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二十七章 它名,大央皇!(终章之前)
    地狱八门境——死门!

    当燃烧修罗之心时,便仿佛打通连通无数位面的壁障。

    四周的空间开始极度扭曲、蒸腾、破灭。

    近乎实质化的火焰带着最恐怖、最强悍的意志蔓向所有看见的、看不见的虚空。

    层层传递、扩散……

    全身狰狞而开的刃甲缝隙中,血焰如液体一般蔓向四面八方。

    “父亲,恐怕我不能继续找你了。

    “因为我热爱这个世界,热爱这里的……一切。”

    这是沐凡意识陷入混沌前的最后一次清醒。

    他的嘴角挂着笑意。

    修罗胸口的半朵红莲悄然隐没。

    取而代之的是刹那腾起于身后的半朵红莲巨影。

    半朵莲花,十六莲瓣。

    第一瓣,寂静熄灭。

    一瞬间,沐凡和修罗的心脏同时一缩。

    不是为了下一秒释放力量的收缩。

    而是被某种伟力强行挤压后的收缩。

    沐凡瞳孔中的黑色尽数褪去,眼白占据全部眼眶,下一刻血液充斥所有眼白。

    “嗬……”

    炽烈的气流从喉咙中吐出。

    他的意识开始陷入某种混沌而炽热的状态之中。

    他的躯体开始依靠那最为强大的本能行事。

    他的心中只剩下最后一道执念。

    那就是……

    杀了对方!

    沐凡失去所有感情的眼神看向高空。

    这是他燃烧生命与灵魂的最后一刻。

    这也是他最为辉煌和灿烂的一刻。

    红莲虚影中,修罗浮于正中。

    单臂抬起,撑开的五指向着伽罗身后那万里之外的深空,猛地一握。

    “修罗界域,闭合!”

    一刹那,巨大的裂隙关闭。

    所有的宇宙风消失。

    一刹那,六境斗场悄然消失。

    宿、休、仓、怒、乱、牙,修罗六圣同时震撼望来。

    “关闭了修罗域。”

    “放弃了最后的自愈。”

    “他已经……”

    “必死无疑。”

    震惊的同样包括怨!

    灰色的发丝下,那双冷漠的眼睛中终于浮起某种锐利的光芒。

    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对我造成伤害吗?

    这种能量……

    终于足够让我的血液沸腾起来了。

    嗜血与残暴,第一次浮现于瞳孔。

    ——【伽罗地狱·大浮屠!】

    地狱之眼重开,七百幻影合一。

    手中屠皇魔焰怒燃近万米,化作切天之剑狂斩而下。

    身后,残像万千,划过寰宇。

    修罗依然浮于原地。

    身后,第二莲瓣,悄然凋谢。

    沐凡彻底充斥血液的眼睛,茫然抬起。

    脑海中,不断轰鸣着一个声音。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八境——

    “镇……魂……!”

    沐凡如野兽般嘶吼出这一声。

    修罗撑开的双臂霎时对合。

    全身躯体彻底被血焰吞噬!

    第三莲瓣,湮灭。

    从遥远的宇宙中望去,那长达万米的屠皇剑影在劈砍到修罗身前的一瞬,突兀静止。

    双掌最后闭合的一刻,万米屠皇巨刃瞬间崩灭。

    血焰修罗猛地昂首,背后璀璨光流喷涌超过千米。

    一刹那,修罗仿佛撞出一个位面,血色星环荡起之中,整台机甲霎时消失。

    “人呢!?”

    “修罗消失了!”

    所有的感知中,修罗彻底消失。

    “在上方!”

