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科幻小说 租个男友好过年 第五百九十五章 人家有两个手机
    北石时间10月22日上午六点,s6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半决赛项目在纽约举行,首先对阵的双方分别是skt和rox。

    这两支队伍,都大有来头,skt曾经两次摘取s联赛总决赛桂冠,而rox则是s5总决赛亚军队伍koo变更而成,他们的实力毋庸置疑,然而命运就是这么无常,上一届决赛相争的队伍,现在在半决赛相遇。

    无论这场比赛谁胜出,都意味着另一方无缘夺冠。

    对于参赛队伍来说,冠军只有一个,半决赛相遇,或者决赛相遇,似乎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电子竞技,和所有的体育竞技一样,只有冠军,没有亚军。

    竞技只认最强者,这比所谓的规则,更加真实。

    下午,远在中国的玩家得到从大洋彼岸传来的消息,rox与skt势均力敌,最终在第五盘决胜局被skt抓住机会,一波拆掉了rox的水晶枢纽。

    也就是说,skt,再次晋级最终的决赛。

    “唉,没办法,skt是真的强!”窝在宾馆,dl战队的众人围着一台电脑看视频,这是skt与rox对战的录像,教练重点给他们分析了几个精彩操作。疏十四看完faker的几次游走,有点头疼,这家伙不仅操作强,支援意识还非常好,越是这样,越有机会发育成型。

    他是不畏惧挑战,但想到团队的整体实力……

    天知道,他本该无比信任自己的队友,但他又不是心灵鸡汤喝多了,能完全忽略实际情况!

    郭冬晨对skt的上单duke倒是没有一点儿担忧,先前小组赛交战那两次,他对对方实力有了一定了解。从小组赛之后,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一直在提升,仿佛找到了很多年前的那种“感觉”,按照他内心对比得出的结果,如果在总决赛上再次对上duke,他必将做到稳压对手。

    “哎呀,现在看这个干嘛呀,我们明天的对手是h2k好不好?”吴晗最不喜欢的环节就是分析比赛。

    结果,包括教练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在吴晗:“难道明天的比赛还有悬念吗?你虚了?要不要换替补上场?”

    “额……”吴晗疑惑,“我们什么时候这么有自信了?”

    第二天,比赛如期举行。

    第一场,李昱没上,替补adc小河出战,赢了。

    第二场,吴晗没上,替补辅助高离出战,赢了。

    “我去,什么情况,dl战队这么生猛?”解说们很纳闷,难道对于dl战队来说,这俩从来不出场的替补才是他们的王牌?

    非也非也,前一天晚上,讨论战术的众人想到一件事,小河和高离不远万里地跟过来,居然一次赛场也没有上过,虽然,这俩人的技术确实比不过现在的李昱和吴晗,但起码也给人家个露脸的机会吧?

    可是这会儿,就剩半决赛和决赛了,怎么安排?决赛是肯定不能大意的,每一场都要全力以赴,毕竟,以skt展现出的实力来看,他们现在非常强劲。

    但半决赛就不一样了,他们看过这届h2k战队的比赛视频,得出结论为“不虚”!

    第三局,换回首发阵容,dl战队再次强势取胜。

    “妈妈,快出来看上帝!”

    “傻儿子,我们是中国人,要看玉帝!”

    当第三局比赛结束,观看直播的中国网民直接沸腾了,以英雄联盟客户端的直播为例,弹幕数量太多,完全看不见屏幕,只有密密麻麻的字,层层叠叠从眼前飘过。

    什么情况,这确定不是在逗我?当初因为空降lpl赛场而被质疑的这群家伙,居然一路杀进了总决赛的决赛?

    算不上高歌猛进,这群家伙压根没有做过任何宣传,也没有发表什么战斗宣言,连国内使用的宣传像,都是他们空降dl战队的时候,临时用美颜相机拍的照片。

    但很明显,这群人不声不响,到现在为止,却再也低调不起来了。

    热血,激情,拼搏,胜利,这正是广大玩家追求的心理满足。不是窝在乌七八糟的黑网吧,叼着烟或者吸着二手烟,叫嚣着在游戏中冲杀,能赢那是自己无敌,输了全怪队友智障。真正的电子竞技,是一场智慧的较量,小小屏幕里,容下几多计谋;真正的电子竞技,是一场指尖的舞蹈,键盘上五指翻飞,能做出无数令人惊叹的操作。

