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言情小说 穿越之娱乐香江 1584【寒蝉效应】
    《XX日报》关于夏天同李嘉昕的绯闻报道出炉之后,报纸销量骤增了百分之五十。把报社社长及报社主编都乐疯了,与此同时,写这篇稿件的记者也受到了嘉奖,月底双薪。

    正当全社上下一片欢腾的时候,何超穹的一通电话,瞬间让他们的心情降到了冰点。

    “莫社长,夏先生让我通知你,我们天下集团将暂停你们报社投放广告。”何超穹向他说道。

    “何小姐,这是为什么呀?我们一向都合作的很好的。”社长一听,立刻急道。

    天下集团每月广告费用是三十二万港币,对于他们这家报社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要知道,他们报社每年的广告收入也不过两千万港币而已。

    天下集团所支付的广告费用,占到他们广告收入近两成,是他们最大的客户。如果少了这笔收入,那报社业绩真的是要大幅滑坡了。

    “莫社长,原因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何超穹冷冷的道,“就不要再跟我装无辜了。”

    夏天方才吩咐她要撤去《XX日报》的广告投放后,她心中疑惑,不明白夏天为何要下这个命令。等她找来最近一周《XX日报》,看完之后,顿时就心中有数了。

    《XX日报》故意使坏,报道夏天跟李嘉昕的绯闻,以为夏天会吃了这个哑巴亏。却没想过,夏天之所以是夏天,就是因为他够狠。

    他连李昭基都敢上去咬一口,难道还会放过一家小报社么。甭管那件新闻是真是假,《XX日报》敢报道他的私生活,就已经犯了弥天大罪了。

    社长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也无言了。

    “何小姐,这真的是误会啊。”他连忙又道。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何超穹冷冷的道,“总之,现在影响已经造成了。夏先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那你想我怎么做?”莫社长一听,心中咯噔一下。

    要是《XX日报》被夏天盯上的话,并没有他的好果子吃。联想起前两天才被夏天强行收购的玉郞集团,他不禁心中冒起一股寒气。

    “早知如此,昨天就不应该发那篇稿子。”他心中懊恼道。

    “该怎么做,你自己去想,我没有义务帮你想办法。”何超穹冷冷的拒绝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喂,喂……”社长喊了两声,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忙音,方才郁闷的挂上了电话。

    报社的月广告收入少了三十二万港币,而且还被素有“睚眦必报”恶名的夏天给盯上了,他现在的心情真像北极冰川一样,都给冻上了。

    “阿邦,你进来一下。”他犹豫了一会儿,随后打开办公室的门,向外面喊道。

    阿邦正是这篇报道的作者,也是昨天采访李嘉昕、夏天的人之一。

    “社长找你啊,没准你要升职呢!”

    “刚说月底双薪,现在又喊你呢,估计又有好消息!”

    “快去吧,没准升你做副主编呢!”

    报社员工都跟他开玩笑道。

    阿邦也是心情激动,快走两步进了办公室。

    ……

    “社长,您找我呀。”

    “是。”莫社长点了点头,“阿邦,你来报社也有三年时间了吧?”

    “是呀,社长。”阿邦心情激动的点了点头。

    社长问他的工龄,相比真的是要提拔他了。

    “嗯,年数也不短了。”莫社长点点头道,“有没有想过去别家呀?”

