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二十八章 纪元之始(终章)
    遥远看去,那绵延数万公里的恒星剑影,吞噬了裂隙与修罗。

    但若站在此刻的修罗身前。

    便能看清晰看到。

    修罗单剑平压。

    一柄大央皇,悍然压住万里恒星剑影。

    而在修罗身后,红莲交错纵横,再度勾勒出那曾经乍现于星空的十九道红炎火线。

    一如当初,整整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清晰的浮现。

    红莲棋盘。

    九个漆黑如墨的星位浮现。

    在那巨大棋盘的正中央,一个明亮如朝阳的红点,犹如心脏一般,在吞吐着火焰……

    “红莲归位……”

    “吾为天元。”

    修罗浑厚的意识冲刷至沐凡的脑海,与之同来的是那海量的、澎湃的,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半颗心脏与半颗心脏对接。

    根本不是简单的1+1……

    而是原子与原子对撞般,霎时产生何止兆亿倍的恐怖递增!

    “原来帝王体之上,是……天元体。”

    巅峰之上又巅峰。

    【天元体】——阿迦修罗!

    沐凡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修罗做出同样的动作。

    在他的视线中,胸膛那朵再度盛开的红莲,分明就是一个世界!

    而那个世界,他陌生又熟悉。

    那个世界,名为……修罗域!

    名为掌控的规则浮现于己心。

    原来修罗域就是修罗之心。

    纯净的能量开始自发的从胸口扩散出,平静的将一切伤痕抹平。

    红炎中,血色的眼睛如神灵。

    威严抬起。

    ……

    凝固的时间这一刻悄然解冻。

    怨的眉头皱起。

    因为那一剑还停在原处,不曾前进半分。

    伽罗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剑柄。

    再度向上一撩!!

    然而那巨大的恒星剑影,这一刻却仿佛被某种力量禁锢住。

    不但没有随之上移,反而禁锢着魔剑屠皇,让之不能移动分毫。

    “这是……”

    怨错愕抬头。

    无声无息间,吸取了近乎四分之一恒星之力的屠皇剑影。

    以毫米为单位,霎时崩灭成绚烂的火雾。

    视线的尽头。

    一台屹立于红莲棋盘前的血色机甲,森然抬首。

    “那是自千年前半颗修罗之心失踪后……便再无踪影的……”

    “天元体!”

    怨的目光中第一次浮现惊惧。

    “这、不可能!!”

    “此战,可以落幕了。”共生状态的沐凡,体内流淌的是彻底激活血脉的滚烫之血。

    他的神态、他的思维、他的意识。

    在这一刻,无限拔高。

    阿迦修罗·启那未知迷失之地,高达两百年的剑道传承,在脑海中光速拆解、重组。

    斩灭一切之刃……【大央皇】!

    似剑非剑,是刀非刀!

    因为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能够探寻那雾影之下究竟是何物。

    阿迦修罗·佩刀三十二。

    这是启在走出界域之前的招式。

    而现在的启留给他的却是名为【彼岸】与【超脱】的剑招。

    大央皇扬起的那一刻。

    修罗身后的红莲棋盘化作修罗界域的那深邃星空。

    但是宇宙风却诡异的只吹拂到修罗一甲之身。

    单步跨前。

    脚下红炎荡起百万米。

    层层红莲爆发如崩灭的星云。

    【彼岸·皇极月斩】!

    黑色的雾刀没入虚空的一刹那。

    修罗六圣同时惊骇,因为此时的他们根本捕捉不到修罗的身影。

    “他去哪……”

    “在那里!!”

    身形浮现于伽罗身前,持刀前劈的姿态定格。

    漆黑裂隙浮现的一瞬,便暴涨亿万米。

    化作惊天的月牙黑洞,狠狠扫到伽罗身前。

    无声无息间,伽罗手中的魔剑屠皇。

    三颗地狱之眼尽碎!

    “这不……可能!”

    怒吼声中,伽罗轰然倒飞入恒星。

    然而,与恒星齐高的漆黑月刃却毫不停留继续前行。

    沐凡望着那前方那无尽高温蒸腾扭曲的恒星烈日,没有追击。

    修罗收步而立,双手合握刀柄。

    倒提大央皇——

    高高举起!

