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仙侠修真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 第二百三十三章 在这冰冷残酷世界,只有妹妹的大腿能给我带来温暖啊

第二百三十三章 在这冰冷残酷世界,只有妹妹的大腿能给我带来温暖啊

    浩荡的岁月长河中,一个人影化身亿万,在其上忙忙碌碌,一刻不停的工作着。

    之前随意丢大招的时候感觉有多爽快,现在的痛苦折磨就以乘上十的方式回报了回去。

    不过,这难不倒鸿钧……肉眼可见的,一段段肆意流淌岁月支流被拉回原本的正轨,于先前乱象中,在过去、现在、未来叠加的混乱背景下,一些钻了空子得以穿梭时间的异数,也一个个被鸿钧重置其经历,驱逐回原本的时间节点。

    这其中,有连修炼之路都没有踏上的弱小生灵,他们被动遭遇了一场不在规划中的经历;也有强大绝伦的妖神魔怪,只身便能比肩宇宙,是太乙层次中的无上霸主,钻着时间长河的漏洞,试图改变一些曾经的遗憾与过往。

    可惜,他们的“穿越”大冒险还没有展开多久,就被鸿钧收束了时间线,将不属于那个时空的人与事消泯。

    好在,鸿钧也不是什么坏人,不是那种看着问题难以解决、就一心琢磨歪门邪道,想着将制造问题根源解决的极恶反派。

    没有暴力的消灭问题,而是选择了时光的回溯,让一切重新回到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情况下。

    种种穿越者、重生者,他们留下的痕迹被消除,回到了原本所在的时间线,连那不该有的记忆都被清洗的干干净净。

    或许能够成为他们最后的怀念的,就是偶尔梦境中的灵光一闪,似醒非醒间体验一段非凡人生的短暂刹那。

    “非法穿越……”岁月长河中孤独忙碌的身影,伴着不时的念叨,“有大罗在背后背书吗?”

    “亦或者是有在我这里抵押保险金,作为可能胡作非为干预影响到正常轨迹的赔偿吗?!”

    “什么都没有,就敢去穿越?”

    “甚至,这里面竟然有知道这个时代一点点信息内幕,就妄想拳打本座、脚踢罗睺的家伙?谁给你们的勇气?”

    “盘古么?”

    “本座都被抓过来修路修河……你们凭什么这么敢想?”

    “一个个弱小不堪的货色,因为一时意外而来到错乱时光,就自觉天命在身,要成为洪荒天地的主人?!”

    “天命?天命!”

    “大罗才是天,掌握着你们的命!”

    “不好好苟着,低调发育,跳的那么欢,找死么?”

    面对像是看不到完结期限的漫长工作,鸿钧有着十万分的不忿,难免有些迁怒的行径。

    当然这些小角色就算了,再怎样也不过是念叨一时,真正的罪魁祸首……那才值得他永恒铭记与谋划,让其明白——

    鸿钧大爷的记仇性,那是冠绝洪荒宇宙,都无与伦比的!

    “要杀罗睺……必须营造一个很完美的战场。”

    回忆先前战局,他认真反思,一时的失败并不能让这位大罗至尊如何沮丧,“这一次的尴尬遭遇,绝对不能再次重演。”

    “要将他封困在一个地方,不可以是时间长河……最好是洪荒天地的哪一个角落中。”

    “还有,这一次他狠下决心,连自己先天神圣的权柄和尊位都献祭了?”

    “只有一点元神灵光,带着自身道果转生成混沌魔神……”

    “这个方面……我需要一个道友配合,一个十分了解混沌魔神道路的道友,甚至本就是这样生命形式的生灵……”

    鸿钧碎碎念,一点点关键被他串联在一起,成为一条绞索,要于未来套在罗睺的脖颈上。

    “有了……”

    “扬眉!”

    “就决定是你了!”

    短暂时间确定人选,他满意的颔首,眼底却是闪过一抹深思,“啧啧啧……”

    “我现在怀疑,扬眉那厮能够这么全头全尾从开天辟地的惨烈劫难中活下来,或许就是因为盘古预料到了这一幕?”

    “一子闲棋,防着混沌魔神的后手?”