    “没有,没有,社长,我对报社绝对是一心一意的。”阿邦连忙摆手道。

    当此升值的时候,他当然要大表忠心了,怎么敢说要跳槽的话。

    “嗯,我看你还是想想吧。”莫社长随后道。

    “不,不,社长,我对报社绝对是……”阿邦下意识的解释道,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他琢磨出味道来了,社长的话,根本没有要提拔他的意思,反而是想炒他的鱿鱼啊。

    “社长,您要轰我走?”阿邦惊讶的问道。

    自己刚刚才受到表彰,现在却要被扫地出门,何等讽刺啊。

    “我也是逼不得已。”莫社长叹了一口气道,“刚刚天下集团打电话来,撤去了它在咱们报社投放的所有广告,这会给报社造成近四百万港币的损失。

    这是报社不能承受之重。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也只能把你辞退了,好给夏天先生一个交代。”

    “这……”阿邦听完,也无话好说了。

    虽然被炒鱿鱼,让他感觉非常郁闷,像是被人用完后丢到床下的夜壶。

    需要的时候,就拿来当宝贝;永远之后,嫌臭了,就给丢在一旁。何等可怜!

    虽然那篇报道是他写得不假,但是也是编辑、主编、社长依次拍板的。现在出了事,就把他一个小小的记者拿去顶缸,这也未免太冷酷无情了吧。

    “你放心,你的工资我还是给你开全月的,双薪还是双薪。”莫社长又安抚他道。

    “谢谢社长。”阿邦尽管心中无奈,此刻也只好点头道。

    他倒是也想过大吵大闹一通,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毕竟涉及此事的人那么多,最后却只有自己背锅,实在不公平。

    但转念一想,就算闹得天翻地覆,也改变不了自己被炒鱿鱼的命运,那又何必枉做恶人呢。还不如留一线,留待日后好相见呢。

    “好,你去吧。”莫社长随后摆摆手道。

    ……

    阿邦出去之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同僚一看,不禁上前调侃道,“阿邦,你收拾东西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升你的职?”

    “你是不是要有自己的办公室了,是哪一间啊,用不用我帮你搬?”

    “现在是该称呼你编辑还是副主编呢?”

    “你们都别开我玩笑了,我被报社炒鱿鱼了。”阿邦摇摇头苦笑道。

    “什么,这是为什么呀?”

    “你不是刚刚才受到表彰么?”

    “啊,对了,是不是夏先生向报社施加压力了?”

    众人纷纷惊讶的道。

    “你说得不错,天下集团要断了跟咱们的合作,撤去投放在咱们的所有广告。”阿邦解释道,“所以我只能退了。”

    “原来真是这样,他还真是霸道。你都没写他怎样,他怎么就如此敏感呢?”

    “因为一篇文章,就丢了一份工作。夏天实在是太狠了!”

    “哎呀,他这是要制造‘寒蝉效应’啊。今后谁还敢再报道他的绯闻。”

    众人都点评道。

    “好了,各位,有缘再见吧。”阿邦收拾完东西之后,离开了报社。

    莫社长连忙打车来到天下集团总部,亲自面见夏天,希望能够让他回心转意,原谅他们这次的冒失。

    “夏先生,写这篇文章的记者,已经被我给开除了。”莫社长道,“您如果还觉得生气的话,那我在报纸上帮您澄清如何?”

    “你澄清的话,岂不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夏天瞪了他一眼道,“算了,不必再折腾了。莫社长,今后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您放心吧,以后有关您的稿子,我会亲自上阵审核。有一丁点儿不妥,我都会好好修改的。”莫社长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打保票道。

    “希望你记住今天所说的话吧。”夏天点点头道。

    ……

    很快,《XX日报》辞退阿邦的消息,便传遍了香港的传媒界,一下子把大家都吓到了。

    他们都没想到一篇报道而已,竟然会令夏天如此大动肝火。而他的出手又是如此之狠,直接逼人炒鱿鱼,的确是霸道之极。

    “看来今后关于他的私隐还是别报道了,不然羊肉吃不到反惹一身騒。”

    “今后再有报道夏天的新闻,都给我慎之又慎,我可不想惹上那个魔王。”

    传媒界的人士都纷纷议论道。

    夏天的作为让他们个个噤若寒蝉,再不敢胡乱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娱暴徒  我的知识能卖钱  财色美利坚  祖宗快跑  我有无数打脸订单  一个梦境者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豪之无限升级  不务正业的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