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一百三十四章 红石惊变
    “我的父亲,看样子您是遇到了一些苦恼呢。”&1t;/p>

    伊泽文德脸上挂起一抹带着邪气的笑容,然后悠然自得的寻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1t;/p>

    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模样,巴兹尔·拉阔本能的心中有些厌恶,再加上战斗的失利让他心中有一团隐隐的怒火。&1t;/p>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1t;/p>

    巴兹尔·拉阔抬起眼皮,露出布满血丝的眼睛。&1t;/p>

    “这不是在联系另外两个部落了么,全程没能闲下来,可谁知道回来却得到了部落惨败的消息。”&1t;/p>

    伊泽文德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浆果汁,满足的喝下去,虽然说得事实很残酷,但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慌、愤怒或者失落,反而隐隐有着一丝嘲弄。&1t;/p>

    “那两个部落的联系情况如何?”&1t;/p>

    “本来成功了,对方答应出兵,可是……”伊泽文德的声音总让人联想到夜枭,尤其是在这种空荡荡的大厅内更显得有些阴冷。&1t;/p>

    “可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和我说话了。”巴兹尔的手掌上的血管在用力扣着扶手的过程中都爆凸出来,厚重的黑羽斗篷在簌簌作响。&1t;/p>

    “呵呵,可是因为你的战败让那两个部落又反悔了。”&1t;/p>

    伊泽文德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开口,眼中的嘲弄已经不加掩饰。&1t;/p>

    “你敢这样同我说话,伊泽文德·拉阔……难道这一年你觉得自己已经成长到无视尊卑的地步了么?”巴兹尔·拉阔终于从他的大椅上站起,以同样阴冷的眼神对视过去。&1t;/p>

    这一瞬间整个大厅内的气氛骤然变冷,并且随着巴兹尔·拉阔从高台上走下,那种常年累积威势带来的压力更加厚重。&1t;/p>

    一步一步,巴兹尔·拉阔披着他的黑羽斗篷就这样笔直走向自己的儿子,伊泽文德。&1t;/p>

    “难道上位者都喜欢这么逃避么?”&1t;/p>

    “承认错误真的很难么?虽然我也不愿意承认,但是……”&1t;/p>

    伊泽文德伸出右手五指,玩味的注视着自己的指甲,轻笑道:“你实在是太废物了。”&1t;/p>

    这句话一说,石破天惊。&1t;/p>

    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个儿子对自己父亲能够说出的话。&1t;/p>

    巴兹尔·拉阔的脚步一顿。&1t;/p>

    “哦?没有生气么?你还是有些城府的,不是想象中那么愚蠢。”收起手掌,伊泽文德微笑着站起来,眼中依然带着丝丝的嘲弄。&1t;/p>

    “只是毕竟愚昧就是愚昧,低等就是低等,上限也就到此为止了。老实说,你的能力真是让我太失望了。”&1t;/p>

    伊泽文德迎着前方那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的魁梧身影,轻轻迈步走上前。&1t;/p>

    如果不看表情,不听对话,似乎以为这要是走进拥抱的父子。&1t;/p>

    巴兹尔·拉阔皮笑肉不笑的动了动嘴角,看着眼前这语言毫不客气的子嗣,冰冷的开口:“果然不是我的儿子了,不过你还是喊了我这么多天的阿爸,所以我会让你死的愉快一些。”&1t;/p>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还自诩雄鹰……可笑而低劣的种族。”伊泽文德竖起了自己的右手小指,“你们的眼界也就这一小块指甲大,所以,是准备喊卫兵还是逃跑呢?”&1t;/p>