    古老的图腾虚影乍现于修罗身后。

    一道、两道……

    整整三十三道虚影凝固。

    那赫然是三十三种古老姿态的修罗!

    黑雾锋刃开始无限怒涨。

    ——【超脱·三十三地狱】!

    气势轰然间,大央皇刺入恒星。

    一秒、两秒……

    恒星表面毫无动静。

    甚至在漆黑月刃没入恒星之后,依然没有动静。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的身躯却诡异的同时一颤。

    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浮现。

    三十三柄超越星体直径的漆黑巨刃,竟生生从那炽烈恒星内刺出!

    修罗手握刀柄,半跪于恒星之上,脚下的火焰星云开始层层暗去。

    猩红的披风轻轻卷动。

    当它缓缓抽刀的一刻。

    整个恒星系以内的所有星球,同时覆上坚冰。

    一颗恒星,无声消亡,没有半点波澜。

    此域之光,黯灭。

    一刀崩碎伽罗。

    一刀湮灭恒星。

    超脱斩击。

    三十三具地狱刃,带给所有生命体的是,让灵魂都在战栗的震撼!

    ……

    抽刀,起身,漠然回首。

    视线跨越数十万公里。

    “从今之后,再无伽罗与怨。”

    “我名阿迦修罗·凡。从今之后,即为修罗界域之主。”

    “你等可服?”

    那冷漠而霸道的精神波动扫过宇宙。

    六个角度的灰色的机甲同时僵住。

    宿、休、仓、怒、乱、牙,修罗六圣,同时抚胸躬身。

    “愿为界域之主效命。”

    ……

    帝国禁军之中,所有的人群呆滞片刻后。

    下一刻拥抱狂呼!

    而后,所有人猩红嗜血的目光,便都投向了那站场边缘尚未死绝的虫群。

    一道诡异而晦涩的精神波动扫过这片宇宙。

    看不到本体,但是却清晰的接受到那道意念。

    那是带着威临诸多宇宙的女王之意。

    萎缩的虫脑之后,一道血肉漩涡悄然拉开。

    战斗途中,谁都没发现虫群环裹下的虫脑,终于接受到了那来自至高无上的……王的意志。

    那道意志传递给所有原住民的信息只有一个。

    那就是……

    此世界,注定将沦为泽格腹中之地。

    巨型的血色漩涡之中。

    一道身形万米高的恐怖虚影开始浮现。

    周围的空间开始挤压、湮灭。

    大大小小的空间裂隙开始形成。

    那道影子。

    亦或是女王,亦或某个超绝的虫族生物……

    即将出现。

    沐凡眼角轻轻扬起。

    眼神淡漠望向那个传来恐怖意志的方向。

    星辰遥远,漩涡只是一个光点。

    但这,够了。

    大央皇举起。

    ——【彼岸·两界斩】!

    一击挥砍而出。

    自上而下超过十万米长的巨型红月浮现一瞬便又消失。

    “来而不往非礼。三年之后,我将亲临彼之位面!”

    长刀挽起,负于身后。

    修罗转身。

    沐凡竟不再看那个方向一眼。

    ……

    ……

    数十万公里之外,虫群正在为它们的王而欢呼雀跃。

    虫脑正在不断传递着恭敬与臣服的信息素。

    当然也在其中夹杂了一些对此世界原住民的小小抱怨。

    女王的意志,根本不是此世界这些食粮们能够抵挡的。

    那道虚影……

    莫非是王座下最强大的战士冲荒大人?

    虫脑激动的颤抖起来。

    然而这一刻,一道斜跨超过十万米的巨型红月刀气陡然浮现于漩涡之前。

    在虫群们呆滞的目光中,那道刀气悄然没入漩涡。

    宛若星辰般的漩涡被一切为二。

    漩涡后的巨大身影一僵。

    无数血液从漩涡的裂隙中奔涌而出。

    女王那威严的意志骤然停顿。

    下一刻变为凄厉的尖叫。

    尖叫声戛然而止。

    红月刀气斩入漩涡,将虫族的至高战将冲荒直接斩成两断,并去势不减的穿入那一个未知的位面!

