用沦为鬼物口中的食物。”

    “跟我离去,传你鬼术正宗。你当可报血海深仇,也可斩杀那尊鬼仙!”

    青年男子再次拿起几张纸钱扔入铜盆中,让火烧的更旺,在煋火四溅触及手中,并没有感受到灼意,尽管手上的寒毛已是烧焦。

    “你若是直接帮我杀李氏一家,除杀那尊鬼仙。我便跟你离去。”

    黑影听言一怔,摇头道:“李氏可以,我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斩杀鬼仙。”

    青年男子笑了笑,再次拿起几张钱纸扔进了铜盆、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青年男子长的很高,但比之面前的这道黑影还是要低了一个头颅。只能抬头凝视。

    “你都杀不了那尊鬼仙,又如何帮我培养成如同鬼神那般的强大的存在?还有我母亲,也并不是舍不得我那父亲,恐怕是为为我、才不答应跟你离去。”

    “因为、跟你离去需要一个代价,那就是将我献祭给鬼神,与鬼神订契,让鬼神庇护你。”

    黑影再次一怔,随后笑了起来。道:“你猜对了,代价便是你。你母亲是个慈母,舍不得将你献祭给鬼神。但你现在别无选择。”

    青年男子摇了摇头,道:“若是我说不愿,你又如何?”

    “我会让你的极阴寒体,在此刻就觉醒。”黑影淡淡一笑,道:“极阴寒体献祭鬼神,达到平等的契约,必须以身具极阴寒体的人、自愿以心头之血画符召引、再以同为极阴寒体的人献祭,或者以自身献祭鬼神。当年,你母亲的心头之血,嫁接在了你的身上。而你又在襁褓之中,我又有其他要事。所以也就作罢了。却没想到此次回来,你母亲被献祭鬼仙。”

    “若是我召引鬼神,怕是要被你鸠占鹊巢,到头来还不依旧是我死?又如何成为人鬼之神?你此刻将我极阴寒体觉醒,大不了玉石俱焚罢了。”

    黑影再次摇头,道:“你不会死,我会等你血脉出生,你母亲是极阴寒体,你外祖母也是。到了你这代、你也是如此。所以,你后人也会有很大的几率是极阴寒体。”

    “你只有这一条路,血脉又算得了什么。若是得到鬼神庇佑,普天之下、要什么女人没有?只要你想、这世间所有女人都能为你生子。我给你三日时间思考,这三日间、我也会帮你杀了李氏,只要你想、就算荡平周庄也不在话下。”

    语落,黑影便是消失在屋中。屋内的寒冰飘舞也随着黑影的离去,而消散。只留下青年男子一人,独自看着面前的灵位,那三炷黑影上的香,也只剩最后一寸。

    “极影寒体,本是幽冥天最强体质。在如今这世道,却是要藏藏掩掩。一旦显露、不管是人,还是鬼、都会全涌而之,为的不是献祭鬼神,就是被鬼物吞食。这结局都是难逃一死啊。”

    青年男子站着灵位面前一动不动,直至过了许久。才长叹了一声,道:“母亲、你为了我、留在了周庄,最终沦到被献祭的下场,都说妇人之仁、难成大器。我不是妇人,所以不会有这仁。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加的强大,我也只有这条路了。”

    “您应该不会怪罪于我,不会怪罪于我。”

    当楚程四人降临这个庄院,便是看到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灯火。只能隐约看到大门两侧的护门狮子石雕。

    无涯道尊抬头看着门前的白绫,看着牌匾上刻着二字“周庄”,眉头一皱道:“这山庄阴森森的,怕不是鬼庄吧?这挂着白绫、明显是刚做白事。”

    “无涯道友。这里是死气淡泊之地。就算是鬼庄,也是一些孤魂野鬼、只能对付凡人。我等都是第二步强者,就算是鬼仙也是来一个死一个,何需担忧?若是鬼庄更好。我等便是要找寻个暂住之地,好让你安心闭关,尽早入灭。”张沫白看了一眼门上挂着的白绫,摇头开口。