    伊泽文德又迈出一步,站在原地。&1t;/p>

    两人的身影此刻只有五米,彼此的身影在各自眼中清晰可见。&1t;/p>

    “呵。”&1t;/p>

    回应伊泽文德的只有一声冷笑。&1t;/p>

    巴兹尔·拉阔的黑羽斗篷瞬间炸裂崩散开来。&1t;/p>

    漫天的黑色羽毛飘落中,一道人影猛然撕裂空气而来,伴随的还有一道重重的巨响。&1t;/p>

    巴兹尔·拉阔露出那遍布伤痕的雄壮上身,此刻的他一扫之前那种阴谋者的形象,彻底化作一名狂暴的战士。&1t;/p>

    他的双手此刻戴着一具相当精良的白骨拳套,拳套上的尖刺带着沉淀的血液颜色,让人毫不怀疑这一拳下去产生的威力。&1t;/p>

    哪怕是坚硬的岩石也能被一拳轰烂。&1t;/p>

    如果落到人体上,那半寸长的尖刺,足以将人体撕裂的稀烂。&1t;/p>

    伊泽文德脸上的笑容消失,在拳锋即将命中身躯的一刻诡异的向侧方横移半米。&1t;/p>

    重拳擦边掠过,但带起的拳风却将伊泽文德的袍子吹动的猎猎作响。&1t;/p>

    “这就是你的头脑吗……”&1t;/p>

    咔!&1t;/p>

    伊泽文德的冷嘲声刚刚响起便戛然而止。&1t;/p>

    因为那只明明已经错开身躯的拳头,在这一刻不知何时化拳为掌出现在他的脑后,五指扣握间,猛地一扭。&1t;/p>

    果断、狠辣!&1t;/p>

    清脆的骨骼爆裂声中,伊泽文德的脖子被扭了整整18o度!&1t;/p>

    一手扶着伊泽文德的肩膀,另一只手松开对方的脑袋,巴兹尔·拉阔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所有表情定格住的脸孔,“你把自己当回事了。”&1t;/p>

    声音中全然没有击杀自己子嗣的痛苦,有的只是比对敌人更加冷酷。&1t;/p>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瞳孔就猛地一缩!&1t;/p>

    “什么!?”&1t;/p>

    只见那表情凝固的伊泽文德脸部,猛地绽放出一个带着极度危险气息的笑容。&1t;/p>

    颈骨被拧断,必死之人露出这种笑容。&1t;/p>

    还有什么比这更诡异的事情吗?&1t;/p>

    巴兹尔·拉阔的反应度可谓快到极点,刚刚收回的右手如闪电般弹出,这次他要捏爆伊泽文德的脑袋。&1t;/p>

    但就在这一瞬,他的动作却猛然僵住。&1t;/p>

    噗!&1t;/p>

    一只手掌透过他的胸口,直接贯穿。&1t;/p>

    全身力气如潮水般退去。&1t;/p>

    明明伊泽文德的脑袋距离自己手掌只有短短几公分,但那几公分却成了无法逾越的天堑。&1t;/p>

    他艰难的开口:“为……什么……”&1t;/p>

    一颗鲜红的心脏捏在伊泽文德的手上。&1t;/p>

    闻言,伊泽文德被扭过来的脸孔上露出一个嘲笑,“低等生物。”&1t;/p>

    五指猛然一握。&1t;/p>

    砰!&1t;/p>

    那颗鲜红的心脏瞬间被捏爆。&1t;/p>

    只是却没有丝毫的血浆溅出。&1t;/p>

    因为所有的鲜血都被此刻伊泽文德的手掌吸收了。&1t;/p>

    不正常的潮红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涌动。&1t;/p>

    正对前方的身躯如木偶般扭转过来。&1t;/p>

    脖子蠕动中,只听到一声咔,伊泽文德活动了一下脖颈,竟恢复原样。&1t;/p>

    看着已经死去却犹自不肯闭眼的巴兹尔·拉阔,伊泽文德嘴角浮起嘲弄的笑容,手掌猛地抽出,任由这具尸体颓然倒下。&1t;/p>

    他真的很厌恶这种不文明交接权力的方式。&1t;/p>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