    沐凡不去看,是因为他知道,这一式穿过彼岸、横跨两界的斩击,将会携着他的意志,斩过一切位面,最终重创那未曾谋面的虫族女王!

    世界寂静。

    虫族呆滞。

    因为这一刻,它们突然发现……

    本源位面和此世界的一切联络,彻底斩断!!

    虚空之中,界域之门大开。

    修罗从中森然走出,俯视脚下星域战场。

    “六圣。”

    当修罗突破到天元体后,当大央皇内承载的一切传递到脑海后,沐凡突然有了某种明悟。

    所谓神,就是守护一方宇宙的灵魂。

    它可以是人,可以是生物,可以是生命体也可以是精神体。

    “界域之主,我等回归修罗界吗?”六圣的声音同时浮现耳畔。

    沐凡的目光平静扫过战场,复又眺望至更远的方向。

    “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回去。但在这之前,你等随我肃清此世界残敌。”

    沐凡的瞳孔之中,映出的是这个广袤无垠的世界,这个他成长起来并深深热爱的世界。

    他不是神,他只是愿做罗琴宇宙的——话语人!

    ……

    ……

    大雷皇vs所罗门王!

    帝王体之间的对决。

    对于那隐藏在世界阴影下的黑暗霸主,阮雄峰的攻势一如既往的狂暴。

    但……第一门柱巴尔的声音却依然是那波澜不惊的中性之声。

    两者战斗不知轰烂了多少小型星体。

    当两者分开的一瞬,巴尔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根似琴弦绷断的声音。

    那是!?

    “古神的命运线……断裂了?”

    驾驶舱中,那斑斓面具后的眼睛陡然失神。

    这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寒冷彻骨。

    那是……

    巴尔抬起头,失神的目光重新找回焦距。

    四面八方,千具天使机装浮现。

    仿佛身处神国。

    所有天使机甲同时张弓。

    万千箭矢刺来。

    “蝼蚁!!”

    巴尔的冷喝声中,手中雷矛掷出千万。

    然而,在那光矢最后,一具全身洁白的机甲正缓缓张弓。

    清冷的眼神,透过机甲的双目锁定那团炽烈雷光。

    “旧日遗族,就在这里,但从今往后,将是全新的时代。”

    樱唇轻启,在陆晴雪冰冷的声音中,霜天使松开绷到极致的弓弦。

    长弓如月,箭矢如星。

    这一箭,引爆了整个箭阵。

    巨型的冰棱牢笼顷刻间笼罩此世界。

    那些吞吐不定的雷芒,那奔涌如蛇的恐怖雷海……

    同时冻结!

    寒霜冻结了一切!

    只剩下冻结的雷海中那唯一还能动弹的机甲。

    “无关力量等级,而是这种力场……正在封禁我的雷海和力量……”

    所罗门王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臂,寒霜融了又起。

    “哈哈哈,谢了!!沐凡那小子在更前方,你去那里找他吧!”

    看到这一幕的阮雄峰,畅快大笑。

    对方的力量被封禁近半,没有了雷海,也就没有了雷电化传递的空间。

    大雷皇奔腾中化作一条雷龙轰然吞噬所罗门王。

    无数拳影乍现。

    层层装甲崩灭。

    “我怎么可能会……阵亡于此!”

    巴尔的声音惊怒间响起,却又瞬间被湮灭于雷霆狂攻之中。

    遥远的星辰之后,【预言者】看着一众所罗门骑士默然无语,瓦沙克的声音平和响起:“命运之线断裂,旧世界彻底湮灭。新的神灵已经诞生,所罗门存在的意义,需要重新确立。”

    这一天,所罗门隐匿于宇宙深空。

    这一天,原本井然有序的虫群开始出现躁动,各自为战。

    这一天,131行星的虫族之门,竟突兀关闭,森域格洛芬族被困守于此世界。

    也是在这一天,整个罗琴宇宙内的攻守之势,彻底转变!