    吴晗的手机到美国没法打电话,她和家里联系就用李昱的手机。这一天晚上,她抱着手机想和吴画城聊聊天,等电话接通她才想起来,现在吴画城那家伙已经回学校了。

    当初家里买车,就是考虑到等她到了镇上上学,接送方便一点,结果小家伙居然选择了住校。每个星期五回家,星期天又要回学校里去上晚自习。

    “哎呀,现在这些小朋友啊,越来越辛苦了!”吴晗想到这个,也没按掉电话,很快,那边传来郑飞扬的声音:“晗晗,吃午饭了没?”

    “我去老爸,你又搞错了,我现在这里是半夜呢。”吴晗听到自己老爸的声音,立马来劲了,和吴画城吹牛,那家伙听不懂,她也就是自个儿乐呵乐呵,可是自家老爸不一样,他上次居然恭喜自己晋级半决赛。

    所以说,代沟什么的,完全不存在嘛!她就知道,自家老爸是最关心她的!

    “你这小丫头,半夜还不好好睡觉……

    和郑飞扬“低调”地把自己的成绩吹嘘了一遍,吴晗享受自家老爸的夸奖,就听到吴画城的声音:“爸爸,是不是姐姐和你打电话啦,我要和姐姐说话!”

    咦,小家伙没回学校?吴晗想了一下,拍拍自己的脑袋,刚刚还说老爸搞错了嘞,自己也搞错了,这会儿家里估计刚吃完午饭没多久,小家伙才舍不得早早去学校呢。

    “姐姐姐姐,我和你说哦,我们班同学知道你是dl战队的人,可羡慕我了!”吴画城的声音很大,正在和她通话的吴晗听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郑飞扬也听到了。

    “姐姐,他们都说,等下次玩游戏带我一起,你要教我怎么玩啊!”

    小家伙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爸爸越来越黑的脸色,还在那儿兴奋地和自家姐姐商量要怎么在游戏世界愉快地玩耍,

    大洋彼岸,吴晗脸也黑了,所以说,游戏不是好东西,除了给像郭冬晨那样的天才少年舞台,还将更多的无知少年带入迷途……

    最重要的是,小学生不要玩游戏啊!

    “唉,烦死了,再怎么比,冠军还不是你们的……”周蜜蜜满腹牢骚,足戏比赛,她每届都参与,从没夺冠。余老的余龙联队只获得了一届冠军,后来再没机会登顶。缪晾晾的新溪甲队,本来技术就好,后来又拉个叫亚雷斯的人,但凡比赛中,他和马尔内、梅西一起出场,基本上就没有输的!

    关于这个,季佳音也有话说,她也每届都带人参加,同样没曾夺冠。“晾晾,我跟你讲,你老是这样的不行的,太挫伤我们参赛的积极性了,以后我们都不参加,你自己一个人玩吧!”

    “哎呦,晾晾还是独孤求败呢……”孙思媛独自鼓掌:“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继而,孙思媛想起两年前颁奖的事儿:“晾晾,我跟你讲,那个足戏颁奖的事儿,还可以改进,我觉得吧,那个气氛得炒起来,要弄的大家热血沸腾……”

    缪晾晾哈哈大笑:“我缪天王早就想到了,现在诺坎普那边锣鼓齐备,每次鼓声一响,敲到人心里,热血沸腾什么的,不要太简单!”

    脑子挺活络嘛,孙思媛暗自夸奖了缪晾晾一句。她把现场乐团的事儿提出来:“光有锣鼓声,太单调,最好把歌儿给加进去,就是那个‘主题曲’,或者你可以让他们每支队伍都准备一首自己的‘队歌’,谁赢了,唱谁的歌,弄个百人合唱,肯定有气势,也能激荡人心!”

    “能吗?”季佳音有点怀疑。

    “大概吧?”周蜜蜜不太确定。

    “管它呢,可以试试啊……”缪晾晾一锤定音。

    这事儿暂且放下,周蜜蜜提起了她家的生意。“唉,本来吧,我小弟已经开始学习做生意的事儿了,有我爹娘在,我清闲的很,就在家里带带快快和慢慢,偏偏,皇上突然宣布凤凰庄为新晋皇室衣料商,就连各地的税务,都比别家低三成,家里的生意又受到了一次冲击,我也被拉出去忙,唉,头一年,我压根没能逍遥自在。”

    咿呀?凤凰庄?那好像是我……家有钱的产业呀?皇上对凤凰庄越好,我越开心,因为——最后都是我的呀!