    ……

    无独有偶。

    在鸿钧对某人表示深深惦念的同时,罗睺也对某个让他变成眼下这惨不忍睹状态的家伙恨之入骨。

    契合自身的原型道躯彻底不存,只有一点元神道果逃脱了劫难,保证没有殒落。

    最关键的是,承接混沌时代殒落魔神的因果,动用它们留存下来的力量塑造混沌真身,这种与洪荒世界格格不入的体系,注定了再难有最合适切入点,从那天地中收获到满意的道途资粮。

    被打入黑名单,列入不欢迎对象中,从此就是洪荒天地的黑户存在,什么盘古道果……统统都没了!

    而更可怕的是,卷入了混沌魔神与盘古的对抗棋局中,还是以棋子身份,像一枚过河的卒子那样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关键时候还会被拿出来牺牲,搞不好有可能被拉进开天辟地的时代,被盘古信手一斧头砍下来……

    只要想到这样的画面,罗睺就感觉悲从心来,眼泪都要流成河。

    “鸿钧……”

    “本座恨不得饮你之血,吞你之肉,嚼碎你的骨头……让你万劫不复,才能平息心中永恒不灭的怒火啊!”

    罗睺发出属于败犬的哀嚎,无力的画圈圈诅咒某人。

    因为,他不能不承认一个很残酷事实——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似乎怎么都干不过那个人。

    心狠手辣还是其次,境界高低也可暂且放置到一边,关键是灵宝!灵宝!灵宝!

    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次。

    曾经罗睺手握六件极品先天灵宝,全是主杀主破灭,威力无穷,让他自我感觉良好,整个人都飘飘欲仙,膨胀到不能再膨胀。

    就算为布局、放出去一柄弑神枪,那还有五件,还是极度罕有的套装组件,联合在一起,连先天至宝都可睥睨之!

    这么多强大的先天灵宝集合在他一人的身上,无形中便说明些什么——那是洪荒天地对他的看重,是其身为毁灭权柄化身的某种潜在投资。

    罗睺为此自豪,为此得意,觉得他是神生赢家,连混沌魔神什么的都不用在乎了。

    直到不久前,他膝盖中了一箭。

    每当回想起那铺天盖地的灵宝洪流,那诸多大罗层次道路叠加共鸣展现出来的无止境战力镇压,一颗心脏先是猛的抽搐,而后便几乎停止了跳动。

    这样的对手……拿什么去战胜呢?

    那丧心病狂的灵宝积攒,那超越大罗想象极限的富有程度,无一不在说明——这绝不是一般的狠人,而是狼人呐!

    “必须要废掉他这个手段……不然根本没法打!”罗睺勉强凝聚心神,“否则,我下一次怕是连站到他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要是真的有下一次,怕不是决战了!”

    他心中很清楚,如果和鸿钧再碰面,说不得就是真正分生死的时候。

    以鸿钧的心性,以其杀伐果断的行为方式……可想而知再相逢时,会迎来怎样可怕的惊涛骇浪!

    那绝对会为他准备好绝杀的手段,不可能像现在还有苟延残喘的机会。

    “先天灵宝……先天灵宝……”

    罗睺默默的思索着,突然目光一亮,“等等……绝大部分先天灵宝的来历……是什么来着?”

    “混沌魔神啊!”

    “盘古杀了魔神还不够,接着就是废物利用,批量生产转化出先天灵宝……”

    “这是我的机会……”他蓦然间有些激动,“我踏上这条没有退路的道路,继承了混沌魔神的因果……”

    “那么他日决战时,我能否以这样的因果来干预、来影响,废掉他这个最恐怖的杀手锏?!”

    “没有了这丧心病狂的灵宝碾杀,我还需要怕什么?”罗睺一下子就充满了自信,直到识海中闪过几件器物的影子——那是凌驾在先天灵宝之上的至宝存在,“呃……还有几件先天至宝要解决……”

    “诛仙剑阵必须要加强……”

    “而阵法的加强,能够从哪些方面着手?”

    “天时?地利?人和?想来就是这些吧?”

    “地利好说,无非是扎根在洪荒天地中,不再像之前在时间长河中无所凭依的处境。”

    “天时……人和……又该是什么呢?”