    ……

    ……

    新历264年8月。

    整个罗琴宇宙的命运开始从这个奇迹的月份转折。

    帝国禁军残部携大胜消息从西疆战场返回,皇子绪阳凭此战功悍然夺取王座,一天之内十二道军令,召集全军开始进行泛星系势力合作。

    革命军首领古云幽与帝王舰苍穹使一同返回,革命军战斗之火顷刻间燃遍半个星系。

    而遥远的域外星河,失去掣肘的暗影军团,以惊人的威势从巴旁公国横扫而出。

    军神齐龙象亲率暗影舰队,百万战舰如尖刀般撕裂域外星河的虫群。

    苍穹军团请求合战。

    野尘军团请求合战。

    白螺军团请求合战。

    ……

    如手术刀般精准的突袭,齐龙象凭借强大的个人指挥能力,在短短一个月内便成功突破虫群封禁,正式联络到四大星落军团。

    浩荡的联合军队开始向着域外星河内部进军!

    尤其是在名为“阿尔法”的神秘副司令回归舰队之后,千万舰队竟然做到了单舰级别的微控。

    虫群伤亡开始倍增。

    暗影之名,威震寰宇。

    ……

    整个罗琴宇宙,原本濒临灭绝的人类,似乎在8月的那天之后,彻底活过来般。

    在惊人的意志集合之下,幸存的人类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学院的科技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攀升。

    整个宇宙,都化作一具庞大的战争机器,轰隆隆运转起来。

    ……

    时间一天天过去,罗琴宇宙中的虫群开始消亡。

    偶尔会出现一些代表巅峰战力的虫子。

    但是当它们出现的一瞬,便会有周身暗红的灰纹机甲诡异浮现,然后将那些生物以强绝之势扼杀。

    战士们错愕于这支神秘势力的出现,同时也为虫族再无增援而感到疑惑。

    当半年过去后,一个诡异的消息才开始悄悄各势力的高层传出,进而扩散至中、底层民众……

    某个强大的存在,成为了此世界的话语人,也正是那个人向着诸多未知却觊觎这里的位面发出了最强声!

    “我为罗琴宇宙——话语人!”

    并且人们还知道,三年后……

    人类将开始组织力量反攻虫群位面!!

    振奋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出,强敌之下,战争碾碎了以往势力间彼此的隔阂。

    神秘的科技开始降临于此世界。

    惊人的发明与创造开始接连出现。

    ……

    新历266年7月。

    革命军与原联邦合并成新联邦,古云幽拒绝了总统之位,反而选择成为了第一集团军的司令。

    用他的话说,先辈的遗愿,是需要被实现的。

    来自第四星域的洛基重工,渐渐的成长为钢铁领域的巨无霸。

    一些暗中势力开始觊觎,却总被无形中悄然扼杀。

    变星种的吞噬与扩散,终于开始产生质变。

    那名曾经爱哭鼻子也爱笑的少女,却拥有着最让人畏惧的身份。

    她……即将……

    成为沐凡的妻子!

    沐凡是谁?

    以前或许很多人不知道。

    但以后恐怕都会知道。

    盛大的婚礼在蓝都星举办。

    令诸多有心人震撼的是……

    八大星罗军团长!

    加铎禁军元帅!

    第一集团军总司令!

    这些往日根本无法见到的势力之主,竟然全都亲自到场。

    星球的最高执政长官,此刻却只有在边缘递酒的份。

    香槟与啤酒洋溢,礼花扩散。

    台下众人闪耀着祝福与艳羡的目光中,那名有着一头白色碎,面带温暖笑容的青年猛地将绝美的新娘抱起。

    长长的婚纱如雪覆盖着两人。

    女孩娇羞而含情脉脉的眼神之中,青年用力吻了下去。

    那锤炼出的女强人气势刹那消融,最终只剩下本能的回应与仅仅搂住自己最心爱的人。

    欢呼涤荡成海洋,在这战斗不休的星海之中扩散。

    礼花如雨落下。

    唇分。

    娇羞的人儿咬着嘴唇,盯着面前的青年,眼中满是爱慕。

    “大人……”

    沐凡宠溺的碰了碰女孩那精致的鼻尖。

    “糯糯,我想守护你一生一世,你……愿意吗?”

    女孩眼眶通红,大滴大滴的眼泪喜悦落下,她用力的点头,死死搂着眼前之人。

    “那今天,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吗?”