    “在中洲大陆,你我二人依靠的是楚兄,但如今已经走出、修为已经恢复、就你的修为最高,在幽冥天,今后所依仗、也只能是你了。”

    “说的也是,鬼仙堪比第二步。但老子可以说是鬼神之下第一人啊,就算是鬼神降临也未必不能一战。因为老子是无涯道尊啊!”无涯道尊觉得张沫白说的有些道理。

    在中洲大陆百年,那些悲惨经历早已磨平无涯道尊的曾经的性情,如今更多的还是谨慎。所以做事开始有了些畏手畏脚。

    “这不是鬼庄,是活人的住所。”楚程开口了。

    他是生机之体,尽管此刻是魔性分身占据主体,但生机体还是暗藏体内,能够比无涯道尊几人更清晰的感受到那些生机之意。

    有死人的地方是死气,有活人的地方自然是生气。

    他走到大门面前,用力的敲了敲门。高声喊道:“有人吗?”

    门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打翻,随后有慌慌张张的脚步声。

    “果然有人。”张沫白听到这声动静、也是眉毛一挑。

    只是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人打开这大门。

    楚程眉头一皱,轻敲改做了用力、每一次敲动之下,大门都是剧烈的晃荡起来。

    若不是不想冒犯此地主人,楚程早就一掌拍碎大门直接而入了。

    这座庄院四周布有护阵,可以抵挡鬼士。但对于楚程这符阵大师来说丝毫没有作用,就算是以力强攻、也能破除。

    幽冥大陆中,鬼物的等阶有鬼兵、鬼士、鬼将,鬼帅,鬼王五个品阶。每个品阶中分有上下二等,就如下等鬼兵便是对应聚气,上等为筑筑基。鬼王实力、从渡劫直达三府三境。而后便是仙道鬼仙。再之上便是鬼神。

    这里有阻挡鬼士的阵法、说明这庄院中有修士的存在。但修为不高,最多在元婴。

    “有人吗!开门!我等需借住贵庄客房一用!”楚程再次用力一拍,整个大门轰的一声、木尘滚滚而起、像是要开裂了一般。

    这一下子,惊动了门后的所有人。脚步声再次响起,这一次不再是一道两道,而是数十道。

    正当楚程再次推手拍门时,只听得一声咔嚓,这大门终于打了开来。

    但就在下一刻,楚程看到空隙中有红光显露,连忙向着旁边一撤。

    这撤的及时,刚好楚程一步跨到了左旁,便有一股腥血味扑面而来,又在哗声中一片血光正面迎向,刚好扑在了一只站在楚程原先所站之地后方的无涯道尊脸上。

    “这是血,黑狗血?”楚程看清了无涯道尊脸上的液水,这不是血、又是什么?闻着气味,像是狗血。

    “天杀的......”无涯道尊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狗血扑了一脸。

    他伸手擦拭了脸,掌心掌被顿时被血染布,又凑到鼻尖闻了闻、简直又腥又臭、让人作呕。

    “你们这是作甚!夜晚鬼物众多、看到这里有人家,便是来想来入住停歇几天,你们不愿、直接说声便是,何必拿黑狗血喷人?”无涯道尊气呼呼的道。

    换做以前有人敢对无涯道尊这般作举,早就一巴掌拍灭了。但在中洲百年里、无涯道尊吃过许多闭门羹,吃多了也就习惯了,第一反应成了跟人讲理。

    “这......”那些人怔了一会,面面相觑。

    楚程看到门前站着二十多道身影,都是成年男子。每个人身上穿着丧衣,手拿着法器。不过修为不高,最高的几人、只是筑基。

    “你们把我们当作了鬼物?所以拿黑狗血喷我们?”张沫白看着满脸黑狗血的老人,也是失笑、强忍着憋住。

    “他们都有影子,且面带红润。应该是活人。”有人仔细端详着门外的四人,思索片刻后道。

    “就算是活人也不给进,主母昨日刚祭鬼......”有人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之下,改口道:“主母昨日西去,家中正在祭奠,不能让来历不明的人进庄内,以免带进什么赃东西。”

    无涯道尊听言,气愤道:“好啊,老头子被你们狗血淋了一脸,还不让我们进?还有没有天理了?难道你们就不怕老头子我一指破了你们的护院大阵?”

