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言情小说 全知全能者 第674章 自顾自美丽
    当沈欣怀着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忐忑而又不安地再次来到这栋小楼前的时候,她在楼外,站立了很久。

    好久之后,她才深呼深吸,强令自己勉强平静下来,上楼。

    二楼,三楼。

    然后,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绿,熟悉的红紫粉白。

    沈欣发现,花变了,不止是颜色变了,位置变了,连样式和大小都变了。

    似乎,连地板上的绿色草毯也和昨天有点不一样。

    但,花香还是那么不可思议,花状也还是那么风华绝代,就连被当作背景的绿,也都是那么的晶莹如玉。

    这一次,沈欣没有再入神打量,在她自己都听得到的怦怦心跳中,她对着房里的方向道:“许……许哥……许大哥,我来了!”

    她不止是话语断续。

    就连声音,也微带些生涩和沙哑,有点不像是一般年轻女子的声音。

    那是,一个人,好久都没有怎么说话的表现。

    孤单孤独,证据无所不在。

    许广陵从房里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带着些许不安垂手站立着的女子,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初次踏入章老先生书房中的自己。

    一眨间,两三年过去了。

    时光真个如水。

    “我这里没有椅子,倒是委屈你要站会了。”

    “没,没关系的。”沈欣两手不自觉地摩娑着自己的裤侧,就如一朵在春风中有些怯寒的小白花,“许大哥,你,你想要我做什么?”

    许广陵没有说话,而是微微伸手。

    就在这一伸手中,楼外,一株藤萝的枝叶自动枯萎、脱落,只留下其主干的部分。

    然后,主干中十来厘米长的一小段,进入了许广陵手中。

    这甚至不是凌空飞入,而好像,这小木段本来就在他的手中。

    沈欣两眼不自觉地睁大,看着她的眼前。

    许广陵微微一笑,却不多言,下一刻,这截小木段就在他的两手之间轻微地摆动和翻滚着。

    这时,沈欣入神又或者说出神了,不自觉地愣怔。

    “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许长或许短,是递到沈欣眼前的小木段打断了她的愣怔,让她回过神来。

    沈欣本能地第一时间伸两手接过,然后低头看去。

    再不是小木段了。

    刚才这时间,原本的小木段已经大变形样。

    其实也不是大变,不过就是从头到尾消去了一些地方,但是,和之前的模样已经是截然不同。

    刚入眼,沈欣便惊讶至极地瞪大了眼睛。

    迅即地抬起头来,看了许广陵一眼,随后,她又低下头去,开始默默而又专注地看起了手中的小木段。

    不,雕像。

    她的雕像。

    长约十二厘米宽约三厘米的雕像,完美地展现了她的形象。

    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头发,她的肩颈,她的手……

    沈欣愣愣地看着。

    把手中的小雕像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最后,她的视线就像被胶水黏住一样,牢牢地凝注在雕像的眉眼之间。

    雕像中,那个眉目清丽宛然,如精灵一般的女子,在浅浅笑着。

    是她!

    不止是形象上,非常酷似,甚至都不能简单地用酷似来形容,而应该说简直一模一样。

    就连神态,某种骨子里的神韵,都非常非常的相像!

    然而……

    她从没有这么笑过。

    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

    可是,这般地浅浅笑着的模样,真的很好看。

    原来……我也是可以这么好看的么?

    沈欣再次地愣愣出神,思绪,好像穿过岁月,回到了过去的日子里。

    然而,过去的那些日子,从她记事起到现在,不说有多苦难,至少,绝少欢欣。

    沈欣,只应该是省心,而不是这个沈欣。

    又或者,沈不欣。

    笑的时候,或许也是有的,但绝谈不上欢笑。

    还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被老师夸张,她带着满身的骄傲和开心,可是当天晚上,父母就大吵了一架,而后,母亲骂了她,小贱货什么的。

    父亲倒是没骂她,只是阴沉着脸,给了她一个巴掌。

    类似这样的情况,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三次五次。

    而是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堆叠在她的记忆里,堆叠在她过去的岁月里。

    对一个孩子来说,父母便是完全的天地。

    而直到长大之后,她才知道,她一直都生活在比京城最严重时的雾霾都还要浓重的阴郁中。

    此时此刻,思绪陷入过去的回忆里,沈欣的眉眼渐渐低垂,无边落寞涌起,包裹着她。随后,她的眼神又不自觉地变成某种茫然和空洞。

    但时间并不长。

    很快地,那种茫然和空洞,对上了眼前的雕像。

    眼前的雕像,在浅浅地笑着。

    就如她听过并很喜欢的那首歌词一般,“自顾自美丽”。

    沈欣再次地怔愣。

    她的眉眼,久久怔愣地看着手中雕像的眉眼。

    就这般默默地看了不知道多久,她的嘴角不知不觉地轻扯,似乎是想做出和雕像中一样的动作,又或者,只是下意识中不自觉地模仿。

    但模仿得……

    并不成功。

    或者说,相当失败。

    雕像浅笑得极流丽,又极恬淡自然。

    如一抹春风。

    如一泓秋水。

    而她扯动的嘴角,其神态,相当之生硬。

    随后,觉察出自己的动作,她干脆幅度极明显地咧了咧嘴角,就当是笑了。

    然后,视线从雕像中移开,抬起头来。

    “喜欢么?”

    就在这个时候,许广陵这般问道。

    “……”

    沈欣看着他,嗫嚅了一下嘴角,没有说出话来。

    “不喜欢?那给我,我把它毁了。”

    许广陵伸手。

    沈欣两手合拢,紧紧而又轻轻地攥着手中的雕像,紧贴在身前,甚至微转着身子,有错开、躲避眼前之人的意图,唯恐手中的东西被抢走了一般。

    “不要。”

    “……喜欢。”

    许广陵淡淡一笑,再次伸手,不过这次不是对着沈欣,而是对着窗外。

    下一刻,又一截小木段,出现在他的手中。

    沈欣紧紧地盯着他。

    而后,她就看到,又一个雕像,在他的手中生成。

    一个。

    一个。

    又一个。

    从前到后,一共八个雕像。

    “喏,小沈,见面礼,拿去。你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

    感谢“麻烦筛”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傻娃娃”的月票捧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娱暴徒  我的知识能卖钱  财色美利坚  祖宗快跑  我有无数打脸订单  一个梦境者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豪之无限升级  不务正业的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