    血焰凝铸的机甲定格于伽罗上空,身躯如张弓,右臂收拳拉至极致。

    拳锋之处,血焰怒燃如星辰。

    身后,第四莲瓣凋谢。

    血焰修罗这一拳轰然砸下。

    时间定格复又解冻。

    还在奔行中的伽罗竟被这血色星辰瞬间袭中。

    架起的屠皇剑脊,顶住了这一拳。

    全身装甲霎时浮现裂痕。

    深红与墨蓝喷涌。

    火焰交织而成的冲击波扫过近万公里的平面。

    平面之内的星体无声湮灭。

    驾驶舱中的怨这一刻脸色猛地潮红。

    血雾猛地喷出。

    因为修罗这一拳,竟生生顶着伽罗,带着血色火焰奔向宇宙深空。

    在那浩瀚遥远的深空,一颗深红恒星,寂静而耀眼。

    “你疯了吗!!”

    怨怒吼一声,但是这一刻的力量攻势却截然相反。

    那一拳的威压已经强大到将四周空间同时凝固。

    修罗无动于衷,以恐怖达到无法抵抗的力量与速度,挟裹着伽罗,化作那颗巨大的流星冲向那遥远的恒星!!

    每一次闪烁,都会跨越空间,留下红莲虚影于两端。

    不知几千几万的血焰爆燃于星空,如长刀撕裂星空留下的血淋伤口!

    无论是冥将还是星体,在那狂绝的冲势之下,统统化作飞灰。

    六圣机甲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想要阻止,但是他们的速度对比此刻已经燃烧生命的修罗来说……

    太慢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流星划过长空。

    看着修罗身后莲瓣以恒定的速率……寂静凋谢。

    沐凡的身躯已经狰狞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他的全身在剧烈颤抖。

    肌肉每秒都在撕裂。

    他的意识与生命,却如风中之烛的最后一刻——怒燃!!

    “放开!”

    “你这个疯子!!”

    怨的怒吼在他耳畔咆哮,却仿佛越来越远。

    沐凡的嘴角浮起最后一丝狰狞而解脱的笑容。

    而那颗遥远的星辰,越来越近。

    同归……于尽……

    莲瓣凋零。

    十一……

    十二……

    屠皇剑脊正中的那颗血色宝石,无声崩碎。

    驾驶舱中的怨,一口鲜血哇的吐出。

    他的脸色此刻已经难看到极点。

    身后的那颗恒星越来越近。

    如果修罗与他一同冲入恒星内核。

    没有修罗域的能量补给,在高达80亿以上的温度下,他们将会一同……

    汽化!

    ……

    ……

    孤零零的半朵红莲只剩下最后四瓣。

    那是代表死亡的倒计时。

    十三……

    十四……

    血莲一瓣瓣凋谢。

    恒星也从视线中的圆球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火焰星云。

    极致的高温开始舔舐着所有靠近的物体。

    当第十五瓣掉落之际。

    沐凡的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修罗最后的思绪波动。

    高昂!

    无悔!

    不屈!

    那是修罗在向沐凡致出最后的敬意。

    像战士一样战死。

    是他的最好归宿。

    他仿佛看到了一名持刀的战士迎着漫天火焰那铿锵前行,却终被吞噬的背影。

    “生死同命,此生最幸。”

    修罗轰击着伽罗,霎时突破最后一道空间壁障。

    两者一同闪烁在那深红恒星的表面。

    火舌卷起上千公里高,6000度的高温舔舐到两具机甲。

    二者周围的焰流这一刻猛然膨胀百倍!

    巨大流星笔直奔涌而下,携着沐凡与修罗那一往无前的狂绝气势。

    在最后一瓣莲花凋谢之前……

    穿透恒星内核!

    ……

    ……

    最后一瓣,此刻悄然隐去。

    力量开始如潮水般退去。

    那奔腾狂暴的血色视界开始消去。

    时间这一刻似乎安静。

    怨的脸孔上陡然闪过惊讶,下一刻化作狂喜。

    因为伽罗的身躯竟然被一拳轰了出去!

