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文学网 灵异小说 机破星河 第十一章 从今以后,我来!
    巨大的骨鲸悬浮在半空,时隐时现。

    有时候你明明能看到它,但当恒星光芒照耀时,光线却又能轻易的穿透它的身躯。

    被定义为量子态的星空之兽,空间的宠儿——骨虻。

    这头骨鲸自顾自的飘荡,却不敢离开修罗的视线。

    它的智慧足以让它做出趋利避害的最佳举动。

    32艘帝国军舰,带着一身伤痕停在城区之外。

    还有4艘外形狰狞的生物装甲巨舰与之相伴。

    人群欢呼着迎接他们心中的英雄。

    只是那些帝国军人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喜色,他们只是肃穆的列队,然后注视着自己的统帅走下。

    欢呼声渐渐平息下来。

    洛伽星的民众也知道这支舰队究竟遭遇了何等惨重的损失。

    他们的欢呼渐渐平息,每个人都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这些帝国军人。

    这场战争,这些军人将背负战友的希望继续活下去,然后继续去打下一场看不到未来的战斗。

    沐天华仰头看着那头巨大的神奇生物,目光中却没有常人应有的好奇,反而叹了一口气,看向不远处的那道身影。

    四年岁月让自己的胡茬都唏嘘起来,对面的那个青年,却一如之前视频中的模样。

    只是眼神成熟冷冽了许多。

    “沐天华。”

    “沐凡。”

    两道身影对视,沐天华静静打量着沐凡,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沐天华的视线又缓缓看向四周,轻声开口,“洛伽星,这就是你成长的星球。这是起点,却不是你的终点。我知道你有疑问,边走边说吧。”

    “这位是……糯糯小姐?”沐天华眯着眼,用不确定的眼神看向身形高挑的少女,惊讶第一次浮出。

    “嗯。”少女应声,抱着小毛球站到沐凡身旁,那只小毛球亮晶晶的眼睛不断扫视四周,尤其是对地面关注。

    两人身后,披着兽皮身形魁梧的阿尔瓦和以赛亚正大步走来,两人的穿着、外貌、气质明显于文明社会的人类不符。

    “你,真的找到她了?”沐天华喃喃说道,眼中这一刻燃起名为希望的光芒。“走,先去指挥室!”

    ……

    一号城区地下中枢。

    密室外,以赛亚和阿尔瓦这两名雄壮的“原始人”和全身重铠的狰相互对望。

    相比起阿尔瓦眼中的跃跃欲试,狰表现的很淡然,仅仅是一手倒提着那巨型血镰。

    密室内,沐凡与沐天华相对而坐。

    “我叫沐天华,来自加铎帝都的沐家……这个你应该认识吧。”

    沐天华没有绕圈子,仅仅第一句话,就让沐凡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过去。

    尤其是当沐凡下一秒看到对方取出的东西时,心脏重重一跳!

    被称作帝国诡狐的男人从怀里取出一枚古朴的木牌。

    上面刻着一个——【沐】。

    “这个牌子……”沐凡的声音有些艰涩,他下意识的按住自己胸口。

    那枚刻着【凡】字的金属牌已经熔入胸口。

    但是那枚【沐】字他却始终佩戴!

    “你也有是吧。”沐天华看着沐凡,下一句语出惊人,“那是你母亲的族牌。”

    “我们都没想到,你会随母姓。”

    “她叫沐麟灵,是我的姑姑。”

    沐天华一句比一句信息量巨大,内容直指当年沐凡的身世。

    “至于你的父亲,除了你的母亲,没人见过他的面目……但是我们知道他不一般。”