    “我……愿……意。”嘤咛之声从怀中传出,只不过羞怯中的少女却努力抬起通红的脸蛋,看着沐凡,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亲昵。

    “只是,今晚过后,你必须要去白晗星那里!雪姐姐陪伴你这么久,我都知道,但是她却从来不争也从来不说……我喜欢雪姐姐……”

    “所以,她必须是在那个月夕的前面!!”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女气哼哼的拧了一下青年腰间软肉。

    “两年过去了,当初我心里默默约定的考验期早就过了,糯糯也曾自私过,但大人你还是这么的疼我,不曾辜负糯糯半分。”

    娇俏的人儿怯懦懦的抬起头,捧着那坚毅的脸孔,清澈的瞳孔中全是眼前男人的影子。

    “所以,我不想让今后有任何遗憾。”

    突然女孩的脸又红了,小声而坚决的说了一句,“最多只能她们两个!!再多我就不答应了!”

    “我……”青年刚刚开口却被女孩用唇堵住。

    所有的话语都埋在那热烈、勇敢、倾尽感情的吻里。

    台下的众人依然在欢呼。

    胖子和白毛,两人看着台上两人扯着嗓子狼嚎,激动的拍打桌子。

    两人同时泪流满面。

    不经意间,两人对视的功夫,泪水更多了。

    “哥还是单身狗啊……”

    “我就不单了?”白毛反问道,抹抹眼泪,起身默默的搂着一名穿着腰肢盈盈一握,身材性感火辣的女人走到远处去抽烟。

    胖子呆滞的看着那女人的魅惑的侧脸。

    啪!

    胖子扇了自己一巴掌。

    那妞特么的不是……

    当初星落拍卖行的北山欣悦吗!?

    俩人啥时候勾搭上的?

    这个白狗就不能要点碧莲!?

    贱人!!

    胖子生生捏爆了酒杯,冷着一张脸看向身后几人,“走,去开单场喝酒,胖哥请客。”

    福文财团的掌舵者,带着暗影岛的骨干精英们在那一晚喝的酩酊大醉,又哭又嚎。

    ……

    ……

    新历267年8月。

    各大势力,不约而同,将历法改为统一的称呼。

    一个突兀,却让所有人类振奋的称呼。

    今日起,当为纪元元年!

    一支小型舰队悄然出现于曾经的131行星之地。

    破晓、命运两大主舰赫然排在最前。

    白色的骨鲸游荡在侧方。

    一头金属巨龙趴在破晓战舰甲板上,新奇的打量四周。

    还是熟悉的同伴。

    还是那熟悉的黑修罗。

    只不过它自己多了三个女主人!!

    沐凡平静的看着三女和身后一众伙伴。

    “都决定好了?”

    声音落下,四周空气安静了一瞬。

    然而下一刻却陡然热烈起来。

    “废话!妞也泡了,公司也开了,这里的泽格也杀完了,不去等着老死啊?”

    “单身狗没人权,他们去我也去。”

    “说好沐凡你不能扔下我们。”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反正就是表达一个意思,没决定好的是孙子养的。

    而王糯糯、陆晴雪、月夕·嘉兰诺德,三位绝代佳人就各自抱臂膀分列三个角度,静静看着沐凡,一言不发。

    女人的眼神,这一刻杀伤力开始恐怖递增。

    ……

    齐龙象那不苟言笑的脸庞,此刻也露出会心的笑容,看着这热闹的人群。

    至于他?

    根本无需发言。

    命运号母舰的出现早就说明了一切。

    梦想不曾变。

    友情不曾改。

    能认识你们,真好。

    沐凡的嘴角咧起,转身看向那前方那道代表未知与神秘的深空裂隙。

    “启航!”

    波澜壮阔之后,荣耀却不会停留。

    生命有限,星海无涯。

    此生为人,当以有限的生命,探索无限的未来。

    正如启曾说过的,每个人,都应当有自己的人生。

    而前进与探索,就是属于他们的道路。

    小小的舰队,在欢声笑语之中。

    以一往无前之势,直没入前往未知之地的裂隙。

    ……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