    在重新蕴养真身的状态下,罗睺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他要搞一个大阴谋,为自己的复仇大业添砖加瓦!

    ……

    两个棋手,各自陷入了沉寂的状态。

    或是舔舐伤口,或是义务劳动?总而言之短期内都很再活蹦乱跳,最多是折腾些小动作。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之间的博弈绝不会停止,注定要在未来一段漫长岁月中留下深深的痕迹。

    而在这个过程中,或有意或无意,将某人给忽略了过去。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记仇的人物。

    为了自己被践踏的神格与尊严,为了向肆无忌惮开挂的家伙说“不”,天知道会有怎样的发展与变化?

    虚空之中。

    “呜哇!”

    无比“惨烈”的哭号声响起,伏羲干嚎着,他眼中虽没有多少泪花,但是心中的苦闷此刻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很伤感,很痛苦,半跪坐在虚空,双手抱着女娲的一条大腿痛哭失声。

    “呜呜……我不想活了……”伏羲抽噎着,“这世道太残酷……”

    “权限狗、鹳狸猿,到处都有,满地都是……”

    “智慧算计上比不过人,就肆意修改数据、重新回档,还有没有天理?!”

    “差一点……差一点,我几十万年的心血,就彻彻底底的付诸东流……”

    “而能保住这胜利果实,还是因为有一个万恶家伙,拿我当棋子来用,残忍践踏本神的神格尊严……”

    “诶……老哥,我知道你心中的痛苦……”女娲叹着气,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拍着伏羲肩膀,安慰起受到了十万点暴击伤害的某人。

    “智慧布局被力量层次差距的绝对碾压,多少努力,多少辛勤,都被证明着脆弱而不堪一击……”

    “是啊是啊……”伏羲猛点头,而后一脸伤感的在女娲衣裙上蹭着,不知道是要蹭掉泪水还是鼻涕,“这样巨大的挫败感,个人道路的惨烈失败……感觉修行的意义都被否决了……”

    “不是大罗,一点人格尊严都没有,你的人生,你的安排,人家说改就给你改了……”

    “不要这么灰心啊……兄长!”女娲安抚道,“你要往好的方面去想。”

    “一般的太乙,大罗境界的无上至尊会搭理吗?”

    “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欠奉!”

    “而兄长你,却让神逆背后那一位不得不出手挽救棋局……没有任何一位太乙修士能做的比你更好了。”

    “正是因为你的智慧,你的努力,才有了让更强者正视与应对的资格……”

    “甚至,你还成为了一个关键枢纽,因此让另一位强者进厂,由此爆发大罗血战!”

    女娲耐心的抚慰,她的眸子有些迷离,诸多幻影一闪而过,那是时光倒退一点所发生过的事情,让四十三位先天神圣震骇到无以复加。

    罗睺的出手干预,逆转时光,鸿钧的突然袭击,爆发激战……他们有幸成为了这惊世场面的目击者。

    本来,一位大罗的读档行为,强如太乙神圣也没有资格见证,时间线的收束,纵然经历过的记忆一样会被抹去。

    可,正是鸿钧的出手,在其时间环完成前打破,出现了致命的疏漏,被分裂的时光支流重新坠落,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中。

    伏羲是最先惊醒的,察觉到不妥之处,第一时间让金母催动了昆仑镜,以这件时空至宝窥探岁月长河,洞悉那里所上演的惊世对抗。

    虽说他们的道行还差一点,但谁让正好是两位大罗开战,动荡了整条时间长河呢?

    由此,伏羲他们了解到一些隐秘,知道无意中卷入到大罗至尊的棋局中,是两位强者的终极对抗。

    直到两人杀进时间长河更深远处,连昆仑镜都无法捕捉痕迹,才放弃了窥探的行为。

    也就是那一刻,真正体会到大罗的威能和权限,不再是口头上的描述,给伏羲的刺激太大太大了。

    “不成大罗,没有人权!”

    伤心的发表感言,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抱着女娲的大腿悲嚎,倾诉心中的失意。

    ——在这冰冷残酷、挂逼满地的世界,只有妹妹的大腿能够给我带来温暖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北冥神剑  冒牌宗师  仙蝉  五界风云  我们一起去修仙  清风啸江湖  修仙挂机中  至道学宫  山海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