    就在帝国诡狐徐徐的诉说中,一张贯穿历史的画卷缓缓在沐凡面前展开。

    二十六年前,沐家属于夹在帝国中枢里生存的没落贵族。

    为谋求家族发展,当时的家主安排容貌与才情皆是上上之选的沐麟灵与大贵族联姻。

    但很明显,沐麟灵拒绝了,然后瞒着家里伪造了身份,逃离了帝都。

    从那以后音讯全无。

    两年后的某一天突然返家,未婚先孕,家主暴怒将其软禁。

    然后……

    “一名身形魁梧有着唏嘘胡茬的男人,在一个月后突然出现在沐家家主的书房之中。那天发生了什么,爷爷并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看出了他的不甘心与恐惧。姑姑被带走了,悄悄的走了。这是爷爷十年前临死时告诉我的。”

    “后来,一台黑色的机甲从帝都悍然升空,触怒加铎皇室,禁军元帅雷恩加诺操控黑骑士亲自追击而不得,举世震惊。人们都被这乱象所吸引,却无人知道……”沐天华的声音不徐不疾,平静的声调总能让人更沉浸在当时那个历史当中。

    “那台机甲就是现在的修罗,机甲的驾驶者就是我的父亲。”沐凡补上了最后一句。

    “没错,由于当时家主对信息的严格封锁,到现在也只有我知道这件事,毕竟如果让加铎帝国的治安官了解到,这可是足以灭族的大事。”穿着帝国军装的男人低声轻诉,抚摸着自己的那块木牌。

    “至于洛伽星的事件,更多的应当和星河联邦有关联,背后隐隐有着所罗门的影子,其中详情不得而知,只知道那次的事件好像并没有资料表明修罗参与战斗,仅仅是一艘太空游轮被击毁。”

    “后来我有幸从家族里脱颖而出,通过帝国的一些资源找到那艘船的游客名单以及出发时的影像,找到了他们两个人的侧脸,登记的名字是【启】和【灵】。游轮失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你父母和修路的踪迹了。”

    “至于你怎样从其中幸存,不得而知。或许是他们将最后的生还机会留给了你。”

    “这就是所有的资料。哦对了,我长你三岁,按照血缘关系排列,也就是你的表哥。”

    “虽然你的父母离世,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知道,你并不是没有亲人,只是我在五年前刚刚发现。”

    如果减去时间混淆的四年,那就是沐凡在首都星的地牢里,悍然宣布叛国之时。

    沐天华摊了摊手,最后那句话说出来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明明很正式的场合,说出这句话就感觉像认亲大会一样。

    沐凡十指紧紧扣住,目光盯着桌子,透过那简短朴素的诉说,恍惚看到了当年那一幕幕。

    时间沉寂。

    “我的父亲还活着。”

    沐凡抬起头,平静的说了一句话。

    “什么!?”

    沐天华瞳孔猛地一缩,这句话恍如万吨巨轮冲撞心间。

    “他给了我生命。”

    “也给了我为之生存与奋斗的希望。”

    一桩心事了。

    萦绕心间的迷雾尽数散去。

    沐凡抬头,目光平静而坚定,声音如平静下蕴藏的波澜,在爆发时终将能撼动世界。

    “宇宙凋零,人族被奴役,所见所及之处皆是疮痍。沐天华,帝国诡狐,规划了加铎过去十年与未来三十年的蓝图,登峰造极的战略大师。现在,请你告诉我,如果你能够安心在星空这座棋盘之外执掌棋子,可胜否?”

    沐凡一语道破沐天华的背景,最后一句更是犹如惊雷振聋发聩。

    穿着帝国军装的青年抬起头,看着对面那白了头发眉宇却越发成熟的沐凡,单薄的嘴唇抿起,威严于面孔流转。

    “如果我说……可以呢。”

    这一刻,智慧的光芒与沐天华眼中闪烁。

    “那么现在,请告诉我关于此世界人类与泽格的……一切。”

    沐凡起身,语气前所未有的平静。

    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与激昂。

    侵入之前,群魔乱舞,战乱纷纷。

    奴役之后,牛鬼蛇神却都消失不见。

    既然没人能够扛起守护这个宇宙的大旗。

    那么从今以后,我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谋杀禁忌  我是走阴人  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  阴村尸香  狐变  尸跳墙  黑棺传  僵尸的盗墓生涯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