    啥,已经送给皇上了?必须要回来呀!

    “对了,蜜蜜,你现在,回仇家了吗?”孙思媛好奇。别人家的糟心事,她可是当热闹来瞧呢……

    周蜜蜜看了仇奇兵一眼,嘴里哼哼:“要不是某些人啊,我才不愿意回去呢。”

    某些人用了一年的时间,把她和仇母之间的嫌隙,用爱一点点填满,最终,她象征性的带着一双儿女回了一次仇家,在那儿住了三天。现在,他们住在京城的小家,平时有空,也会回广宁府小住。

    同周蜜蜜聊完了,孙思媛看向季佳音,她和王田聪,这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年前,他们已经在季家举办了婚礼。

    “看我干吗,我没什么好说的,我都说完了……”季佳音拉着王田聪,该说的,不是见面就说过了吗?

    “切……”孙思媛语带嫌弃:“无趣!”

    季佳音倒不是真没的说,她和孙思媛聊皇家学堂的事。她爹葛卫华,现在是皇家学堂的校长,当初的皇家学堂华语班,现在不仅有小学部,还有初中部和高中部,不单单是有语文课,还有数学课、物理课等,甚至还有西语课。

    “可以的,我很喜欢这种情况,让新溪国的莘莘学子,尽情享受来自远方地球的礼物吧,哈哈!”孙思媛笑的毫无恶意。

    那些什么化学课、生物课、地理课、思想品德课,统统开起来吧!我无条件提供教科书,免费的,嘿嘿嘿嘿……

    “对了,那个《本草纲目》,已经整合完成,印制成册,不过,还没往各地发放,皇上的意思是,先在京城周边医馆试用。你要不要去看?”季佳音想起医药的事,说起来,他们会学习华语汉字,起因还是为了学医呢。

    孙思媛挠挠头:“我去干嘛,我对医药什么的,那是一窍不通啊……”

    第二天,孙思媛出现在了皇家学堂。

    皇家学堂这边,设施完备,配有专门的印刷院,印制成册的《本草纲目》,就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印刷院的某间房里。孙思媛进印刷室的时候,一位老师傅正在指挥着弟子排印章,似乎是准备印制新书。

    感受到孙思媛的脚步声,老师傅抬起头:“咦,孙老师!”原来,这位老师傅是华大夫。

    孙思媛看看华大夫手中的书,是新溪字书写的《伤寒杂病论》。这书她知道,当初学历史的时候还背过呢。

    “唉,要印这个呀?”孙思媛翻翻书,都是手写的字,估计是华大夫自己从华语书上抄的。

    “是啊,我们几个人商议,在学堂这边开个医学院,这是在准备教材呢。”华大夫恭敬地回答。

    当初,可不就是要建医学院,才有了赵府小学和后来的许多事么。孙思媛来了兴趣,仔细询问了许多问题。

    “孙老师,我们几个人还有个争执,您可愿帮我们定夺?”华大夫最后提了一个请求。

    “啥?”孙思媛疑惑,就凭她那点儿本事,能定夺什么争执……

    “我们有些人,想将这医术称为新医,有些人却偏向叫溪医,您看?”华大夫抛出了问题。

    “新医!”孙思媛不假思索,直接

    华大夫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用孙思媛提供的医书学习医术,也经常见到“西医”这个字眼,只是,他知道西医与他所学完全不同,是以没有用心研究。想来,那西医必然也有不凡之处!

    临走时,孙思媛还装了一回仁人:“华大夫,病家求医,寄以生死,无恒德者,不可以作医。选拔医学弟子,一定要谨慎严肃,不仅要教授医术,更要培养医德仁心。”

    华大夫躬身拱手:“孙老师所言,我医者素来遵循,此后,也必将写入教材,铭记于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花样男神,何弃撩!  机甲魂斗罗  废材逆天:我命由我不由天  咸鱼舰长  南山捉虫人  我来自缪星  电视剧冒险王  开局一个娃  快穿:论逆袭的正确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