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七十八章 不过粮食而已
    广场之中瞬间陷入巨大的慌乱。

    那些雪族人已经彻底茫然。

    为何他们愿意把一切奉献给神子殿下,这攻击却依然不留任何余地。

    这一剑若斩下,不但是沐凡两人,包括他们自己,都将被斩成飞灰吧。

    祭坛下方,一些心理崩溃的人开始向后狂奔。

    看到这一幕的安布罗斯眼角浮起冷酷的笑意,他将雪族百态尽收眼底。

    伟大的巢穴之触从森域汇总源源不断汲取能量。

    巴兹尔的这一记【森冥斩】,驾驶机甲时足以斩断战舰。

    而单枪匹马时,则足以斩灭千军!

    不愧是他麾下第二战将。

    至于那个女人,就陪着她的土著情郎,连同那身后族人,一同献祭在这里吧。

    这雪族,真是废物。

    巴兹尔全身青甲燃起的光芒沿着剑尖陡然蔓延,一道超过十米的巨剑光影这一刻森然浮于天空。

    双臂用力一抡。

    轰然斩下!

    剑锋之下的所有人,眉心同时浮起避无可避的死意。

    十米巨剑拉出璀璨光轨,轰然斩下。

    “不过将灵魂献给那些虫子的傀儡而已,也敢犯我族神威!”

    耳廓中,莫翰达森冷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尽杀机响起,“一些食物而已,杀了便是。”

    沐凡的眼睛森然抬起,瞳孔通绿如漩涡。

    刹那间龙骑周身空气凝成诡异的气旋,然后猛然炸散,沐凡的身影瞬间消失。

    巨剑即将斩落于地的过程中……

    一柄暗金短棍突兀浮现。

    两者陡然相撞。

    叮……

    轻轻的如同玻璃敲击的声音浮现于耳畔。

    肉眼可见的气流开始向那里吸附。

    短棍之下,扭曲的光影中,沐凡漠然而现。

    轰!

    巨剑刹那间崩碎。

    恐怖的气浪腾起于祭坛之上,化作冲击波向着四周狂暴涌出。

    巴兹尔目光暴怒,因为他那巨大的身躯,竟然宛如一颗炸弹般落地,他的双手……空空!

    青石斩马剑竟被轰然弹断。

    他无坚不摧的斩马剑竟然被格断。

    这——

    “不可能!”

    巴兹尔头盔两端猛然长出两只泛着青光的牛角,但是弯曲程度与锋利程度却又远超牛角,更像长毛象的两只巨齿。

    低头,背后刹那间卷起青色漩涡,整个人低头俯身向着陆晴雪的方位轰然撞来。

    一片湮灭的火花中,沐凡半跪于地,手掌之下一片蛛网状的裂痕。

    两束光刃从短棍浮现,随着短棍旋成一片刀轮,被沐凡向前轰然掷出。

    俯身急冲的巴兹尔感到似乎能够湮灭灵魂的巨大恐惧从前方传来,眼角余光中那飞速斩来的光轮即将落到头顶。

    他庞大的身躯内发出咯吱的骨骼挤压声,整个人猛地拧身变向。

    然而就在这一刻,沐凡森然站起,双臂垂于身侧,手掌猛地一握。

    嗡!

    一蓝、一绿!

    两道光子刃竟然瞬间从沐凡腕甲刺出。

    这一刻,依然处于青雾冲击风暴之中的陆晴雪,难以用语言形容自己看到那一幕。

    就这样眼睁睁的……

    沐凡双手垂于身侧,留下一道冷酷而寂然的背影,一脚踏出,身体就这样一点点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尾流悄然消散。

    极致的慢,却带来极致的震撼。

    “这一身角质虫壳,很硬吧。”

    刚刚腾身侧倾于半空的巴兹尔眼睛猛然瞪圆。

    一道幽蓝光刃就这样从面前的虚空中骤然显现,带起一道弧度猛然撩向自己的下巴!

    吼!

    巴兹尔的巨掌包括在厚厚的重铠中,猛然砸下。

    噗!

    那幽蓝光刃竟然瞬间刺穿,带着一团粘稠的汁液重重扎入巴兹尔被重甲包裹的下巴。

    类似肉浆爆裂的声音中,那柄幽蓝光刃猛然将他的头颅刺个透心凉!

    而在他视线最终陷入黑暗之前,另一柄毫无察觉的幽绿光刃从胸口浮现,如热刀没入黄油。

    最坚硬的翡石核心冒出剧烈的青烟,他体内所有的力量伴随着那柄穿过胸骨的幽绿光刃,彻底消失。

    双臂交错……

    猛地一挥!

    奔袭于半空的巴兹尔被狂暴撕碎。

    斩马剑破碎崩起的冲击波中,沐凡的双脚轻轻踏地,一根剧烈翻动的肉质触须被踏成一道血浆。

    俯身,蓝绿光刃消失,左手扬起。

    那柄旋转的曲光镰刃落入掌心。

    漠然抬头。

    安布罗斯脸色异常难看,眼中的轻佻、高傲这一刻彻底消失。

    而剩下三名战将杰里米、埃德加、银诺克,他们胸口的翡石同时亮起璀璨的光泽!

    不用任何吩咐直接跃起落于安布罗斯面前。

    “无视精神冲击、无视翡石防御、超越巴兹尔的力量……你绝对不是罗琴宇宙的土著!”

    安布罗斯双眼死死盯着沐凡右拳,那里一股股碧绿的能量正沿着手臂蔓延。

    似乎猛兽刚刚进食完要将能量供给心脏。

    “那是巴兹尔的气息,他在吞噬……翡石,他身上有……天敌的气息。”

    第四战将,背部缠绕一柄巨大链锁的杰里米,语气深寒,那褐色的眼睛中,竟浮起一种遇到天敌时才会拥有的死意。

    也就在他说话的瞬间,埃德加、银诺克两大战将同时取出自己的武器,一左一右,成弧形阵踏前。

    三人的目光中,露出出现以来最为慎重的目光。

    “——你是谁!”

    安布罗斯的脸色都有些扭曲了。

    巴兹尔的身躯拥有那些深空虫族的特性,在无数次战斗中近乎不死不灭。

    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被斩成血浆!

    虚拟空间中,黑的声音难以抑制的震撼,“老东西,你那种族到底什么来头,你们不是同一星系吗?怎么可能形成碾压。”

    “森域、骨域、幽域。我幽域名声最浅……不是我幽域的不朽神族畏惧你们,而是我们奋战在星辰之外。这些只会内斗的无知者们,没有机甲战舰,杀他们……和喝水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带着泽格气息的傀儡,根本不配成为吾族之敌,不过新人成长的粮食而已。”

    莫翰达的声音带着看破历史长河的沧桑,但是那语言中的高傲,却让黑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情绪。

    “你个老东西,到底多少东西没跟我交代。”

    “这些喝水吃饭的事情,需要交代吗?”莫翰达面无表情的看向身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