    “若是你能破,那就来试试。我们见你等之中有人有少,也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还不速速离去,若再得寸进尺、莫怪我们出手赶走你们了。”有人讥讽一笑。

    由于楚程三人屏蔽了气息。对于他们来说,屏蔽气息已妙得神效,跟凡人差不多。

    无涯道尊呵呵一笑,挽起袖子,上前准备与这些人干一架。

    楚程咳嗽了一声,伸手拦住无涯道尊。

    无涯道尊半只脚踏进灭境,就算是手下留情、留九成余力。这一掌之下这些人也要暴毙。岂能让他出手、伤及无辜。

    “在场的各位,可有此地主人?若是主人在此、还请上前一说,也好商量。”

    有人呵呵一笑,道:“家主地位何等尊贵,岂能你想见就见,再说如今已是子时、家主早已歇息下了。”

    “有意思,主母昨日刚逝,这家主在丧妻之下还能睡得着。”楚程轻声一笑,目光闪烁之中显露一丝气息。

    这气息的出现瞬间笼罩周庄,让那些人惊惶。

    “这气息!比家主还要强大!这...这......”

    那二十多名修士在这股威压之下,跌跌晃晃、支撑不住几息,便是软瘫在地。不仅如此,整个周庄都在剧烈摇晃、摇摇欲坠、像是要立马崩塌。

    不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来人的气息比之这二十多位修士要强大的数十倍。

    待楚程听到这脚步声后、便是收回了威势,静等来人。

    三息之后,走出一名中年男子,此人身着锦衣,面貌英俊,若不是一头花发,眼角有些纹丝,还会误认为这是正当壮年的男子。

    只是这人脸色极为苍白,就像死人一般。若不是鼻间有浓重的呼气吸气,楚程等人认为这不是活人了。

    “在下周庄家主,周青!前辈观临寒舍、未曾得知、没有第一时间前来接引。这些小辈冒犯了前辈,还望赎罪!”

    楚程摇头一笑,道:“无妨!毕竟是我等打扰了你家清宁,我等需要在你府上暂住,不知周庄主可否让我们几人入住几日?”

    中年男子一笑,连忙道:“自是欢迎,就由在下亲自为前辈带路。”

    四人入住一间四合院落,夜晚之中、无涯道尊叫住楚程,帮忙让莫小八开灵,有着楚程的绝品灵丹,自当一夜便启灵,更是修了那本空境冰功法。

    当一夜过去,阳光破开黑夜,天空中的黑沉也随之消散,再次清明万里。

    到了午时、莫小八的房中,覆满了一层冰霜。虽说修得只是皮毛,但也让她气质大变,一夜间聚气一层。

    “不错,没想到小八资质还算上佳,这冰寒之度,就连老头子我都感到有些凉意。按照这个速度、加上灵药辅助、不用三个月就能聚气十五层圆满了。”无涯道尊看着莫小八连连点头,很是满意。

    这一夜,楚程三人一直在屋中陪着莫小八修这空境功法。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起,只听得门外有人道:“晚辈周庄少家主,周冬。奉父亲之命、请各位前辈用膳。”

    “进来吧。”无涯道尊开口。

    房门打开,走进一名身着青衣、容貌俊朗的青年男子,走进房间后,便是鞠躬行礼,再次道:“各位前辈请,晚辈带你们去膳堂。”

    青年男子开门之后便是感受到凉风习习入骨,但还是先行行礼,行礼之后,再抬头,看向屋中的几人,待看到满身散发寒气的莫小八后,双眸之中顿时有光芒亮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七诀剑  乞儿闯仙界  都市超品天尊  大荒经  压级大佬系统  修仙靠舔盒  踏天道主  仙途  万仙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