    它的胸口崩裂、塌陷,全身装甲破碎近半,甚至怨都看到了那在强压下已经变形贴到鼻尖的驾驶舱。

    血腥之气涌入鼻尖。

    炽烈的滚烫灼烧着他的肌肤。

    伽罗重重沉入恒星表面。

    但是怨那张扭曲的脸孔,却在这一刻却放声大笑。

    因为——

    修罗终究停在了恒星的表面!!

    最后一拳送出,代表着它在这最后一刻终于失去了力量。

    没有那高达80亿以上的温度,伽罗机甲根本不可能消融!

    屠皇猛地反手刺入恒星表面,顿时这柄魔剑开始恐怖的吞噬汲取恒星的力量。

    被轰碎的那颗地狱之眼,竟又开始一点点凝实!

    怨喘息而热烈的声音,回荡在沐凡耳畔。

    “没有大央皇,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

    “于此界,我阿迦修罗·怨,愿认你为最强。”

    “我允你辉煌的死去!!”

    屠皇周身十万公里内的火焰竟诡异的化作空洞。

    剑脊抬起。

    已经恢复原貌的魔剑屠皇抬起,凝出一道不知绵延几万公里的恒星剑影。

    剑锋对着修罗,悍然倒卷而上!

    ……

    生命之焰,终将熄灭。

    沐凡那满是鲜血的眼白对着前方无穷无尽的火海星云,轻轻闭上了眼睛。

    明明高温灼烧着开始熄灭血焰的修罗,但是他的全身却开始渐渐冰冷。

    无尽的黑暗开始吞噬他的意识。

    在混沌的意识中。

    风中之烛即将熄灭的一刻,却轻轻……

    一抖。

    火苗跳动。

    咚……

    轻轻的心脏跳动声回荡。

    那不是自己的。

    是另一颗有着同样脉动、同样血液的心脏。

    温暖开始从指间泛起。

    “这……是……”

    混沌的意识海中,沐凡颤抖的伸出手指,想要触摸那迷蒙中开始泛起的亮光。

    当指尖与那蒙蒙火光接触时。

    熟悉的温热带着一道包容沧桑、豪迈与峥嵘的意识,陡然侵入自己的大脑!

    他的精神之海,这一刻剧烈波动。

    紧接着,便掀起滔天巨浪。

    舱内,沐凡的眼睛猛然睁开。

    瞳孔之中,血液沸腾。

    ……

    ……

    穿过遥远的星辰。

    跨越时间与空间,位面与位面碰撞。

    有裂隙,有乱流,有黑洞。

    也同样有着那广袤无垠的……

    迷失之地。

    神与魔交替。

    位面被规则束缚。

    而当生命超脱位面时,规则便开始更改。

    无尽的星空战场中,大小位面将这片空间切割的支离破碎。

    流星划过时,往往会浮现万千倒影。

    吞噬星辰的巨兽,被更高等的生物驱使。

    那些生物往往有着两种泛称,便是神与魔……

    而神与魔,在此地,却被一道人影割下了头颅。

    金色的神血滴落间,位面剧烈震荡。

    紫色的魔血蚀穿空间,匿入无尽的星辰。

    那道人影,时而显现如邻家大叔,时而高大巍峨如山峦。

    他一手提着神与魔的头颅,一手握着闪着亿万星辰光辉的长刀。

    突兀的。

    他的胸口滚烫。

    男人低下了头颅。

    半朵红莲于胸口映出,灼穿了皮肤。

    他的身躯僵住,昂起头,似乎望穿了层层寰宇。

    那双几百年来深沉如渊的瞳孔深处,第一次闪出代表他还活着的生命光辉。

    ……

    ……

    雾气蒸腾如水域。

    隐入不知几层虚空的最深处,一座古朴的神庙在残破的石柱间静静坐落于虚空。

    “迈洛圣法,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一名浑身浴血的男人提着神与魔的头颅,脚下满是金色与紫色交织的血液,看着神庙中央那静坐的白袍老人。

    老人抬起双目,瞳孔中浮现的是星云宇宙,脸上带着笑意。

    “两百年来尽屠神魔、战无不胜的启剑圣,竟然有事要拜托我这个老头子……这是足够我吹嘘百年的荣耀。”

