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打完了么?
    在他们身后,有一道黑色身影狂暴的从山峰冲下。

    那狂野的气势正如同那长枪周身熊熊燃烧的烈焰,霸道无匹!

    两台引擎爆发出灼目的蓝色尾焰,那沉默的黑色机甲自高空看去划出一条笔直的线条。

    有如突然出现在山峦之上的单人单骑,就这样一往无前的冲刺而来!

    岩石、树木,尽数撞碎!

    驾驶舱内沐凡眼中透出一股深寒,脸上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还有谁?”

    淡淡的声音从这暴烈突进的极殊兵当中传出,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沐凡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情感表达。

    回望过来的四台机甲同时停到这句话似乎自言自语的重复,高空中的裂空鸟也猛然看来。

    “呵呵……还有我啊!”

    极殊兵中那冰冷的笑声从山巅响起,扩散开来。

    在自言自语的说出最后一个字时,沐凡面上挂着那种森寒的笑容,双手开始在控制台上化为繁杂的操作。

    黑色的极殊兵右手突然伸向后方,然后猛然向下一甩。

    砰!

    沉重的剑锋和地面接触瞬间就在身后扬起一道碎石土龙!

    听到那自言自语的一问一答,那声音中带着的森寒和疯狂,比裂空鸟中的夏佐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观众们在听到这一声之后,热血瞬间涌上头顶。

    他们终于明白了,极殊兵,它从一开始的目的竟然就是那台高高飞翔在天际的裂空鸟!

    裂空鸟,3a级勇士机体,具有无与伦比的机动性,隶属蓝都军武集团!

    这些信息在每一名媒体人的心中浮起,那些经历过沐凡报道事件的记者们他们眼中闪着不能自已的激动神色。

    那个少年从一开始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而且从开始到现在,竟然已经连续将蓝都军武的两台机甲击毁,机师全部阵亡!

    现在,这台机体明知道自己的等级处于这次比赛的垫底,却从开始就目标明确的向这里冲来。

    这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啊!

    咣的一声,在天空母舰中花重金租了一间观察室的蓝都军武专属区域内,原本面带微笑的唐纳修在看到那台黑色机甲的身影时,瞬间失态,一把将手里的天讯狠狠砸到地上。

    犹不解气的在四处走动。

    “该死的、洛基重工!该死的那个小子!他怎么敢,谁给他的勇气!”

    在他身后高陵泽不动声色的撇撇嘴,还不是你放过他的么,非要说什么让他自杀。

    依自己看,当时就应该直接把那小子给突突了。

    谁知道这小子非但没死而且越战越勇,这满身黑科技的机甲到底什么鬼玩意,为什么同样是原型机的极殊兵r也跪了?

    “该死、该死、该死!”

    听到那边唐纳修愤怒的声音,高陵泽只得换了一副面孔走上前好生安慰。

    唐纳修一直胜券在握的心态似乎已经开始爆炸了。

    ……

    在天空上听到也看清之后的裂空鸟有动作瞬间的停滞,不过片刻之后就变成了猖狂的笑声。夏佐的嘲笑声清晰的传到了所有关注这里的人耳中,也传进了沐凡耳中。

    “哈哈哈哈,真是省了我一番心事,不用费尽心机去找你了。好、好,很好!”

    天空中的裂空鸟手中光束枪瞬间扬起,身后三对翅翼轻轻扬起,整台机甲再度向上浮起,在这一刻如同天神。

    他要等这台机甲冲到下面的挑战区,然后作为一个标本被他虐杀在所有人面前!

    “夏佐……该死,为什么不直接射杀,谁给你的权力!”看到那托大的一幕,唐纳修双拳捏的咯吱作响,眼中透出无比的恨意。

    他这辈子最反感的就是在他面前擅作主张!

    可是桀骜不逊的夏佐根本听不到他的怒吼,当然就是听到也会一笑了之。

    双脚重重踏地,极殊兵高高跃起,然后整部机甲轰然落在那熊熊火焰之中,在身前那璀璨的焰雨霜蓝正在交相呼应。

    黑色的极殊兵缓缓抬头,眼中有红芒浮现,根本没有理会旁边四台机甲,而是直直看着天上那傲然悬浮的裂空鸟。

    “啧啧,准备好受死了么?但愿你能在死前发起投降,如果跪着投降我会考虑放过你的,哈哈哈哈!当然如果躲不掉,那就死吧。”夏佐猖狂的笑意,正是游弋机师那压抑多年的扭曲心态代表体现。

    沉默的极殊兵将手中的重剑单手高高扬起,剑锋直指着裂空鸟,平静的声音从机甲当中发出,这话说出之后却莫名的让人背上浮起一股凉气。

    “今天,不死……不休。”

    这平静中如同压抑着巨大风暴的气势一时间甚至都震住了那四台机甲。

    里面的机师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这台机甲。

    这是有怎样的实力还是说这样的自信才能说出这种话?

    能够这样说的人,不是脑子进水就是战斗疯子!

    这时,极殊兵头缓缓看向两侧,淡淡的声音传出:“这次的挑战由我进行。”

    这声音中丝毫没有在意这四台机体的等级,竟是有种不容置疑的霸道。

    四名机师都已经是身经百战之辈,他们深知在言语上占优势没任何用处,心想让这台傻鸟机甲试试水也好。

    拿着把重剑,打空战机甲?

    算了,看戏一次。

    于是这四台机甲似乎达成共识般后退一步。

    在裂谷一侧极殊兵四周已经空出好大一片土地。

    黑色的机甲前方就是那坦荡的金属通道,而在通道彼端上空的正是那高高在上的裂空鸟!

    “很好!”

    裂空鸟毫无动弹的将手中光束枪向下一压,两团白色光芒猛然间撕裂天空。

    而就在这时原本站在地面的极殊兵手中重剑在光束枪动弹的一瞬间就向身前一挡。

    轰!

    璀璨的光芒击中目标,这一刻巨大的光团耀眼而刺目。

    一些观众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另一些人则瞪大眼睛不肯离开。

    光芒散去,高温在四周蒸腾。

    脚下的土壤边缘似乎都已经琉璃化,然而极殊兵却毫发无损。

    只有手中那柄黯淡无光的重剑上出现深深的凹陷和熔化的浅坑,通红的中心部位还在冒着青烟。

    阿卡伯特合金重剑彻底挡下了光束炮的攻击。

    但是这把重剑似乎也已经宣布了它寿命的结束。

    “哈哈哈哈……武器没了,接下来是不是要投标枪了?”

    驾驶舱中的夏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周围四台机甲也有点于心不忍,但是路毕竟是自己选的,最终还是得自己走完。

    星际当中的法则,就是如此赤.裸而残酷。

    咣当。

    极殊兵将手中的重剑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垂下头颅似乎在看着那已经报废的重剑。

    这一声声响也回荡在每个人的心头。

    放弃了重剑,要拔出那把带给他们多次惊艳的长枪了吗?

    就连看台上的白毛手心都有汗水渗出,这一刻他们谁都没有开玩笑,屏住呼吸。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陷入静止。

    可是,一道突兀的声音却终归将这静止打碎。

    “你打完了么?”

    “……如果打完了,是不是就该轮到我了?”

    极殊兵的头忽然抬起,沐凡冰冷的声音浮现。

    黑色的机甲右手缓缓抬起,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一点点伸向……

    后背!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