    “帮我送出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我的剑。”男人的声音厚重似磐石。

    “你这把用了一整个极冻之石位面打造的神剑?你要送人?法则在上……你看我怎么样,我可以溢价两倍,有这把剑镇守,我有信心在两百年内升至高阶圣域!”白袍老人脸上的圣洁瞬间消失,眼中的星辰宇宙也变为了市侩和谄笑。

    “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个……”那个男人皱了皱眉,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另外一个,另外……”

    白袍老人猛地惊起,声音颤抖。

    他单手挥出一片旋涡星云,星云之中浮现的是一个缩小无数倍的位面。

    那个位面,仅仅透过星云看去便感觉到锋芒刺目。

    “是那柄仅仅靠投射出的虚影,便足以镇守一界之域的无影域剑!?”

    “是。”

    “先贤在上,你要送到哪里,送给谁?谁有资格承受这等神器的资格。”白袍老人张大了嘴巴,差点扯断自己的胡须。

    骨碌。

    神与魔的头颅被随手仍在地上。

    他看着自己灼热的手掌,那个强悍到让天空都颤抖的男人,咧嘴笑了。

    启剑圣竟然笑了。

    这是相识两百年来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白袍老人嘴巴已经快张到脱臼。

    男人咧着嘴,那沾满鲜血的手掌猛地扣入自己的胸口,刺入那半朵红莲的后方,将那团足以焚烧位面的半朵红莲扯出,掷向虚空。

    血色雷霆奔涌。

    位面激荡。

    神庙如惊涛怒澜中摇摆的小舟。

    一柄包裹在黑雾中看不清剑锋的光束从虚空中疾射而来。

    剑柄上,半朵红莲盛放。

    红莲点燃黑雾,也照耀出亘古星辰中,穿越层层时间与空间乱流的一个坐标。

    “今天,我终于不再感觉我的血肉是如此麻木。”

    浑厚的声音,带着激动与颤抖。

    男人侧过头,温和的眼神注视着神庙祭坛之上。

    巨大的冰凌交错成华丽的水晶柱。

    冰晶之中,一名绝美的女子低头似在沉睡。

    “麟灵,我们的儿子……”

    “我找到了。”

    ……

    ……

    星空中。

    修罗身前。

    蒸腾而扭曲的炽热太空。

    仿佛一滴水珠轻轻落在池塘,荡起涟漪。

    一道裂隙,破空而至。

    黑色与血色交织的裂隙,吞噬了修罗。

    而绵延数万公里的恒星剑影,则在倒卷中吞噬了这处裂隙。

    时间凝固。

    恒星剑影定格。

    所有人的耳畔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叮”。

    那是金铁交击的声音。

    而沐凡,在他与修罗,用最后的残躯之臂碰触到那血脉相连的剑影时。

    他的耳畔,响起的是那道跨越时间与空间,却唯父爱永恒的话语。

    “修罗一族的每个人,都应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命运,我在寻找麟灵复生的契机。”

    “这里面,有我……百年的剑道感悟。”

    “它既是我的传承,又是修罗一脉的传承。”

    “在今天,我终于能把它交给你。”

    至于那话语中的【它】。

    在沐凡握住的那一刻,便自然知道了它的名字。

    知道了它的过往。

    知道了它承载的所有。

    半朵红莲剑柄沿着遁入手臂,流光中与那凋零的半具莲蕊拼合。

    完整的红莲浮于胸口。

    那具破败的黑色残躯上,暗淡的空洞眼眶中,无数细小红莲绽放。

    红莲重新构成了装甲。

    更加华丽、更加璀璨。

    那道身影,在握住剑柄的时刻。

    便重归界域之主。

    它名,大央皇!

    ****

    ps:启的设定,从出场时便已经列入大纲。下一章为终章《纪元之始》,老当的完结感言也当一同奉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